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商业探索更加谨慎,会布局游戏研发产业

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彦东2017-07-25 08:49事业线
随着b站社会声量的与日俱增,幻电科技(上海)有限公司——b站在三次元世界的实体,在很多问题上更加小心翼翼,比如“主动响应”监管政策下架海外影视剧,在商业化道路上投鼠忌器。

前段时间,哔哩哔哩弹幕网(俗称b站)的海外影视剧下架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在上周末举办的线下盛典BML(Bilibili Macro Link)上,b站董事长陈睿公开回应:“我必须澄清,这是我们内部的自我审查。《电影片公映许可证》和《电视剧发行许可证》这两个证我们都有,我们是根据现有的法规自己主动规范内容的。

最近,AcFun弹幕视频网、凤凰网等视频网站陆续因为网络视听许可证的问题遭到通报,这显示出政策对视频网站的监管力度越来越大。

然而事出突然,在b站下架的影视剧中,有部分内容是被“误删”的。陈睿说,这大概需要一两个月时间进行恢复。

随着社区的快速壮大和社会影响力与日俱增,b站在内容核查方面充当了“表率”。

这个青年文化社区近年来的声量正变得越来越大,幻电科技(上海)有限公司——b站在三次元世界的实体,在很多问题上开始更加小心翼翼。

把b站搬到线下

当日本著名乐团GARNiDELiA的主唱MARiA踏起标志性的碎步,站在旁边的小哥突然站起来,一边挥动着荧光棒,一边跳起了自编的打call舞,冲着舞台大喊:“我爱你!MARiA!”

7月23日,GARNiDELiA乐团在b站举办的第5届BML晚会现场,一口气演唱了3首代表作。

压轴曲目是毫无悬念的《极乐净土》——这首超人气舞曲在2016年“血洗”b站,视频最高点击量达988万,被无数“舞见”翻跳,单是点击量百万级别以上相关视频就多达59个。

一入b站深似海。每个人内心都害怕孤独,希望能够有一个更好的世界,你要做的事情都是发自内心想做的事情。但这在三次元不存在,当你没有见到这个世界时,你不会意识到自己有多喜欢,但是当你见过了就再也出不来了,这就是b站营造的体验。”陈睿笑着说。

BW主舞台观众席

作为b站一年一度up主和用户线下狂欢的品牌活动,BML已经迈入第5个年头。2016年,BML首次推出”日场“活动,参加用户近2万。

受到用户“希望把b站搬到线下”的愿望的启发,b站今年对线下活动进行了大规模升级——在BML演唱会的基础上,开发了BW(bilibili world)、BML-VR(虚拟偶像全息演唱会)、BML-SP(动漫作品专场演唱会)3个新活动。

其中,BW横跨7月21日至23日共3天,在没有投放任何实体广告的情况下,先后接待人次近10万。

“BW本质上是一个逛的活动,有节目表,为了看节目观众会在场馆里逗留而不是看一圈就走,所以其实我们是在控制人流量。”b站副总裁杨亮介绍。

BW场馆设置的基本思路是按照网站分区设计的,除了游戏、直播、动漫(番剧和国创)、舞蹈、生活、科技、影视等都设有专门的展区。

不仅如此,场馆中还为一些小众但优质的PGC up主设立了专区,如以慢速播放为主打的慢点视频,专注军事宅生意的军武次位面和虚拟偶像琥珀·虚颜。

然而,25000平米的上海世博一号展览馆承载这些内容还是显得太小了。“BW的规模是有希望进一步扩大的,以后BW和BML可能分开办,也可能离开上海在其他城市办。”杨亮说。

二次元并非首要特征

种种迹象表明,b站正在向三次元或者更多领域渗透,BML和BW并非起点。

虽然b站对二次元文化的普及起到了很大作用,但b站不能代表二次元,二次元甚至不是b站的首要特征。


在陈睿近年来有限的访谈中,他都不会以”二次元“标签化b站。陈睿认为,每一个标签都能代表b站的一个面,但也只是一个面。

“军宅们认为自己是二次元,美食、美妆、数码机械我们也会做,对b站的流量贡献也很大。”杨亮补充说。

在b站首页的13个栏目中,生活、时尚、娱乐、科技、广告、影视剧等6个分类与二次元关联度较弱,即使是诞生了大量知名“舞见”的舞蹈区,也会专门开辟了”三次元舞蹈“专区。

值得一提的是,b站还涉足了动画和游戏制作的上游产业链。

自2015年试水投资日本动画《洲崎西》后,b站开始频繁出现在日本新番的动画制作委员会名单中,后续投资了如《斩服少女》《lovelive》《恋爱暴君》《异世界食堂》等动漫。

