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2017投资成绩单:他的野心可能与投资无关

新芽NewSeed牛耕2017-11-27 11:58事业线
今年六月四面楚歌时,王兴不改往日沉默,低调地发了一条饭否:在你和世界的斗争中,你要协助世界。

导语:

他们是互联网时代的创业者,起步于微末,经历过公司的生死考验,最终成为浪潮中的掌舵人。他们的创业经历被奉为“圣经”,他们的创业故事你一定稔熟于心。

伴随着生态版图的扩张、个人身价的飙涨,互联网大佬们也走上创而优则投的道路。他们成了早期投资领域的鲶鱼,搅动着当下创业投资格局。

新芽NewSeed(www.NewSeed.cn)2017【互联网大佬投资成绩单】系列,带你走近他们的另一面。当他们一手托着资金、一手握着资源,头顶创业光环来到你面前,你还不站队吗?

2017年,王兴像一块毛巾,终于泡在热水里舒展开来。

今年对他并不容易。王兴接受了《财经》采访,大谈核心与边界,也让美团多元化变成人人都可以diss一下的公开话题。张旭豪批评他“就知道跟随,让别人去破风”,又说美团不懂和阿里搞好关系。梁建章则因酒旅业务的冲突,说王兴该考虑专业化。

话音未落,其他传言也像洪水决堤般涌来:腾讯不愿领投了?GMV没达标?签了上市对赌协议?中国互联网从未有人,同时面对这么多压力,却一言不发。

王兴并不善言辞。沈鹏曾回忆他请自己和太太吃饭,吃着吃着就陷入深思。王慧文说他习惯人机对话,好不容易在向人人对话转变。但在王兴的小世界里,他还在思考。

有一天,他很高兴地发饭否说:我发现”eat better, live better.”里,live兼有住和活的意思,比中文好。这是他多年的一个小习惯,思考英文和中文对应,一道菜、一个地名,其乐无穷

后来十月,他再次强调了这个使命,和腾讯领投的F轮融资一起,Priceline也入股合作。但美团“摊大饼式”的业务、投资愈发引人关注:除了外卖团购电影和酒旅,还做起网约车充电宝和短租,甚至陆续放出无人驾驶、共享汽车的职位。

王兴到底在想什么?炮轰所有人,是信心还是焦虑?他又变回那个沉默的人。只有一件事透露出他所想:把美团点评产业基金改名为龙珠投资。

“王兴觉得,龙珠有很好的寓意,具备很多要素之后才能实现愿望。”投资总监史鹏飞说。集齐了龙珠,愿望成真的那一天才会到来。

在2017年,美团收集了哪些龙珠,又有哪些未找到?王兴个人把钱洒向什么企业,创始人有怎样的渊源?在这篇文章里,我们试图还原王兴所想,揭示这个300亿美金市值企业的秘密。

熟人创业过半,大多雪中送炭

王兴有识人之才。“他就像春秋里的晋文公。”创始资本创始人周炜说。

晋文公还是重耳时,在外流浪十九年,落魄得不行。身边能人异士,其他国君愿奉为上卿,但无人离开他。他们十九年未成大事。后来重耳成为晋文公,一年便成春秋霸主。

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在部下创业时,王兴从不吝惜投资。

(数据来自IT桔子和天眼查)

在十多家企业中,“猩便利”来自大众点评系吕广渝。王兴投资了他创立的51零食。随后10月,51零食被猩便利收购,成为今年无人货架中势头最劲的公司。后来猩便利完成3.8亿元A轮融资,王兴退出了全部股份。在今年他和美团的投资中,也没出现任何一家新零售公司。

“新经济100人”来自曾为王兴立传《九败一胜》的李志刚。他在美团还处于团购第四名时,跑去采访王兴,跟踪调查几个月,判断他必能成事。在千团大战中,“团购我只做了王兴一家”,让他引以为豪。后来他创业,王兴也大力支持。

名单之外,赖斌强也在做一个“在线学习”项目,名称还未公布,已获得王兴、王慧文投资。赖斌强是王兴的高中同学。做饭否时,王兴、王慧文叫赖斌强从广州辞职。赖想先看产品,王兴回答:没做呢,我们还在学编程。但赖欣然赴京,自此结成伙伴。

