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经纬张颖:怎么叫早期投资已死?没有他们哪有未来的头条、腾讯、阿里?完全是狗屁

经纬张颖:怎么叫早期投资已死?没有他们哪有未来的头条、腾讯、阿里?完全是狗屁

中国企业家杂志陈睿雅2017-12-07 13:31事业线
“这种心态的起伏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非常不成熟,但是也没有办法,非常好胜非常想赢,对持续的卓越这件事情极其渴望,有时候想到都会心慌。”

经纬中国创始合伙人张颖冷不丁地会抛出一些有意思的看法。

比如2014年年中那封《致经纬系CEO们的公开信》,信中他写道,“你们应该也可以感受到创投圈正在变得无比的疯狂。融资额屡创新高、公司估值和上市行情节节攀升……而今天,我想和你们聊聊硬币的另一面:市场从贪婪转向恐惧的关键节点只在弹指之间。”创投圈资本寒冬的论调由此引发。

12月5日,经纬创投公众号发出文章《这轮死还是这轮合?》同样引起了关注。文中,张颖为创业企业提出了7点建议:

1.所有轻公司以后都会做重,也必须做重,只有做重才能有效抗拒巨头杀入,也唯有如此才能做大;

2.这个市场现在看是不缺资金的,越来越明显的一个趋势是:源源不断的资金都聚拢在头部公司;

3.创始人要开创性地思考。为了规模为了融资的便捷,越来越多各阶段的公司开始有主动合并的趋势;

4.不要再低效地去获取用户数;

5.如果公司处在平缓期,且没有找到有效的突破方式,账上的资金预期只有12个月,你的推广等成本又无法减缓或暂停,那这个时候你一定要给自己留比原来预设的更为充足的融资时间;

6.BAT战投现在是非常流行的一件事,这也会让之后的融资更容易一点,但你也要想清楚站队的时间点,以及会不会因为站队损失业务资源;

7.商业变现手段越来越丰富,商业变现证明也越来越重要,今天的投资人要很早就看到商业逻辑/靠谱的大生意的苗头,才会热衷下注。

12月6日,在一场活动上,张颖与嘉程资本创始合伙人李黎进行对谈,4次提到自己作为机构投资人的“焦虑”。他说,在和基金竞争对手争夺好项目时,在看到某机构的portfolio公司密集上市时,焦虑感都会浮现。“这种心态的起伏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非常不成熟,但是也没有办法,非常好胜非常想赢,对持续的卓越这件事情极其渴望,有时候想到都会心慌。”他说。这种焦虑让经纬团队的状态是紧绷的,同时非常凶悍。

这种焦虑一方面来自于投资机构的井喷态势。截至2017年10月底,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1628家,已备案私募基金63248只,管理基金规模10.77万亿元。 

在这种大背景下,张颖认为如今创始人才是真正的稀缺资源,“我们现在抢创始人抢得你死我活,我们签下一家,其他人到创始人家里甚至在办公室等到一两点钟,希望能够撬过来提价。(投资过程中)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

说到抢项目,李黎说自己有深刻的体会。前几个月,嘉程资本和经纬抢下一个非常热门的项目。当时晚上10:30,李黎在跑步的时候,听说这个项目在经纬办公室,便从家打了个车到经纬,看到经纬的管理合伙人肖敏和分析师在场。晚上11点多,张颖发了一个微信给大家,说他也会陪伴大家一起来帮助这个项目。第二天一早张颖也见了这个项目。“抢项目从上到下都是全体在线的,这个令我非常感慨。”李黎说。

经纬的打法一方面是“人海战术、以量取质”,另一方面则是“子弹不断、投资不断、聚焦中国”,核心目标是不停去挖掘未来像ofo、瓜子这样的团队。

从早年那个周五下午2点躲在男厕所里被上司捉出来的投行员工,成长到一名中国一线投资机构的创始合伙人,张颖自然也有诸多遗憾和错过的项目,包括京东、唯品会今日头条、快手、小米等。张颖说:“其实这些错过今天给了我更大的动力、更大的欲望。”

以下为张颖与李黎的对谈实录(有删减):

越来越焦虑,从竞合中成长

在即将过去的2017年,哪些项目是你感到最得意?

