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依:一个由粉丝创造的中国虚拟偶像

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彦东2017-06-27 23:18新芽网
针对洛天依的发展道路,曹璞则表示,“她虽然是虚拟歌手,但和如今的明星一般,将走向多栖演艺发展的道路,以后在电视、演出、广告领域都会有所涉猎,洛天依的发展以后应该会越走越稳。”

6月17日下午3点,上海中华艺术宫地铁的几个出口,不停有黄牛党询问路人,“‘洛天依要票吗”,“票子要伐”。

泰勒·斯威夫特、蔡依林、田馥甄等歌手曾登上过的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舞台,还有4个小时,即将迎来第一个虚拟歌手——洛天依的全息投影(front-projected holographic display,也称虚拟成像技术,是利用干涉和衍射原理记录并再现物体真实的三维图像的技术)演唱会。

而此时,洛天依所属“经纪”公司上海天矢禾念(以下简称“禾念”)董事总经理曹璞等人正在后台接受媒体的访问。声音集成控制、动画输出、实时动作捕捉、在线直播工作间则在做着最后的彩排。

洛天依全息投影演唱会现场

这场酝酿了3年的演唱会最终在数据上的表现在曹璞看来“还是比较理想的”,此前预售的1280元SVIP门票上架后在3分钟内被抢购一空,演唱会上座率也高达八成。与A站合作的在线直播观看人数也突破了百万。

对看过洛天依表演的普通观众而言,她是一个碧眼灰发、颈间别着玉佩、腰间挂着中国结的“动画角色”。唱歌时,洛天依会发出带有孩子气的电子音。而对于二次元爱好者们来说,洛天依的这场演唱会,并非表演那么简单,这是一次值得纪念的“跨次元”行动。

洛天依

洛天依的本体是一个拥有数字声库的虚拟女性歌手。该声库是由禾念以日本Yamaha公司的VOCALOID 语音合成引擎软件为基础制作出来的,词曲作者只要这款软件中输入谱子和歌词,就能输出由其演唱的歌曲。

这款软件已经吸引了大量音乐制作人和二次元爱好者,截至目前洛天依的原创曲目已经达到7000余首,且仍以每个月近百首的速度剧增中。洛天依的成名作之一《权御天下》在B站上播放量最高的MV已达500万,相关二次创作视频超过1000支。

一个由粉丝创造的偶像

禾念官方对洛天依的角色设定仅有“15岁,生日是7月12日,巨蟹座,外星人,身高156”等寥寥数语。事实上,这也就是2012年,洛天依“诞生”并“出道”时几乎全部的背景资料了。

“某种程度上这个角色并不是我们创造的”,曹璞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包括洛天依在内,乐正绫、言和等其他几名虚拟偶像的形象和角色资料或多或少,都是由粉丝们敲定的。

2011年12月1日,禾念推出了“VOCALOID CHINA PROJECT征集人物形象”评选大赏,动员中国插画师参与到这名VOCALOID家族第一个中国成员的形象设计中来。最终,国人绘师ideolo的投稿“雅音宫羽”在数千幅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经过修改最终成为了现在的洛天依。

而洛天依更为核心的角色性格资料,也是由粉丝们所赋予的。

2012年7月13日,国内著名二次元音乐制作人H.K君,将以洛天依音库制作的歌曲《千年食谱颂》MV上传至B站,H.K君从2008年开始接触VOCALOID系列产品,“当年第一个VOCALOID 中文音源发布的时候,微博论坛什么的简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我觉得为了中文VOCALOID的发展,这个曲子必须是能为大众接受的。”

最终,这首融合了各地中国美食、带有浓厚中国风的歌曲成为VocaloidChina官网试听曲目之一,这支MV在B站上的点击量也破了百万。洛天依本人也因为这首歌被封为“天下第一吃货殿下”,随后在其百度百科中,就多了“吃货”的备注。

在MV中“友情客串”的乐正绫由于请洛天依吃遍了各地美食,也被粉丝们认为“富二代”、“出来卖艺是因为被洛天依吃破产了”,而毫不体恤后辈(洛天依是禾念出道最早的艺人)腰包的洛天依也因此增加了“天然呆”的属性。

