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野心太大,步子太急;曾想冲击世界首富

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野心太大,步子太急;曾想冲击世界首富

搜狐科技任娴颖 公司深读2018-01-08 22:51事业线
2016年11月18日,酷骑公司成立。“11.18,要要要发”,高唯伟觉得这是个好意头:“当时我的野心,是要成为世界首富。”如今,“世界首富”的豪言尚余耳畔,陷入危机的酷骑作价10亿却迟迟找不到下家。

1月3日,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在北京接受了搜狐财经专访。此时距离高唯伟上一次公开露面,已有约三个月的时间。一个多月前,他刚度过自己32岁的生日。在这段时间内,酷骑单车运营难以为继导致的押金难退等一系列问题不仅未能妥善解决,反而愈演愈烈。

2017年12月12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开发文,称截至12月11日,已收到关于酷骑公司投诉21万人次。据初步调查,该公司大量收取消费者押金,并挪作他用,出现押金退还难问题,至今仍有数亿资金尚未退还。

中消协要求酷骑公司法人代表张夫芝、股东毕言以及原CEO高唯伟配合相关部门调查,回应用户退押金问题。而到12月21日,中消协更是在官网上称,其向有关公安机关提交刑事举报书,举报酷骑单车公司及其主要负责人涉嫌刑事犯罪,申请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高唯伟把与搜狐财经见面地点约在一间茶社。他中等个头,身穿一件米色短款连帽棉服,下身着深蓝色休闲裤、黑色皮鞋,半张脸掩隐在黑色鸭舌帽檐的阴影里。“小包间,两个人的。要隔音。”他对服务员强调。

在北京已近零下10度的冬日里,高唯伟穿得有些单薄。但相比10月初出现在媒体报道中疲惫不堪的样子,他的精神气色看上去不错,还笑言自己“胖了些”。

三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大部分时候,他谈创业、谈梦想、谈未来,神采飞扬。但话题一到酷骑单车和诚信贷所面临的问题和危机,他的声音、语速、语调,又迅即黯淡下去。作为两家公司的创始人,从2017年下半年至今,他一直深陷舆论漩涡。

从2017年8月中旬开始,酷骑陷入资金链困境,至今仍拖欠用户数亿押金;酷骑的关联公司诚信贷也于去年10月底爆出逾期3.8亿,官方公告称将通过自有房产和股权投资变现,分18个月清偿投资人本金。

梦想、野心,这两个词此前常常与高唯伟的形象伴随出现。

故事的前半段颇有些“逆袭”的意思。初中毕业,16岁的高唯伟从安徽农村老家北上打工。21岁那年,借200块钱创业起家,四个月赚了十几万。从2006年至今,连续创业十余年,他一刻不曾停下,辉煌的时候一年能赚几千万。

“我是用生命在实现我的梦想。”他反复说起这句话。

2016年11月18日,酷骑公司正式成立,那天也是高唯伟的生日。“11.18”,“要要要发”,他觉得这是个好意头:“当时我的野心,是要成为世界首富。我们倾其所有、不顾一切,把全部身家性命押起来做这件事。”

如今,“世界首富”的豪言尚余耳畔,陷入危机的酷骑作价10亿却迟迟找不到下家。高唯伟反思自己,“野心太大,步子太急”。

近三个月来,外界指责他“不露面、不联系、不回应”。面对搜狐财经,他说自己这些日子,“诚惶诚恐”。

酷骑目前各项进展如何?酷骑与诚信贷两家公司及其股东间关系如何?酷骑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三个月来在想什么、做什么?未来作何打算?……对于外界的这些问题和质疑,高唯伟一一向搜狐财经做了回应。

“三部电话谁能打进就给谁退押金”

搜狐财经:酷骑现在退押金的情况怎么样了?

高唯伟:押金还在持续退,通过电话可以退款,每天差不多能退几百人吧。我们现在在北京租了一个小办公室,有三部电话。(退款)这个就是拼运气了,谁能打进来就给谁退。

我们已经倾其所有了,现在能退的,保证大家可以正常退;另外短期内退不掉的人,保证大家可以继续免费骑行。目前只能做到这样,我能拿的都拿出来了。

2017年11月21日,酷骑单车在其官方微博发布退押金通知

搜狐财经:酷骑现在的财务状况怎么样?

高唯伟:账上还有个2000来万。我跟合伙人投入两个多亿,都亏了。

押金方面差不多(欠款)5个亿左右,有一百多万人的押金。供应商方面(欠款)2.4个亿。这两个是最主要的,其他都是小钱。(编者注:据中消协发文,酷骑单车注册用户近1600万。)

搜狐财经:去年12月21日,中消协发文表示向公安机关举报酷骑涉嫌刑事犯罪,这件事有后续进展吗?

