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创业者都对投资人吹过什么牛?笑着笑着我哭啦

微信公众号:天使茶馆天使茶馆2017-12-08 09:25事业线
“我希望它会是一家市值五亿到五十亿美元的公司。”2000年前后,浙江省委领导视察刚成立不久的阿里巴巴时,马云说出了自己的“梦想”,他说自己心里很清楚,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在吹牛。

“我希望它会是一家市值五亿到五十亿美元的公司。”2000年前后,浙江省委领导视察刚成立不久的阿里巴巴时,马云说出了自己的“梦想”,他说自己心里很清楚,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在吹牛。

吹牛和梦想的差别是什么?相信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尤其是对于处在一线的创业者来说,他们如何能在路演、和投资人交谈的短暂时间内,尽快地让对方肯定自己,像马云这样“吹牛”,也许是一条可借鉴之路,但也有可能是双刃剑。

不管怎样,梦想还是要有的。这一期的小酒馆,我们找来了几位创业者和投资人,听他们讲述一下自己身上发生或者遇到“吹牛”的事情……、

匿名创始人A:

只有实现了的牛X,才适合拿出来讲 

对投资人吹过的牛?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只有实现了的才敢说,比如马云老师,不然会被人笑话的。

我们吹过最大的牛就是让所有服务器都装上我们的软件,使用我们的服务。当时我们清楚,实现这个事情的概率只有10%,但还是义无反顾为了这10%在努力,现在为止离实现还很遥远,但我们希望越来越近…

坦诚讲,我们公司属于吹了牛还正在实现路上的,正在尽最大努力实现的过程中,这是我和我们团队最大的愿景,相信也是不少创业团队的目标。

连续创业者B:

我说要做中国最知名的小鲜肉包子店

投资人:你这样儿,还鲜肉?

2014年,我22岁,毕业的时候直接跳入了创业大潮。

我选择餐饮领域,首先因为我是资深吃货,一路把自己吃吃成了胖子;另外一个原因,当时餐饮领域的创业非常火,尤其是年轻人做餐饮的,像西少爷黄太吉、叫个鸭子等等,我认为这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我在调研市场后决定做包子这个领域,希望让大家想吃包子的时候就能想到我们,我们更想打造出一个中国互联网包子品牌,而这也是市场空白,所以满怀信心的去找投资人了。

投资人问我目标是什么,我说要做中国最知名的“小鲜肉包子店”,品牌名字里面也加上小鲜肉,一是突出馅料新鲜、二是说我和团队很年轻,投资人听后,看看我,皱了皱眉头,“消费者看到你不会觉得是鲜肉吧。”她是认真说的,因为她跟我分析了半天关于老板人设对品牌的影响。

她没有投资我,她还伤害了我22岁的心灵。后来包子店创业失败了,不过肯定不是因为我丑。

匿名投资人C:

创业者把人民币融资硬说美元,但还是被我发现了

圈子里最大的吹牛段子是这个:我们A轮经纬,B轮红杉,C轮是BAT其中的一家,现在就差天使了!

巧合的是,我真遇到过类似的……

也就这两个月的事儿。看新闻里突然发现一个项目,新闻报道说对外天使轮融了XX美元,估值达到了XXX……,我一看就觉得很奇怪,这个轮次和团队不可能达到这个估值,差太多了。

于是带着疑惑就找到了创始人。上来我就问:你们天使轮怎么拿了这么多钱?他支支吾吾地说,早期投资人承诺后面的轮次都会跟投,上市的时候还能拿到很多帮助。所以他就把第一轮融资的金额改成了美元,因为以后轮次的可以直接折算进来。

数字倒是真实的,但是真相其实是人民币……我聊了半个小时,就提前结束了,也没泼冷水,毕竟人艰不拆。

以前投的那些项目,基本大家的业务预期都超过了当年的承诺。我觉得,吹牛没问题,有梦想才能成就伟大的事业,但得科学,要跟团队实力和经验匹配才行!

