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映客:“左手倒右手”游戏结束、暴富梦破碎,下一站何去何从?

映客:“左手倒右手”游戏结束、暴富梦破碎,下一站何去何从?

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叶露2017-12-20 10:06事业线
这场看似近30亿元的收购案,资金设计颇有章法,更多地像一场精心设计的“自己收购自己”,“资金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映客走到这一步,你们认为它的下一站在哪呢?

“一个公司不要把它当孩子看,你努力做到最大,做不成的那天就放弃,卖公司不是卖孩子”,映客创始人俸佑生此前就映客卖身宣亚国际(300612.SZ)时对《财经》这样说道,3个月过去,随着一纸《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发布,映客又得自己往前走了。

12月15日晚间,宣亚国际发布公告称“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并于18日复牌”,原因为“综合考虑本次重组交易方案的推进实施情况,各方协商一致终止”,从时间上来看,推进得确实有点慢,8个月都没有实质性进展,但惹来了多方关注。

对于此次重组终止,宣亚国际和映客也在一个月多前给市场打了预防针,11月8日,宣亚国际公告称若12月15日上市公司未发出召开审议相关议案的股东大会通知,《现金购买资产协议》自动终止,各方均不因协议终止对任何其他方承担任何形式的违约责任。

简而言之,蜜月期已过,一拍两散,各自安好。可是真的能岁月静好吗?至少宣亚国际的股价图告诉我们“不能”,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19日收于53.73元/股,值得注意的是,18日开盘卖一有逾7.6万手排队抛售,19日的集合竞价阶段都没有报价成交单,没有买入记录,开盘后2手成交直接被砸跌停。

“按照这种调性,至少还有5个跌停,不到腰斩估计开不了盘”,股吧里此类帖子随处可见,而对于股价的暴跌,宣亚国际在19日下午投资者说明会上表示:“股价受多方因素影响,请投资者注意风险”。

上图来自宣亚国际投者说明会

那被“退亲”的映客呢?直播从业人士徐梦璐此前告诉记者,重组对映客最大的好处在于,融资渠道的扩充,可以让其在行业竞争中获得更大优势。 重组失败,映客的资本化之路又该怎么走?

“亲事”被退,映客卖身未果

时间倒回至3个多月以前的9月4日下午,宣亚国际发布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称拟收购映客母公司蜜莱坞约48.25%股权,标的资产交易价格约28.95亿元。在当时的报告书里,重组双方对此次交易期待甚高,称“强强联合,将发挥协同效应”。

宣亚国际彼时还只是一家上市刚刚半年多的创业板公司,交易天数不过40天,在股价位于高位时便开启了漫漫停牌路。

上图为宣亚国际的股价走势图

事实上,从半年前宣亚国际(300612.SZ)计划收购蜜莱坞时,市场上就猜测不断,毕竟刚刚转手的昆仑万维(300418.SZ)在映客身上就狠挣了一笔,直接以2.1亿元的出售价格把映客的估值推至70亿。所以,下一个接盘的上市公司是谁,怎么接,自然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本来以为宣亚国际的接盘能让创始人和原始投资方实现一波套利与翻身,毕竟如果交易如期履行,映客创始团队套现将超过33亿,虽然拿不到手,但增资上市公司拿股票吸引力也不小;入局早的投资方如紫辉创投、金沙江投资等则顺利把映客的股份卖给宣亚国际方面的并购基金嘉会投资,成倍收回成本。

谁知8个月的如胶似漆还是没能抵得住分离,随着重组终止,包括紫辉创投、金沙江创投等在内的投资人的“挣钱梦”也碎了,更别提创始团队的“暴富梦”了。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此次重组,市场上的研究人士本就不乐观,从财务数据上来看,映客2016年净利润达4.8亿元,可宣亚国际还不到其零头;而从收购资金来看,宣亚国际账面资金远低于收购所需的29亿元,一场“左手倒右手”的游戏展开,能瞒天过海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三个月后,重组解体,市场并不意外,只是翘首盼了8个多月的股民们有点伤。

