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摩拜、ofo烧掉60多亿,永安行为何能给阿里系贡献550%利润?

微信公众号:金融八卦女金融八卦女主创2017-04-19 08:50新芽网
摩拜、ofo是美拍,拍出来的都是大眼萌妹,人前人后受追捧;那永安行就是快手,镜头下的城乡结合部青年,处在鄙视链的末端。前者烧钱为生,天生谈论“模式”;后者却像隐形人,走到台前时才显出力量。

共享单车实在太热了,即使没穿秋裤的冬天,也敢自信傲娇的说:自从有了咱共享单车,小汽和三蹦子使用次数少了一半。

服气,他们有资格这么说,因为讲出的故事,不愁各路资本埋单。

共享单车生逢其时,在网约车大佬滴滴并购Uber后,成为2016下半年市场唯一的热点。

热点行业总会催生明星公司,比如摩拜,比如ofo。据金融八卦女统计,摩拜和ofo已披露的融资额大约为61.2亿,他俩攥个大笔的钱,玩的很是开心。但即使这样,“搞”单车的玩家中还存在第三极——永安行。很多人对永安行感觉陌生,这并不奇怪,因为在14号证监会对永安行下发IPO批文之前,八妹都没有听过这家公司。

好玩的是,除了都有俩轱辘,永安行在热度以及投资人的喜爱程度,均无法与摩拜和ofo相提并论。但最后的结果是:投资摩拜、ofo能赢得掌声,投资永安行却能赢得胜利。

一.国际范和乡村风

大家都知道摩拜、ofo的势力范围在北上广等一二线城市,其实不止于此。

摩拜已经在国内超过33个中心城市开展业务,并且打通了国际化的首站新加坡。摩拜创始人胡玮炜称,“今年希望打入全球100多个城市”。摩拜已投放高达 300 万辆单车,覆盖千万活跃用户,累计6亿人骑行。

而ofo呢?2017年初ofo就覆盖全国33个城市,跟好基友摩拜一样,也在新加坡投放了单车。ofo创始人戴威称,小黄车将在 2017 年底登陆以发达国家为主的 20 个国家。

再看永安行,其招股书披露,业务主要覆盖三线及以下城市,及周边县、镇区。

如果说摩拜、ofo是美拍,拍出来的都是大眼萌妹,人前人后永远受人追捧;那么永安行就是快手,镜头下永远是城乡结合部青年,处在鄙视链的末端。

正因为如此,摩拜、ofo大受资本推崇。

2015年10月至今摩拜共获得6轮融资,领投分别为愉悦资本、熊猫资本祥峰资本红杉资本中国、高瓴资本、腾讯,已披露的融资额为3.1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大约21.4亿元。

2015年3月至今ofo共获得8轮融资,领投分别为唯猎资本、东方弘道、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经纬中国、滴滴(两轮)、DST,已披露的融资额为5.8亿美元加0.34亿人民币,折合人民币大约39.8亿元。

聊到这里,又得把永安行拖出来轮一遍了,2015年至今永安行未完成融资。还并不是永安行不想融资,2017年2月28日永安行宣布完成A轮融资,但3月24日披露的招股书中显示,融资案终止了。

可以明确的看到,投资人更喜欢摩拜、ofo,决定因素除了地域性,更触手可及,更是截然不同的商业模式。

二.互联网大梦想和PPP搞关系

有的公司天生就是眼球杀手,为什么?因为他们是“互联网公司”,有着天大梦想的公司。

“补贴”一个细分市场,培养一种用户习惯,形成一种垄断模式——很多互联网公司玩的666。比如摩拜、ofo为首的共享单车,以免费骑等方式进行补贴,培养骑行习惯,想要达到垄断每个人1-3km短途出行的目的。

在抢占市场份额的过程中,有些公司还利用押金沉淀形成的资金池,扩大产品规模,更有甚者干脆拿押金去投机。

其实说白了,共享单车的玩法非常简单粗暴,就是不断扩大规模,拿钱烧死竞争对手,在垄断的市场里获取利润。

什么,你说收租金过日子也挺好?给你按少了算笔账,车身成本700元、智能锁成本500元,再加上折旧(上海规定3年报销),以及高损坏率,租金顶半毛钱的用呢?况且别人免费骑,你收租金,谁还用你的车。

有的公司天生就像隐形人,人们总是对他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然而当有一天他走在台前时,人们才知道低调的魅力。比如永安行,一个和三线以下城市打交道的公司。

永安行的客户主要是三线以下城市的地方政府,业务模式有2种:

1.销售模式。生产全套自行车系统(包括自行车、锁车器、租车卡、系统平台等),安装调试后交付给客户,项目周期在半年以内,回款速度快。

2.PPP模式。除了上述生产销售环节,还提供系统运营和管理服务。服务期一般为5年,客户粘性强。

出于市政工程和系统兼容性、市民习惯度和避免重复建设的考虑,一个城市很少批准自行车领域的新进入者。在后续扩建、续期时,永安行有天然的优势。

不同的商业模式,直接决定了公司利润和对投资人的回报。

三.烧钱如流水和日进斗金

2016下半年美元基金入局,各路投资人随即变得癫狂,共享单车一路狂飙。2016年底甚至夸张到一个手机屏幕,都装不下大家对共享单车的激情,吃瓜群众纷纷表示:手机内存不够用了。

短短几个月过去了,如今共享单车行业的热度也减了下来,摩拜、ofo、小鸣等少数派,还经常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但其他20多家公司日子还好过吗?

