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年危机前传:知识付费也拯救不了你的精神废墟

微信公众号:中危拯救办殷斯坦2017-06-19 19:49新芽网
当你陷入一种宏观的抑郁,你需要一种解决方法。信仰宗教的朋友劝你皈依主,作为自由职业者全球旅行的朋友劝你离开相熟数年的创投圈子去第三世界国家支教、去新西兰摘苹果。

一个很奇葩的事情,很多92年之前出生的人厌倦了生活中一切的Cliche, 对起床、工作和娱乐都提不起兴趣的时候,会倾向于在未就医的情况下笃定自己得了抑郁症,却从来不考虑:是不是中年危机?

是的,你没有看错,92年以前出生的人,大规模中危了,至少在北京是这样的。

导致中危大规模提前来临的主要原因,根源是大约发生于2010年的产业转型。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发达,这些年,趁着各批次的风口,早年即财务自由的榜样典型树立出来,靠口炮或其它原因在相比父辈更早的年龄身居高位的人士也相继涌现。

人在同样的年纪,树立了远高于上一代的职业心理预期,如今的你在25岁的时候,对于财务、影响力、个人增速的预期已经相当于父辈在40岁时所处的状态。你们早年入世面临的主要阻碍还是市场竞争,后来干脆就直接碰上赶上过寒冬和房价上涨。因此,你产生了焦虑。逐渐转为中危。

在早年时陷入中危人士的多为互联网、媒体和一切上过36kr的行业的从业者。

(在这里补充一句,进了体制内的人是不会中危的,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生路径已然确立,晒晒娃偶搞微上吃顿海底捞就能开心半天,有啥中危可言呢)。

一个现象的发生往往有着复杂的原因,大道往往不至简。为此我曾经做一些调研和思考,为了体现这波儿生态,我决定分几段儿展开讲讲。或涉及北京创业圈的7年。

PS:有不少人认为我是一个肥肠负能量的人,在此我需要为自己正名。你们理解的正能量实在浮于表面,基本上就是创业文革产物,美式笑容一笑一排牙,每天朋友圈秀加班、天使轮融资额和“爱团队”就是正能量?太他妈可笑了。任何不正视自己问题的粉饰太平,都是自欺欺人。

早年中危的主要原因:职业文化对人格的过度渗透

现在VC都比以前想得开了一些,2010年混中关村,赶上行情好的时候,一张草图就能搞定数额不菲的种子。相应的代价也挺恐怖,那会儿作为创始团队,辛辛苦苦混到A轮,黄金周就去了趟东南雅,赶上“关心你”的投资人,都会质疑一下你狼性含量是否达标。

现在也有知名投资人发话了,大概是过不好生活的人,也做不好生意。当然了,绝逼的真理,给我一百个胆儿我也不敢说这不是真理。

反正我们创业者现在能没事儿就去东南雅和日本了。谢谢啊。

问题在于,娱乐和享受还是两回事,如果职业文化已经渗透到你的人格之中,娱乐就只是消费行为而已。

前几天重新看了下中危电影Eat Pray Love(这部电影对于我来说还是太Chick Movie了,但我认为是解释中危最好的一部电影之一)。来自纽约的女主角为了拯救中年危机,工作不干了,婚也离了,决定展开一场环球旅行。

第一站是罗马,洋人眼中的美食乐园之一。有一个桥段是,女主角抱怨来罗马三个月后,除了大吃大喝和学了极度简单的几句意大利文以外啥都没干, 因此“很有罪恶感”。这个时候意大利人用如下方式反驳她

而意大利人看到同样的广告时

说白了,当你的人格被狼性文化浸淫后,你如同片中女主角,不能坦然接受“你自己在一段单位时间内,没有世俗定义中的个人成长”,即你无法坦然享受“无所事事的快乐”。

除了不能享受“无所事事的快乐”,你还不能坦然享受你花钱买来的消费品。

我是新中国比较早的一批混消费升级领域的人了,人脉圈子也基本是这一块的。有次我和一个投资人朋友,在不谈项目的情况下,去了一个非常不错的餐厅。

在返程的路上我对这家餐厅的出品赞不绝口。结果这个哥们跟我掰扯了5公里这家餐厅如何如何“不具有投资价值”。从成本结构,说到获客方式,再说到就餐时与餐厅创始人攀谈,觉得创始人缺乏何种技能等。

后来我有个反思,相比你带一个对美食毫无品味的人去就餐,更可怕的是,对方根本就没打算享受美食,而是用自己的职业眼光,去衡量这个世界上的一切。这种行为模式,甚至跟钱无关,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在这种人格下,你无法坦然享受这世上的一切。