高唯伟:那个正在调查,他们(公安机关)来找我了解过情况,他们需要我们配合什么,我们提供什么就行。其他情况就不清楚了。

搜狐财经:中消协当时发文说在去年3月、9月和12月三次约谈酷骑,但你们“不露面、不联系、不回应”。

高唯伟:不是真实的,他们可能联系了(我们),但我们相关的这些人,至少负责品牌公关的人和我,真的没有接到通知,我们不是说刻意不沟通。8月份之前,所有政府的任何(会议)我们基本都参加,连街道开的会我们都参加,更何况消协。现在他这么说,我们也无法去(辩解)。

这几个月实际我们也没有闲着,我们都在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善后问题,包括退款、保证用户正常骑行等等。每天工商、税务这些政府部门的问询,很多工作我们都在配合。

家人代持,为解压上演“罢免CEO”

搜狐财经:酷骑的股东是张夫芝、毕言,信诚时代(诚信贷母公司)的股东是赵恒郡和你,你和这几位合作伙伴是怎么认识的?

高唯伟:张夫芝(注:酷骑大股东,持股80%)是我二嫂,她实际不是真正地参与,只是挂名,帮我持股。

赵恒郡从我2006年创业开始,我们就是合伙人。他比我小三岁,我们的关系亦兄亦友,到现在我们俩的收益都没有分过,都放在一块儿。赵恒郡没有参与酷骑的运营,基本是以我为主。

毕言是2014年年底,我和赵恒郡最开始做诚信贷的时候,通过招聘过来的,当时应该是招运营总监吧,他自己之前也创过业。2016年做酷骑,他成为股东,但他没有实际出资,那20%股份是放在他名下,当时就为了留期权池的。

工商资料显示的酷骑单车背后股权结构

搜狐财经:“罢免CEO”这件事是怎么回事?是像外界所传,这是你的“金蝉脱壳”之计吗?

高唯伟:当时主要就是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这个事儿出了的话,肯定得有一个人出来担责,给公众一个交待。第二个的话,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当时)那种处境,网上所有人都在针对你,那个(感觉)就像架在火上烤,很难受的,你巴不得蜗牛缩在壳里,找个地缝钻进去。

(“罢免CEO”之后)心里会觉得稍微好受一点。我们(合伙人)算是商量(这么做的)吧。“金蝉脱壳”这个词语反正用得不是那么好,不是说我“脱壳”,这个东西我就不管了。

(编者注:据媒体报道,去年9月28日,正在上海谈融资的高唯伟接到酷骑大股东的电话,随后酷骑单车官方发出公告,因“管理能力不足”罢免高唯伟的CEO职务。)

酷骑失败,对手“黑公关”是重要原因

搜狐财经:你认为酷骑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高唯伟:有人“搞”嘛,竞争对手的“黑公关”比较厉害。这个肯定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我认为是占了百分之四五十。

我们从一出生就一直被黑,刚开始(2017年4月)说我们是“一股泥石流”,(2017年6月)说我们黄金单车“丑哭了”。

还有不断地说我们那个互联网金融,发一些质疑的文章,说众牛投资涉嫌违规经营,那是我们天使投资的创业公司,失败以后把公司转给我,我放在那儿根本没有运营。

到9月份,造谣我们押金退不了、“酷骑单车名存实亡”、“卷款十个亿跑了”,明目张胆,特别丑恶。

我们公司还有竞争对手的卧底,我们没经历过这种“黑公关”,以前我都不相信(会有卧底)。你看那些内部爆料,说酷骑和P2P公司(诚信贷)共用一个财务,外边人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东西?

(编者注:2017年6月,媒体报道众牛投资没有基金销售牌照,“或涉嫌违规经营”,且官网显示的办公地址不实。工商注册信息显示,众牛投资于2016年8月发生投资人变更,变更后股东为赵恒郡、张夫芝。)

搜狐财经:那事实上内部爆料是真实的吗?

高唯伟:他们说的有百分之六七十是真的吧。只是(共用)一个出纳,但酷骑是酷骑的财务,诚信贷是诚信贷的财务,只是同一个人操作,但账是分开的。因为我们当时出款比较厉害,几个月就出了十来个亿,你肯定要用一个信任的人,对吧?