海量的UGC内容得益于VOCALOID中文声库的横空出世,中文声库以Yamaha公司的电脑程序为基础,由禾念后期完成中文语音录入以及后续的升级维护,洛天依的声源是国内新生代声优山新。由于中文发音数量远远大于日语,所以中文版的制作足足花去了8个月时间。

虽然禾念官方与太合音乐集团有合作,为虚拟歌手积累了大量专业PGC的创作资源,如近期推出的人气歌曲《追光使者》,就邀请到了周杰伦的御用编曲师林迈可和著名作词人易家扬为洛天依量身定制。

但真正让洛天依走红的,依然是网友们创作的“同人作品”,“演唱会上90%的曲目都来自于网友们的同人创作”,曹璞说。

“同人作品”是日语舶来词“どうじん作品”,意指以ACGN(动画、漫画、游戏和小说的缩写)原创作品为基础二次创作的衍生作品。

为洛天依创作同人歌曲的粉丝大多没有专业背景,编曲、作词、调教、PV、立绘、混音这些繁琐的创作往往也是由数名粉丝、创作者自发形成的团队。除了音乐人,同人画师、小说创作者、cosplay玩家也是洛天依同人文化的重要塑造者。

由于大量同人作品的涌现,洛天依渐渐被越来越多的二次元爱好者所熟知。禾念官方也会选择一部分优质作品进行重点推广,最终经过层层自然选拔、抵达受众视野中的作品,就构成了洛天依的整体人物形象。

中国的虚拟偶像与次元壁

2016年,出道4年的洛天依才迎来了人气爆发。这期间的拐点事件就是洛天依登上了湖南卫视2016年小年夜春晚,与杨钰莹合唱了一首《花儿纳吉》。那次演出是这位虚拟偶像第一次走上主流舞台。

小年夜之后,二次元人群在各大社交网站上掀起一轮话题狂欢,洛天依的微博粉丝增加了将近10万人,“洛天依”成为微博热门话题,还一度位列热门话题艺人榜第2名。

但即使是现在,很多普通观众依然无法理解二次元群体的审美和心理活动,对二次元的核心ACGN更是知之甚少。二次元和三次元群体之间的交流存在厚厚的障碍,业内称之为“次元壁”。

“破壁很重要”,曹璞说:“只有从小众范围中破壁出来,让更多人了解二次元文化,它才能成为主流,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的事儿。”

而次元壁的存在也让洛天依,这名电脑合成的虚拟偶像遭遇了不少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之后,有人觉得这个小女孩声音不对,一定是处理过的,于是指出她是在“假唱”。这项指控很快传到二次元群体耳中,随后就被广为传播变成了一个经典梗。在2017年B站的拜年祭上,当洛天依表演节目时,还有人调侃道“呦,这不是当年假唱的那姑娘吗?”

更加吊诡的是,随着时间的发酵,有网友称“有记者拍到洛天依与湖南卫视某导演吃饭,疑似潜规则上位”。在百度上搜索“洛天依”,还会出现“洛天依吸毒”的关联热词,在一篇名为《洛天依假唱还吸毒 再也不要喜欢她了》的帖子中,几乎每一层质疑楼中,都会有粉丝回应说“一堆代码也能吸毒?”

当然,也有一些了解虚拟偶像历史、甚至熟知VOCALOID产品的圈内人不喜欢洛天依。比如有人是日本“资深”虚拟偶像初音未来的铁粉,认为“洛天依根本不配和初音未来比较”,甚至有人专门为此建立了“反洛天依”贴吧。

经过这些风波,无论是在支持还是反对洛天依的人,却似乎在观念上都开始把她当作一个“绯闻缠身”的偶像来对待了,这与对待真人偶像的态度并无不同。

“可能是由于技术原因吧,一开始听洛天依的声音感觉会有点怪,但是听久了几乎都会中毒(喜欢上并且无法自拔)”,曾经为洛天依创作过同人歌曲的厦门大学学生洛水君(化名)说,她在失恋时偶然听到了洛天依的《千年食谱颂》,“我自己也是个吃货,那段时间天天单曲循环,世界很大很乱,‘简单的吃一顿,再一餐,吃的那双眼都发亮’就好了,天依的歌和娃娃音给了我很多力量,她就是我的偶像呀。”

