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劲是谁?百度为什么起诉他,还要他索赔5000万?

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陈睿雅2017-12-22 19:48事业线
“百度无人车正高调(运作),驱动内部往前冲。是在内部做很多激励,还是把叛将选一个来打击?我会选择第二个。因为第二个成本最小、速度最快、效果最好。”有投资人表示。

12月22日,据自媒体知产力,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百度前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其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对此,百度向本刊表示,目前这一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任何进展,均以法院方面公开披露的信息为准。百度还表示,其和王劲在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及保密义务。2017年3月31日王劲离职,百度一直按时并足额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然而,王劲离职时既未向百度返还存有百度重要商业秘密的电脑等物品,亦未做任何离职交接,甚至离职后直接违反合同义务,侵害百度商业秘密。

在百度向景驰发起诉讼的两天前,12月20日,百度宣布与雄安新区达成合作,将在雄安新区支持下,共同打造“智能公交+无人驾驶”智能出行试点示范。

一位接近景驰方面的人士透露,景驰在之前并未收到有关诉讼的任何通知。本刊试图与王劲取得联系,但并未收到回复。但据腾讯科技,对于诉讼一事,王劲表示,百度的起诉完全没有事实依据,公司律师将在事实和法律层面上予以回应。此外,景驰科技CTO韩旭向自媒体新智元表示:“百度的起诉完全没有事实依据,我们的律师将在事实和法律层面上予以回应。景驰科技全力以赴为中国缔造无人驾驶技术,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无人驾驶技术无可争辩的领跑者。作为一家创新的创业公司,我们无惧竞争对手的体量,这样的挑战不会延阻我们发展的脚步。景驰总部即将搬回中国,两周内我们就将在中国展示我们的技术实力。大家敬请期待。”

王劲自2017年4月正式离开百度,在3月27日出席2017洪泰基金CEO春分会时透露自己将在无人驾驶领域创业的消息,一度被媒体误认为获得了洪泰基金的投资。2017年4月份,景驰科技成立。2017年9月26日,景驰科技正式宣布完成Pre-A轮5200万美元融资,由启明创投领投,华创资本作为主要投资人和英伟达GPU Ventures,以及部分机构和个人参与了联合投资。

据公开信息,景驰在创立不到五周的时间里,完成了首次封闭场地的无人驾驶测试;6月18日,成为第34家获得加州无人驾驶车辆测试许可证的公司;6月24日,公司成立仅81天后,景驰在加州桑尼维尔市的开放道路上完成了首次无人驾驶测试。

2017年8月15日,景驰与安徽省安庆市签署全面协议,允许景驰在2017年底前在安庆投放50辆无人车进行运营测试。2018年景驰计划在安庆投放数百辆载有NVIDIA DRIVE PX的无人车提供“机器人出租车”叫车服务。此外,按计划,景驰将于2018年第二季度整体迁回国内发展。

人才与资本之争

百度无人驾驶事业部在2015年12月24日成立,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多位技术骨干相继出走。其中,2016年年底,百度自动驾驶项目首位成员、首席架构师彭军及楼天城的出走最为受人关注。

据本刊观察,目前从百度出走的无人驾驶工程师在无人驾驶领域的运营、技术输出、高精地图等多个领域均有涉及。其中景驰立足于运营方向,pony.ai在技术输出和运营方向均有涉及,Innovusion研发激光雷达,deepmap专注于高精地图,此外还有Roadstar.ai、PerceptIn等。一位机构投资者曾向本刊表示,前后接触过超过7家离开百度的无人驾驶创业团队。

诸多声音曾将工程师出走的矛头指向正处于风雨飘摇之际的百度及其内部管理问题,但据本刊观察,无人驾驶在风险资本方面备受关注或许也是这些工程师出走百度的重要引力之一。一位前百度无人驾驶事业部的工程师告诉本刊,他曾获得过投资人的口头邀请,如果他本人创业,可获得1000万美金的起始资金。

如果放眼硅谷,你会发现,主机厂、运营商将是风险资本之后追逐无人驾驶团队的下一主力。2016年3月,通用汽车收购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Uber在2016年8月,以6.8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无人驾驶卡车初创企业Otto,Otto团队由谷歌自动驾驶部门数位离职工程师组成,致力于将普通卡车升级为支持自动驾驶技术;2017年2月,Argo.ai创立三个月,福特宣布斥资10亿美金支持其5年发展,Argo.ai的创始人Bryan Salesky此前曾效力谷歌。

风口上的景驰

百度高层曾就无人车的分拆问题进行讨论。王劲不久前接受本刊的采访时表示,他曾试图让百度无人驾驶事业部从百度分拆出来,以抵御人才流失问题。他说:“人才都流失掉了,我也干不下去了。因为人才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所以也一直在运作这个事。但随着它成败的概率越来越清晰,我做不成,我可能就得离开。”

在他看来,分不分拆对于工程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会去衡量回报好不好,如果我们分拆出来,用这个公司的股票来挽留他们,像waymo一样,这个力度是不一样的,这个激励机制不一样。”

“我认为得把这件事做成(更重要),因为整个中国就是我们这些人最强了,我们这些人就得把它做成了,要是看它散掉了就好可惜。好多次我在百度里跟大家沟通也是这么说的,不管在里面还是在外面,我一定要做成这件事。”王劲说。

他介绍称,自己的想法都已经很完整了,只是没办法在大公司convince所有人走这条路,所以只好convince自己走这条路。

一位投资人曾向本刊表示,景驰回国首先需要过百度这关。“百度无人车正高调(运作),驱动内部往前冲。是在内部做很多激励,还是把叛将选一个来打击?我会选择第二个。因为第二个成本最小、速度最快、效果最好。”有投资人表示。

跟景驰相比,他个人更看好Pony.ai。他认为,抛开技术,Pony.ai在资本圈市场给自己塑造的形象更好,它非常知道在差异化市场输出自己是No.1的角色。“最关键的是,你从百度出来,你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你给自己赋予什么标签,外界怎么看你,员工怎么看你,你怎么吸引员工,这套体系比较重要。至于弄一个demo车去跑,我觉得一点都不重要。”

而另一位曾与王劲有过接触的投资人则表示,百度的诉讼是能被解决的问题,核心是(景驰)能不能做出市场需要的解决方案。“陆奇来了后,百度的战略比原来清晰了很多。陆奇要干的至少有十件事是比打压王劲团队更重要的。”该投资人分析称。

接下来,王劲能带领景驰突破百度这道关吗?

*本文作者陈睿雅,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