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办公室无人货架:烧钱抢地盘争点位、打价格战免费吃

猎云网前哨 信哇2017-12-30 09:36事业线
办公室无人货架存在严重的恶性竞争:打价格战,由于货架摆放商品雷同,同样的商品,不一样的价格。烧钱买点位、买客户、抢占办公区域,破坏货架、损坏商品、涂划支付二维码、价格标签等。

方唱罢我登场。在新零售的创业春风吹拂下,针对写字楼办公室这种封闭式场景,无人值守的办公室货架踌躇满志地走进了新时代。

没有售货员,无人监督,用户挑选商品、手机扫码付费全程自助……这种办公巨大的流量、没有复杂的技术限制和设备门槛,其快速复制的优势比楼下便利店更方便,比O2O更快更便捷。很显然,它成了资本追逐的一个风口。

资本加持,赛道拥挤

作为2017年下半年的创投风口,办公室无人货架一跃成为了资本的宠儿,成功吸引了大批资本入局,这其中包括经纬中国、IDG创投、蓝驰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在资本的疯狂追逐下,不断有玩家杀入办公室无人货架赛道。

无人货架究竟有多疯狂?根据媒体梳理不完全统计,目前无人货架项目被披露获得融资的近30家,累计投资金额近30亿人民币。

资本追逐的速度令人咂舌。今年刚成立的猩便利便已在天使轮拿到1亿元投资,11月初又获得红杉等机构的3.8亿A轮投资;同样,成立才半年的果小美也接连拿到了近5亿元的投资。

相煎何急?随着一轮又一轮的资本加持,各路玩家使尽了浑身解数,不停地攻城略地,然而,这种“先天不足”的模式也给行业留下了“后遗症”:经营模式同质化、货损率高、刚需不高频等。

在迅速扩张的背后上演了一幕幕行业“厮杀”的戏码:烧钱抢地盘、争点位、打价格战免费吃、撤换对标商品…

攻城略地,抢占点位

对于办公室无人货架来说,场景、运营企业、用户三者构建了其生态链,而要占据这个生态链,场景尤为重要:得场景者,得流量。

毋庸置疑,办公室无人货架关键是点位之争,谁占据的场景点位越多,谁就可能在竞争中领先,当无人货架做到100-200个点位时,如果还想继续扩张,就必须要打通渠道资源:花最少的钱获得更多优质点位,以此赢得投资方的青睐和认可。

据无人货架行业从业者透露,在行业内部的确存在此类的恶性竞争现象,为了快速铺量,挤垮竞争对手,部分无人货架企业竞品商务BD私下接触多家竞品商务BD,以金钱利益为诱惑,明码标价购买竞品点位及数据:办公室100人以上的,2500一个货架,然后进行疯狂铺设无人货架。

更有甚者,对入住企业负责人散布竞品谣言:资金链断裂、已经停止开拓市场,随时可能无法付款即将被收购等。一些平台通过高价购买无效点位来鼓吹自己货架业务分布数据以赢得更多资本关注。

恶性竞争,不择手段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资本眼里,无人货架不仅仅是新零售的入口和关卡,更是后面源源不断的流量。这就意味着谁占据更多的场景和点位,谁就能获得数据、获得流量,打通渠道资源,这就意味着赛道竞争的激烈及惨烈。

近日,行业知情人士向猎云网独家爆料称,某竞品为后续融资增加资本筹码,在武汉、重庆、苏州、郑州等地线下市场扩张过程中,不择手段,对同一办公室场地中存放的无人货架进行“大扫除”。

12月27日下午,猎云网在武汉楚河汉街附近的写字楼实地走访了6家企业,发现无人货柜主要集中在猩便利、京东到家、友盒、饿了么NOW等品牌。这些货架摆放位置比较明显,基本上位于公司进门处,以及行政前台人员可以看到的地方。

据了解,办公室无人货架入驻办公室的模式大致有两种: 一种是承担电费和租金,但是售出货品的利润归自己。另一种是免去租金,让货架免费放在办公区,但和入驻公司之间按一定比例进行利润分成,并且按销售量每月结清。

猎云网在走访第一家办公企业华盛融创时,发现“猩便利”和“饿了么NOW”商品基本消耗一大半。

某办公区域前台行政李甜(化名)称,现在她所在的办公区域入驻了三家知名的无人货架企业,从11月份开始,她注意到每周都有BD“冒充”(猫诚、猩便利、饿了么NOW)公司配货员,把办公室存放的其他竞品货架扔掉,商品全部收走,然后存放自己公司的货架上品。

紧接着,猎云网来到第二家无人货架存放企业华盟金服,发现“京东到家”货架基本已经空当当,企业员工告诉猎云网,他们(京东到家)在入驻时承诺发放200元代金券,然而至今未支付,好久没人来补货了,公司已经和“果小美”谈好入驻。

对于无人货柜的入驻,猎云网问及多位员工对办公室无人货架的态度时称:“谁福利多就让谁入驻,品牌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货品品类、优惠力度和补货速度跟上。“

走访第三家汇诚商务时,在门口看到空空如也的“美味生活”货架。问及原因企业前台称,早上货架被丢弃到楼道,物业楼道不允许存放空货架。而在走访过程中,猎云网还是在楼道附近发现被丢弃的“果小美”货架。

该公司行政前台告诉猎云网:“现在每天过来做推销的都有好几家品牌(便利蜂、美味生活、京东到家)等,其中,“美味生活”工作人员来推销时都会说,货品免费吃,不用给钱。”

友盒无人货架品牌武汉区域负责人告诉猎云网:“免费吃是个别无人货架企业的促销手段之一,然而消费者觉得所有货架规模差不多,都可以免费吃。”

