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国企舒适圈,他坦言创业如履薄冰、不敢生病,但我心无悔!

新芽NewSeed徐勇2016-08-19 18:30创始人说
真正创业之后,才发现,作为创业企业的CEO,只能知恩图报,可以去感恩投资人,感恩工作伙伴,更要感恩所投资的项目。唯有感恩,才会得到各方真诚的帮助,也才能让自己心态平和的去面对各种困难。

【创始人说】作者徐勇是AC加速器创始人。2016818日,AC加速器成立一周年之时,远在美国硅谷的他隔着大洋,向我们讲述了创业一年的人生感悟。

2015年的8月14日,我办完了国企的离职手续,开始进入创业大军,成为一名高龄创业者。一年后的今天,我飞在三万英尺的高空,飞往硅谷,这也是一个多月里,再一次飞硅谷。回顾一年的创业历程,百感交集,在空中写下这段文字,纪念自己的创业一周年,也把感受分享给更多朋友,特别是体制内想创业的朋友。

活一次自己

一直不觉得自己会创业,包括自己亲近的家人和朋友,都觉得,老徐不是个典型的适合创业的人。因为我个人的性格天生保守,最喜欢的做事方式是“带十万大军去扫平五百山寇”。而这样的性格,和个性张扬的血性创业,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我一直觉得,幸福是内心的体验,而自己是个幸福感很强的人。虽然在工作、生活上肯定会遇到各种不如意,但一直过的平和、享受。很幸运的是,在体制内工作时的前后几位领导,都是既懂业务、又讲政治、同时兼顾人情。让自己充分享受了体制内管理者的优越感。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自己推动的事情陆续有了些成果,特别是发起天使成长营之后,自己策划、推动一件事的能力,与人相处、组织协调的能力,对投资的理解、专业能力,也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开始有知名基金,有国际知名企业,邀请我过去做合伙人,做高管。在2015年初的那个春节,我最想投奔的,是一家知名的美国金融机构。

变化是悄然发生的。在后面的几个月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持续高涨;身边的好友从国有体制中离开,管理着十几个亿的基金,事情做的风声水起;我之前投资的多个企业发展顺利,创始人那种自信、积极的心态深深感染了我。而让自己真正下决心出来创业的,是在6月份,带天使成长营硅谷游学团,在硅谷、洛杉矶等地,拜访Techstars、500Starup、Rocketspace、Plug&play等知名加速器和孵化器 。

作为关注早期投资的人,我一直在寻找最有利于初创企业成长,有利于培养创业英雄的模型。而这次美国之行,却发现,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原来最好的模式就是Accelorator,加速器模式。这种模式,把空间、投资、系统、生态、后台完美组合在一起,能给优秀初创项目有效而实际的帮助。遗憾的是,这种产生英雄的模式,在中国还没能真正落地生根。但这种深入的了解,激起了自己心里的英雄情结。

作为整个家族这一辈的长男,从小,照顾弟弟、妹妹就是我的责任。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两件事,一是读书,小学时把全村能找到的书都读遍了。二是打架,把全村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小朋友都打服了。而且特别爱打抱不平,总觉得自己前世是个大英雄。

这次美国之行,又燃起了自己的英雄梦。这么多年,都是在做领导、家人、朋友期待我做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做一次真实的自己?而随着对加速器模式的熟悉与研究,觉得自己也适合和擅长做这件事。既然这件事已经让我魂牵梦系,已经欲罢不能,就索性把这件事做下去。

忘记屠龙刀,学习解牛术

在国有体制的时候,会自觉不自觉的掌握一些技能,这些技能有可能是获得提升的法宝,至少是自保、获得和谐人际关系的保证。比如自觉在思路上向领导看齐,自觉按领导意愿做事,如果能跟对人,跟紧人,那就更会一路顺风;比如写材料、写报告的能力,在政府和国企工作多年,体制外的人完全无法理解国有公文的玄妙。事实上,这些公文,细思极恐。表面上,似乎每篇公文,可读性都不强,甚至相关的公文,千篇一律;但认真读下来,其实里面大有讲究。哪件事说几段,哪句话在前在后,哪个词该用,哪句话要减,这里面有大文章。高明的写手,能在自己不太熟悉的领域,在相对八股的文体中,把事情说的精准、清晰、逻辑性强,又没有错误。

还有和同事相处的艺术,不与上级争锋,不与同级争宠,不与下级争利,在工作上突出自己,在生活上关心同事。等等,这样的一些在国有体制赖以生存的法宝,走出体制,却蓦然发现,这些法宝,原来只是屠龙刀,而在市场体制中,天下本无龙。