试水的中国虚拟偶像和更多入局者

2016年开始,洛天依除了第一次登上电视银幕之外,还迎来了许多事业上的“第一次”。第一次担任好莱坞大片宣传(2016年6月《忍者神龟2》宣传);第一次登上娱乐圈盛事金鹰节;第一次与银行达成合作(浦发银行Vsinger信用卡推出);歌曲第一次被主流歌手翻唱(李宇春翻唱《普通disco》)……

到了今年,洛天依的商演、广告代言数量依然在持续剧增中,而这次全息投影演唱会也被曹璞认为是一场“会被看到具有里程本意义的事件”。

“这些第一在二次元文化乃至娱乐产业文化中具有划时代意义。这是二次元爱好者的一次盛会,也是一次契机,让更多人走进、了解、接受,甚至喜欢上这一类正在蓬勃发展的年轻文化。就现在来说,全息演唱会将会变成上海禾念的一个品牌项目每年举办,全国性的巡演也在洽谈中。”

洛天依的人气有一条非常明显的变化曲线,2012年到2014年处于沉寂和积累期,2015年过渡期,2016年后迎来了人气的爆发。

洛天依在2016年后的人气井喷,固然有之前技术迭代、人气和制作经验积累的因素在。但与大环境的变化脱不开关系。

一方面随着移动互联网和城市化进程的发展,ACGN作品的传播更为便捷,人们对于二次元文化的接受程度也在不断提高。另一方面,90后和00后二次元人群正在逐渐进入社会、成长为主要消费群体,二次元消费者急速增长。目前,业内公认的中国二次元消费者已达到3亿人。

二次元群体壮大的背后是巨大的市场潜力,近年来,《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火影忍者博人传》上映和引入取得的票房成功,让过去被认为是小众市场的二次元行业看到了希望,也引来了资本和市场的侧目。

A、B站陆续获得顶级投资机构的亿元级别融资,并分别被腾讯、阿里纳入麾下;老牌漫画平台《有妖气》被奥飞集团收购,成立仅两年的快看漫画估值15亿;北斗企鹅、音熊联萌声优事务所、M站等下游产业也受到了资本的垂青。

虚拟偶像的蛋糕也被越来越多的从业者盯上了。

2017年年初,动画制作公司七灵石推出了虚拟偶像原创作品《Project 聆》,发力虚拟歌手垂直领域;在今年的7月新番中,《麟&犀·AI韵律♪》是一档由中日联合推出的“直播动漫节目”,“将展示给大家虚拟偶像挑战困难的真实成长过程”,该虚拟组合中的“犀”是中方的虚拟偶像,由中国移动咪咕出品;以“科技+时尚”为主题的楚楚也开启了与时尚内衣品牌YALANKA的合作,打造“少女第一件内衣”的品牌概念。

七灵石《Project 聆》虚拟偶像企划

据刺猬公社了解,目前行业内有数十个同类型项目正处于筹备和官宣阶段。

VOCALOID声库的第一位成员、虚拟歌姬鼻祖初音未来,早在2012年就创下了综合经济效益1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亿)而被日媒称为“身价百亿的公主”。相比于这位前辈,包括洛天依在内的中国虚拟偶像们还处于试水阶段。

目前,洛天依上未实现盈利,“制作成本主要是购买各种设备、技术投入等。比如上海禾念有一个部门专门负责开发声库,新做一个拓展包的成本相当于两个声库,而一个声库的成本就要上百万。一首歌从创作词曲、调教(利用软件合成电子音)、绘图、建模等等,要投入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曹璞解释说。

而这些都是前期必须的投入,“初期成本比较高,不过随着时间发展,等素材库积累多了,制作的边际成本会递减”。

而针对洛天依的发展道路,曹璞则表示,“她虽然是虚拟歌手,但和如今的明星一般,将走向多栖演艺发展的道路,以后在电视、演出、广告领域都会有所涉猎,洛天依的发展以后应该会越走越稳。”

*本文作者彦东,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刺猬公社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视频音频平台、影视文娱、内容创业和自媒体、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方向。微信公众号ID:ciweigongshe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