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鉴黄师”的悲惨生活:有人去吃了顿午饭,再也没回来

凤凰科技霜叶2017-12-31 09:40事业线
内容审核员工有时会在上班第1、2天辞职,有人出去吃午饭后就再也不回来了。内容审核员工每天看的都是一些极端,不符合正常伦理的内容,对自己的精神、心理有很大影响。

为了满足监管部门要求,Facebook、Youtube等硅谷巨头聘请大量劳务人员,从事帖子和视频审核工作,防止色情、种族主义和暴力倾向等不恰当内容进入平台。这些劳务员工工作压力大、心理伤害严重、待遇偏低。以下为文章梗概:

上班第二天,萨拉·卡茨(Sarah Katz)就知道Facebook内容审核人员这个工作岗位是多令人崩溃了。她说,她每天会看到大量种族主义言论帖子,以及人兽乱交等让人不愉快的照片和视频。

卡茨说,她每天要审核多达8000条帖子,上岗前几乎没有经过什么培训,只是给公司签订了一份协议。

虽然在Facebook位于门洛帕克的公司总部工作,并在员工餐厅免费就餐,但卡茨并非Facebook员工。卡茨受雇于一家劳务公司,劳务公司与另外一家公司签有协议,后者向Facebook提供了数千名劳务人员。

Facebook员工对外来劳务人员进行管理,给他们开会、制定规章制度。卡茨称,她每小时薪水为24美元,外来劳务人员干“又脏又繁忙”的工作。她在2016年10月辞去了这份工作,目前在ServiceNow担任信息安全分析师。

判断哪些内容能或不能上线,是科技界增长最快的工作岗位,但也可能是最累人的工作岗位。YouTube用户每天上传的视频可以播放63年时间,Facebook每天收到约100万份用户投诉不恰当内容的报告。

在打击不当网络内容方面,人仍然是第一道防线。密歇根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埃里克·吉尔伯特(Eric Gilbert)表示,虽然Facebook、YouTube等公司在竞相开发计算机算法和人工智能工具,但它们要在内容审核方面取代人还需要数年时间。

今年12月底,Facebook内容审核人员将由4500人增长至7500人,计划到2018年年底使负责安全的员工数量增加1倍至2万人。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上个月表示,“我对内容审核是认真的。”由于在去年总统大选中没有及时发现俄罗斯特工人员利用其平台干预总统大选的企图,Facebook在内容审核方面面临更大压力。俄罗斯对其特工人员干涉美国总统大选的说法予以坚决否认。

YouTube CEO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本月表示,为了解决观众对平台上视频不满的问题,母公司谷歌将把内容审核团队规模扩大到超过1万人。有观众反映YouTube上存在对儿童有害的内容。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信息研究教授萨拉·罗伯兹(Sarah Roberts)表示,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人在从事内容审核的工作,但总数可能“高达数万”。

埃森哲、PRO Unlimited和SquadRun等外包公司负责提供和管理员工,这些员工的工作地点为客户办公区、家中,以及位于菲律宾和印度的格子间、呼叫中心。

这种方式有助于科技巨头控制公司员工规模,保持灵活性,能更好地适应新策略和市场需求的变化。外包公司也被认为更擅长在短时间内提供大量员工。

数年前,Facebook就决定依靠劳务人员执行公司政策。Facebook高管认为,与公司工程师相比,劳务人员从事的工作相对对技能要求较低。工程师通常拥有计算机科学学位,享受6位数的薪酬和股权、福利等待遇。

数名前Facebook内容审核人员称,他们用来判断相关帖子是否违规的时间通常只有数秒钟。Facebook发言人对此表示,内容审核人员没有具体的时间限制。

最近从事内容审核工作的人士称,在湾区,内核审核员工的时薪为13美元至28美元不等,福利要看具体公司。对近24名曾从事这一工作的人士的采访显示,内容审核员工的离职率很高,大多数工作时间为数个月到1年。

Facebook用户研究经理马克·汉德尔(Mark Handel)说,内容审核员工的幸福感“是我们与团队成员和外包公司谈论的内容之一,我们之间不仅仅是一纸劳务合同的关系,他们的幸福感对于我们非常重要”。

曾从事内容审核工作的人士回忆说,他们有时会审核战争受害者的照片,照片中的人被炸得血肉模糊,甚至未成年人参与杀戮。一名前Facebook内容审核员工遇到了一段一只猫被扔到微波炉中的视频。

内容审核员工有时会在上班第1、2天辞职,有人出去吃午饭后就再也不回来了。内容审核员工每天看的都是一些极端,不符合正常伦理的内容,对自己的精神、心理有很大影响。

一名前谷歌内容审核员工称,在看一天的色情照片后,他自己都麻木了,“最令人不安的是倦怠,看到人体后,满脑子想的都是是否违规”。他的同事受儿童遭性侵的照片打击最大,“最糟糕的是,知道这些恶行都发生在真人身上”。

Facebook发言人表示,公司向内容审核员工提供咨询、心理恢复和其他形式的心理支持服务。

YouTube发言人说,“我们力图与有着良好记录的外包公司合作。向在工作期间可能遭遇不健康内容的员工提供心理健康支持。”

虽然Facebook和其他科技巨头在内容监管方面的支出出现增长,但它们无意将内容审核人员的身份由劳务人员转换为正式员工。部分内容审核人员称,他们被管理人员告知,与他们决定有关的数据将用来帮助训练算法——最终将取代人类内容审核员工。

*本文作者霜叶,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凤凰科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