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从天娱离职,创业半年的龙丹妮交出了什么样的成绩单?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刘闪闪2018-01-17 09:28事业线
攒动的人头,炫目的舞台,海啸般的呐喊,华晨宇、李宇春、莫文蔚、朴树等一众明星登台献唱。这场豪华演出让观众激动不已,但龙丹妮想要的显然不止这些。

攒动的人头,炫目的舞台,海啸般的呐喊,华晨宇、李宇春、莫文蔚、朴树等一众明星登台献唱。这场豪华演出让观众激动不已,但龙丹妮想要的显然不止这些。

作为龙丹妮2018年第一个项目—她将其取名为“烎·2018潮音发布夜”。这个夜晚,华晨宇和机器人乐队合作《异类》,虚拟偶像荷兹演出《千里江山图》,葡萄牙艺术家为莫文蔚打造唯美身体投影,X玖少年团大秀电竞主题“百人吃鸡舞”……

龙丹妮拒绝称其为演唱会,她称其为年轻和先锋碰撞的平台。这中间包含着她对于艺术多年的关注、对于潮流和青年文化的思考,对于跨界和创新的不断尝试。

做了十多年的电视节目,不论是担任编导时推出在当时十分先锋的《绝对男人》、《天使爱美丽》等真人秀节目,还是就任天娱总裁时将明星和艺术家结合打造《明天的派对》,抑或是出走创业打造荷兹这样的从未在选秀舞台出现的虚拟偶像。

尽管身份在变,但对于跨界和创新的追求一直没有变。

“哇唧唧哇需要碰撞的东西”

干净利落的马尾,格子衬衫,牛仔裤,龙丹妮素面朝天地坐在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的记者面前,而就在前一分钟,她还在跟员工就某个活动的细节进行最后的敲定。

这次采访,她的身份不是选秀教母,不是天娱当家人,而是创业者。

狭小的会客厅放了四五个一人高的荷兹抱枕,各自歪倒在墙角和沙发上。龙丹妮看了看,嗔怪道,我们公司、我们的办公司都在荷兹的围绕下,什么鬼。荷兹是龙丹妮创业首秀网综《明日之子》的选手之一,虽然备受争议但打响了名气。

创业至今已有半年的时间。谈到创业的感受龙丹妮很淡然:“没什么感觉,就如同当年从长沙拎着行李来北京就任天娱总裁一干就是八年一样,工作量差不多。”

如前文所说,这么多年了,创新、碰撞一词,被龙丹妮多次提及。

以《明日之子》为例,她说结果好坏无所谓,但一定要把多元、先锋的东西聚集在一起,他们要做的是创造和引领流行。因此在节目中他们坚持做直播,也捧出了毛不易这种“丧文化”的代表、马伯骞这样的嘻哈潮男,以及荷兹这种二次元偶像。

节目收官后,龙丹妮受腾讯视频邀请开始筹备“烎·2018潮音发布夜”。虽然还是以音乐为基础,但核心是要将当代艺术、潮流市场、青年亚文化融合在一起,进行跨界和碰撞。

在天娱时期,龙丹妮曾做过相关尝试。天娱十周年时,龙丹妮举办了《明天的派对》,把艺术家和明星“撺掇”到一起,来看看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不过,那次的活动非常小众,太少人去观望,就很难引起真正的冲撞和交流。

这一次她把目光放在了互联网平台上。“只有搬到互联网上,你才能在一个晚上,让上千万甚至更多人一起参与、狂欢,这样它被传播的仪态就有了。”

“我们关注的始终是12-22岁的用户”

目前,龙丹妮给公司的定位是要做偶像产品公司,理由是“偶像永远都会有市场。”

而公司的核心用户也十分清晰,12-22岁的年轻人。

虽然选秀节目很多,但真正想打造出素人偶像却非常困难。而能把偶像产品做成一个系统、一个工业体系的更是寥寥无几,市场空白很大、挑战更大。而哇唧唧哇想要尝试的就是去建立一个成熟有效而专业的偶像产品体系。

虽然外界认为《明日之子》的表现还是略传统,但龙丹妮沙哑的声音中透着自信:“它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创新,2017年我们在互联网上做成了一件选秀的事。”

谈到杨幂等明星导师引发的的争议,龙丹妮打断了小娱:“我们是一档偶像节目,杨幂不是偶像,谁是偶像?她的判断非常精准,她选出来的孩子也很有潜力。”

对于偶像生产来说,成本很高,门槛也很高。龙丹妮认为,如果没有8到10年的基础,很难对偶像产品有深度的认知,可能会有一两款爆款节目出来,也可能会有一两个人出来,但是如何把这些变成永续的事情是最困难的。

对于创业而言,龙丹妮及其团队是新人,但对于娱乐行业而言,他们则是摸爬滚打过多年的老兵。对于这一点,龙丹妮有着清晰的认知。

“很多人会说,你们又做了一档综艺节目,那是因为我们的基因是这样的。但实际上《明日之子》只是我们偶像产品生产链上的一环,我们希望通过它跑通其他所有的链条,完成从偶像的发掘、培养、研发、衍生、回收,这样一个产业闭环。”

“用更快的速度去搭建好自己的团队”

在体制内活着,可以享受大平台的资源,但出来创业要面临市场、资本等风险。

今天龙丹妮创办的哇唧唧哇,早已和腾讯视频达成了战略合作,有意深耕互联网偶像产品。

龙丹妮坦言,在中国当下的环境下,很多东西还不是很有序的,因此需要大家互相支持着往前走。她的心态非常开放,称所有平台都是可以合作的,理由是:“我的核心用户是12到22岁的年轻人,我的用户群在哪里,我的产品就在哪里,我做的产品最适合哪个平台投放,那我们就应该放在哪个平台。”

至于未来是否会收购或者投资其他综艺团队或经纪团队时,龙丹妮也没有回避,称:“只要价值观一致,不论是合作还是收购,都是有可能的。”

关于公司长远规划,龙丹妮一针见血: 2018年的目标是将所有的战略产品下沉。

在Q1季,他们和腾讯视频联手成功举办了“烎•2018潮音发布夜”,打造了一些影响力。Q2他们要做一档新的偶像类节目,Q3是《明日之子》第二季,Q4还会有围绕偶像的产品。此外暑期档还会为旗下的偶像产品打造两档或两档以上的网络剧集。

面对风云变幻、急遽发展的市场,龙丹妮并不是没有自己的担忧:“中国的文化,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和规模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我们的团队建设,system建设,所有的后备建设一天24小时不睡觉,都干不完、干不动。”

作为后来者和创业新兵,龙丹妮坦言,虽然机会很多,市场资金很大,但是对哇唧唧哇来说,最重要的是用更快的速度去搭建好自己的团队。

目前,她的团队共70余人,其中很多是海归,这也符合她多次强调的文化碰撞的诉求。此外她认为一定要给员工提供宽松、愉快的工作环境,最近她打算给大家买游戏机。“每个公司文化特质不一样,我们也不能说是散漫,我还是希望公司多一些碰撞,这很重要。”

*本文作者刘闪闪,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