自己创业之后,再没有绝对意义的领导。这曾经一度让我很不适应,有个事,找谁汇报,听谁的呢?原来,贱民当久了,当有机会当家作主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犯贱。

到了市场上,才发现这个屠龙刀,几乎无用。这里,不需要写八股的文案。市场认可的文案是吸引眼睛,要有影响力。不需要考虑那么多的人际关系,拿不出成果的老好人,在市场上几乎没有价值……

而那些真正的专业知识,管理、营销、技术等等,是在国有体制里不擅长的,是需要潜心下来,深度学习的。

CEO可以知恩图报,却不能快意恩仇

在国有体制下,依靠组织,依靠领导,是一种惯性思维。多数情况下,天大的事,还有更大的领导在决策,在顶着。自己创业之初,之前的老同事说,你终于自己做企业了,终于可以自己说了算了,可以当老大爽一爽。

而真正创业之后,才发现,作为创业企业的CEO,只能知恩图报,可以去感恩投资人,感恩工作伙伴,更要感恩所投资的项目。唯有感恩,才会得到各方真诚的帮助,也才能让自己心态平和的去面对各种困难。

但作为创始人,完全不可能快意恩仇。初创公司莫结仇,不管是善意帮助的,还是冷眼旁观的,甚至恶语伤害的,除了理解,还需包容。如果想睚眦必报,恐怕只会自食恶果。

这种心理的落差,有时来自于之前那种平台心理优势的逐渐失去。在体制内,一般都是甲方的角色,或多或少,都会因为这个平台而被各方尊重甚至追捧。但这种平台带来的光环,会因为离开体制快速消退。在离开前,或者离开之初,还有可能因为过往的经历获得各方的帮助,但其实多数曾经交往的人,重视的是平台,而非平台上的某一个具体的人。离开后,当不再有当初的权力或影响力,影响会快速消退。这不是某个人的问题,而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

当然,我是幸运的,天使成长营、天使联盟的家人,很多老领导、老朋友,给了极其给力的帮助和支持。众多明星投资人成为AC加速器的投资专业委员会委员;很多成长营的家人、老朋友,成为AC加速器的股东,成为AC加速器基金的LP,成为所投资项目的Mentor。出钱、出精力、出时间,对所有的家人,唯有感恩。

$page$

困难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就这么创业了,自以为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自以为已经充分预估了困难。但真的走到前台,开始创业,才发现,困难和挑战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甚至一些比较大的困难,如排山倒海,汹涌凶险。

首先遇到的挑战是模式:在创业之初,很坚定了选择了加速器这样一种模式,这也是在考察了YC、Techstars、500Starups、Rocketspace、Plug&play等知名机构后,慎重的做出的选择。但真的开始创业,却发现,很难简单的把国外的模式直接在国内照搬,更不容易把不同的模式进行融合。如何结合中国的国情,学习消化国际最先进的模式,一路在思考、一路在调整,一路在迎接挑战。

合伙人是遇到的第二个极大的挑战。在创业之初,邀请了另外六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合伙人。但一位朋友,在磨合一个月之后,选择了退出。另外一位本来寄予厚望的年轻合伙人,在创业不到两个月的时候,也选择退出。合伙人从7位减为5位。很多工作都要重新调整。

专注是面临的第三个重大挑战。创业之后,总有各种想法,总是下意识的要做拼盘,总是下意识的把事情做多。不断提醒自己,不断请合伙人提醒自己,减法、减法、减法,专注、专注、专注。

另外一个挑战是节奏,尤其是募资的节奏和重要工作推进的节奏。因为节奏安排的不够好,很多目标离当初设想的差距很远。而这种差距也带来了管理的压力。如何进一步分解目标;如何与90后的年轻伙伴互动、配合;如何面对90后员工,工作几个月后不离职;都是巨大的挑战。

不敢生病

创业是条不归路,一旦确定走下来,就必须全情投入,倾力付出。我们做早期投资,会要求所投资的创业者,努力到无能为力,勤奋到感动自己。我们这样要求创业者,也这样来要求自己。常规的工作状态,是6*16再加10,每周的工作时间都在100小时以上。