“日本动画在b站上的播放量很大,但国产动画更大,我们其实已经投资了几十部国产动画了,b站会成为国产动画崛起过程中很重要的角色。”陈睿说,b站也会开始布局上游的游戏研发产业。

生产好内容的机制最重要

要想运营以追求纯粹、极致和反叛为主要特征的青年潮流文化社群,优质内容必不可少。

“b站最重要的就是生产好内容的机制,没有什么东西比这个更重要了。”陈睿说,他并不认为其他网站能比b站提供更多的真实用户量,即便up主离开了,也不会是因为流量的问题。

目前,b站最重要的营收来自于游戏和直播这类用户的兴趣消费,但为了保证用户的体验,b站也仅仅把游戏、直播甚至广告,都当作“内容”来运营。

无论是PC还是移动客户端界面上,b站并没有为这些能够直接变现的业务提供特殊优待。

而至少在现在,“内容”依然无法收费的。

“一个社区,尤其在像b站这样的文化社区,看到的内容都不要钱。如果你忽然跟大家提出要交钱,很多人会觉得我怎么回到现实了。”陈睿对此也有些苦恼。

尽管b站这几年发展得很快,但主要依靠UGC生产内容的特殊运营模式,以及“极乐净土”的理想国气质,多多少少都让陈睿有些投鼠忌器。

一些运营策略甚至反流量

运营社群,尤其是运营文化社群,有时就像运营一个教派,尤其是b站的用户多为年轻人。

当被问及是否会担心up主被其他平台挖走时,陈睿自信地说:“我不认为他们在别的网站可以获得比我们这更好的服务。”

b站的社区运营是陈睿最引以为傲的。与第一梯队的视频网站如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等相比,b站更像是一个社群,有极高的用户活跃度和粘性。

据b站的官方资料显示,目前b站共有超过100万up主,全站70%的内容都是由up主们创作的。

“bilibili这个社区跟bilibili这个公司是两个概念,用户、up主、我们这家公司都是社区的一部分。”陈睿进一步解释,b站在社区里面承担的职责类似物业,up主则是社区里的店铺,而用户就是社区里面的业主。

刺激up主源源不断生产优质内容,为内容消费者和生产者搭建畅通的、不被冗余内容干扰的链路——这些是b站运营的核心要义。这直接导致b站现阶段的打法与其他网站的区别,一些运营手段甚至是反流量的。

b站董事长陈睿

在央视今年曝光的刷视频点击量灰色事件中,水军公司称,报价数额是根据不同平台的刷单难度制定的,b站的报价高达150元/万点播量,高出第二名3.5倍。

相关人士透露,b站后端技术团队是会跟踪侦测异常播放视频并“主动砍播放量”的,这是为了让优质内容能够畅通无阻的直达用户。

至于判断内容是否优质的重要标准,就是up主的二次创作水平。

商业探索愈发谨慎

b站的独特性,集中体现在其时而大开大合、时而谨小慎微的打法上。

按照iResearch的预测,我国二次元用户规模在2016年达到了2.7 亿人,其中核心二次元用户约7000万人。如今,“二次元”似乎正在从“小众”、“亚文化”的范畴向主流进发。

在中国,谈到“二次元”、“青年文化”时,b站已经成为无法绕过去的代表。

在联通发布的沃指数上,b站移动端的月流量消耗数度挤进前3名,仅次于快手和微信。

然而,这还是在陈睿眼中“不希望用户增长过快,冲淡社区原有氛围和气质”的大前提之下。他再三强调,b站不希望新用户增长太多,“我们永远是以现有用户体验是否好,为此才有新会员的100道测试题”。

为了维护社群的氛围和气质,平衡社区和商业的关系,b站可谓煞费苦心。

在2015年“应版权方要求”增加贴片广告而后遭遇用户大规模抵触后,b站尝试商业变现愈发审慎,也更用心。

今年的BW上出现了6家品牌赞助商——Nike、联通、统一、高洁丝、肯德基、统一。“我们选品牌是有很多深意的。比如肯德基对于年轻人来说很亲切。现在正慢慢尝试内容跟商业的结合,首先会和大家内心特别认同的一些品牌合作。”陈睿说。

但整个BML系列活动,都是以“盈亏平衡”为目的去计划的,这仍然不是一个以营收为主要目的的产品。

b站毕竟是第一个尝试吃螃蟹的人,在平衡社区与商业方面属于“拓荒者”。

比起在商业运作方面的试探,b站对于相关监管政策的“配合”,显得迅速而积极,前文提到的影视剧下架事件便是对监管政策的一种“响应”。

当日本东京电视台的记者在会后追问陈睿,为何决定自我审核内容时,陈睿答道:“非要说的话,夜观天象。”

*本文作者彦东,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刺猬公社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视频音频平台、影视文娱、内容创业和自媒体、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方向。微信公众号ID:ciweigongshe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