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干3年工资涨了40,他怒而下海创业,挣扎十多年终成大鱼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常远2017-10-23 07:46事业线
他去温州出差,发现有人45元钱吃进他家的麦克风,又以100多元卖出去。“为什么人家的毛利率高达120%?”他回去就做了决定,要实施大客户战略,为此不惜砍掉80%的客户,流失60%的员工。

1965年,姜滨出生于山东石岛。石岛地处胶东半岛的东南端,那里冬无严寒,夏无酷暑,自古以来就是天然的良港,渔业资源非常丰富,同时,作为我国大陆距离韩国最近的港口,即便在动荡的文革十年,石岛与韩国之间的民间贸易也非常频繁。

不过,姜滨父母却相当传统,对自己两个孩子唯一的要求就是多读书,“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好在姜滨很听话,他从5岁开始就带着弟弟姜龙读小说,刚开始是《海底两万里》、《钢铁是怎么炼成的》、《三个火枪手》,到了初中,更是耐着性子读完了140万字的大块头《静静的顿河》。

兄弟俩遂成了父母最大的骄傲。

1983年,姜滨考上了北航,几年后,弟弟姜龙更是一举考上清华,并远赴美国马里兰大学攻读博士。

在北航,姜滨依旧延续了嗜好读书的习惯,他为自己制定了一个庞大的读书计划,把所有的课余时间全部泡在了图书馆。

整个大学4年姜滨读了不下400本书,“平均三天一本。”而近在咫尺的颐和园、圆明园却一次都没有去过。

可惜,当时我国正处于计划经济转轨时期,绝大多数军工企业很不景气,所以书读得再多也没有用武之地,姜滨最后只能郁闷地去了潍坊无线电八厂,并从最基础的车间技术员开始做起。

虽说一个月薪水只有100多块,好歹养活自己不成问题。然而,让姜滨郁闷的是,5年后,100多块的薪水也领不到了。

为啥?因为微型话筒卖不出去,最后无线电点八厂只好破了产。

照理讲,以他北航的背景重新找份工作应该不难,可在潍坊巴掌大的地方,哪里有什么好企业?

此后3年间,姜滨先后在国企、外企、合资企业来回折腾,基本每半年换一家单位,工资却基本没动,“三年涨了40块!”

是可忍孰不可忍!

刚好赶上了1992年小平南巡讲话,我国对外开放的步伐加大,卡拉OK一夜之间从港台传到内地。

姜滨看到了机会,马上与四五个同事,合伙组建了一家小公司,“还是八厂的技术,还是生产话筒。”

不过,别看小小的话筒,技术变化极快,在问世后的100多年里,先后经历了电感话筒、电容话筒、铝带话筒以及动圈话筒,“两三年就更新一次。”

姜滨吸取了八厂倒闭的教训,他订了50多本行业期刊,包括10多份外文期刊,“必须把握行业发展趋势。”

那十年,正是我国电子行业风起云涌的10年,江湖上先后掀起了VCD价格战、DVD价格战、微波炉价格战、彩电价格战、空调价格战等一轮一轮的残酷格斗。

目睹爱多等一个个企业逐渐远去,姜滨的结论就是必须做第一,“做这个行业那一天起,就有一种往死里做的勇气,就因为这个行业没有老二,必须要干到极致才可以生存。”

机会终于来了。2001年,我国加入WTO,中国制造开始大踏步走向世界。

这一年,姜滨和妻子成立了潍坊怡力达,也就是后来的歌尔声学,主要的业务就是生产微型驻极体麦克风,姜滨负责技术和市场,而妻子则负责运营。

那个时候,姜滨已经在业内摸爬滚打了近10年,积累了一定的口碑,尤其在珠三角一带有500多家企业可户。

不过,那边工厂的单子有个特点,就是量小批次多,“每次订单金额不超过5万,每隔半个月来一批。”如同蚂蚁搬家一样,全部订单加起来,一年也能赚到几百万,养活四五十个人绰绰有余。

但是,天天与小企业打交道,大客户就过不来,而且产品毛利率提上不去“一直徘徊在12%附近,一不小心就赔了。”

2001年底,姜滨去温州出差,他无意中发现一家企业45元钱吃进他家的麦克风,却以100多元卖出去,而且有多少货要多少货。他震惊了,“为什么人家的毛利率高达120%?”

是做小池塘的大鱼?还是大池塘的小鱼?公司经营层意见曾经很不统一。

不过,姜滨下定了决定,“要做就做大池塘的大鱼,实施大客户战略,做全球最好的产品!”他的野心是一口吃一个胖子,目标直指全球的市场。

第一招是自断手脚。此后短短2个月,姜滨亲自直接砍掉80%的客户,随之而来的是一线员工流失60%。

一时间,不明就里的客户、供应商都以为歌尔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搞得公司内部也人心惶惶,包括一起摸爬滚打十多年的副总裁,就连妻子都觉得难以理解,“哪有把财神爷主动推出门去的?”

第二招是狠抓品质。“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要搞出高端的电声产品,一个前提就是要建立消音室。可是,光购置测试设备,就是需要50万美元!

财务总监第一个反对,“一年利润才300万,明显超过了公司的承受范围。”

该花的钱必须要花!

