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创新,成于资本|2017独角兽诞生记

新芽NewSeed2017-10-26 16:33资本论
“当你搞了创新,这个时候资本就是天生就要过来的天使,这个孩子拔节生长的时候,我觉得是成于资本”。

10月25日-26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新芽NewSeed举办的“2017V武林大会”在北京召开。从"少有人做的事",到"全民创业",V50陪伴创业者们跋涉了十二年。2017 V计划,汇聚最具代表性的创客及投资大佬,解读最尖端的技术、分享最前瞻商业模式、展示最摩登的产品,最具投资价值企业巅峰对决,探讨浪潮之中与浪潮之外的创业、投资机会。

会上,天眼查创始人兼CEO柳超、衣二三联合创始人兼COO王圳、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山行资本创始合伙人徐诗、通江资本董事总经理张嘉诚、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围绕《2017独角兽诞生记》这一命题展开了讨论,本场座谈由沸点资本合伙人姚亚平主持。

以下为圆桌讨论实录,经新芽NewSeed(ID:pelink)编辑整理:

2017年投中了哪些独角兽公司

姚亚平:先让大家做一个题目,每个人举一个在2017年你觉得最好的独角兽。

徐诗:我觉得教育类的,vipkid算一个。如果是我们的项目,我就推瓜子。

张嘉诚:那个企业是我天使轮投进去的,离10亿美金的估值,还有一点点小小的距离,但是也快了,叫(食行生鲜),做互联网生鲜宅配的企业。

郑刚:我看最具投资价值企业50强,没有一家是我们投的,我很郁闷。独角兽在各个领域里面都会存在,已经冒出来的,都已经算成功了,我觉得还有很多的独角兽要被挖掘。

有些公司在诞生的时候,就有独角兽的基因,大的行业和趋势有共享、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的基础性应用。还有垂直领域抓得非常牢的,包括区块链技术,虽然说前面有一些小波动,你能不能沉下去,再去顺势而行,其实有很多靠谱的人做靠谱的事,你去挖掘,就有可能挖到独角兽。

王晟:过去投的项目,只好说新美大,美团是我们个人参与投资的,那个时候我们基金还没有成立,其实是我们合伙人自己早期的天使投资项目,刚刚融了40亿美金。

王琛:我要说两家,摩拜和ofo,这两家是全球范围内有影响力的工作。

柳超:我们投资具有独角兽的气质,估值上还差得很远,天眼查想打造一个心态,我们投了一家企业叫“企业名片”,要作为一级市场的“万能”而存在的,所以我们尊重企业的一个梦想,我们也战略投资了他,他也发展得很好。

什么样的公司算是独角兽

姚亚平:投资人已经足够多了,这些企业还在自己做投资,在座的各位其实你们生在最好的时代。你们觉得成为独角兽具备一个什么样的特征,这个公司市值,广告打得多,还是影响力大?

郑刚:我觉得可能还是选当下正在发生的这些大的趋势,大的变化,一个是行业,整个中国社会所产生的这些高速增长的行业。

姚亚平:我总觉得是再看明年这一年,哪些行业的趋势会产生独角兽?

郑刚:觉得在出行方面发生,还会有独角兽出现。比如说瓜子,能干的人照样可以干出更多的独角兽,不只是瓜子,还有优信,他们一年干了60万辆,在整个中国市场还是一点点分量。出行,还有新能源汽车的关键部件,国家又颁布了新的法律法规,对新能源汽车一个很大的市场突然出现。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最大的新能源汽车的市场,但是未来会更庞大,这个市场大得让你无法想象。很快中国的目标,我们能达到新能源汽车700万部,这个是其他国家比不上的。我们有巨大的市场。还有核心的零部件,核心的技术,电池管理系统,中国从生产到制造,到无人驾驶,现在走在前面美国的无人驾驶汽车都跑出来的,基本上都可以拿到钱,都有可能孕育独角兽,还有大消费,大健康,大文娱,我认为都是大独角兽出现的机会,我们收入达到了人均8千美金,北京肯定更多,你就朝这些发达国家看,中国缺什么,他们哪个行业有什么样的公司,中国没有,你去找就行。

张嘉诚:我认为好的独角兽企业有这么几个特征:第一是估值高。但是估值高也得两边看,中国的钱多,项目少,很多估值也是虚高,泡沫破灭的例子是每年都会出现,所以这是两面性,估值在我这里不是最决定的因素。

