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问答快挂了吗?

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晓通2017-08-13 10:25事业线
大V: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问我问题,我给你一个答案。用户:不想问了。

“最近很久没人来问问题了。看来问答的热潮已过? ”微博博主释不归发微博感叹。释不归拥有760万粉丝,属于微博中的“大V”。

“我的微博问答每个月有1000多收入,目前变成100多了。”8月2日,粉丝数量超过400万的微博博主龚文祥发微博吐槽。

微博问答是新浪微博2016年12月上线的付费问答产品,通过提问加围观的方式,使得提问者和回答者都有机会获得一定的收益。

这看起来像极了分答,一款同样的付费问答产品。只是如今8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不管是分答还是微博问答,付费问答的热潮好像退去了。

三分钟热度

除了百万粉丝的大V,普通用户对于微博问答的衰落也有所体会。在微博中搜索“微博问答”,关于问答是否“已死”的讨论层出不穷。


而此时,距离微博问答上线仅仅过了8个月。

微博问答于2016年12月上线。在上线之初,微博问答仅向500名自媒体人开放。而且这500名自媒体人并不是粉丝过千万的娱乐大V,而是粉丝数在十万到百万级的垂直领域专业大V。

比如以英语能力见长的博主谷大白话,对互联网行业观察独到的阑夕,财经作家花荣,还有五岳散人、李银河等著名的意见领袖。

这种向特定人群定向开放问答功能的模式不禁让人想到知乎。知乎在创建的前两年采用的便是邀请注册制,保证社区内容的质量。

尽管对垂直领域博主的定向开放保证了回答质量,但是微博问答真正开始进入大众视野,靠的还是娱乐性话题。

微博问答上线10天后,博主大咕咕咕鸡关于电影《甲方乙方》的一条回答围观人数破万。这是微博问答第一条围观人数过万的回答。

3月25日,微博网友“熟透的大番茄”花费5000元向“国民老公”王思聪提问。王思聪本身的名人效应,加上问题本身娱乐性的噱头,这条回答在2天之后的围观人数便超过了16万。

至此,微博问答进入最火热的阶段。开始时,花500元提问就会被认为是土豪。后来,花费几千元甚至上万元提问的人也并不少见。

微博问答也成为微博上最热门的互动话题。罗永浩、褚明宇、黄章晋等人,以其认真严谨的回答风格,成为微博问答的红人。

5月份新浪发布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微博2017年3月平均日活跃用户数(DAUs)较上年同期净增约3400万,达到1.54亿。

生财有道

微博问答火了。有人从付费问答中获得了知识,有人从中获得了娱乐,有人则从这里发现了生财之道。

按照微博问答的分成规则,每当有人花1元钱围观回答时,除了微博平台本身扣除10%的平台费,余下部分由提问者和回答者平分。

按照这个计算方式,尽管“熟透的大番茄”向王思聪的提问花费了5000元,但是几十万人的围观,也为他带来了十几倍的回报。 

于是微博问答平台上开始涌现质量低下的问题。为了博人眼球,明星隐私、低俗色情的问题都开始出现。

章子怡曾被问是否通过打麻将跟汪峰建立感情,郑爽被问到与张翰的感情问题。在性学家李银河的微博中,更是充斥了大量低俗不堪的问题。

如果说靠噱头吸引人围观还算初级手段的话,那么把提问当成一种职业就是另一种靠微博问答赚钱的方式了。

6月,调查记者王志安在微博上揭露百万粉丝博主“白衣山猫”抄袭别人的文章问答牟利。

王志安称,白衣山猫跟一个网名叫“马背上的歌手是谁”的人合作,贴出一些低俗照片,通过博取眼球获得收益,这些低俗照片甚至包括女性生殖器的图片。后来,王志安更是声称,“马背上的歌手是谁”其实是白衣山猫的小号。

