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力量撼动世界,投注之前请三思

雷锋网Alice2017-11-27 19:17资本论
中国科技力量的发展正在取得前所未有的突破,大疆华为腾讯百度头条,一系列闪耀的名字正在全世界发出“中国创造”的声音。

外媒对此如何看待?他们有是怎样分析其中成因的呢?日前财富杂志发表文章,对此进行了深入探讨。

无人机领域的混战即将开始。

2016年11月,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DJI——正准备推出其杀手级的新产品:Mavic Pro。

Mavic重量只有1.6磅,紧凑得足以装在一个书包里,并具有四英里的飞行范围和一个内置的摄像头,可以从数百英尺高的距离拍摄清晰的4K视频。虽然售价低于1000美元,但是Mavic采用了先进的平衡技术,以稳定摄像头和尖端软件,使其锁定主体并跟随它们,检测并避开空中障碍物,并在电量耗尽之前自动返回到发射点。

DJI的高管知道他们有一个伟大的产品,但它会大卖吗?即使在中国,大疆的品牌知名度也一般(在2016年),Mavic是大疆第一款面向主流消费者的产品。此外,DJI还面临着众多强大的美国和欧洲竞争对手,他们纷纷涌向类似的设备市场,其中包括一家拥有22年历史的法国电子制造商鹦鹉(Parrot),在Kickstarter上筹集了1500万美元硅谷创业公司Lily Robotics;和便携式动作相机制造商GoPro。

DJI如何与西方最好的技术相提并论?这甚至不是一个势均力敌的比赛。

DJI总裁Roger Luo却表示,他立即知道自己将会获胜,而且会面临巨大的生产挑战。在发布之后的三天之内,DJI收到的Mavic订单是预期整个月的销售量的三倍。

与此同时,来自西方的无人机竞争者又一个一个倒下了。

鹦鹉是第一个投降的,1月份宣布它正在砍掉无人机部门的工作人员。然后Lily Robotics透露说,尽管收到超过三千四百万美元的预购费用,但它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现金,并将关闭,一单货都产不出来。

真正惊人的是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GoPro,该公司通过销售2000多万台“可穿戴”相机建立了自己的品牌。首席执行官尼克·伍德曼(Nick Woodman)曾经发誓,GoPro将会重新发布一款名为Karma的大销售无人机。但事实证明,这个Karma表现糟糕,它比中国竞争对手更重,更慢,而且缺乏跟踪或检测和躲避能力。更糟糕的是,第一代Karma有一个令人震惊的倾向:失去重力从天上掉下来。在经历了一次令人尴尬的召回之后,GoPro在2月份重新启动这个项目。到那时,DJI无人机已经腾飞了。

据全球研究机构Interact Analysis的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天,DJI控制着70%以上的商业无人机市场,到2022年这个市场可能飙升至150亿美元,高于去年的13亿美元。Accel Partners和红杉资本的风险投资之后,DJI估值为100亿美元。该公司没有披露财务结果,但分析师普遍预计,今年的销售额将超过15亿美元,盈利接近5亿美元。 

DJI被许多电子行业分析师誉为“消费类无人机中的苹果公司”,但这种比较是误导性的。苹果自豪地宣称其产品是“在加利福尼亚州设计,在中国组装”,而DJI得产品在中国南部城市深圳设计和制造,在深圳采购轮子,变送器,电池和其他产品组件,它的资源是无可匹敌的。

DJI的成功凸显了全球经济最重大的转变之一:中国在经历了从属于外国的一个世纪、三十年的孤立和三十年的 “改革开放”之后,回归到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创新和技术发展中心之一的历史地位。

直到几年前,谈到中国的创新就会引起大多数西方商界和政府领导人的嘲笑。这个国家被广泛嘲讽为仿冒和盗版的天堂,要说是依赖于廉价的劳动力和外国技术的高效制造平台都有些勉强。

然而,今天的中国企业正在由创新型企业领导。

如华为技术创始人任正非,去年的专利申请比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都多。而负责腾讯微信团队开发的张小龙,他所开发的这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允许其9亿用户通过它聊天,购物,付款,玩游戏以及做其他任何事情。北京的搜索引擎公司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表示,明年自动驾驶汽车将准备在中国销售。 

他们的成功推动了创新活动的良性循环。阿里巴巴集团和腾讯这两大互联网公司在电子商务、移动支付、社交媒体和在线游戏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他们和其他中国科技巨头正在大力投资新业务,推动中国成为巨大的风险投资市场。这些企业反过来又受到中国庞大而不断增长的市场以及由独特的供应商、物流商和制造商所组成的生态系统的滋养。