媒体统计的过去一年共享单车死亡名单

搜狐财经:但酷骑确实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高唯伟:因为使用单车押金,是行业公开的秘密,大家都在用,只是比例多少。我们的一个风险因素是,因为我们没融资,我们用(押金)的比例就比较大一点。这样的话,竞争对手一去“黑”,大家都去退押金,慢慢就产生了挤兑,危机就出现了。

摩拜和ofo他们也用押金啊,摩拜用了40亿这你们都清楚。如果大家同一时间去挤兑,他们也会立马(出现危机)。我们当时用了押金去买单车,现在差的(押金欠款)就是这个买车的钱。

(编者注:据《财新周刊》报道,截至12月1日,ofo共计将超过30亿元押金用于支付供应链欠款,而摩拜方面亦使用押金超过40亿元。)

搜狐财经:酷骑的失败有没有自身的原因?

高唯伟:有。第一个是天时的问题,我们进入的时间太晚(编者注:ofo为2014年创立,摩拜为2015年1月创立)。第二,人家的资金是我们的十倍。第三,我们的战略出了问题,如果那140万辆车只投五个城市或三个城市,就不会出现致命的问题,当时怕以后进新城市会有限制,就先每个城市投5000辆再说,造成太过分散。第四,我们团队在产品技术各方面肯定也有缺陷。

但我们的原因最多占60%,或者说50%,外部的“黑公关”占了一个非常巨大的因素。

其实我们的战略问题也不是最主要的,如果当时有资本的话,迅速在每个城市补上一定的量,用户是谁的车投放量第一就选谁的用,因为到哪都能找到车。

向摩拜、ofo求救,对方不感兴趣

搜狐财经:最开始选择做共享单车,你是怎么考虑的?

高唯伟:实际最开始真的是看不上这个生意,一次五毛钱一块钱的,有什么意思?但有一天忽然间他们融了一亿美金的时候(注:2016年9月30日,摩拜单车完成C轮1亿美元融资),一下子就刺激到神经了。

我当时测算,全国需要3000万辆单车,如果我们投3000万辆,押金能收到1000个亿左右(注:按平均一辆单车带来10个用户计),光理财应该就有100亿的收入。再按每辆单车一天骑三次,一年的收入就有三四百亿。那我的公司就能值个一万多亿。这是一个巨大的金矿!

所以当时的野心,是想冲世界首富!我们速度很快,到2017年4月1日,就成为行业第三,你可以去调那些第三方统计数据。

我们要是早五个月,从2016年6月开始做,我就能把供应链全部垄断完,也会有资本选择我这一方,那现在最牛逼的真的就是酷骑,而且我们还具备跟滴滴相抗衡的一个潜力。太后悔了,真的!

搜狐财经:你觉得酷骑最巅峰是什么时候?当时的数据是怎样?

高唯伟:整体最好就是2017年4月份,当时数据好得不得了。我们每天的新增注册用户有十一二万,每天的押金进账3000万,持续了有半个月。那时候很有信心,一辆车投进去,10个押金进来,那多棒啊!我的天哪,中国还有这种生意吗?

第三方机构截止去年6月共享单车市场数据

搜狐财经:从什么时候,你开始觉得酷骑的发展势头不对了?

高唯伟:其实在7月份我就感觉可能会出问题,因为我们一直是靠自有资金,加上充值和押金这一块来维持整个公司经营,而那时候押金的进出金额开始持平。所以七八月份我们开始出现资金问题。

从我们开始做酷骑的第一天,资本已经站了两个队,我们注定了融资会非常艰难。另外,之前我们想百度肯定会入局,它需要单车这个支付场景来推广百度钱包,肯定会投我们。但人算不如天算,百度慢慢放弃了O2O,百度钱包也不作为重点(业务)了。

搜狐财经:危机全面爆发是在什么时候?

高唯伟:酷骑全线爆发应该是在9月下旬,开始有人来公司现场排队退押金。

9月10号左右,我开始去找永安行、哈罗、一步等共享单车公司(提出被收购意向),找了四五家,他们有感兴趣的,但我们等不及。

9月中旬,我先后给摩拜和ofo打了电话。我当时说我什么都不要求,你只要负责用户押金就行,我投的钱全部一分钱不要,但他们不是特别感兴趣。

那时候离我们全线爆发的时间越来越近。最可怕的,就是暴风雨到来前的那个时候。诚信贷跟酷骑的危机基本是同步,因为酷骑的负面影响,造成老用户不继续投资,借款人的钱短期内又还不上,就造成了逾期。

借200块创业起家,赚钱“很刺激”

搜狐财经: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其实这不是你第一次失败。

高唯伟:但这是跌得最狠的一次。

之前经历的失败,说白了就是钱赔了,但别人没有受到什么损失,我可以从头再来。但这次牵扯到公众的利益,还可能会有诉讼风险。

而且很多东西我是委屈的,我们从来没有否认应该承担的责任,但用户在网上骂得祖坟都挖出来了,诅咒你十八代,那些语言根本看不下去。特别寒心和失望,你说298元,至于吗?真不至于。

搜狐财经:你之前的成长经历和创业经历是怎样的?