美团今年投资中,还有沈鹏的“水滴互助”。沈鹏从饭否起关注王兴,以实习生身份进入美团。2015年,沈鹏看到在美团点评的同事母亲查处癌症,1个多月才筹完钱,自此萌生做“互助保障社群”的想法。他从不掩饰对王兴的认同,自称花了数年跟王兴学创业,终于修成正果。如今,美团持有的股份已稀释到2%。

15年创业中,王兴与团队几离几散,但成员对他评价甚高。沈鹏被人人的糯米团挖角,几乎出走,王兴冒雨拜访深夜长谈,沈鹏深感坦诚,拒绝了此后所有对手邀约。干嘉伟研究团购时,发现供给和业绩正相关,跑去告诉王兴,他视之理所应当,干嘉伟大赞其远见。王慧文和赖斌强抛下淘房网,被问到为何相信他,王慧文回答,“因为他正直,我愿意。”

因此,有人说王兴像刘备,落魄时一败涂地,但从未抛弃旧部,因此始终有人跟随。老友创业,他必出手相助;而企业走上正轨,他则欣然离场,并不在意回报。

青睐清华黑帮,皆因早年支持

李竹曾说,清华黑帮应当互相扶持,共享资源。当年王兴做饭否,李竹、王江和李黎军一起投了小天使。后来饭后大败,王兴做了美团,他们仍不离不弃,继续投资。最终,王兴与李竹、王江、李黎军凑成小团队,一起做了很多个项目。

在名单中,麦步科技、e代驾和航班管家都是如此。麦步科技创始人是李黎军、周航,航班管家则是李黎军、王江。周航也为清华校友。如今,意气风发的王兴正把钱洒向清华校友,以报当年滴水之恩。

PP租车”在王兴投资的项目中,是为数不多的低起点创业。王兴本人给了相当多指导。创始人张丙军说,他们项目原本叫爱车汇,但王兴觉得跟车关联太广,难以给消费者留下印象。后来,王兴和张丙军深夜畅谈两个钟头,把P2P缩减为PP,当作项目名。至今,PP租车已融完数千万元C轮,王兴也抽身而退。

老虎证券”同样为清华创业,创始人巫天华先加入网易有道,后创办了从事美股、港股二级市场交易的互联网平台。他对王兴离开阿里,保持独立深以为然:大树底下好乘凉,却长不高。“如果王兴只是一个大公司的总监或VP,去管理美团这个部门,未必能把美团做成几百亿美元的市值。”

除了资金和资源,王兴给清华后辈的战略帮助可能远超想象。后来PP租车面对媒体时,说自己有三个优势:1、市场足够大。2、创业团队比别人适合做这个领域。3、对社会有价值。这三条显然来自王兴。2015年,他回答尹生“美团为何不做地图”时,就拿这三条套自己的公司,后来解释多元化更是屡次提及。

美团投资:战线全面收缩,要命的都自己做

美团的自营业务与投资版图,正经历一个此消彼长。2017年,它面临的威胁从地面部队的拉锯战,变成了高科技、新业态的天降神兵。而美团的反应尤其激进。

今年,美团共有5次公开的投资,远少于2016年11起和2015年9起。其中“水滴互助”和“亚食联”最为引人注目。

“水滴互助”被认为是美团的友情投资,与自身业务并无交集,但创始人是美团的第10号员工,从最初就跟随王兴攻城拔寨。水滴互助从天使轮起,投资方名单就十分豪华:IDG资本、真格基金创新工场、腾讯等。其原因除了沈鹏的人脉和经历,还因为互联网保险相较其他互金业务,无论制度规范还是商业模式都成熟得多,而且轻模式的竞品也寥寥无几。

亚食联则是中国最大的海鲜供应链企业,今年6月由美团控股。在融资宣布前,王慧文曾激动地晒出一张大连港口照片。除了B2B电商积累已久,亚食联也在转型做B2C业务。业内人士称,B2B虽客单价高、需求稳定,但数据量太小,很难形成数据驱动。亚食联被控股后,也将为美团今年试水的线下超市“掌鱼生鲜”提供供应链支持。