2015年的感恩节,天寒地冻,是这之前过往两年里,最冷的一天。当天上午,由于前一天晚上凌晨三点才睡,没时间吃早饭就急匆匆赶到东三环,参加徐小平老师也参加的一个活动。活动结束,本来有工作午餐,但由于上午活动拖延时间,来不及午餐,又坐地铁赶到西三环,做半天的主题演讲。本想地铁出来后买点面包或其他食品充饥,可从地铁出来到高大上的那个写字楼,不知道是因为天太冷,还是因为这个地段太高端,不光没有卖食品的,连个卖烤地瓜的都没有。而且,北京的交通,让大量时间在路上,到了没一会,就开始当天下午的主题演讲。那两个多小时的演讲,继续是声情并茂,继续是妙趣横生,但不自觉喝了很多热水。结束演讲,下午五点多钟,回到海龙大厦自己的办公场所。吃了当天的第一顿饭,一碗羊肉泡镆。很感慨的把感恩节这第一顿饭发了朋友圈。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第一次感受饥寒交迫,是在自己创业后的第一个感恩节。

创业最亏欠的是家人。自从开始创业,家就成了不付钱的旅馆。每天晚上常规回家的时间是夜里12点到凌晨1点,而早上起床的时间一般是8点多。总是孩子已经睡了才回家,孩子上学了自己还没醒。创业之后,唯一给自己放假是春节的10天假期,带着家人去了云南。但春节结束后只不过一个星期,每天高强度的工作,那放松而快乐的云南之旅,已经恍若隔年。之后的几个月里,每个月陪孩子晚饭的时间一般只有一顿。

在体制内的时候,偶尔生点小病,还不觉得怎么样,甚至会有点小开心,可以心安理得的休息几天。但创业后,日程会提前一周,甚至提前两三周排满。这一年里,身体莫名其妙的好,很少有疲劳感,几乎没有沮丧的时候,也几乎没生过病。而且,在心底里,不敢生病。特别是面临阶段性重要的事时,CEO是所有事的底,如果万一生病,很难有伙伴能完全替补,很多重要的事情可能不得不延误。这是在创业,更是在炼狱。

给体制内朋友的建议

春节前,一些离开体制以及还在体制内的几十个同事、伙伴一起交流,两位离开体制创业小成的前同事分享创业心得,有苦有乐,但总体来讲,充满正能量,也鼓励同事们考虑离开体制。看到下面几十张兴奋且充满期待的脸,我按捺不住,抢过话筒,即时说了一段话。核心说了几个观点:

第一最好不创业,创业维艰,多数人并不适合创业。我们在国有体制学习到的屠龙之术,其实在市场上很难有用武之地。如果不是创业的想法已经无法放下,如果不是真的心里有底气,最好别轻易去创业。创业的心态,每个人都应该具备,因为这样,会让自己的本职工作做的更好。但创业的状态,不必每个人都去感受。因为创业路上,要吃太多的苦。

第二最好不做主创始人。别轻易做主创始人、做CEO。初创企业的CEO,需要的是担当和杀伐决断,做联合创始人,比做主创投人,压力小很多。

第三要做点准备。如果创业想法已经欲罢不能,已经魂牵梦系,那么,在创业前,建议做这样几个准备。一是所创业领域的专业技能的准备;二是合伙人的准备;三是得到家庭的充分支持与理解。当然,如果有很好的体力储备,那就更好了。

仰望星空 路在脚下

自己创业一年,取得了一点成果。天使成长营已经开办四期,已经初步成为有粘性,有一定影响力的天使投资领域平台。AC加速器近一年的时间,所投资的项目,两个全网第一,几个子领域NO.1,投资项目后续融资成功率与帐面增值也都还不错。

我自己作为投资人,在2016年7月,获得了一见评选的2016年度,最具情怀新锐天使投资人。也获得了创投梦工场2016年7月最有影响力10大天使投资人之一。在央视《创业英雄汇》和深圳卫视《为梦想加速》等栏目中,作为投资人参加点评与互动。

蓦然回首,初心不改,情怀依旧。虽然经历了这么多磨练,但丝毫不后悔选择创业这条路。这是一条适合自己的路,也给了自己更大的舞台去施展。很感恩,金洛竹、童玮亮、张威、潘杰、王童等合伙人与小伙伴们的并肩战斗。

而展望明天,仰望星空,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现在的成果,既有模式的贡献,有合伙人与伙伴们专业的水准,但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上次来硅谷,深深感受到了与YC的差距。而这次来硅谷,除了学习模式,更想了解更多产业和项目发展的规律与情况。更想能在硅谷找到紧密的合作伙伴,能引进、输出。

创业路上,一年只是一个节点,人生是长跑,创业也是长跑。一年里成不足安,功不足乐,难不足畏。期待天使成长营、AC加速器都能在“情怀+专业”的道路上越走越好!

*【创始人说】是新芽NewSeed为创始人打造的意见分享平台,未经新芽NewSeed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