张颖:过去一年我们有一些成绩,再加上能打动创业者,不管是投还是不投,很多创业者慢慢都会喜欢我们。从品牌的角度来说,越来越被认知。但是作为一线的基金,我自己心里面还是越来越焦虑的。如果每年你在最优秀的几家公司里面没有一定的占有率,没有投进去,是非常荒唐的事情。过去两年有可能成绩还算可以,投到VIPKID、ofo、瓜子、猎豹分拆出来的Live.me、车和家,还算可以,但内心的恐惧和焦虑越来越强。

在12月有各种各样的大会,主角都是投资人、投资机构的一把手,其实我自己觉得还是相对之荒唐。我们站在这里跟大家交流,还是这些公司成就了我们。谁能让我们赚到钱这点,我一直想得很清楚。

哪些项目让你很恼火?

张颖:说不出来,我们还是一个又求量又求质的公司,今年又投了70多家。我们都在跟我们非常尊重的十多家一线基金竞争对手每周厮杀,有时候我们赢,有时候别人赢。其实这几年是真正好的时间点,只要做好事情,有不错的团队,很容易融到钱,用资本的力量尝试一下能不能达到自己的梦想。创始人才是真正的稀缺资源,我们现在抢创始人抢的你死我活,我们签下一家,其他人到创始人家里甚至在办公室等到一两点钟,希望能够撬过来提价,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整个团队还是非常紧绷的,非常焦虑,同时非常凶悍。

新基金不断涌现出来,竞争非常激烈,竞争上有哪些策略,比如在抢夺热门项目上有哪些策略?

张颖:作为一个优秀的投资机构,对我们来说,现在从上到下只有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持续的卓越。在任何一年,任何一家基金从综合的现金回报超越经纬,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每年都会发生。但是真正能做到把时间拉长,三年五年十年,你都能站在早期投资领域里面的前三名、前两名甚至前一名,这才是我自己定义的持续卓越。

经纬2008年成立到现在十年,我们给自己打分最多70分,我不会说一句谎话,这是我内心的想法。如果做到90分,我们需要三倍五倍甚至更多的努力。

很多同行说这是合作,大家一起赚钱,我觉得这是扯淡!早期投资基本就是一个零和游戏,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一个优秀的创始人这一轮最多稀释10%—20%的股份,这里面每一家都有欲望全部拿下。我们都不缺钱,都有足够的子弹,如果抓住一个创始人,我们觉得他是优秀的创始人、未来会变成很优秀的公司,我凭什么要跟你分?这种厮杀,一般都是大家不说只做,每个案子我们都要追求最高的顶,碰到友善基金会合作,但是本意还是全部拿下。我们尊重的基金十几家左右,大家的竞争还是非常友善、有分寸,大家都是从竞合中成长起来,互相尊敬。像我们和红杉、IDG、DCM,很多是竞合、互相尊重、共同成长,很正常。

子弹不断、投资不断、聚焦中国

今年以来已经出现过很多风口,比如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无人车、新零售,经纬中国对于风口型的项目是什么样的心态?

张颖:我对风口一点都不关心,我们分了几个行业,医疗、文娱和移动互联网、新技术、企业服务、新零售、新服务,在这几个行业里面都有巨大的机会。

风口不风口作为优秀的投资人还是要独立思考独立判断。在每个行业里面,任何一个时点在今天的中国都有非常优秀的创始人和创始团队出现,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风口之分。我今天的工作是配合合伙人在这些行业里面不停挖到好的人、不停早点布局,尽量多投,把优秀的创始人早一点拿下,耐心陪伴他们成长,希望他们未来能够做得非常好,我们再分一杯羹,就这么简单。

前段时间有个话题炒作得很火,“早期投资已死”,我知道经纬最早是从早期投资起步的,现在从早期到中后期都做投资,你怎么看“早期已死”的论调?

张颖:你觉得我会怎么说?怎么叫早期投资已经结束?中国的创业浪潮现在愈演愈烈,优秀的创始人开始越来越多。没有早期他们怎么拿到资金?怎么发展?怎么变成未来的头条、未来的腾讯、未来的阿里呢?完全是狗屁。