对此,行业知情人士告诉猎云网,办公室无人货架一般考核都是以月为单位,放满一个月及以上对BD来讲才算有效单。所以会催生出一些BD或者外包团队给客户公司承诺:只要满一个月,东西随便吃。

猎云网在第四家公司智禹资产的办公区域发现无人货架品牌“猩便利”和“京东到家”“,“猩便利”在老板办公室,而“京东到家”在员工公共办公区域。

在同一层的第五家公司盈典好信,“便利蜂”无人货架也空空如也。有的员工告诉猎云网:“无人货架就算不付钱也没人知道。”加上受“免费吃”活动的影响,别的公司员工来这里直接拿的,他们也无法控制。而大部分货品遭白拿后,货架已空也未有人进行补货。

同时,第六家公司承汉汽车的工作人员也向猎云网反映称,“猩便利”优惠活动很多,经常有一块钱的活动,一瓶旺仔牛奶2块多,经常可以8块减4块,但货品种类太少,经常只补饮料。

据行业分析人士称,无人货架市场恶性竞争并不针对于哪一家企业,抢占点位后,迟迟不补货在多家无人货架品牌均有发生,其他品牌发现这种空缺后会立马补空。

谈及行业竞争,有业内从业人员告诉猎云网,目前办公室无人货架领域存在严重的恶性竞争:首先,打价格战,由于货架摆放商品雷同,同样的商品,出现不一样的价格,比如,一瓶可乐友盒标价3元、旁边竞品货架标注2元。

其次,烧钱买点位、买客户、抢占办公区域,破坏货架、损坏商品、涂划支付二维码、价格标签,个别BD冒充竞对BD撤换货架等恶劣竞争行为。

无人货架,无独有偶

12月28日,猎云网实地调查了进入重庆的无人货架品牌,经调查发现,目前入驻重庆的办公室无人货架品牌有5家:猩便利、便利蜂、果小美、友盒和全天。

在渝北区某办公园区大厦2层,一家公司员工休息区,大厦工作人员告诉猎云网该办公区域约有500名员工,目前在员工休息区共存放两家无人货架品牌:友盒(3个货架)与猩便利(1个冷柜、1个货架)。

现场,有猩便利配货员(每月固定工资4800)正在用手机一一扫描查询、补缺商品。猎云网问及补货频率和流程,配货员称,每天都会来补货。

就“价格战”,猎云网将友盒与猩便利货架商品价格进行对比发现:同样商品友盒与猩便利存在价格差异,例如,一瓶红牛友盒标价为5.9元,猩便利为5.5元。

随后,猎云网又辗转来到附近一处办公区域,在该大厦不同楼层区域除了猩便利货架,还有便利蜂无人货架(包括冷柜),该区域负责人告诉猎云网,他们在这里已经摆放了很久了,有的商品存在缺失,很久没有人来补货。

紧接着,猎云网又再次驱车来到猪八戒众创空间,发现这里不同办公区域存放了多家无人货架品牌包括:饿了么NOW无人货架及冷柜、猩便利无人货架及冷柜,全天无人货架及冷柜,经过走访得知全天无人货架、冷柜在此处居多,其中在无人办公区域全天依然存在货架空荡荡的现象,旁边疑似其未打开包装的冷柜,无人问津。

值得注意的是,在与猪八戒众创空间比邻的重庆腾讯众创空间也入驻了无人货架,这座约40层的重庆腾讯众创空间大厅内,刚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家名为一七闪店的24小时无人值守店,用户扫码进店,选择商品、支付和拿取商品。

有知情人士向猎云网透露,除了一层这家24小时无人值守店,其余楼层猩便利与腾讯众创空间签约了独家,而这样一来其他玩家则被拒之门外。经过走访层层查看,在重庆腾讯众创空间存放的猩便利货架部分商品存在缺货,为验证,猎云网用手机扫描二维码选取商品,发现该货架并没有此商品,而后台则显示可以支付。

对此,猎云网向行业人士求证咨询得知,出现这一现象有三种可能:一是所选商品很受用户欢迎,二是商家未按时补货,三是货损被盗,而未按时补货、出现货损率商家后台会有提醒。

据了解,猩便利在开拓市场上,采用代理商和直营两种模式。猎云网获得一份行业人士提供的猩便利重庆《代理合作协议》,其中在第六条代理费用明确规定:

1、以甲方每月公布的乙方实际完成铺设的货架设备数量为唯一依据;乙方有权对甲方公布的数据提出异议,但必须提供相应证明,经甲方确认同意后予以修改。

2、乙方铺货任务为:按自然月;在结算标准上规定:(0-30)组不含30组,代理费用为人民币400元/组;(30-60)组不含60组,代理费用为人民币600元/组;60组以上,代理费用为人民币800元/组。 

3、乙方代理铺设入场的货架设备在60日内被撤回撤出的,甲方在新一期代理费用计算中扣除已付撤回货架设备的代理费用;若协议终止时,已付撤回货架设备的代理费用甲方有权从保证金中直接扣除。

而眼前,猩便利办公室无人货架为何出现这种现象,不得而知。

日新月异,瞬息万变

创投圈总是日新月异,瞬息万变。也许在各路玩家眼中办公室无人货架既是一门好生意,又是与巨头分享流量的好机遇。然而,一味的跑马圈地、无序竞争其最终结果可想而知,这无疑是对资本信任的一种损害和戏谑。

知来者之可追,觉今是而昨非。当资本趋于理性而中场退赛,这些散落在各个城市写字楼、办公室等场景的无人货架,很可能成为犹如共享单车一样的 " 坟场 "画面,这对于一个创业项目来说,终将成为创投圈茶余饭后的一个笑柄。

*本文作者前哨 信哇,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猎云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