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小程序一周年:张小龙或许还没想明白,但超8亿人民币已经投向小程序

小程序一周年:张小龙或许还没想明白,但超8亿人民币已经投向小程序

新芽NewSeed牛耕2018-01-09 13:50事业线
一年照料后,小程序已经长成张小龙设想的模样。它不再弱不禁风,可以下地走路了。两周前,微信开放了游戏等品类,让小程序自己去碰壁,探索未来。

小程序诞生一年了。它是一个襁褓中的超人。一年前,张小龙都不知道它会成为什么。但如今,背靠微信10亿用户,它已成为Andoird和iOS之上,真正的“超级底层系统”。

可以肯定的是,张小龙一直野心勃勃。在诞生之初,微信的域名是“next.qq.com”。为此,马化腾叫张小龙吃饭,拉上心怀不安的各部门作陪。随后,这个域名才变成如今“weixin.qq.com”。

在小程序诞生之初,创业者和流量大号曾蜂拥而至。《罗辑思维》入驻没几天,罗振宇又带着1000万用户跑路了。“我们知道小程序是什么了,但是不能说。”

一时,“小程序凉了”的说法甚嚣尘上。“流量收割者”们广发二维码,又很快被封杀。“匿名聊聊”宣称,我们要拯救小程序,你们怎么封杀我呢?

但一年照料后,小程序已经长成张小龙设想的模样。它不再弱不禁风,可以下地走路了。两周前,微信开放了游戏等品类,让小程序自己去碰壁,探索未来。

回顾一周年,我们可以从点滴中看到它的成长轨迹,窥见这个史无前例“超级应用”的未来。

张小龙的一年之变,小程序已经长大

著名的《微信八条》中,张小龙说过,他还不知道微信会成为什么。微信存在很多变量,一个小细节也许会长成庞然大物。他称之为“动态系统”,随时根据市场进化。

在小程序诞生之初,张小龙为它构建了很多限制,并因此被贯上“节制”之名。一年后回看当初,小程序有了哪些改变?

1、小程序的入口在哪里?

一年前,张小龙说,“小程序没有入口。”至少在早期,它的启动来自扫二维码,会零散分布在线下各处。理想用法是:用完即走。比如你去餐厅,扫码用小程序点餐。当你离开后就不再需要它。

张小龙最初想,小程序是微信“连接一切”的线下延伸。“它的广阔天地和最大入口在线下。”

除了深扎线下,它还承载了“去中心化”的努力。线下服务必然是分散的,小程序要像它们一样分散,而不是被互联网大公司收割。对此,张小龙特意警告说,“微信小程序没有流量红利”。像凭小程序获得爆发式用户增长,大公司们可以歇歇了。

一年后,小程序推出了“模糊搜索”功能。很多小程序,比如“递名片”,并没有明显的线下入口。共享充电宝“小电”则需要从线上去搜索线下。更进一步,某些电商小程序如“蘑菇街”,内容小程序如“轻芒”,几乎进化为纯线上的应用。

2、小程序会不会有应用商店?

一年前,张小龙说“也不会”。

小程序不是一个APP分发的中心,就像公众号也没有中心,不会分门别类。网站黄页和APP商店已经过时了。新时代的用法是“小程序遇见你”:要么从线下,要么从社交推荐。

然而小程序确实有APP般“驻留用户手机”的功能。当时,张小龙分享了一张照片:在自己碎了的手机屏幕上,是无数可pin到桌面的小程序,如拼多多、水滴互助。这与H5应用(流应用)相似:更轻、更快,但依然能独立存在。

在最早的设想中,小程序是叫做“应用号”的。后来因为苹果抗议(APP

Store是唯一应用入口)只得作罢。马化腾当时说,“不叫应用号可能也好”。这句话引起无数猜测。

在2017年里,微信与苹果的“应用分发之战”从未停歇。苹果在华硬件销售下滑,app store 收入却跃居全球第一,超过300亿美元。它十分忌讳微信内置应用分发,建立“国中之国”。过去一年里,苹果因“热更新”或“支付没抽成”下架了数万款中国APP,以致有开发者呼吁,让微信站出来对抗苹果。

然而一年后的今日,小程序并没有肆无忌惮地成为微信内置应用。“特定场景内使用”而非“粘住用户”,依然是最提倡的方式。不得不说,马化腾和张小龙都十分克制。毕竟经历了周鸿祎“二选一”大战,马化腾已学到“缓称王”的一课。

3、小程序能不能订阅?

一年前,答案也是“不能”。小程序只有访问量,没有粉丝数。就像PC时代,访问网站并不需要成为它的粉丝。这也是小程序与公众号的最大区别。

它的另一个后果是,小程序不能推送信息。张小龙举例说,如果每个网站都给你推送信息,你不会崩溃吗?

一年后依然如此,但小程序具备了克制的“推送能力”,尤其对某些内容媒体,如“轻芒”。当然前提是,用户要同意推送。

4、小程序与公众号的关系?

