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空股票、散布诋毁言论,特朗普幕僚为何铁了心要毁Twitter

猎云网田小雪2017-12-17 18:21事业线
他们希望将Twitter渲染成一家失败、假装和善的公司:平时事不关己,还利用不合理的审查制度,妨碍保守派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有损社会公正。

Steve Bannon是美国极右派新闻媒体Breitbart News的执行主席,担任特朗普政府的首席策略官和高级顾问。

一年多前,Steve Bannon出任特朗普竞选活动经理。自此,他就一直针对Twitter,让科技编辑Milo Yiannopoulos(之前遭到Twitter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封号)和其他员工通过社论、金融和法律等方式故意找茬。

甚至,他们还在Bannon离开Breitbart转而负责总统竞选事务之前的几个月,发起了针对Twitter的专项抗议活动,目的就是贬低Twitter,试图削弱其影响力。在他们看来,Twitter非法禁止了自己的言论自由。

据各方消息,为了故意针对Twitter,Breitbart可以说三管齐下,做好了持久战准备。首先,就是在自家网站上发布大量对Twitter不利的消息;其次,计划借助法律手段起诉Twitter;最后,就是通过金融方式干扰Twitter本就不太稳定的股价。

虽然特拉普拥护者现已将矛头指向各大社交媒公司,但Bannon对Twitter异为明显的敌意表明,后者已然成为当下文化战争最为关键的战场。这些试图保持中立的公司,现在都已经被顽固政治力量拖下了水。

Breitbart的内部邮件,突出了网站及其用户与Twitter之间的复杂关系。因为Twitter是他们传播理念与进行选举的重要平台,然而前者的审查制度却引起了这些人的不满。

其中,最为不满的就是Yiannopoulos。他一直以Jack Dorsey封他号为由攻击Twitter,并在Bannon的指导下作出起诉Twitter的打算。不仅如此,他还联系了一些卖空者企图干扰Twitter的股票。不过,今年二月,Yiannopoulos因为丑闻事件已经从Breitbart离职。

而另一方面,Twitter三位前高管表示,对于Breitbart这种挑衅行为,公司并不是很重视。其中一位指出,虽然公司内部也就Yiannopoulos不满封号和Breitbart进行负面报道的问题讨论过,但他们重点关注的,还是ISIS这类真正的暴力威胁。

从Breitbart流出的内部邮件来看,Bannon极其想要采取各种措施来故意针对硅谷科技巨头。说白了,他就是对硅谷那些大型科技公司有着异常厌恶的情绪。

其实,对于Bannon的这种情绪和计划做法,Twitter前高管还是挺惊讶的。毕竟他现在已经是特拉普选举活动的负责人了。再者,从金融角度来看,与其他众多科技公司相比,Twitter现在的股票形势并不乐观。因此,Breitbart干扰Twitter股价的计划最终会否实现甚至启动,还是一个未知数。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Jack Dorsey面临着两大较为棘手的问题。第一,如何扭转公司营业收益日益缩减的糟糕趋势;第二,如何妥善解决由政治以及选举引起的怨恨问题。

图二

2016年1月11日,Yiannopoulos给Steve Bannon发了封邮件,内容是Twitter当天的股票走势截图。该图显示,Twitter当日股价跌幅超过3%,导致公司股东权益受损。当然了,看到这张图Yiannopoulos是非常高兴的。他坚信,Twitter股价出现下跌,Breitbart可谓功不可没。

甚至,他还表示:“如果Twitter股价跌幅进一步突破5%,那我们就是真正胜利了。到时候,Twitter将会遭受致命一击。要让他们知道,封号并且剥夺我们的言论自由,是一种多么小气的做法。”

就在两天前,Twitter移除了Yiannopoulos的认证复选标记,而且没有给出任何原因进行说明。要知道,这是社交媒体高级用户的社会地位象征。作为回应,Breitbart的态度一如既往,说Twitter是对保守派心存敌意,还特地列举了一些仍然拥有认证复选标记的罪犯或骚扰者。

不仅如此,Breitbart还尝试了各种方式,想要证明Twitter缺乏清晰且一致的做事标准。Bannon曾经是高盛的投资银行家,除了新闻和法律方式,他又打起了Twitter一路下跌的股票的主意。

图三

他在邮件中写道:“现阶段,股票的关键问题,就在于卖空比例。”与此同时,他还提到,投资者均打赌Twitter的股价会继续下跌。而且,他认为,对于股价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Twitter采取弱势回应的做法,将会加剧华尔街对该公司高层领导团队能力的质疑。毕竟,Dorsey在华尔街的信誉度并不高,Twitter的高管也被传统投资人看作是骗子。