结果是:中国培育出了一批正在以前所未见的速度和规模创造世界级产品、发展自己的技术、推动全球经济的本土企业家。创新风险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官及Google中国前负责人李开复说:”抄袭时代已经过去了。” “我们超越了这个方向。”

2014年到2016年间,中国吸引了770亿美元的风险投资,而此前两年只有120亿美元。中国已经在数字技术风险投资领域处于全球前三名,包括虚拟现实,自动驾驶,3D打印,无人机和人工智能等方面。

根据麦肯锡公司(McKinsey&Co.)的数据,全球约有三分之一的262名“独角兽”(初创公司价值超过10亿美元)来自中国,占全球此类公司的43%。

亚洲全明星投资(Asia All-Stars Investment)的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Richard Ji说:“中国和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真正技术超级大国。”亚洲全明星投资是一家香港的专注科技的投资基金,投资了中国最成功的一些技术公司。 “其他经济体都没有实力接近的。”

中国不断增长的创新者从几个内在的优势中受益。一是中国市场的规模庞大,随着新产品和服务向数亿人推广,效率也大大提高。另一个是中国消费者对新技术的热情适应,企业家在一个发展中的市场中运作,不受传统基础设施的影响。中国的消费者很快就开始了网上购物和数字支付,部分原因是他们不必摆脱在传统的实体店中购物的习惯。

数据研究公司eMarketer称,中国在2015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2017年的网络销售额有望达到1.1万亿美元。麦肯锡(McKinsey)表示,目前中国占全球电子商务的近一半,而十年前这个数字还不到1%。高盛预计,未来四年,中国网上零售额年均增长率将达到23%,到2020年将达到1.7万亿美元。 

尽管政府的宏观调控可能会对中国的整体增长产生一些负面影响,但在许多情况下,监管灵活性或宽容的态度都鼓励了创新。在线游戏公司腾讯试用了一款使用二维码进行数字支付的应用程序,而阿里巴巴作为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开发了支付宝作为自己的在线支付系统,然后是余额宝,吸收支付宝用户在线投资基金。中国的银行业官员对此视而不见。结果是,作为纸币发源地的中国,现在正快速无现金化。而余额宝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共同基金。 

最后一个好处是中国对隐私和反托拉斯规则漠不关心。它使得中国的科技巨头不仅可以从大量的消费者那里收集和分析数据,还可以让公司了解客户的生活细节:他们居住的地方,旅行的地点,购物地点,他们买什么,他们喜欢什么音乐,他们与谁交往,接受什么样的医疗保健。

在苹果推出采用Face ID技术的iPhone X之前,阿里巴巴的金融服务机构蚂蚁金服就已经开始允许其4.5亿用户通过自拍登录自己的在线钱包。互联网巨头百度,中国建设银行和交通出行公司滴滴出行利用这一技术来识别员工和客户。蚂蚁金服正在稳步推广使用“芝麻信用”系统,根据客户的在线支出记录以及他们如何定期支付水电费或信用卡等标准,为客户提供“财务可靠性”分数。排名因素甚至涉及熟人的分数。

但是,到目前为止,只要这种个性化的技术使他们的生活更方便,中国的客户似乎并不担心隐私被剥夺。

在风险投资不断涌入中国的同时,中国的投资也不断地向海外出走。这个国家的科技巨人有进军全球的野心。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正在以海外风险投资的形式在海外进行战斗。例如,阿里巴巴在美国的投资包括Snap,Lyft和佛罗里达的AR创业公司Magic Leap。去年,阿里巴巴斥资10亿美元,获得了新加坡东南亚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Lazada的主要股份。与此同时,蚂蚁金融持有印度最大的乘车分享公司PayTM的股份,并抢购了韩国,泰国,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金融科技公司的股份。 

阿里巴巴上个月宣布,除了这些战略投资外,计划在未来三年花费150亿美元来加强其全球研发能力,并将在七个地点建立实验室,包括圣马刁,华盛顿贝尔维尤(Bellevue)莫斯科;特拉维夫;和新加坡。

对腾讯来说,竞争对手有Snap,Tesla和印度的消息应用程序Hike Messenger。去年,腾讯支付了86亿美元来获得对芬兰Supercell的控制权,从而巩固了腾讯作为全球领先的在线游戏提供商的地位。在东南亚地区,该公司投资了Sea,一个在线游戏,购物和移动支付门户,这是该地区最有价值的创业公司,同时还有Go-Jek,它是印度尼西亚最大的出行分享服务商。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和腾讯正在比赛为今年在包括华盛顿特区在内的多个海外城市推出的无码单车共享公司提供资金,包括旧金山、日本名古屋、新加坡和悉尼。(与此同时,在上海,腾讯支持的共享单车创业公司摩拜和和阿里巴巴支持的ofo丢弃的自行车不计其数,今年早些时候,有关部门已经扣押了数千辆。这也是过度发展壮大的烦恼)这两家公司都是滴滴出行的投资者,滴滴在欧洲,印度,东南亚,中东和非洲都有分享单车合资企业。