逻辑上也是这样,什么叫早期投资已死?那篇文章我也没看,也不知道谁写的,每个人有自己的言论自由,但对我来说这种舆论就是狗屁。我们一个月开一次合伙人会议,前两天刚刚开过,我们内部的定论还是要加大早期,加大天使投资。我们一直以来的优势就是人海战术、以量取质,每年投资60—80家公司,我们内部12个字“子弹不断、投资不断、聚焦中国”。倒过来说,第一,除了中国,我们在其它地方一分钱不放,我们只聚焦中国;第二,子弹不断,因为今天的品牌优势,因为我们之前的成绩,融资对我们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既然有资金,让我们的投资节奏不断,保持这样的量,不停去挖掘未来像ofo、瓜子这样的团队。

还有另外一点,到年底了大家都在晒自己有多少家上市了,有多少家IPO。用IPO来判断一个基金确实是最重要的指数之一,但是它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这完全是过去时了。举一个例子,ofo融的钱有可能是最近一些公司上市融到的几倍或十倍,可以说资金使用效率更高,这个模式有点不一样;我们投的瓜子,过去几个月融的钱等于很多公司的几个IPO。我也坚定地相信,如果你能在一级市场融到足够的钱,那就没有必要去上市,就应该把上市往后拖,我们的VIPKID今年又融了几亿美金,不需要上市就融到这笔钱,可以非常从容地去打仗,抢更多的市场占有率,抢更多的用户,赚更多的钱,等到公司更加成熟稳健的时候再去上市。

有一段时间密集地出现几家公司上市,不是经纬投的,就那几天,我真的是非常焦虑不安。一方面我觉得恭喜那几家同行几个朋友们;另外一方面我心里面非常不爽,为什么我们没有投到上市的公司?

这种不爽导致第二天我回到办公室逼着我们小组把我们投了哪些公司、把数据拿给我看,让我知道我手上有多少张牌,有多少家优秀的明星企业,他们最近又融了多少钱在良好发展,我就会从容很多。这种心态的起伏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非常不成熟,但是也没有办法,非常好胜非常想赢,对持续的卓越这件事情极其渴望,有时候想到都会心慌。

遗憾的艺术

说到你的性格和心态,我看到你以前在所罗门公司有过工作经历,这是华尔街最狼性文化的公司之一,整个文化是血腥残酷的。这段经历有没有给你带来烙印?你是不是把这种文化带进了经纬中国?

张颖:简单的回答是有的。我在所罗门兄弟正确地说是SSB,后来我离开不久之后它被花旗收购了,现在变成花旗的投资银行部。我在那里工作了两年,痛不欲生,每周100个小时,100小时算说少了,睡在办公室的睡袋里,旁边有健身、洗澡的地方,回来衣服揉成一个团,有专门的人拿去干洗再送回来。吃随便你点,当你有机会回家就用很好的车子送你,用这种东西麻痹我们,让我们没有任何生活上的顾虑。

当初很年轻,真是痛不欲生。像我这种骨子里面比较吊儿郎当,不是学霸,不是发自内心的劳模,也不是工作狂,像雷军总那么拼命那么勤奋的百万分之一我是做不到的。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天被上司用言语侮辱,因为做的不好,不光我一个人,看我们的PPT看着不爽就扔我们头上。每到礼拜五恐惧感就要爆掉了,我经常礼拜五两点躲到男厕所里面,一两个小时,两三个小时,那时候他们有时候会巡视,随便拉到一个分析师就会给你布置工作,你周末就废掉了。我们投行有一个角色专门分配任务,最后直接来厕所敲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可以出来了,你躲不躲到里面,这个周末的工作都分配好了”。那时候我们花十几个小时、二十小时写出来一本对一个公司的推荐,我们的老板们、MD、副总就在自己家里面的泳池边上陪小孩,快递送给他,他看完之后,勾勾叉叉再发给我们,非常痛苦。

反过来说,这两年对我未来一些工作上的习惯和理念也有很大的帮助。我比很多同事们更严谨,对细节把握得更准,对很多基本的要求更加高、更加细心。我觉得还是蛮好的,虽然那段经历现在想想都很痛苦,但真的很好。

但我补充一句,很多投行出来的人有一天自己做公司时,会把虐别人当成自己成长或者职场成长的自然延伸,觉得我当初这样被虐,我现在要虐你们,你们以后要虐下面的人。我不是这样的,我给我们投资同事莫大的压力,没错!因为我觉得加入经纬的任何一个同事如果在两三年以内都有机会做成核心。但我们跟很多其它基金有一个本质区别,我们不停扣扳机,很多人拿着枪在训练场发出声音,但是没有实弹没有足够的子弹,(只是)嘴里面啪啪,实际没有扣扳机。在经纬每个人都有扣扳机的机会。我虽然给大家很大压力,但是却不在言语上虐,不会在行为上虐,不会要求他们在办公室浪费他们的时间。

经纬有一个slogan是“一样给钱不一样的酷”,解释一下什么叫不一样的“酷”?