第二,中国特色就是成长快,成长快是企业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我们投天使,互联网相关的企业,半年时间就知道他好不好,一年的时间就知道这个企业的死和活。

第三最重要,我认为它真的对行业有改变的,是一个革命性的项目。大家可以翻去年百强独角兽的名单,诸多的企业不是在大的细分行业进行了微创新,或者颠覆了它的行业,比如说滴滴,还有二手车,可以替代以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

徐诗:在中国大家都很乐观,创业的环境并不是那么好,基本上是三座巨头压在那,创业者在空隙里找机会,流量的红利也没有了,成为独角兽企业并不是很容易。除了颠覆性的企业,你对于原有的服务和产品,有没有一个绝对可替代性,在这个基础上是不是有一个动态的竞争壁垒,壁垒是否足够高?中国钱非常多,每个人都是有可能足够让自己的口袋够深,所以在动态竞争壁垒里的融钱速度,创业者的战略格局和决心都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我觉得还是要回归到本质,你是不是真的以用户为中心,现在无论是讲共享经济的概念,你是不是从供需经济,是不是从用户的角度出发,真正给用户创造价值,本质上无论是新能源汽车也好,或者是还有赛道有机会,你不是解决了效率制胜的问题。

王晟:华为这种不上市的企业,当然非常非常了不起,上市都是体量巨大的。它是不是独角兽企业,或者超级独角兽,今天没有人去讲。所以独角兽这个词我们去定义,就是对VC讲的,我觉得核心是说我们独角兽具有怎么样的一些标准和素质,它可能成为独角兽的企业,核心还是说它是不是一个非常棒的、优质的企业。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就是两个事,第一个就是事情对,第二个就是人对,对事就是对大产业,大方向,大风口,模型要对。我们看到大量非常有价值的企业,上市的巨无霸,都是平台型的公司,就是因为在任何一个新的领域里,如果这个市场很难,平台性的公司肯定是体量最大的,他整合所有的资源,等平台公司变得非常成熟的时候,才变成了内容或者是产品的公司。电商里面可能一些淘品牌,文创企业可能是游戏公司。所以第一个是大的产业,非常有体量的产业。第二,时间点要对,风口上比较容易起来。第三,做的业务模型要多,这几点匹配,这个事就对了。

对人是一个更高的层面,因为真正好的创业者,都不会去选那种特别差异化,特别细分的领域,看上去这个地方很容易成功,你其实成功的是一个小公司,或者一个生意,你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最好的创业者都不惧怕竞争,是敢于跟别人竞争。我们见过非常多的团队和人,这个创业人的现有能力,我能感受出来未来能长成什么样的,你能驾驭估值一亿的公司,还是驾驭一百亿,一千亿估值的公司,所以这一点非常重要,要有能做大事的人,去大的赛道和风口上做对的事。

独角兽何时上岸

姚亚平:独角兽是VC这个小圈子大家自娱自乐,在座两位已经成为独角兽的创业者和企业家,你们在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成为独角兽,你们觉得什么时候会说上岸了?

王琛:创业者永远都很难说你上岸了,上市了,市值也有很大的压力。什么时候成为独角兽,我认为独角兽的一个必备的条件,就是选择的这个赛道要足够大,做创业做什么都挺难的,开一个包子店也不容易,我认为做很多的垂直领域也好,做好品牌也不容易,最有可能成为独角兽,本身就是赛道有足够大,才有可能分这个蛋糕,挑赛道是第一位的。

第二位,一般对于独角兽来讲估值是10亿美金,估值10亿美金一般离上市不远了,离IPO不太远了。10亿美金,公司的商业模式是值得被验证的。

在市场特别狂热的时候,很多公司的商业模式是不成立的,2017年是一个比较合理和理性的市场,15、16年的时候,可能市场会偏悲观一点,其实今天是一个对创业者来讲挺公平的一个环境,资本是非常理性的,同时还是会有一些新的机会出来。

从我们自己公司来讲,我认为我们离独角兽的距离其实不是非常远,我们挑的是一个非常苦逼的行业,我们挑的是电商,中国电商是投资人最不想投的行业,无论是聚美和唯品会,都有大的波折,阿里和京东没有给太多创业公司机会。这种环境下真的有机会成为独角兽的公司,是那些真的在商业模式上,在公司的运营商有很高估值的公司。