过去几个月,Bannon一直在鼓励Yiannopoulos与硅谷对着干。而他本人,作为新政府的首席战略官,也在白宫内部极力主导对谷歌和Facebook这类主要社交平台进行管制。在他看来,这些平台都对保守派持有偏见,他们的创始人或者首席执行官虽然都是精英人士,但永远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不管是公司的成功,还是个人的成功,都带有虚假做作的成分。

图四

今年1月15日,Yiannopoulos给Jack Dorsey发了一封邮件,要求后者恢复自己的账号认证,说是这样他以后就不再那么针对Twitter。据相关记录显示,他的这封“求和”邮件被点开了111次,但Dorsey从未给出任何回应。因而,这场战争就又继续了。

现在,我们再来说股票的事情。如果真如Yiannopoulos所说,刻意的负面新闻报道确实导致Twitter股价下跌,那他和Bannon肯定是有帮手的,而且帮手会从Twitter的损失中获得经济利益。

对于投资者来说,股票卖空是较为常用的策略。或者,他们会先从其他股东手中借来一定比例的股份进行抛售,日后再重新买回,这样就会导致某家公司的股价下跌。根据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的数据,截至2017年8月,美国卖空现象最为严重的12家公司中,有9家都是科技公司。有人认为,卖空可能已经成为了一个自我实现预言。也就是说,一旦有太多人打赌某家公司的股价会出现下跌,那就会影响其他投资者,使他们产生焦虑情绪,选择出售自己手中持有的股份,从而导致该公司股价真的出现下跌。这样一来,就变相给卖空者带来了好处。

而Twitter的股票走势,本来就不太乐观。2014年,它的每股股价是70美元;到取消Yiannopoulos账号认证时,已经跌到17美元,成为华尔街历史上跳水最为严重的股票之一。而且,与此同时,公司的用户数量和收益增长,也都陷入了停滞状态。不仅产品缺乏明确发展方向,其他一些错误也是频繁出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想要在2016年初给Twitter使坏,那卖空股票就是一种可选方式。

那么,Yiannopoulos和Bannon的帮手会是谁呢?据说能从Twitter股价下跌中获得经济利益的投资者之一,就是Breitbart之前的记者Charles C. Johnson。2105年,他也遭到了Twitter封号。在Yiannopoulos失去账号认证之前,Johnson就向他夸下海口,说自己已经从卖空Twitter股票中赚到了不少钱,还邀请Yiannopoulos也加入进来。

因此,在Yiannopoulos失去账号认证之后,Johnson就更加频繁地与之联系,说是愿意帮他一起搞垮Twitter。

其实,Johnson不仅干扰了Twitter的股票走势。2015年7月,他还帮助创建了一个名为@shortthebird的Twitter账户,组织了一群人在Twitter位于旧金山的总部张贴带有卖空Twitter股票字样的海报。

不过,他表示,虽然自己很卖力,但Yiannopoulos并未配合,只是嘴上说着要搞垮Twitter,一到实际行动就怂了。所以,在他看来,Yiannopoulos和Breitbart或许根本就没有在卖空Twitter股票这件事上出力。不过,上文也提到,Bannon在邮件中确实是有考虑过这件事的。

今年7月19日,Twitter正式封了Yiannopoulos的账号。九天后,Yiannopoulos就收到了来自一位政治经济战略家Tino Parla的邮件,建议他去找一些私募股权公司、卖空Twitter股票。在与Bannon沟通过后,二人就计划去找一些专门卖空股票的公司。当然,这一计划最终是否付诸了实践,我们并不清楚。

图六

当然,也有人建议过Yiannopoulos,说卖空Twitter股票的最佳时机早在2016年夏天就过了。其中,没有透露姓名的Trader Scott就表示,Twitter去年股价已经下跌非常厉害了,所以继续看跌的话会有不小风险。

自2016年8月1日,Twitter的股价已经出现了超过32%的回升。

除了金融和经济手段,Yiannopoulos和Bannon还计划利用法律手段攻击Twitter。

在2016年3月4日白宫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Yiannopoulos就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希望政府对“Twitter和Facebook对保守派心存偏见、剥夺他们言论自由”的行为做法给出评判。同时,他还希望奥巴马总统能够提醒硅谷这些科技公司,让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免费且开放的交流平台。作为回应,政府表示,如果普通公民认为自己的宪法权利遭到了侵犯,那可以诉诸法律、寻求帮助。

其实,Yiannopoulos以前也想过采取法律行动,但也只停留在想的层面上。至少,在2016年初,他是这样想的,因为他并不清楚到底应该利用哪一法律条款。

后来,他就收到了Johnson的来信,说是已经咨询了一位名为Bob Kohn的半退休律师,可以提供相关帮助。但是,据Kohn表示:“Yiannopoulos并未给出回应,我们也没有进行过对话,更不要说是提供法律帮助了。我虽然非常欣赏他对言论自由权利的坚持和热情,但是鉴于他对政治活动表现出来的消极态度,我对他也就不感兴趣了。”

