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川资本王求乐:VC们正在抱团和圈子化

微信公众号:天使茶馆天使茶馆2017-11-14 09:22资本论
从赛富投资基金离开后,王求乐随即创建了名川资本,在北京东四十条的一座办公楼里,开始了自己新的征程。

从赛富投资基金离开后,王求乐随即创建了名川资本,在北京东四十条的一座办公楼里,开始了自己新的征程。“我们这个楼很‘屌丝’,完全是个创业的环境,”他笑言。他告诉记者,名川资本身上的赛富烙印依然清晰,但与此同时,他也选择了一条不完全相同的道路。

正如查理·芒格强调“边际”,身为芒格的追崇者,王求乐也深知其边际所在。出身IT技术男的王求乐把目光锁定在偏早期的新计算领域。“对于新基金而言,规模比较小,投早期相对合适,技术领域也是我们团队擅长的。另一方面,VC也有早期化的趋势。”

1.从技术男到投资人

一直以来,王求乐都用“one of the best”来要求自己。对于自身,他的评价是,富含好奇心、喜欢尝鲜,且永不停歇。

在做投资之前,王求乐还是个“技术男”。大学自动化专业的他,毕业后被分配到了一家南京的国企,第二年跳槽进入中外合资的爱立信,一直从事着工程师的工作。在2003年获得爱立信最佳员工后,脱产进入香港中文大学进修MBA。

这也成为了他开启商界大门的钥匙。毕业以后,他回到爱立信。2006年毛遂自荐,进入联想控股。彼时,联想控股下已包含联想集团神州数码君联资本弘毅投资融科智地等多个成员企业。

“那个时候,联想控股人很少,所以无论是募资、投资,还是其他杂七杂八的工作,我都有参与。”王求乐回忆道,在这个当年国内顶尖企业的最中枢,他还有一项主要的任务,即监管联想控股下属的风险投资公司君联资本(那时还叫“联想投资”)。

对于王求乐而言,这段经历让他对投资有了最初的理解。“在监管君联资本,上传下达指令的同时,也在观察他们是如何做投资的。这对我后来挑选标的、判断团队、投后管理及为人处世等,有着不少启发。”

也正是在联想控股,王求乐抓住了进入赛富投资基金的契机。王求乐告诉记者,彼时恰逢一桩与赛富及IDG财团的交易谈判,尽管资历尚浅,但他的英语和专业功底让他成为卖方的谈判和交易负责人,据理力争的他赢得赛富的尊重与欣赏。

“当时赛富第三期基金刚刚成立,一下子变成十几亿美元的规模,团队需要扩张。他们也希望能够吸纳一些技术、实业、管理等具有差异化能力的人。”王求乐回忆道,而他的技术专业背景恰好成为了“敲门砖”。

2.自立门户 赛富烙印犹在

如今回顾这几段跳槽经历,在王求乐看来,每个选择都是关键且正确的。2008年,35岁的王求乐进入了赛富投资基金。回忆起当时作为投资新兵的时光,他笑言,不少上级领导年龄都比他小,“因此心态一定要放好,毕竟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

“而我的优势是在于阅历会更加丰富。”在王求乐看来,投资必须要有基础知识的积累,比如公司的盈利状况、行业地位、客户、上下游等各方面的判断能力,这部分是黑白分明的。但在这之上,更需要依靠综合的素养和实力。

因此在补齐了专业基础这一“短板”之后,王求乐优势得到发挥,一路扶摇直上,在投资了众多明星项目之后,一步步坐到了合伙人的位置。王求乐告诉记者,赛富对他的影响无疑是深刻的。“首先,当然是奠定了我的专业能力;其次,扩大了视野,并接触到了足够多的人脉和资源;其三,随着能力增长,自信心也显著提升,对项目判断更加有把握。”

随着资历的增长,王求乐也在思考未来的更大发展。2016年,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他下定决心选择了自立门户,专注于更早期阶段的投资。“这个决定不能算艰难,但是很慎重。赛富是大品牌,老大栽培我很多年,他是业内的开山鼻祖,也是我的恩师和领路人。”王求乐口中的“老大”,即是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