这不是一个人的职业病,这是一个生态的职业病,也许从你的朋友圈就可以看出来。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你生活在人格探索的废墟中

Eat Pray Love里还有一个经典的桥段,就是女主角跟一帮意大利人去聚餐,女主角忽然表达说不太能接受罗马的一些东西,意大利人说,也许是因为你跟罗马 have different words,例如伦敦是守旧,纽约是事业心与琐碎,罗马是性感,个么,你的words是什么。

来自纽约的女主角说,我的word是“作家”。意大利人表示:这只是你的职业,不代表你这个人。

我肥肠怀疑,其实在中国,你在大街上捉一个人问:你的word是什么。他除了职业可能也说不出什么靠谱的概括。

接下来的部分肥肠关键,不要换台,我会简略讲一讲北京风口史,通过这段历史,让你明白北京中危的本质是什么。

现年25-35岁居住于北京的人,大抵经历过两种教育模式。早年,人民教育出版社和你的父母,鼓励你成为学霸, GPA是主要KPI。在你大约20岁的时候经历过一次教育颠覆,新东方和中关村为首,批发美式理念,鼓励Innovation, 辅以硅谷本地化的“狼性文化”,以个人产出为主要KPI。

其实说白了,这两点还是以职业路径为主要基础的教育模式体系,跟以人为本几乎无关。当然,从职业角度来说,在行情好的时候,这种教育所引发的个人产出和职业智商的成长往往很迅猛。

2014-15是O2O的大年。那一年,我们受到的Innovation教育开花结果,我们文能曰来武能日,通过落实狼性,牺牲自己的个人生活时间,把曾经服务业一塌糊涂的北京,超越东京,一跃而成全球生活最便利的城市。

但当大厦崩塌的时候,基本就是财务压力与自我怀疑的双重折磨下,进入中危高发期了。

后资本寒冬期,也是有风口的。内容创业就是其中一个,辛辛苦苦这么些年,内容创业火起来了,一度我以为这是北京史上第一个关爱人类心灵的风口,哪怕是当作一个生意做,既然是情绪生意,那么不治愈是不可能的。事实证明我判断失误,接下来我会展开讲讲的。

我怀疑,内容创业之所以被长期看好,有以下原因

第一,开局时花不了多少钱,比O2O安全多了

第二,有社会情绪买单,并且可以根据社会情绪的变形,进行内容的变形,每时每刻,都落实一次虚假的心灵按摩;

微信公众号、消费升级,这两个昔日的风口,是内容创业的子门类。

最牛逼的鸡汤大户咪蒙,乍一看你几乎以为她就是天下最好的妇女之友了。但很快我对标了一个生活中的例子:一个长相姣好的年轻绿茶,你的身边一定有一个丑逼泼妇朋友。她们的感情比金坚,主要原因是丑逼泼妇构不成竞争,又爱骂街。年轻绿茶总会遇到情感问题,丑逼泼妇总是可以夹带伪女权的思维方式,通过骂街帮前者完成情感宣泄的出口,每一次都宣泄得不错,不过绿茶并不会达成宏观上的开心。

所谓面向中产的毒舌鸡汤或看似更为高阶,其实仔细想想,不过是高配咪蒙而已,这点大家都指摘过了,而且人家咪蒙阅读量还更高呢,起码人家商业上是更成功的。

再说说消费升级。消费升级的另一个说法叫内容电商,第一种大类目,如果你想把一个原本便宜的消耗品卖贵,例如卫生巾、盒饭、茶包、酸奶,你必须要为它增加参数或者情感上的附加值,早期的时候流行的是情感方面,例如消费了一份60元的健康盒饭,你会因此变成更好的人;第二种大类目,原本一个比较贵的类目,比如定制西装、旗袍,价格降低变得普通人也可以接受,一定程度上有偷工减料的嫌疑,一方面通过平价降低准入门槛,即使穷也可步入看似的上游社会,一方面通过内容将此品类描述为一个生活的必备品,如果没有即将落后于时代,即促成“品味上的不安全感”。

实际上,生产型消费升级从业者,有过专业生产经验的,几乎是没有的。就连早期投资人,都不会过于关注你在生产方面的水平,能把品牌搞起来的,才能拿到不错的投资。那还不是靠一张嘴么。

换句话说,这两个风口的人,从没有打算治愈你的心灵,或者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我们只是希望,通过消费和阅读,你可以产生生活变好的幻觉。