加州风险投资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康妮·陈(Connie Chan)表示:“中国的科技公司决心在全球范围内扩张,而这一决心将会持续增强。她认为,未来几年,“每个公司都需要一个中国战略”,不管他们是否在中国开展业务。

尽管中国在创新方面的进展令人惊叹,对此保持怀疑观点的人也可以列举出一大堆不足之处。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消费国,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在试图建立一个国内芯片产业,然而中国芯片的进口量仍然超过了芯片生产量的10倍。这个国家的制药商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而波音(BA)和空中客车公司的高管也不会觉得中国国有商用飞机公司(中国商飞公司)有什么威胁性可言。中国商用飞机公司(COMAC)在5月份发布了C919,这是中国第三次尝试建造商用客机。

在2015年,为了详细评估中国创新,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确定了四类创新:以消费者为导向的创新(如电子商务,移动支付或在线金融服务),以制造为主导的创新(消费电子产品或汽车),以工程为主导的创新(如建设高速铁路),以研究为主导的创新(如半导体制造或制药的突破)。

报告的结论是:中国已经是前两类的全球创新领导者,并且“有潜力”成为后两者的世界领先者。

这种褒贬参半的评论大致是准确的。

在经济最为艰巨的领域——半导体,制药,商用飞机或高速铁路领域——中国一直采取强硬的国家主义方法来发展,这种方式阻碍了创新,而不是刺激创新。

拿半导体来说。北京在过去的四十年中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推动本土芯片产业的发展,这对于国家安全和中国科技产业的成功至关重要。去年,中国在全球的芯片制造市场份额从2000年的几乎没有,增长到去年的14%,但是中国的芯片制造能力仍然集中在行业的中低端领域。去年中国花费约2000亿美元进口芯片,这是继原油之后的中国第二大进口类别。 

当代中国政府有引领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雄心壮志。根据2014年宣布的计划,政府设定了到2020年将中国芯片消费国内生产份额提高到50%的目标,并誓言中国企业到2030年将与全球行业领导者成功竞争。为此,北京将在2025年之前,通过公共和私人投资向国内芯片制造行业注入15亿美元。

在华盛顿,共和党和民主党人都听到了警钟。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称中国的芯片计划“可怕”。最近一个总统科技理事会认为,美国必须“强有力地回应”中国的大笔补贴。但是夏威夷东西方中心的高级研究员Dieter Ernst却不买账。他在最近一期的“中国季刊”中指出:“产业政策可能会逐渐提高中国在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地位,但美国尤其不用担心。美国半导体产业“迄今仍是世界市场和技术领先者。”

中国会主宰未来的技术吗?

中国政府有力地推动了人工智能的发展,并鼓励使用工业机器人。目前中国在“机器人密度”方面仍处于落后状态,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的统计,到2016年,每10,000名制造业工人中只有68名机器人,而韩国为631人,德国为309人,日本为303人,而美国为189人,中国自2013年以来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机器人买家。去年,它购买了约87,000台机器人,约占全球经济29.4万台机器人的三分之一。中国的规划者们已经设定了到2020年将工业机器人比例提高到每10,000工人中100个机器人的目标。习近平同时呼吁在中国进行“机器人革命。”

A.I.也是一个优先事项。 7月份,中国政府制定了计划,到2030年成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导者,并开发价值约1500亿美元的人工智能产业。数十亿风投资金已经流入中国A.I.初创公司。

其中一个大有前途的年轻公司是2012年由34岁的前微软员工张一鸣创办的新闻聚合端应用“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北京ByteDance技术公司已经从红杉资本和其他公司筹集了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并且正在寻求另外20亿美元,合计将使今日头条估值达200亿美元(11月份它以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同步对嘴视频应用程序Musical.ly)。今日头条使用A.I.通过由4000家外部媒体公司组成的网络,制作个性化的新闻短片和视频短片。分析师说,其内容推荐技术已经达到世界最先进行列。
可能很快,头条就会和硅谷的竞争对手一起在市场上崭露头角。如果是这样的话,请记住大疆的前车之鉴——在对中国公司投注之前三思。 

*本文作者Alice,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雷锋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