近年来,国内创投行业正经历裂变,不少老牌基金高管先后出走。不同于多数会采取激烈的方式,王求乐的离开相对缓和。“老大很支持和理解我,我们的第一支基金并没有大范围募资,多数LP都是老关系老朋友。”

尽管名川资本第一期基金仅2亿人民币管理规模,但LP名录却显得星光熠熠,除了胡海泉海泉基金、阿里的一位大佬、中证金葵花基金等,还有一位熟悉的身影——阎焱。

“名川资本身上赛富的标签,依然是很明显的。赛富训练了我八年,烙印很深。事实上,不仅是LP,有两个投资的项目我们都有合作。我们是赛富成员企业,未来的合作还会继续保持下去。”王求乐说道。

相较于赛富投资基金,名川资本投资阶段相对靠前。“在早期阶段,我们会争取领投。我们对老牌劲旅的价值,就像战争中有各式各样的兵种,我们名川是大机构的侦察兵,侦察兵的作用就是大机构不必过早地投入重兵。”王求乐打了个比方。他说,名川资本愿意充当“侦察兵”的角色,与价值观、方法论趋近的机构一起协同“作战”。

3.找准“边际” 顺应VC趋势

短短一年时间,王求乐带领着他的名川资本已经完成了诸葛找房融之家、金峰物联、氢元数据、普迈德等七八个项目的投资,另有多个项目正在决策中。“从方向来看,我们聚焦于新计算领域,更准确的说,是数据驱动在各个行业上的应用,如住、行、健康、金融、教育、物流等,阶段则倾向于A轮前后。”

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中,王求乐多次提到查理·芒格。在众多投资家中,他是王求乐尤其推崇的。正如查理·芒格强调“边际”,王求乐也将其应用于自己的投资方法论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边际,比如打仗时,有多少杆枪,枪法如何,有几发子弹,都应该做到心中有数。”

对于王求乐而言,早期积累的技术功底对于其投资新计算项目的帮助是巨大的。而之所以选择偏早期阶段的企业,王求乐则告诉记者,一方面这是自己所擅长的,另一方面,也是出于新基金规模较小的考虑,“早期项目竞争反而不会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激烈,因为各个结构的判断都是见仁见智的。”

“另外,当下VC有圈子化的趋势。很多项目融资速度都很快,不少VC都有熟悉和合作密切的圈子,在具体的项目上分享信息,投资操作上是同轮合投或前后轮追投,共担风险,共享收益。作为这种相互‘抱团’所带来的效应,优质的项目往往在早期在圈子内部就被消化了。而我们知道,好项目如果不在早期就进入,之后要投资就需花费巨大代价。”

王求乐告诉记者,投资机构“抱团”现象日益凸显,“幸运的是,我们的背景几乎可以说是衔着金钥匙生下来的,所以名川资本一开始就有自己的圈子,并且持续扩大范围。和更多的伙伴基金合作,这将是我们未来的生态特征之一。”

除了了解边际所在,查理·芒格的“逆向思考”理论也时刻影响着王求乐。“在做投资决策阶段,我会考虑相应决策带来的不同后果。要问自己,如果我把决定反转过来,那么会有什么影响?如果决定不投一个项目,往往就是因为承担不起这个项目失败可能带来的损失;反之,如果决定投资,那就是风险与回报关系很有吸引力。”

在王求乐看来,投资虽然需要有感性的判断,但终归是一件很严谨的事情。他告诉记者,他不会去追所谓“风口”,但是会去关注“热点”,“这个两个词的语境是不同的,”他说,技术发展日新月异,身处其中必须要了解趋势,但不可靠所谓风口去“吃饭”。

回顾这一年,王求乐给自己打了一个不错的分数。“一年时间,我们名川资本成立了第一支基金,初步让品牌小有影响,锻炼了队伍,很好地验证了我们的投资策略。”而对于未来,他也颇有信心,“我们还很稚嫩,等我们发展到一定规模,不排除去拓展更多领域。希望在三五年后,投资的明星项目能够显现,我们能够成为数据和技术驱动领域具有领导力的早期基金。


*本文作者天使茶馆,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天使茶馆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