我以前也做投资,原来看的更多的是企业的企业的增长,到了创业者这一端,我会更看重防御,企业的增长很多的问题会被掩盖的,往往在增长的时候,这个投资人不一定能看到企业的防御。当真的在互联网这个行业当中,其实赛道是不固定的,你今天干一个事情,明天就变成了别人的赛道,所以我觉得现在越来越关注的是企业自己的防御型,和他的核心价值,还有他的护城河,这个我认为是独角兽企业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特质。

姚亚平:两条战线的转移,他的认识不一样。他作为创业者角色的时候,他自己五年、八年、十年投在一个公司里面,不太容易换,自己的青春都投进去了,就要看这个事的稳定性,一定要守住底线。

柳超:我是做大数据行业,从美国留学回来做各种各样的研究,刚刚转为创业,我们只专注于大数据,我说的观点只代表我个人对大数据行业的理解。

我觉得大数据大家可能会听到很多的独角兽,我认为它其实分为一个表和里,表面上它体现的应该是影响力大,里子里面我觉得应该是积累深,因为大数据的行业,包括现在所说的人工智能,其实都是一个非常讲究积累的行业。为什么这么说?我作为评判,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并不是靠简简单单的资本来催熟的,一个人必须在这个行业你浸润这么多年,才能理解来龙去脉,才能知道哪些技术是可行的,哪些技术根本是不可行的,所以要积累深。

积累深的另外一个表现,我们要遵循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一个企业的成长必然经历迷茫到坚定的过程。对大数据企业仍然是,你在这个过程中你发现并不具有数据壁垒,你不是BAT你没有自己的私有数据,所以我们选择了公开数据。你花很长的时间来收集数据,把数据变成价值变现,来创造价值。天眼查成立已经三年了,今年10月30日就成立3周年,只有积累深了,我觉得才能做到影响力大。我们将近两年的情况下,都是弯腰做事,到后来产品上线,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包括证监会稽查总队跟我们来做商业调查,这个就相当于是一个由里及表,自然而然的事情。

独角兽靠“投”还是靠“养”?

姚亚平:科学家跟人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投资人看问题的角度,都是看趋势,看赛道,看风口,然后在里面选公司。科学家会从自己的深度做深,然后再把这个深度横向爆发,一个是做横,一个是做竖,你会发现科学家出身的企业家,和投资人出身的企业家的区别,大家要在合适的方向上选择自己的路。

柳超提到了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才能爆发,独角兽是投出来的,还是养出来的?几位做投资的,你们觉得独角兽是投出来的,还是养出来的,投该怎么投,养该怎么养?

王晟:我个人认为独角兽是投出来的,因为我听你字面的意思,养出来是因为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去教育和培养这个企业。我觉得在过去是有可能的,比如说这两天马上要上市的(阅文集团),这是一个长跑,跑了都快20年了,这次上市在香港,可能是60多亿美金,400多亿的人民币,这个真的是养出来的。

我们也看到统计,中国独角兽现在平均到不了四年,就要出来一个独角兽企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已经没有足够多的时间给你去养,我认为更多的是投出来的。同时,我们自己投资圈有一句话,一流的人才去创业,二流的人才才搞投资,我们坐在上面都不如坐在下面的。其实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说,我们老说这个哥们能成为一个独角兽,十亿美金的企业没有问题的,搞出几百亿的公司,你想去指导他和培养他,我觉得是很难做的。

姚亚平:如果是一个一流的人,做一个二流的事,而一个二流的人,做一个一流的事,你挑哪个人?

王晟:大家肯定选一流德人,做二流的人,他能把二流的事做成头部,二流的人就跑得早,在一流的赛道,一定会被一流的人干掉。

王琛:人是决定这个事的下限,事是决定这个事的上限,你做成百亿千亿的公司,这个决定是事的本身决定的。

姚亚平:一流的人具备什么特征?比如说长得帅,个子高,还有融资能力强,还是做业务能力强?

王晟:我们依赖一些硬性的指标,你是不是在某个领域里面有非常强的专业能力和资源,是要分领域的,有的靠品牌和销售能力,你要看这个人的特质,和他做的这个事,这个大赛道匹配的程度。然后你再看他这个人在这个领域里面,比如说人工智能在某个方面的专家,前面的人都给拉出来了,大概这个人处于前10,还是前50,还是前100,不能搞一个几千名之后的人,这样就不容易投出来。江湖地位身份是非常重要的,还有产业的程度,还有做这个事情核心驱动力。这些硬性指标只能判断最多50%,不可能超过更多的。有时候你看到一些创业者,你就会感觉到这个人是对的,你就会有很强烈第六感的感觉这个人是对的。

姚亚平:徐总您觉得什么样的人是对的?