随后几个月,Johnson又陆续给Yiannopoulos发了几封邮件。每次都说自己已经做好了提交法律文件起诉Twitter的准备,并且一直鼓励Yiannopoulos加入进来。尤其是在自己的账号被封之后,Johnson起诉Twitter的心就更是蠢蠢欲动。在这一过程中,他还换过一次律师。

不过,Yiannopoulos一直就处于比较被动和消极的状态。即便在账号遭到临时停用之后,他也没有立即下定决心。在回复给Johnson的邮件中,他表示自己还没有完全考虑好是否要加入进来。而且,他私下里还给Bannon发了消息,询问了后者的意见,究竟是否应该在这个时候起诉Twitter。当然,他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还是认为时机不当。

然而,随后在7月接到的账号永久停用通知,让他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他告诉Bannon说,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起诉Twitter。因而,他也就与Johnson组成了统一战线,同时也知晓了Johnson的法律策略。不过,他们遇到了一个问题。美国《传播净化法案》其中一条规定,针对用户在自家平台上发表的所有言论,社交媒体公司可以不负责任,无需接受各种与此相关的法律起诉。

与Johnson交流过后,Yiannopoulos转头就告诉Bannon说,Johnson在公关方面的表现实在是太差劲了,还是不要受到他的负面影响,以个人名义起诉Twitter比较好。因此,他也就不怎么回复Johnson的邮件了。

7月26日,Yiannopoulos收到了来自右翼活动人士Marcus Epstein的邮件。Epstein同时也是一位律师,他基于加州法律就起诉Twitter这件事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过,由于Epstein之前的形象也不是太好,所以Yiannopoulos并未给他回应。除了Bannon,Breitbart首席财务官Solov也非常支持Yiannopoulos,说公司的律师团队正在就各种讨论过的可能性进行深入研究。Bannon平时虽然不怎么提起起诉Twitter这件事,但也会向团队确认起诉准备工作的进展。

而他们之所以认为存在可以起诉Twitter的可能性,主要就是因为根据加州法律的规定,公民在网络空间中享有一定的言论自由权利保护。之前,就有过类似的案件审判。Solov和Breitbart的律师团队,希望能够借助类似审判案例,来争取公民在Twitter这类网络空间中的言论自由。

虽然Solov想要针对这件事找到更为强有力的法律支撑,但结果并不是很让人满意。8月15日,Yiannopoulos决定让Solov下车,重新回到独自一人战斗的状态。至于原因,一来,他收到了另一封来自保守派评论员David Rubin提供的法律策略意见邮件;二来,他对Solov工作效率较低、回复邮件较慢非常不满。

虽然Solov试图挽留,但并未起到任何作用。当然,在这一过程中,Bannon一直保持着中立的态度。接着,两天后,特朗普团队就宣布Bannon为总统竞选活动经理。

对于Bannon和Yiannopoulos来说,他们之所以想要通过金融和法律等多种手段来针对Twitter,目的就是将后者渲染成一家失败、假装和善的公司,不仅平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且还利用不合理的审查制度,妨碍保守派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有损社会的公平公正。

9月,Bannon给Yiannopoulos转载了一篇科技媒体报道。内容是各家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西雅图会见中国国家主席,由此他认为这些人是在故意讨好中国,因而觉得这是一个攻击硅谷的好时机。另外,他还给Yiannopoulos发了一些关于Twitter裁员的内容,以及对硅谷那些遭遇失败的女性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的盘点介绍。

图十

总而言之,在整个过程中,Bannon一直都在背后支持Yiannopoulos攻击Twitter等社交媒体公司甚至整个硅谷的科技公司。而受到鼓励的Yiannopoulos,也是动作频频,通过各种途径表达自己的不满。

至于Yiannopoulos遭到Twitter永久封号,主要就是因为他煽动自己的粉丝通过各种带有种族歧视的推文攻击黑人女明星Leslie Jones。而当时,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正在克利夫兰如火如荼地进行,所以Bannon的主要注意力并不在此。

再往后,Bannon几乎就全身心投入到竞选活动中了。他对硅谷社交媒体公司的看法会否发生变化以及会发生何种变化,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鉴于特朗普也是一个有趣的人,他也发文谴责了Twitter、Facebook和谷歌花钱从联邦调查局买信息的不诚实行为。最后,以Bannon和Yiannopoulos为主,与Twitter之间的这场战争,随着特朗普当选总统稍微告一段落。

*本文作者田小雪,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猎云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