网易味央短期内,也很难对美团业务形成补充。生鲜电商为了形成品牌认知、提高客单价,正努力打造自有品牌产品,京东跑步鸡和网易味央猪都在此列。往日“巨头聚首阳澄湖,哄抢大闸蟹”正成为过去时。此外,网易正实验一整套物联网化的养殖流程,并复制到其他农产品。比起猪肉,这可能是对入股的餐饮、生鲜电商企业更大的财富。

比较2017年和前两年的投资版图,美团显然正在收缩阵线。

2016年,美团投资了线下便利店“便利蜂”,很多新零售业务都在这家明星项目试行。受困于去年3月“美团支付”被叫停,美团干脆收购了拥有支付牌照的“钱袋宝”。在酒旅上,美团2016年就完成了投资布局,今年一路高歌猛进,5月夜入住人数首次反超携程。最引人注目的是,美团自决定更深入服务餐饮商家后,在两年内完成了一长串对餐饮ERP、SaaS企业的投资。

但2017年,美团面临的威胁从线下拉锯战变成了天降神兵。阿里巴巴“盒马生鲜”完全颠覆了传统生鲜超市的经营模式,令美团“掌鱼生鲜”难望其项背。如果说这尚无法大规模复制,阿里巴巴的“口碑网”则面向餐饮商户,开放了一直在试水的“无人餐厅”方案,包括点餐、取餐、营销、支付等环节。商户面对的选择再也不是“饿了么还是美团”,而是“有人还是无人”。

此外,美团长期缺失出行环节,可能被对手搭起一座天桥,直通业务腹地。在美团“Eat better, live better”中,live better是长远目标,eat better则短时间黏住用户的手段。外卖的高频、广受众使其成为线下第一大流量入口。但近两年快速崛起的“出行”正威胁美团的根基:阿里巴巴系企业份额巨大,而且出行是一系列到店服务的前置环节,能以极低成本影响用户的最终消费。除了滴滴传言入股ofo、朱啸虎要在网约车上开便利店,更现实的威胁在于:Uber已有20%流水来自外卖业务UberEats。一旦线下出行完成环节、目的的统一,外卖很难固守城墙。

对此,美团先是3月在南京试水网约车,引起滴滴强烈反击后并未推向全国。今日,美团酝酿已久的“共享汽车”又在成都上线。在人们长久的认知中,美团的基因并不是高科技、重资产的线下业务。但如今共享单车估值高企,网约车惨淡失败,共享汽车已是为数不多后来者可能有所作为的出行领域。

如果拿王兴判断“业务值不值得做”的标准去套,出行无疑是下一个该全力以赴的核心:市场规模足够大、美团有用户基数和LBS积累的优势、用户对共享汽车现状也未必满意。有趣的是,在如此重要的领域,美团并未采用收购的方式获取资产和运营技术,而是用美团自己的名义发布了全部招聘职位和最终产品。

结语

王兴和他的大背头,看起来比马云马化腾更像一个中年人。但这家公司在拓展新业务上,却显示出十足的“创业公司活力”:勇于创新、像八爪鱼一样不断试探、碰壁后舔舔伤口继续前进。有传言称,美团有部门天天在网上寻找“日交易过千单”的业务,所有被找到的,都可能成为这家300亿美金公司的新方向。

如果回到过去,可能只有很少人会押宝美团,成为未来“第四极”的候选者。这个先后失去饭否、校内、海内网的著名“连续失败创业者”,为什么在千团大战中胜出了?美团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早年李志刚做团购选题时,跟随王兴数天,欣然觉得自己看到了未来:尽管公司暂时落后,他打心底里相信,科技会改变世界。

在清华上学时,王兴成绩倒数第五,却在自我介绍时说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一时引人侧目。如今他的理想变了:如果有一天,我们要开一个银河系会议,我要作为地球唯一的代表去出席。今年6月最黑暗的日子里,王兴顶着满头包,曾发出一条饭否,作为对外界的回应:卡夫卡说,在你和世界的斗争中,你要协助世界。


新芽NewSeed2017【互联网大佬投资成绩单】往期回顾:

    刘强东2017投资成绩单:争时尚、战AI,不乡土、不脸盲

    雷军2017投资成绩单:小米起死回生,投资起了哪些作用?

       蔚来汽车李斌2017投资成绩单:2020年,你的出行至少有一半和他相关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