重组方案惹人疑虑

“其实宣亚国际也挺无奈的,明知道披露收购映客的方案后媒体会广泛关注,还是得不怕死地试一试”,一位十余年的证券投行老兵冯先生如是说。

全现金收购,规避监管,宣亚国际与映客的资本运作玩得666。记者发现,这场看似近30亿元的收购案,资金设计颇有章法,更多地像一场精心设计的“自己收购自己”,“资金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

宣亚国际披露的2017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账面上的资金远低于收购所需资金。公司总资产5.27亿,期末货币现金为2.95亿,将近30亿的收购资金,宣亚国际自身的储备显得杯水车薪。

那钱从哪来?找股东借呗……

从公告上来看,宣亚国际的股东宣亚投资、伟岸仲合、金凤银凰提供3年期借款合计7.39亿元;同时上述三股东再加上另一股东橙色动力再来个15年期的借款合计21.56亿元,可这钱并不是宣亚国际四大股东的,而是映客创始人团队套现后增资的钱。

如此复杂设计的增资意味着什么?宣亚国际虽然是现金收购,可它压根就不用出钱,名义上是四大股东的借款,实则有大部分来自映客团队增资,收购资金在映客管理团队的手里溜了一圈,又回到了宣亚国际手上,只是,出让了部分股权。毕竟映客的入局拿下了宣亚国际四个股东各42.01%的股份,所以,现金收购实则变成了换股,还不需要过会。也正是因为如此精妙的设计,受到了市场“规避借壳”的质疑。

此外,监管部门从今年4月便开始收缩影视文娱等行业的再融资和并购重组政策,宣亚国际与映客来这么一出,试图规避监管,本身就得承担很大风险。

独立上市?大A股就别想了

闹了快9个月,还是以失败告终,不过映客方面也在想别的出路,市场上各种传言都有,不过以“映客谋求独立上市”为主。一位接近映客的人士告诉野马财经:“映客与宣亚国际的结合是为了各自都能发展得更好,即使失败了映客也会继续发展”。

那映客独立上市前景如何?数据说话。

映客估值先降了10亿,并不算高。但所谓魔鬼藏在细节,2016年,蜜莱坞实现营业收入43.4亿元,同比增长151倍,净利润更是暴增480倍,达到4.8亿元,进一步剖析映客财务状况,真的如表面上那么乐观吗?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2016年的映客在飞速狂奔,然而,2017年,“映客速度”却似乎戛然而止。无论是从2017年1季度已经取得的营收,还是对未来的预估,百倍的增长速度已然不可复制,其中,2017年预估营收,甚至出现了同比下降。

更加重要的是,在营收增长失去动力的同时,成本依旧高企。

2016年,映客用28亿元经营成本换来了43亿元营收。但2017年第一季度,映客砸下的6.2亿元,却只能保持住市场。不难看出,直播已经过了野蛮生长阶段,边际成本大幅增加。

虽然拥有16460万注册用户,平均月活用户达2500万人,映客也并非行业龙头。

根据猎豹智库2017一季度中国直播类App排行榜,映客已经从第一名跌至第四名,排在虎牙、YY和斗鱼后面。易观的搜索指数分布图也反映了映客直播热度的削减。

另外,映客在在留存用户以及让用户保持活跃这一方面并不十分出色。易观数据显示,目前用户在直播平台上的使用时长整体成下降趋势。

直播作为一种粉丝经济,大部分直播平台都会选择斥巨资签约头部主播增强粘性。不过映客直播不走平常路,以“素人”直播闻名,这自然能够控制成本,但剑刃必有两面:没有吸引人的主播,用户为什么要看呢?

联讯证券分析师在映客重组之时就告诉记者,映客等直播平若不转型,生命周期不会长,如今直播市场竞争激烈、监管趋严,在这个阶段卖掉也是好的选择,毕竟映客如果想单独上市,可能性几乎为零。

不过映客也在努力转型,上述接近映客的人士称从年中开始映客便加快转型速度,提出“娱乐视频化”,靠向“社交化”,举办自有IP活动“樱花女神”等,让映客拥有更多的延展性。只是,资本市场向来无情,已经重组失败一次的映客下一步该怎么走呢?已经用过一次的套路第二次不会再奏效。

俸佑生本人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资本化是一个重要节点,手段也多样,映客会在合适的时机选择更合适的方式”。

映客走到这一步,你们认为它的下一站在哪呢?

*本文作者叶露,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