也就是说,白衣山猫是“自导自演”,自己设计低俗问题自己回答,把问者和答主的钱都挣了。

白衣山猫事件,引发了 对“职业提问人”现象的追问。

“职业提问人”的工作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研究如何提问更容易获得大V的回复,然后批量生产问题,不停向微博上比较火的博主提问。

“职业提问人”的生意看起来很诱人。以罗永浩为例,到现在为止,一共回答了16个问题,被围观次数达到21万次。平均每一个问题都有超过1万次的围观人数。

而向罗永浩提问的价格为2000元。按照微博问答的分成机制,平均每个被罗永浩回答的题主都可以净赚两三千元。

显然,这是一门不错的生意。不用花费什么成本,只需要提出吸引人眼球的问题就可以了。明星隐私、低俗色情类型的提问,永远可以得到关注。不管内容质量如何,只要吸引到人花钱点开答案围观,就达到了赚钱的目的。

虎嗅评论员伯通李在《如何让罗永浩、黄章晋、褚明宇为你打工?》一文中,曝光了多位“千人斩”职业提问人。

但是,低俗猎奇的噱头只能吸引观众一时的注意力,当套路被观众熟悉后,自然就会对这种游戏感到厌倦。

“升级”之后

“谁来提个问!天呐,整个七月收入五十二块三,安卓用户怎么能这样。”8月1日,大咕咕咕鸡发微博吐槽。

之所以特别提到安卓用户,是因为苹果用户在围观方面热情下降了。而热情下降的原因,来自苹果对新浪微博的改进要求。

7月份,有微博用户发现在微博客户端无法使用。紧接着微博官方发出通知,“应苹果公司要求,微博问答iOS端正在进行升级”,苹果手机的提问和围观功能均无法使用。

所谓的升级,也就是苹果要求从微博问答的围观收入中分成。这种升级在之前微信公众号被取消赞赏功能时已经被出现过了。

很快,微博iOS端的升级完成。围观功能接入IAP机制,收入则由苹果分成30%,且围观收益的结算周期也因为苹果支付的阶段周期而顺延。

经过苹果的IAP机制付费不仅繁琐,而且收益也延迟到账,提问和围观的热情自然有所下降。

内容质量的下降,技术升级提高的消费门槛,都使得用户对于付费的热情下降。到现在为止,微博上曾经那些答题红人的答题频率相较于第一季度均有所下降。

除了由于合作分成方面导致的升级问题(比如苹果对微博问答和微信公众号赞赏的分成要求),对于泛知识付费领域的产品来说,还有一些“升级”的情况对于产品本身也影响巨大。

比如2016年8月,分答平台突然下线,各个渠道均无法登陆,所有内容出于一片空白状态。整整47天后,分答才宣布回归。而就在最近,一款在泛知识付费领域成绩不错的产品小密圈也遭遇了一番突如其来的“技术升级”,官网、网页版、客户端以及小程序均无法访问,也是经过了一段时间才回归。

不管是分答还是小密圈,或者微博问答,对于泛知识付费领域的产品来说,从外至内,都存在着各种变数。内容本身的质量是吸引用户的关键,而外部的影响也是决定产品发展的重要力量。

至少在目前看来,在付费问答领域的产品,还缺少一款真正能够具有用户粘性的头部产品。

36氪曾发表一篇文章,题目是《微博一日不死,其余付费问答产品都是太子》,旗帜鲜明地看好微博相对于其他平台做的付费问答,“反观别的主打付费问答的产品,要不然是平台能力太单薄,严重依赖微信、微博等平台传播,要不然是产品自身黏性太弱,大V一跑,就丧失了活力源泉。”

该文还特别留有余地地表示:“还是微博自己想的明白,付费问答只是个功能模块,微博问答能挣钱就养着,不能挣钱,就像微博2012年曾推出免费问答平台——微什么一样,下架就好了,没包袱。”

微博问答也快下架了吗?

*本文作者晓通,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