这也引出“用户留存”的问题。毕竟订阅是公众号留存用户的主要方式。在公众号时代,已经有很多用户被微信截流,最终数据不能直接反馈给品牌本身。

一年前,张小龙强调说,公众号和小程序没有任何关系。至多是用户能看到,公众号的企业还做了哪些小程序,或者相反。

一年后,微信有所让步。公众号能单向导流到小程序。因为小程序强调“使用”和“服务”,能补足公众号的功能。但小程序导流到公众号依然受限。至少目前,微信还不希望小程序成为积累用户的入口。

5、小程序能做游戏吗?

一年前,张小龙说“现在不能”。游戏是小程序的大招,无论作为新版本推广还是游戏服务本身。张小龙捏着一副好牌,要一点一点打出去。

在2017年底,微信小程序上线了“小游戏”,彻底放开了游戏功能。作为引导用户的大师,微信在“飞机大战”就首创了这种“What’s New”新特性介绍。这次,微信通过小游戏“跳一跳”引导用户升级,并放在了新版本首屏。当用户玩游戏,想退出时,右上角“关闭”的位置只有一个小圆点。下意识地点击后,小程序就被固定在了首屏:微信什么都没说,但几步点击后,用户已熟悉了一切。

除了引导,游戏本身的价值才是张小龙手里的“王炸”。游戏是最易变现的互联网产品,支撑起腾讯的半壁江山。但如今宣发垄断,获客成本高企,很多小制作商已无路可走。

微信的“小游戏”则支撑起“社交游戏”的可能。它能在群、聊天界面分享,具备好友排名,甚至能看到好友玩游戏。在一切社交游戏中,微信“小游戏”背靠近10亿用户,门槛是最低的一个。

在国外,Facebook早已吃透社交游戏的红利,并催生“Zynga”这样的小巨头。但国内社交游戏仍是一桶未引燃的炸药。去年iWeb大会上,有开发者透露,自己某H5游戏已停止维护很久,却在最近几个月忽然带来百万元营收。《围住神经猫》的病毒式传播,也成为一个江湖传说。

在“阿拉丁”今天的统计报告中,“游戏类”诞生不过几天,却迅速占据了TOP30中的10个名额之多。它几乎是最能利用“社交优势”的小程序种类。

在游戏小程序中,“休闲类”排名第一,“棋牌类”第二。英诺天使基金的李竹说,“休闲游戏今年是大风口”,诚不欺我。“QQ手机游戏大厅”的缔造者周蕾也说,休闲游戏比重度游戏更适合手机游玩。今年,网易和腾讯自己也大转弯,发行的游戏大幅转向休闲类。

值得一提的是,曾经人们对H5游戏的性能十分担忧,但如今“纪念碑谷2”的小游戏顺利运行,也让许多人放下一颗悬着的心。

小程序创业:最性感的项目正在这里诞生

传说何小鹏把UC卖给阿里时,UC正在建自己的楼。阿里的人问他:你打算留出多少工位给合作伙伴?何小鹏不解。阿里的人说:难道没有很多公司靠你们活着?

后来何小鹏知道,大树不能独存。马化腾则更早知道这个道理。

但马化腾强调,开放和分享是一种能力。其含义是,为了“开放”的美好梦想,你得为安全、稳定、支付结算、运营标准等,付出难以想象的努力。

如今看来,小程序正是马化腾心中那个理想的“开放平台”:足够去中心化、足够稳定也足够自由。过去一年中,小程序孕育了哪些创业项目?

2017年,小程序创业的融资分布在如下领域:连接线下、小程序功能补足、轻应用、内容媒体和游戏。

图片来源:阿拉丁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12月TOP100小程序榜单分析及年度回顾》

连接线下”集中在共享经济/新零售领域。除了我们列出的,还有无人货架“便利购”和摩拜、ofo等共享单车。它们或以线下硬件为入口,通过线上开启服务;或直接依赖线上小程序找到线下应用。

其中代表是“小电科技“。在共享充电宝中,只有它有腾讯投资。年底,其CEO唐永波说,小电做到50万日单量,小程序入口功不可没。它可以被视之为线上、线下互通的典范应用。

“小程序生态”则补足小程序的功能。如阿拉丁补足数据统计,靠谱补足电商,给赞补足线下二维码支付,递名片补足名片交换等。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功能单一,但体量巨大的“补足类小程序”正在诞生。如微信、支付宝正抢点的“二维码交通支付”(双弱网),就是通过“腾讯乘车码”小程序整合进微信里的。

“轻应用”则分布在考勤、艺术品拍卖、睡眠健康等领域。它们大多只需要很“轻”的线上功能,不依赖用户沉积。它们体现了“轻”、“用完即走”的理想特性。

“内容媒体”如有车以后,通过小程序分发内容,并带来比“微信公众号”更好的阅读体验。这类小程序前途无限,一旦时机成熟,就是数以万计媒体的迁移。其中翘楚要数“轻芒”杂志。

“游戏”如画画猜猜,本身深度利用微信的社交功能,使用时长、传播速度都高于其他渠道。微信小程序开放“游戏”品类后,一定会有海量的游戏小程序诞生。Facebook在海外已验证了社交游戏的恐怖潜力,中国三四线城市则是更好的土壤。这一年,将会是游戏小程序的爆发之年。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