要知道,在共享单车疯魔的热潮里,不少大大小小的公司都拿到过融资。

优拜单车到A+轮融资2.8亿;1步单车到A轮融资2.2亿元;小鸣单车到B轮融资1.3亿元;骑呗单车到Pro-A轮融资超过1亿元等等,太多的融资例子。

有共享单车创业的公司倒下,投资人花的钱,就会消失在时间里,就像雨中的眼泪。

那么以摩拜、ofo为例,共享单车真的能挣钱吗?能一直生存下去吗?too young,too simple,too naïve。即使不考虑生产、折旧、维护成本与租金收入间巨大的鸿沟,摩拜和ofo在很长的时间里,也无法为投资人带来收益,这里存在着3个撕逼的维度:

1.烧钱停不下来,自从ofo联合阿里,推出芝麻信用650分的用户可免押金、免费骑。摩拜立即限时免费相应,甚至送骑行红包。大家都一副“全心全意抢市场,从此盈利是路人”的打法。

2.存量资金还没用完,增量资金还在源源不断的进来,摩拜身后的腾讯和ofo身后的滴滴已经开始扳手腕,比谁更有钱。

3.另一个维度的竞争者也来插足,比如长得很像摩拜的7号电单车,比如已有20多家公司布局的共享汽车,说不定过几年共享飞行器也能普及。


共享单车似乎又走上了烧钱——烧钱乏力——合并的“不归路”,就像携程去哪、优酷土豆、58赶集、美团大众、滴滴Uber。但即使合并,收租金的模式能不能跑通还两说。另外,别提大数据,单车提供的数据只能满足大数据“丰富性、多维度、完备性”中的第一项,何时能变现?

无数跳入共享单车深“坑”的投资者,事后怎么爬出来?实在令人费解。

反观永安行,没有镁光灯照射,没有粉丝谈论,没有风投支持,可是他就是赚钱。

已布局的210个市、县,是永安行的摇钱树。数据为证,2016年底永安行与210个客户签署的合同金额约30亿元左右,大多数合同为5年期,也就是说2017年保底收入高达6亿元。真正的躺着挣钱,而且公共自行车的版图还会不断扩大,因为发展公共自行车对地方政府来说,即有实际功用,又是一项政绩,因为我们讲究低碳环保嘛。所以,何乐而不为呢?

历史业绩也可见端倪,2012年永安行净利润为1397万元,2016年净利润为1.17亿元,4年增长了7.36倍。


上周五(4月14日)证监会核准了永安行首发申请,成为上市公司的永安行资金实力大增,扩张的速度必然会加快。看起来,永安行的前方是一片坦途。

而永安行的投资人也将赚的盆满钵满,比如最近一次,上海云鑫2014年12月20日对永安行增资1亿元,持股11.11%。永安行2017年应该能够保持25%的增长,全年利润1.46亿元,按照40倍市盈率的良心价估值,永安行值58.5亿。持股11.11%对应6.5亿市值,2年时间差不多增值5.5倍。

八妹又八了一下上海云鑫的资料,发现其出资100%的股东是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不是很耳熟?对,就是蚂蚁金服支付宝的母公司,绕了半天终于跟马云阿里巴巴勾搭上了… 你看看马爸爸。。。

四.结尾

说了这么多,八妹只是想表达:热门并不一定是好的。

1636年的荷兰人疯狂投机郁金香,价格上升百倍千倍很常见,一朵稍微奇特的郁金香能换回8头猪,4头牛、2吨奶油、1000磅乳酪等等,最后落得一地鸡毛;

1720年南海公司股票从128英镑涨到1000英镑,连牛顿都忍不住跟着投机,后来股价下跌他失败损失2万英镑,大概相当于今天300万美元;

2000年开始温州炒房团开始席卷上海、杭州、苏州等地楼市,他们抢楼时出了“山顶价”,等到2012年4万亿刺激的劲过后,面对经济不景气,炒房团又以“海沟价”出手房产。

历史不会骗人,跟风往往会成为接盘侠。

相反,步步高系的创始人段永平在2001年投资100多万,买入年度亏损3000万美元,深陷诉讼的网易,没有人看好。后来网易股价强劲反弹反弹,他不为所动,最终获得1亿美元的巨额收益。

你看,选择坚守自己的人,最后成为了人生赢家。所以要相信时间,相信正确。

*本文作者金融八卦女主创,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金融八卦女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