如今这两个风口略有消退,但丧丧的社会情绪还在这里,内容创业还将持续下去。内容创业不再大规模指南,而开始以新的形式切入,著名的子品类之一是短视频。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风口主要是资本或巨头炒作的产物。市场的繁荣并不是由具体的需求决定,而是宏观上有一个需求,随便配给一个供给都可以,大规模的供给决定了具体需求。

大象工会曾经有一个文章,写市场上有一个宏观需求是“嘴馋”,那么因为烤肠易于保存、味道重有成瘾性、半成品的加热很简单(烤肠机),因此成为了街边报刊亭和便利店几乎都配置了烤肠机。因此烤肠火了。从这个逻辑上来看,不是烤肠,也是别的。

短视频就是内容创业领域的烤肠,烤肠并非美食,短视频也普遍不太好看。纯粹是因为内容平台希望可以提升用户在平台内的停留时间,炒作出来的一个风口。对应的需求是“人格与品位不稳定的人,无聊需要打发”。

在中国,一个普通白领下工回家吃完晚饭后,可以欣赏电影、电视剧、动漫等内容精良耗时较长的作品,但在睡前,办公室午休等“碎片时间”,以前看公众号,现在可以通过短视频来填补。短视频比前两者更不耗脑子。

如果你是一个心灵空虚的人,碎片时间就会是你精神上最脆弱的时刻。在碎片时间,给你什么你都会接受的。最极端的一个例子如图。

以上废话这么多,其实大致的意思是:

因为宏观上没有一个机制能让你有固定的精神信仰、稳定的人格和品位,所以我们生意人可以随便给你扔任何东西,都能在极短时间内促成你的暂时性依赖。

狼性大厦的集体崩塌,迎来了集体的中危。如果整体的信仰与人格不稳定,有没有新的精神,那么中危与精神废墟救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你越中危,就越促成心的垃圾内容风口,然后你爽一阵之后,继续中危,再来一个新的风口。

能拯救中危的,只有你自己

说实话,现在我们的生活方式比父辈已经多元到不知道哪儿去了。但中危的来源反而来自于 “自由选择的假象,让你永远处于被满足的前置状态”。

就好像你在成年后逐渐发现,多数情况下,朋友只能给你解决具体的麻烦,但却不能给你的人生问题或宏观抑郁提出行之有效的方案。

当你陷入一种宏观的抑郁,你需要一种解决方法。信仰宗教的朋友劝你皈依主,作为自由职业者全球旅行的朋友劝你离开相熟数年的创投圈子去第三世界国家支教、去新西兰摘苹果。

这也许是很好的活法,但这是别人的活法。

当你无法在行动上走出那一步,你会倾向于信仰主流社会的教条,也就是大规模呈现在你面前的一个又一个风口,一个又一个10万+的文章。毕竟,看一看,花点钱,你拥有的东西至少不会消失。

风口的繁荣意味着赛道上的玩家很多,如果你是风口里的供给方,多数人的下场如《东京女子图鉴》。如果你是风口里的消费者,你会发现你的情绪基本被控制,想想,原本就没打算在北京买房的你,是否也曾对着买不起学区房的文章而痛哭流涕过。

我身边的一位哲人看完那篇有关房价的10万+说:“这样的人还配创业?反正是投资用房,买不起北京的不能买二三线的吗?国内红海了,就不能考虑出海了吗。”

这个事情给我一个反思:即使你不能放弃现在的生活,你也最好不要轻易相信大规模出现的东西,因为那往往是食物链顶端的人希望让你看到的东西。

没有人能说清楚世界的真相,而免费的言论,或者公开廉价的知识付费,甚至朋友的建议,也并不能为你的问题提供指南。

对于我们这帮人来说

中危的本质是:对外部的Cliche产生厌倦,对个人产出的瓶颈产生焦虑

而人的主要幸福来自于:自身的成长持续增值,个人能够创造出或深或广的价值

以前我听到一个理论,就是说你不要跟从来没成功过的人请教。现在我觉得,除了技术问题,你不要跟任何人请教人格问题。这些东西都是自我消化才能得出靠谱结论的。

最好确定一下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并且关注底层逻辑。这样你就会有福消受一些更艰深难懂的理论(这些理论通常可是不说人话的,没有底层逻辑建设根本无法达成靠谱理解)。

毕竟成功的企业、永世流传的经典文学艺术作品,都从来不是当时流行观念的组合体,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了解自己,通过强大的自我处理一切信息,不受主流牵制。

宏观大致如此,微观上建议关注我的公众号。

原因很简单,谁像我似的心眼儿这好啊。

*本文作者殷斯坦,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中危拯救办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