某匿名创始人D:

我就是那个对天使投资人说“就差天使轮”的创业者 

没错,“就差天使轮”这个人就是我。 

我们项目开始融资之前,我就想,我们项目方向还比较不错,是蓝海市场,团队背景也比较厉害,应该可以拿到知名大机构的钱,有了大机构的背书,也有利于后续融资。

于是有朋友就介绍了梅花创投合伙人吴世春。在聊天的过程中,出现了大家看到的这一段略带喜剧色彩的对话。

但是,因为我过去七八年一直做海外市场的业务,之前也有过成功经验,所以他很快就确定了投资意向,我如愿拿到了梅花的天使轮。

我能感觉到当时我用力可能有点过猛,但用力的方向是没问题的。我一直觉得融资就像是追女孩,连承诺都不敢给,哪个女孩愿意把终身托付给你?大声说出来你的爱,用你的承诺约束你的行为,即便最后实践下去打了折,那至少说明你有种 。

作为最近两个月创投圈最知名的牛皮匠,我必须强调,吹牛和撒谎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吹牛”只是在描述一件超越当下发展阶段的对未来的美好预期,这个预期可能达到,也可能达不到。达到了,就是真牛。撒谎则恶意得多。

很大程度上,我认为所有的创业者都需要一点牛皮匠的精神。合格的创业者,不会因为别人“吹牛”的指责就畏首畏尾。“敢想敢干”这四个字一直是我的座右铭。如果连想都不敢想,说都不敢说,凭什么你能做到呢?

某匿名投资人E:

有创业者说的天花乱坠,结果被发现数据是买的

我入行不久,遇到的创业者并不多,但其中就有一个骗人的项目。

这个项目是在一个投资机构的活动上碰到的,因为有大机构投过,觉得还挺可信的,就找到了联系方式想聊一下。

这是个做二手车检验的项目。跟我聊得天花乱坠,说自己有各种技术,还有师傅专门听发动机的声音,一听就知道车况有多好,神乎其神的。

聊完不久,我们得知了一个消息:他们的数据,从估值到价格都是从别的二手车商那里买的,没有任何技术含量。而卖给他们数据的刚好是我们另一个项目的客户,辗转了解到,那个创业者的一些数据根本就是伪造的。

后来肯定没有投呀。不过创业者的这种小伎俩还是要少用,圈子很小,太容易被拆穿了。

还是来好好学习以下真实的初次融资的创业故事,说不定你们会产生共鸣。

雷磊 | 真实故事计划CEO:投资人都很聪明,朴实地去见他们吧

2016年4月,我超不情愿地成为了一名创业者。融资像海淘,我前后见过40位投资人,最多的时候一天见5位。每次,激情满满,鼓励自己不怯场,见一次就要从头到尾讲一遍项目,咽炎也是从那阶段开始犯的。

第一次见平安创投董事总经理郁乐时,真实故事计划没有公司、没有团队,只有我口中的计划。一个小时里,我们各自谈了一点工作经历,没有聊项目。印象深刻的是,他说自己在机构刚刚开始工作的那段时间,每天加班至深夜,常常站在高楼,望着窗外的城市。

我特别能理解他讲述的那个时刻。人有表达的欲望,真实故事计划也像一扇窗口,供人们表达,也供人们望向更深、更远的地方。这或许也是偏理性的他投了一个感性项目的原因。

我不是一个擅长打鸡血的人,见投资人也是很谦虚。投资人问我有什么,就老实回答有什么,问能做什么,我心底没谱的就答,不一定,我会尽全力去做。投资人都很聪明,特别朴实地去见投资人吧,给他们打鸡血、画大饼是没有用的。

陈达博 | 浪走科技创始人:拿到融资后,数“零”数了很多遍

第一笔融资是从Innospace得到的。我是产品设计师,后来学了计算机视觉和图形学的知识。在Innospace有了创业的想法后,坐在我对面的有两位投资人,一位是设计师,一位以前创业时做的是计算机视觉的技术。他们俩当时都觉得我说的挺有道理的,就投了。

