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摩拜推出“共享电单车”,杀入创业死亡之地!今年风口终于汇聚一家

摩拜推出“共享电单车”,杀入创业死亡之地!今年风口终于汇聚一家

新芽NewSeed牛耕2017-11-10 17:23事业线
摩拜宣布进军“共享汽车”后,再次曝光涉足“共享电单车”。他们把电池卖给用户,首次实现了“充电运维成本”与“骑行需求”相匹配。它能否横扫其他玩家?大资本又会跟随进入吗?

短短几个月内,摩拜先后结盟网约车“首汽约车”、顺风车“嘀嗒出行”,宣布自己做共享汽车“摩卡MOCAR”。昨天,摩拜再次曝出涉足“共享电单车”。电单车插上摩拜的充电宝即可助力骑行,容量不到20000mAh,却能驱动行驶8到10公里。

今年9月和10月,朱啸虎两次表示,摩拜和ofo盈利的唯一希望就是合并,不要再无意义地烧钱了。但摩拜和ofo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从8月高调出海,到演化成完整的“线下出行集团”。可以预测,摩拜和ofo最终很可能是两个完整出行链条的决战。

另一些投资人,则从模式角度看衰了共享电单车。摩拜B轮投资方“熊猫资本”的李论表示:它们需求远没那么大,“曾专门看过共享电单车,建立了财务模型。结果发现维护成本太高,放弃了。”

摩拜为何敢试?改变“共享电单车模式”是关键

运维成本是共享电单车模式成立的关键。“享骑出行”运营总监钱赟曾抱怨,“每天晚上都要为车辆更换电池,专人彻夜监管。1000台车就需要5个运维人员。”《网易聚焦》统计了“7号电单车、小蜜、小鹿、西游、闪骑、享骑”等近10个项目,发现“100天收回成本”的预测,实际因此拖到了八九个月。猎吧CEO李青云估计,运维成本至少占到50%,“每天都要找到车,把电源打开,工作量太大,受不了”。

在熊猫资本毛圣博看来,高运维成本根本不符合“共享模式”:持有成本高,租用成本低才成立。比如汽车,都符合,但维护成本太高。

而摩拜的杀招在于:把充电宝卖给用户,骑完自己拿回家充电。不插充电宝,它也能当共享单车使用。其妙处不只甩掉了运维,更是做了判断:比起骑行需求,用户并不在意“自备充电宝”的麻烦。

彼时我们曾夸赞“怪兽充电”,以一根充电线承载核心需求:芝麻信用支撑的“先充电后付款”;和资本铺路的“入驻每家店面”。用户手机没电关机,才是需求最急迫的时刻,他们才不在意充电宝重不重,能不能带走。

与摩拜相比,小蓝单车就陷进了误区:推出碳纤维车身、三级变速和无级调整座椅的超高端单车。但用户并不想锻炼,只想到达目的地。如此高昂的成本如果要匹配收入,用户干嘛不选择其他出行方式?今年8月,小蓝单车曝出“押金难退”和“卖身不成”,如今前途难测。

在宣传中,摩拜也明确了“供应骑行”才是充电宝的核心:功率输出7倍于普通电源,能双向快充,并提供“360天超长退还”和“60天试用”服务。这几乎是明说:充电宝你想退就退,不差钱,但充电运维成本与骑行需求完全匹配,才是模式成立的关键。

线下出行正变成“集团作战”

熊猫资本的毛圣博曾预测:即使在3公里短途出行,摩拜对滴滴的威胁也不容小觑。最终很可能不是摩拜vs ofo,而是摩拜与滴滴亲自干架。

事实确实这般发展:围绕摩拜和ofo正形成两个“出行集团”,在共享单车、网约车、顺风车、共享电单车、共享汽车领域分别对标。如果一方落败,可能不是单车业务落人下风,而是其他环节被抢走了用户。

今年,两家一直扩张不断:10月8日,摩拜与首汽约车互通APP入口,10月27日则与拼车平台“嘀嗒拼车”互通账户,回应ofo与滴滴结盟。摩拜还进驻“微信钱包”和“美团”APP,作为纯服务者而非流量入口,补足ofo与支付宝合作的流量劣势。

但ofo的盟友“滴滴”太过强大了。作为服务商,它兼具网约车、拼车功能,连接车辆远超首汽约车、嘀嗒拼车;作为流量入口,据易观统计,其APP硬核用户达到7128万人,高居行类第一,摩拜、ofo都只有1000万人上下。

因此,在网约车吃了亏的摩拜,一定要将战火拖到ofo阵营未涉足的领域。它选择了“共享汽车、共享电单车”,它们均涉及线下资产,比线上平台更不容易失守。此外资本犹豫不决,这两个领域至今没有独角兽。有人表示,“如果腾讯进入这个领域,优先选择的也可能是摩拜、ofo这样更熟悉的团队和头部玩家。”

此外,摩拜选择自建服务,而非结盟,可能意味着它做了判断:战争会持续很久,巨头资金还会进入,最终活下来的,一定是出行环节融合的两个平台,而非某项服务的提供者。

非一线城市或是福地,但对小玩家绝非福音

北上广深不欢迎共享电单车,已是行业共识。今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十部委联合印发共享单车《指导意见》,明确“不鼓励发展共享电单车”。此前,仅北京、上海、杭州各自表态,南京、深圳则在摇摆,给小玩家留下一线生机。

风雨并非没有来由。今年5月曾印发《征求意见稿》,第一次作为全国性文件明确“不鼓励发展共享电单车”。次日,“西游电单”赶紧宣布了数千万元A轮融资,成为今年最后一笔大额融资。此后共享电单车的融资之路被拦腰截断。

虽有全国性文件压顶,共享电单车从未放弃试探政策的弹性。“7号电单车”曾在深圳顶着压力投放,“小蜜电单”成功投下几百辆。对饱受质疑的骑行速度快、门槛低和电池风险,他们不断表态:限速20公里/小时,车重完全达标,电池官方维护。上海自行车协会的秘书长郭建荣也求情:“不能一棍子打死,共享电助力自行车,是优于共享自行车的”。

政策有松动的可能吗?共享电单车的出行距离在3到10公里间,超过共享单车的3公里,缓解机动车拥堵作用更大。对于大城市如北京,这几乎是城市管理者的核心诉求。此前共享单车《指导意见》中,对共享电单车的限制只有一句“不鼓励”,也确实像临时性政策,随着时间发展不是没有更改的可能。

摩拜这次吸取了前辈们的教训,对红线十分小心:电助力而非电动、主动采用电子围栏。此外转机在于,摩拜的新车电池为用户自有,骑完即卸下,无日晒雨淋漏电起火的风险。此外有知情人士称,摩拜基于自己庞大的数据后台,能判断哪里需要限速、哪里需要滑行,可远程设置每辆车的功能,如在下雪天统一限速15公里/小时。

在投放地点上,摩拜也避开了一线核心城市,选择绍兴作为首个试运行地。有知情人士表示,“北上广深很难大规模投放,摩拜和ofo更可能进军非一线城市,做增量市场和差异化竞争。”除了政策风险外,这些城市的骑行密度低,但与更长骑行相弥补。此外重庆等地势坡度大、骑行距离远的城市,此前一直是共享单车的死亡之地,但对电助力的共享电单车,却未必是劣势。

摩拜带着“突围”的尝试杀入这一领域,其硬件形式前无古人,符合共享模型,与官方和资本的关系也亲密过其他玩家。它能否重复共享单车的辉煌,横扫其他玩家?大投资方又会不会跟进?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