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资本论
  • 海康威视龚虹嘉:赚了一万倍之后要“洗脚上田” 提高“天使投资人”知名度靠薛蛮子不用靠凤姐

海康威视龚虹嘉:赚了一万倍之后要“洗脚上田” 提高“天使投资人”知名度靠薛蛮子不用靠凤姐

新芽NewSeed2015-12-11 15:34资本论
媒体称凤姐也在做投资人,毫无疑问,天使投资第一次进入到泛滥成灾的时候,90年代初,全中国都鼓励下海的时候,一个广告牌砸下来,砸死十个人,有三个是经理。现在砸下来,十个人,有三个是天使投资人。

12月3日,在清科集团举办的投资界年会周上,海康威视创始人、创新谷董事长龚虹嘉对天使投资的趋势、孵化器的增多等现象与胡海泉、薛蛮子徐小平等进行探讨,他称海康威视在赚得万倍回报之后,要“洗脚上田”,做个快乐的投资人。

以下为龚虹嘉精彩观点分享:

我们刚开始去投自己的同学、投自己朋友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这个叫“天使投资”,“天使投资”是美国传回来的概念。我们看天使投资基本上定义成三个F,一般是创业者的家人,创业者的朋友,和比较傻B的人。当时想一想,被我投的既不是我的家人,基本上都是朋友,我是从投朋友开始成为天使投资人的。

天使投资人”,这几个词知名度的提高,靠薛蛮子就行了

媒体称凤姐也在做投资人,毫无疑问,天使投资第一次进入到泛滥成灾的时候,90年代初,全中国都鼓励下海的时候,一个广告牌砸下来,砸死十个人,有三个是经理。现在砸下来,十个人,有三个是天使投资人。

徐小平:你欢不欢迎凤姐加入天使投资呢?

龚虹嘉:欢迎,但是把我们天使投资人的档次拉下来了。“天使投资人”,这几个词知名度的提高,不需要靠凤姐,靠薛蛮子就可以了,全中国人民第一次在新闻联播知道了什么叫“天使投资人”。这是对天使投资最大的一个宣传。

海康威视赚了一万倍 应该“洗脚上田”

年纪大的很困惑,很多人一提到天使投资就说,“在中国做天使投资人挣了一万倍”,搞的大家群情激愤,三年时间搞那么多钱,而我们却花了13年。

第一个“之最”,海康威视挣了一万倍,应该“洗脚上田”,做一个快乐的人,思考了两年之后,觉得上帝给我这么好的运气,钱从哪里来,还得从哪里去,然后就折腾一个创新谷,几年下来,最近我们折腾了一个最神奇的项目:我们投资了一个98年出生的高中生,在座的大佬有不少见过,见过以后共同的反应都是视其为“天人”,这个小女孩很神奇,公司叫“神奇百货”,不知道能挣多少倍,我们拭目以待。

胡海泉:颜值高吗?

龚虹嘉:能让你赚一万倍的时候,哪怕长得不漂亮,在你眼里就像天仙一样。

孵化器就是一个幼稚园 起的作用就是定期换换尿布

孵化器和中国国家发展战略、众创空间越弄越高。在广东地区,正儿八经说我们是在做孵化器,可能还算是比较早的,在南方的话,像大阳(杨向阳),他们很早就做天使投资,宁愿叫“3W咖啡”,也没有说是一个“孵化器”。当时我们做创业谷,一开始开宗明义就叫孵化器,孵化器就是一个幼稚园。你年龄太小,三年以前叫幼稚园,定期换换尿布,实际上孵化器本来也就起这么一个作用。

当时很多一些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学生创业者,去找很多投资人,包括找我们这样的大佬、天使投资人,没法证明“我行”,没法证明“我是能干这个事情的人”,但是他们也有一些天分和闪光点能被大家看到,比如说超级课程表,都是这样的途径来的。

在自己非常纠结的时候 往往就是创造奇迹的时候

国外也好,中国也好,大家原来听到天使投资挣一万倍以后,是写支票给脸谱的人,为什么轮到穷教授写支票呢,投资界几乎所有有专业水准,有智商判断的人,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

海康威视成立的前三年,我使尽了浑身解数,希望引进一个机构投资者,来壮大一下外部投资者的阵营。因为我的合作伙伴是一个强大的央企,我一个个体在央企面前,什么都不是,既不是红二代,也不是官二代,就是一个小混混。所以想找一个外部投资人进来,海康威视股东结构就这么形成了,三年后公司挣钱了,再有外部股东进来,就不让进来了。

海康威视能够让我这样的投资人赚一百倍,确实有很多幸运的成分在里面,没有做过一天公司的创始人,怎么做得这么成功?薛蛮子在休息室说,真正创造奇迹的公司,创始人几乎就没有做过公司的,包括比尔·盖茨。而真正做过公司、很有经验的,往往创造不了太大的奇迹,就与我们说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很难创造奇迹一样,他去读这个学校,读这个专业,应该对口去到什么样的职位,去到什么样的公司,就像一条路,你想摆脱它,想离开这条路,去走那条不是路的路,就超出一般人的心理承受。

个人和机构的区别是什么?当你自己都很难说清的时候,你就犹豫了。是不是要扎堆投,人多走夜路胆子大,我们投不太有人相信的技术,意味着你自己要去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折磨。麦刚中文在线最后给不给他再续上那一笔钱,让他活下去,只能跟自己的内心对话,没法跟周边的任何人对话,所有人告诉你,你再投一分钱就是傻,在这种非常纠结的时候,往往就是要创造奇迹的时候。

所以有时候我喜欢一个人走夜路,害怕的时候自己唱唱歌就完事了。

机构天使&个人天使

成为天使投资机构的时候,往往是你的投资经理在看项目,团队不豪华,不完整,这个项目根本到不了徐小平这里。薛蛮子是一个快乐的个人投资者,悄悄捅你两下,把价格降下来就投了。薛蛮子是我很崇拜的快乐个人天使投资者,我是纠结和痛苦的。

*本文作者,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新芽NewSeed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