在银行账号上看到融资款进来后,我和合伙人一起数“零”数了很多遍。但毕竟这个钱还不是产品卖出去得到的钱,相对于后来第一套产品卖出去得到的钱,拿到融资的时候,我其实还是比较淡定的。

毕振 | 觅跑创始人、CEO:聊了半小时,还没回到办公室,钱就到账了

2013年,我在山东做饿势力网上订餐,那时互联网氛围非常差,餐厅完全不认可网上订餐这种形式。我只能一家一家问饭店需不需要送餐,最多的一家谈了17次。

送餐车是跟同学借的,送餐篮是一家餐厅老板拿铁丝绑在后座上的。下雨天我把唯一一件雨衣盖在后座的餐篮上,而自己淋着雨。所有努力都会有回报,饿势力后来成为山东最大的订餐网站,交易额达到了千万级,后来合并到饿了么

2015年我从山东来到北京创办“人人地推”,带了十几个小伙伴住在一个70平两居室的房子里,男生一间,女生一间,大家都是睡地板,晚上起来上个卫生间都会不小心踩到谁。

经过一步步的努力,我们“人人地推”在2015年10月拿到第一笔融资。但好事多磨,本来12月要进来的第二笔钱一直拖到2016年4月,七个月的时间让我们团队一直耗到账上只剩100多块钱。我跟家里借钱给大家发工资,一直撑到后续资金到账。

融资过程也有顺利的时候。“觅跑”共享自助运动舱融资的时候,有一家投资机构在我们聊完一个小时内就投了。

我当时跟投资方约在银泰见面,从办公室骑自行车过去大概20分钟,由于时间紧急,我们只聊了半个小时,他们就决定投资。在我骑车还没返回办公室的时候,钱就打进来了。

没想着为了创业而创业,我希望带给人们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现在的觅跑也是如此。

姚颂 | 深鉴科技CEO:懂技术的行家少,我讲了100多遍BP才有人投

深鉴科技2016年3月正式成立,到今天我们收获了数千万美金的A轮融资,投资人里包括发明FPGA的半导体巨头赛灵思。

可是,AlphaGo出来之前没有几个人讨论深度学习,大家总是把人工智能和科幻电影里的情节联系在一起。那个时候更没有大批投资人拿着钱支持我们这种技术创企。

我们在天使轮融资的时候异常艰难,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技术壁垒不够高,而是因为深度学习加速计算平台这个概念在那个时间点上有些太前卫。

深度学习是一门非常前沿的学科,硬件架构设计更是门槛异常高,听得懂的行家很少。所以你可以想象投资人们听我们介绍这些技术,以及我说我们的技术可以毫不逊色地和因特尔、英伟达等企业竞争的时候,他们有多犹豫。

我可能至少讲了100遍我们的BP,直到最后在美国硅谷遇见了我们现在的投资人,金沙江创投的董事总经理Richard Lim,他听完的三天后就正式决定投我们了。听到消息的那晚是我还是没睡几个小时,前几个月是焦虑,但那天晚上是太高兴了。

刘颖 | 话本小说创始人、CEO:投资人是我的磨刀石

刮好胡子,穿上一件干净的衬衫,拿着和团队反复修改的BP,我就去见投资人了。

对于一个闷头创业的宅男来说,融资的窗口期是一个不断学习、输入、完善的过程,特别是当投资人驳斥、提出意见的时候。我把投资人看作磨刀石,聊完一次就重新回头整理一次思路。

话本小说第二轮融资时,见了十几位投资人,确定了梅花天使领投。这算是容易的,有的项目见了二三十位都还没有数。

谈成融资的那晚,我们团队小小庆祝了一下,没有太多的情绪。

朋友说,创业的时候,真像一条狗。另一个朋友说,你太高估自己了,我们连狗都不如。无论在创业时碰到多大困难,在朋友、家人面前装作有信心的样子。有时,为了让项目走下去,也要作出违心的妥协。

融资的意义也并不是纯粹地找钱。比钱更重要的是,找到帮助你的伙伴。

*本文作者天使茶馆,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天使茶馆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