高唯伟:我是家里的小儿子,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小时候就是在农村,初中毕业因为父母在北京做生意亏损,负债十几万,经济条件不允许再继续上学,想当兵又因为色盲没验上,所以2002年就来北京打工了。

从2002年到2005年,我干过装修工、学过做蛋糕、做过销售……

在2004年之前,我就跟个白痴一样,农村出来没见过市面,对整个经济、政治很多东西不了解。2005年我开始在社会上晃荡,不同行业都去看,好奇心比较强。

2006年8月,我开始创业,借200块钱批发了七张电话卡,每张卖出去挣30,两天就卖完了,立马又去进下一批。我后来的合伙人赵恒郡,当时来我公司推销广告,他保底工资才300块钱。

那时候石家庄平均工资每月六七百块,有时候你一天能挣人家一个月的工资,那是很刺激的!

我们大概四个月挣了十五六万,算是第一桶金。2007年我们开始做在线客服系统,之前挣的钱全部赔进去。2009年我们到天津做教育培训,教老外说汉语,到2012年有了上千万的积累。2012年和2013年,又把钱投入电商和物流,全部赔完。

之后2014年做互联网金融,2015年开始做天使投资,一年能赚几千万。然后2016年开始做酷骑,投入我和赵恒郡全部的积蓄,赔了两个多亿。

说我们是用生命在实现梦想,真的一点都不为过。我们一年365天没有休息日,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拼命创业。

搜狐财经:你现在还有信心东山再起吗?

高唯伟:那是肯定的呀!我现在还年轻啊,可以说在我这个年龄阶段,实际上我还算是有两把刷子的,东山再起不在话下!

谁给我投30亿,我百分百把酷骑做到行业第一,最多两年。而且未来酷骑一定是一个500亿人民币(市值)的公司。我可以拿生命做赌注,提头来见。我敢赌这个命,有人敢赌这个钱吗?

有时候你就是再牛逼的人,你遇不到真正具备眼光的资本。

“我没想坑人”,最害怕坐牢

搜狐财经:这三个月里,你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高唯伟:除了处理善后问题,我主要是在学习,看资本、投资方面的书,比如《资本之王》、巴菲特等人的自传。

我有时候也在感悟,悟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怎么才能活得更明白,未来怎么走才能更正确,就是在解自己心中的疑惑。

未来事业可能就是做投资,做私募。希望帮助一些像我这样的创业者,就是因为钱而没有实现一件很伟大的事情,或者说真正懂行业的创业者。

搜狐财经:你最害怕的事情是什么?

高唯伟:最害怕的就是法律方面的风险,坐牢。

我咨询过律师,第一共享单车是一个创新型的事物,法无禁止即可为。第二我们并没有拿这个钱去吃喝玩乐,或把这个钱转移隐藏作为私人资产。我们的出发点是美好的,是想带来绿色出行,并不是想设计一个骗局坑人。

所以现在的话,我们就是尽最大所能把善后处理好。

2017年12月21日,中消协称已向公安机关举报酷骑公司及负责人

搜狐财经:你认为酷骑和诚信贷的问题,最终能解决吗?

......

继续阅读剩余内容,请点击文章底部阅读原文。

本文由搜狐号“公司深读”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搜狐原创荐读 

B站8年  山村来了刘强东

小蓝车的倒下  阿里巴的线下战争 现金贷

李文星离开后  互联网大会的饭桌江湖支付宝 

千亿阅文背后的网文写手  共享单车这一年 网约车攻守道

“便宜”的拼多多能走多远 全面屏手机简史 百度放弃外卖后

有趣又有料的搜狐科技微信公众帐号,每天为您带来行业潮流资讯。长按下图可关注。

搜狐科技诚邀科技领域自媒体、企业入驻搜狐号科技频道,和40多万名内容创作者同台竞技,与亿万读者分享您的观察见解。三端推广,亿级阅读。搜狐科技官方微信菜单栏直通注册。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本文作者任娴颖 公司深读,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搜狐科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