徐诗:第一点肯定选择比努力要重要,我是08年进入移动互联网,见证了这一波的浪潮,看到了很多生生死死,看到了很多辉煌,看到了史诗的灭亡,真的选择比努力重要。

第二,没有钱,它不太容易成为独角兽,有了钱不一定成为独角兽,所以资本在里面的杠杆放大效应非常重要,用钱来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买到时间,当然有好的人才的供给,能够帮助企业去更快实现自己比较大的目标。

张嘉诚:我把主持人的问题细化一点,更重要的是投资和企业的关系,投资人是很弱势的群体,投了之后我们能帮助企业在这个过程中爬多少坡,起的作用非常少。在早期的时候,创业者在朦胧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案例比较多,给他们一些建议,给他的成长和迅速进入下一个阶段是有帮助的。

第二个阶段,在最后的时候,他资本化,或者什么时候资本化,怎么资本化,玩钱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的经验会相对多一点,就头和尾两块,我们投资人对项目是有帮助的。

姚亚平:投资人别太怕自己当回事。好企业是投出来的,郑刚你有什么样的观点?

郑刚:我觉得三个方面都重要,投资人给他一笔钱,因为他老失败。而养出来,模式一直在转,一直在给钱。很显然资金也是很重要的,是投出来的。但是这里面也是创始人不放弃,投资人不断去养他,最后干出来的,这个事情是执行力的问题,屡战屡败,然后一直做出来了。有创业强烈的欲望,然后有超强的执行力,这件事情就做出来了。我们作为投资人更希望是投出来的,但是很多侵略下,我认为可能还真的是干出来是更主要的。

独角兽养成记

姚亚平:创业很艰难。最后请两位创业者分别总结一下,你们觉得在资金创业几年遇到的槛,和未来我们觉得成长为独角兽的路上,你们觉得你们还想往哪个方向使劲?

柳超:是不是可以总结成八个字,叫始于创新,成于资本。做创业肯定要做一些新鲜的事情,否则是没有机会的,从刚开始从0到1,这个过程应该是始于创新,你必须要搞一些别人搞不了的,别人看不到的。

当你搞了创新,这个时候资本就是天生就要过来的天使,这个孩子从这么高长到很高的时候,我觉得是成于资本,我们的体会是非常大的,2017年3月份融资的时候,A轮准备融三四千万,一个控股基金告诉我们说,当你账上有3千万,你只会拿1500、1000万来做花,来做市场投入,所以非常苦口婆心告诉我,要多拿钱,后来我们拿了一两千个亿,你账上有钱,你整个视野就开了,想的东西就更广了,背后有粮,心里不慌,所以企业要做大,必须成于资本,即使到现在现金流已经为正了,我们仍然开放与各类资本希望有机会来合作,希望把天眼查这个事业做大做强。

姚亚平:因为钱壮英雄胆,能多拿钱,就多拿钱。

王琛:这八个字我非常喜欢,创业者在一开始是非常孤独的,创新的人会被人骂傻子,越颠覆性的创新在开始是越不被人看好的,早期的时候,一个公司的商业模式不太被验证。衣二三在早期的时候,有非常投资人是持少数派人的故事,愿意我们去讲这样一个故事,愿意相信这样一个创新的模式,无论是天使的朱啸虎,还有王刚,还有A轮是IDG,B轮是磐霖资本,他们都给了公司非常多的信心,这种信心不是我们在早期的时候有很多数字去证明的,那个时候要下这种决定,要去支持这样一个颠覆性的创新,是非常需要胆识的。

从企业来讲,早期的时候新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创新你才有颠覆性的可能,让投资人看到一个非常远,非常大的一个赛道。当公司发展到上个月刚刚完成了C轮融资,是阿里巴巴,软银中国和红杉中国,公司C轮光靠故事是不行的,投资人的赌注也在不断的增加,所以创业者要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企业家,一个真正的企业家要给股东,给自己的客户,给供应商,给员工,来给他们创造价值。如果没有给他们创造价值,如果你的成功只是压榨供应商,只是压榨员工,不考虑到投资人的利益,这个公司都不可能成为一个独角兽的公司。

姚亚平:作为创业者是在摸黑走夜路,因为你创新的东西跟全天下人做的不一样,所以一定要有开天辟地,披荆斩棘的精神。

*本文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新芽NewSeed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