张颖:这是一个好问题,这个问题会让我得罪很多同行。简单来说,很多创业者对我们的认可就是我们跟别人不一样。真的跟别人不一样在哪里?

经纬到今天其实有主要的两个原因,一个对内一个对外。对内就是我们给年轻人无限的空间,他们做得更好,我跟几个合伙人再去扩展他们的边界,让他们承担更多的边界。这里面有很多从分析师变成合伙人,王华东就是一个案例;从四大出来的一个普通审计几年后变成我们CFO,有些变成资本市场的负责人。我们已经有六年,前台的小姑娘都没有一个流失的,都有三四个分发到投后小组,变成骨干,变成最重要的成员之一。这是对内给大家机会。

对外方面,我们经纬实际操作过程中对细节的拿捏,我们做的比很多人到位。也许有人说你极其自信,也许有人说你极其嚣张,但是你永远看不到我对创业者嚣张或者取笑创业者或者对他们是高高在上的态度,也许跟同行、跟比我更强的人打交道我会比较嚣张或者比较奇葩、比较“二”,但是从来不会这样对创业者。我心里非常清楚我们的衣食父母是谁。也许我这个理念不能完美灌输到经纬的每一个人,但是这种理念是强制性的,每天都在提醒自己。

最后一点,酷就是酷。每年的大型活动我们一起做的音乐节、做的创业者的咨询会对接会,有些人说酷有些人说不酷,我们就是酷。

创业者对我们品牌的认可对我们来说也是莫大的压力。怎么继续保持我们的口碑?价值观和正确的待人态度这件事情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让我们背着包袱或者背着铅袋一步步前行,但是你一年的耕耘、多年的耕耘总有一天到一个节点,这件事情的坚持会让我们日行千里或者你日行千里时我日行万里。它能给我们带来效益、品牌、帮助,当我们每个同事拿着经纬的名片出去跟人家聊事情的时候都能日行万里。

你透露过你的偶像是DFS的创始人Feeney,还有比尔·盖茨,他们都是超级富豪,现在全身心投入慈善,你对自己未来的设想和理想是怎样的?

张颖:全球免税商店的创始人Feeney,创建了全球连锁免税商店,最高位的时候套现,自己身价80多亿美金。他做事过程中极其强势极其凶悍,对赚钱一点都不手软,风格跟我差不多。他赚钱之后默默无闻做很多事情,再回馈他自己的国家。他从爱尔兰来的,他也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在他挂掉之前把他的身价80亿美金全部捐掉变成0。他不像其他很多慈善基金传承,每年还要赚钱,用赚的钱再滚动服务更多人,他的理念是,我比以后管我钱的人要强,要更高效更直接,我要通过有生七八十年,把自己的身家全部捐光。

我不是一个穷人,加上经纬,加上经纬的影响力,未来能够做很多事情,希望能够向他们学习,把自己的财富在自己挂掉的那一天基本上全部捐掉,或者通过高效的方法支持更多人做对社会更加有益的事情。他是我的榜样,不是商界的领袖,不是大家所认知的明星。这两个人在慈善、对社会做有益的事情上,通过商人的敏锐度,做生意的思考和执行,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加好,让我无比佩服。

经纬是2008年成立的,明年即将迎来第一个十年,对于过去的十年怎么总结得与失,未来的十年怎么展望?

张颖:既然要赚钱就赚彻底一点,过去十年我们给自己70分,做得还可以,但是错过很多东西,错过了京东,错过了唯品会、头条、快手、小米等等。我觉得这些错过其实今天给了我更大的动力、更大的欲望。那天我跟一个人聊天,他说有可能这叫“遗憾的艺术”。不管怎么说,未来的十年我们的目标从上到下就是持续卓越,能保持品牌的优势,珍惜创业者对我们的呵护、认可,持续有这样好的成绩回报投资人,做出更多很好的投资,做有意义的事情。今天基金或者个人的影响力对我来说是我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情,既然有了这些影响力,工作这件事情就变得无比重要。

*本文作者陈睿雅,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中国企业家杂志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