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死了,女友跑了,创始人北漂直播为生“穷得剩条狗”

微信公众号:IT时代网IT时代网2017-11-08 18:14事业线
富二代、创始人、CEO,当这些闪耀的光环不复存在时,命运跟他一再的开玩笑。

在看守所的40天、家里破产、女友的不辞而别、公司的倒闭、一身的债务和未知的前途,这是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目前的生活状况……

“负二代”的北漂生活

共享单车“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在去年年底靠着父亲的投资在南京创办町町单车。到今年6月底町町单车出事之前,累计投放了超1万辆。

然而,随着父亲的企业资金链断裂,町町单车不仅没有了输血方,丁伟本人也卷入了父亲的案子,在看守所待了近40天。随之而来的是町町单车的轰然倒塌。

正如丁伟自己所说,自己之前是富二代,现在是“负二代”。如今的他除了一个行李箱和一条狗,已经一无所有。

独自在看守所的日子,也许是丁伟一生当中最黑暗的时光。9月底,丁伟被释放,离开南京,开始了北漂生活。

据丁伟回忆,自己在出来的时候,姐姐和姑姑在看守所门口等他,两个人哭的泪流满面的。

而丁伟在北京的生活环境也大不如前,吃饭基本靠外卖,睡觉的地方既没有床单,也没有厚被子,以前都是睡席梦思,想来也是相当的凄惨了。

如今,他在北京的一个出租房里,白天帮朋友打理传媒公司,晚上回到“家”里,架起直播麦,靠直播唱歌打赏的钱过生活。在这期间,自己的衣食住行和父母打官司的律师费用都是靠朋友接济。

谈到直播,丁伟很兴奋,说第一天直播就有五六万人在看,在直播平台上是第一名。他还表示,现在一无所有,唯一可以投资的人就是自己,工作第一天就是万元户了,自己也很满意

町町单车的未还押金怎么办?

“去年我爸来上海看我,发现我每天上班放着跑车不开,而是骑摩拜单车。去年8、9月份正是摩拜最火的时候,我爸觉得共享单车使用方便,商业价值也挺高。我也觉得挺好,于是就创立了町町单车。”丁伟在介绍自己创办町町单车的初衷是,如是说。

据了解,由于丁伟之前玩跑车,在设计町町单车时,对车子的工艺要求极高。喷漆用的都是保时捷上的那种漆,轮胎都是实心胎。因此,在车子的造价方面仅次于摩拜单车。前期投入的2000多万元,全是其父母公司出的,截至6月公司倒闭,一共在累计投了1万量单车,有15万用户。

时至今日,町町单车的办公场地早已人去楼空,上万用户的押金至今仍未退还。

面对押金退不出的问题,丁伟说想以车来抵押金。

记者问及把车卖了能还的上押金吗?他表示可以,当然能,一个车上卸一个轮胎就够了。因为町町单车的轮骨是用镁合金打造的,一个车轮的报价大概就是一个用户的押金。然而因为股权早已变更,丁伟的言辞并不能作为官方回应。

对于很多媒体把丁伟写成一个卷走用户押金的骗子、老赖、跑路者,亦或是奥迪R8是用町町单车的押金买来的,丁伟表示这完全是造谣!

他们在町町单车上砸了2000万,最后负债200万,投资远大于负债。如果一开始是为了骗钱,完全可以造一个便宜点的车,这样还能多增加投放量。

而想用户的押金或许得等到町町单车走完破产程序,等丁伟的父亲,公司的法人丁万青出来之后才能得以解决。

丁伟的人生,今后何去何从?

在看守所里,丁伟给父亲写了一封信,从儿子的角度去理解这封信,大多数人应该都是很动容的。

第一次创业失败的他,在信中和父亲说,现在已经“再没有什么可以击溃我”。而面对町町单车的失败,自己也总结了一些教训。丁伟从富二代到一贫如洗,亲戚凑的5000元已经就剩1000元了。

现在负债200万,可能还会更多,今后的人生丁伟能靠的只有自己。

“如果不爱了就别勉为其难,虽然也不想说声再见,用手画出的圆,却总不圆满,孤独缓解一个人的狂欢……”在直播中唱的这首歌,或许是他内心当中最真实的写照。

*本文作者IT时代网,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IT时代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