马佳佳女士,这碗黑暗系鸡汤,我们不喝,谢谢。

职问Vincent2015-04-30 14:56新芽网
当马佳佳女士熬了一锅浓浓的黑暗系心灵鸡汤,又说你们不喝就是傻逼的时候,我一定要说一句,谢谢,我们不喝。

继人生赢家金刻羽之后,马佳佳再次刷了我的朋友圈。

90后CEO, 情趣用品,自我营销,爆炸性的言论。对于有着这些标签的女孩儿,原本只是偶尔在网络上看到关于她的报道,认识也是停留在“对做法不是很认同,但人家确实有过人之处”。

在所谓“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背景下,尤其在卖碗米粉和肉夹馍都要讲“互联网思维”的帝都,我不敢瞎逼逼。怕的是一个个键盘侠会火力全开,“你行你上,不行别逼逼”,“你知道人家有多努力吗”,“你看见过凌晨4点的帝都吗”。从小属于“内向型学霸”的我,玻璃心受不来。

但一大早看到这篇Tedx(不知道是不是山寨版的TED)的时候,发现自己和身边的好多朋友集体躺枪,觉得有必要说些什么。对的,我们多数是马佳佳笔下的“完美模式学霸”。

我辛苦考上名校,学哲学,学历史,学政治,自由而“无用”。踏出校门前的优越感和离开校园后的生活重压,确实让我有过彷徨。仿佛毕业后进不了中央部委,好像就承担不起老家乡亲父老的殷切期许,好像一毕业没有50万年薪,老爸老妈就不好意思说是名校毕业。

大三的时候,在往返学校和实习的公司,在西二旗“开往春天的地铁”上,手捧GRE单词书的我看见一排排郊区别墅,刷到手机新闻上一个个“段子手”、“代购女神”的暴富神话,我也会想,是不是我们太过认真,是不是跑不过这个时代了?

本科毕业后,进入比较体面外资企业工作,朝9晚12的高强度工作,换来每月工资卡上的5位数。攒了几个月钱给老妈在公司楼下买了一个包,骄傲了很久。不久听说,“隔壁家老王的儿子”高中毕业开始做生意,前两天给妈妈买了一辆BMW.

离开公司开始创业后,推出微信公众号,每天坚持邀请嘉宾给大家分享干货,坚持给用户推送最有价值的内容,但一开始阅读量低得可怜,远远比不上竞争对手“转发送简历模板”,“点赞有机会和投行大神面对面”,“点我,不用面试直接拿Offer”。 是不是“互联网思维”彻底代替了“知识经济”?是不是“互联网思维”等价于“眼球效应”?

后来开始与风险投资人接触,原本以为来自清华、北大、人大以及政法的名校团队又从管理咨询行业出来,会是加分项,但不少业界前辈也坦言相劝,“你们名校出身,最怕不接地气”,“你们做管理咨询,画PPT和实战是不一样的”,“做职业发展的资讯肯定不如吃喝玩乐有爆点”。

我自身的经历仿佛也是在完美地印证了马佳佳的结论,我还是认为这锅黑暗系的心灵鸡汤有毒。

马佳佳说“你们以为你们是国家栋梁,却只买得起小米手机”。看到这句话,我想到了之前看一期节目,德意志银行的蔡洪平先生讲了他身边的一个故事,一个同事拿到400万美元的奖金后跟他说比起成功上市的企业家,我们的收入太少了,太亏了。蔡先生第二周带他去参加了高锟先生在香港红磡体育馆的颁奖仪式,高锟先生双手颤抖着走向主席台领奖,税后的奖金只有这位同事十分之一不到。在全场起立为高琨先生鼓掌的时候,蔡先生和他同事说,这才是真正的伟大。能成为诺贝尔奖得主的人太少了,也没有多少人有机会去“治国平天下”。但如果去专注做好一件事情,总是能有所贡献的吧。

一位朋友在香港读中文系,他说过去几年最有成就感的事儿就是做了“粤语一些特有文字的研究”,席间朋友戏谑说,在金融中心香港也就你做这种事儿吧。腼腆的他笑着说,总要有人做吧。我不知道马佳佳会怎么评价我的朋友,但我想他的确做了了不起的事儿。他在我心中也远比“段子手阿强”、“时尚博主Miranda”、“微商小丽”更值得敬佩。

马佳佳说“没钱,时间也不自由,就不要谈诗和远方”。我想“诗和远方”与“携程在手说走就走”是有着本质区别的。在米兰大教堂或者香榭丽舍大街画着大浓妆,背着Prada, 拿着镶钻的Iphone6s自拍一张,再发到朋友圈,配一句“巴黎的夜,美得令人心碎”,那不是“诗和远方”。曾经读过齐邦媛写的《巨流河》,东北流亡子弟唱着《松花江上》,初识英诗的南开少女与朱光潜先生含泪读雪莱和济慈,那是“诗”,而当顾老师写下那封辞职信的时候,我想,她已经在“远方”了。

马佳佳说“真正的牛逼是占有并支配资源的人”,又说“绝望不是因为你付出的不够多,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世界运行的真正规则”。我不会否认资源配置者实力的强横,也没法否认利益交换的重要性。但这不代表Deal Maker就比专注技术的Geek要牛逼,也不是说在谈笑风生的大领导面前,研究“1587年对中国发展是否无关紧要”的历史学家就低人一等。有的人就是做不来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并不是他不懂得世界运行的规则,反而是他们太懂而且他们太认真了。

写这篇文,不在于反驳或者为我们这个群体正名。而是一种责任感,结尾可以这样:

当郭敬明用小时代毒害95后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95后;

当余佳文在央视吹一个亿的牛逼给千万个“我有一个好想法”的少年打鸡血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觉得我们创业的想法有多么特别;

当日赚10万的“面膜女神”吐槽名校毕业的同学只有月薪3000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拿的是中等偏上的收入;

但当马佳佳女士熬了一锅浓浓的黑暗系心灵鸡汤,又说你们不喝就是傻逼的时候,我一定要说一句,谢谢,我们不喝。

*本文作者Vincent,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职问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