事后来看,许多大客户正是看到姜滨有完备的产品测试手段和方法,才对歌尔的产品质量有信心。

为成为松下电器的供应商,2002年初,姜滨专门成立了环保督导组,要求所有生产线,整个厂区不留死角,并且环保打分直接与业绩薪资挂钩,评先更是实现一票否决。

结果当年松下派人进行环保体系认证,满分是102分,歌尔取得了101分,“整个供应商中得分最高,比日本公司还要干净、整洁。”

第三招是进行微创新。姜滨心里非常清楚,麦克风的很多原创性技术都掌握在美国、北欧和日本人手里,如世界排名前两位的企业韩国宝星与日本星电每家都手握四五十项专利。

那么,作为后来的歌尔,如何才能赶上这些巨头呢?姜滨想出的一招就是微创新,“把麦克风行业最先进的技术整合过来,再结合市场进行深度开发。”他还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修桥”

姜滨手笔大,一年赚5000万,他敢拿出来3000万放到“修桥”中。

2002年年初,姜滨选择与南京大学进行深度合作。要知道,南大的电声专业是我国最早也是技术最前沿的一个专业。

除了南大,他还先后去了北京、西安、合肥、哈尔滨等地,组建中科-歌尔通信声学联合实验室、北邮-歌尔通信技术联合实验室,2002年,姜滨与中科院声学所合作参与“863”项目,把MEMS麦克风芯片研发作为重点来发展。

就这样,他将国内搞电声专业排名前十的985高校以及科研院所一网打尽,就此结成了紧密的合作关系,完成了电声核心源头技术的资源整合。

有了源头技术,效果很快显现。到了2007年底,姜滨拥有了世界最先进的精密模具加工中心以及微型麦克风自动化生产线。

与台湾正崴集团等同行比较,歌尔不仅具备开模塑注的关键能力,同时还具备那些大厂没有的微型电声元器件制造能力。

很快,苹果、三星、惠普、思科、联想等客户纷至沓来,短短4年,歌尔就成为了国内声学行业的领跑者。

2008年5月22日,歌尔声学成功在深交所上市。

而姜滨呢?则从乔布斯手拿苹果Iphone亮相新闻发布会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坚信世界消费电子产业的分水岭来了,“PC产业盛极而衰,智能终端产业将迅猛爆发。”

所以,当国内很多电声公司还在死守着PC端时,姜滨已经在内部下了死命令,“放弃风险性高的小客户,抓住大客户。”

此时,弟弟姜龙已经在美国读完博士,对海外的游戏规则了如指掌。弟弟的加盟,让姜滨如虎添翼,第一时间就抢到了苹果、三星等智能手机的大订单。

不过,很多分析师担忧歌尔的发展潜力,“固守电声产品,产品结构过于单一。”

的确,上市第二年,美国次贷金融危机就让姜滨尝到了苦头,2009年第一季度净利润大幅下降96.6%,净利润只有可怜的69万,股价也大幅重挫50%。

不过,姜滨就是姜滨,他相信自己的预感,而且认准的理,九头牛都拉不转,“在战略上,电声产品纹丝不动,只是在战术上调整客户战略,减少有风险的客户。”

果然,转过年的2010年,全球智能手机出现爆发式增长,作为三星和苹果的麦克风器件的提供商,歌尔后程发力,利润一举比2008年增长了150%。

此后4年,歌尔一路高歌猛进,成为与韩国宝星、日本星电并列的世界三大麦克风企业。

此时的歌尔早已不是单纯的零组件厂商,姜滨已经悄无声息地让歌尔完成了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的转变,优势在于“零组件+配件+整机”三个方面。

所以,当2014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增长乏力的时候, 姜滨再次带领歌尔,围绕“智能音响、智能穿戴、智能娱乐、智能家居”四大智能产品方向进行战略布局。

走在最前面的虚拟现实产品。

其实,早在2013年的时候,他已经注意到全球虚拟现实市场的发展趋势,所以果断选择与日本的索尼合作,“存量用户超过2500万,即使5%用户的购买,也有过百万头部显示器的需求量。”

随后索尼推出惊鸿一瞥的虚拟现实产品,马上以高科技感极强的头显设计和佩戴的便捷性舒适性,一举搞定了4300万游戏用户,作为供应商的姜滨也赚到盆满钵满,

此后的2014年,姜滨相继成立了歌菘光学,专注于相机、手机及虚拟现实用镜片的研发和制造。2015年,收购丹麦音频技术公司AM3D,获得了3D音效增强和3D环绕音效算法能力。

同年7月,姜滨与李志飞签署协议,出资2000万美元,认购出门问问12.5%的股权,“向互联网+智能硬件领域拓展,打造智能语音生态系统。”

到了2015年底,歌尔拥有的专利数超过6000个,其中光虚拟现实的就占了三分之一。

虚拟现实的客户不仅仅是索尼,还包括Facebook旗下的奥克鲁斯, “与奥克鲁斯在产品技术解决方案和智能生产制造方面达成了共识。”

所以,到了2016年9月,姜滨同时为世界三大高端头显中的两家提供服务,“全世界高端头部显示器数超过100万台,70%是歌尔提供的。”

目前,公司产品包括微型麦克风、微型扬声器、蓝牙系列产品和便携式音频产品4个序列50多个产品客户中巨头云集,囊括了苹果、三星、LG、高通、宏碁、联想、华硕、微软、思科等等国内外巨头。

目前,在微型驻极体麦克风领域,市场占有率居全球第3;在手机用微型扬声器领域,居国内第3。而在蓝牙领域,歌尔已成国内第一品牌,姜滨也被称为“蓝牙一哥”。

从2008年的20亿到如今的319亿,姜滨的身价创造了“不倒翁神话”。在个人及家族财富增长的同时,姜滨对待小股民也毫不吝啬,自上市以来,公司年年转增分红,共分红超过4.32亿,转增之高在山东上市公司中无出其右。

*本文作者常远,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