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酷公司
  • 毕业两年负债百万,他用线上1V1起死回生,少儿编程教育已成新风口

毕业两年负债百万,他用线上1V1起死回生,少儿编程教育已成新风口

新芽NewSeedyessenia2018-01-19 11:03酷公司
傲梦将自己的目标受众定位于5~18年龄段的孩子,覆盖全年龄段。目前学员有5000人左右,每个孩子的学习周期大约要3~5年,课程续费率超过90%。

不过一年有余,提起2016年上半年的一次路演,袁哲栋一直用“那个时代”来形容。

“那一年印象太深刻了,我站在台上路演,开口说‘我是做青少年编程教育的’,现场就笑了,那种能够听到的哂笑”,袁哲栋苦笑道:“那个时代还是太早。”

袁哲栋是傲梦编程素质教育的创始人,2014年,还是上海某家手游公司程序员的他兼职做起了青少年编程教育。彼时,国内的课外教育还是这样一番景象:英语、奥数这样的课程辅导遍地开花;乐器、绘画、围棋等兴趣教育屡见不鲜,但编程教育大多还存在于职业教育的范畴。

不过两三年间,袁哲栋明显感觉到,市场的风向已经有所转机,“头两年一度觉得做不下去了,毕业不过两三年,欠银行一百多万,怎么能不焦虑……现在不一样了,当有投资人开始追着你投的时候,我就知道机会已经来了”。

学了编程就要做程序猿?狭隘!

提起青少儿编程,很多家长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我家孩子又不做程序员,为什么要学习编程?”,“孩子还小,让他学编程,学的会吗?”,“孩子学门艺术日后还有可能加分,学编程会有用吗?”……

诸如此类的认识误区,袁哲栋告诉新芽NewSeed,少儿编程教育并不是仅仅教小孩子写代码那么简单,“编程是一门跨学科的工具,对于语言表达、空间想象,数据计算、逻辑推理等各个方面都有很有帮助,所以我们一直在探索把编程教育和其他学科教学进行融合。”

“就拿6岁的孩子来说,他可以自己学做一些拖拖拽拽的游戏,辨识各种各样的图形,比如三角形、外角内角这些。这些都是基础数学与编程知识的结合,既能辅助其他学科的学习,又能激发孩子的兴趣,提高审美感知。我们希望能给孩子认知世界提高一个全新的角度,很多学校都开设了计算机课程,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编程纳入义务教育体系也指日可待”。 

傲梦创始人 袁哲栋

傲梦将自己的目标受众定位于5~18年龄段的孩子,覆盖全年龄段。“任何年龄段的孩子过来都要从头学起,每个孩子的学习周期大约要3~5年,每个阶段我们都有相应的课程跟进”。当前,傲梦的课程续费率超过90%。

2017年,随着人工智能的乍然兴起,少儿编程教育的市场有了转机,徐新点赞,张泉灵力挺,高瓴资本、清流基金、君联资本等纷纷入局,“编程猫”、“小码王”、“编学边玩”等少儿编程教育平台先后获得资本加持。

这在袁哲栋看来一片利好,这个市场终于开始长起来了。“越来越多的机构进驻这个领域的时候,说明少儿编程已经开始被市场接受。”

在国外,少儿编程早已不是新兴物种。在美国,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13岁便开始学习编程,扎克伯格接触编程的时间更早,11岁。根据映魅咨询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8月,少儿编程在全球已融了超过18亿美元,美国、英国、以色列居于融资数量榜首。联讯证券的数据则显示,未来中国少儿编程市场的规模会达到230亿元到350亿元左右。

线上1V1教学,一年扭亏为盈

当前,傲梦青少儿编程的课程主要集中在线上。两年时间内,市场规模以每年10倍的速度倍增,遍布全国24个城市,单月营收数百万元,团队也由袁哲栋独自单打独斗扩充为现在的百人以上。

取得这样的成绩并非一日之功,2015年以前,袁哲栋还在为是否要坚持下去发愁。最早开始做青少年编程教育的时候,傲梦的运营和课程均在线下。每个月八万元的房租开支,加上装修费用、市场投放、运营费用等等,袁哲栋很快便负债累累。

15年初,袁哲栋开始重心考量傲梦的命运,这时,朋友告诉他,在百度SEM搜索里,傲梦在青少儿编程教育领域还是居于首位。“因为我们这个领域里最早吃螃蟹的”,袁哲栋解释道。

有线下的前车之鉴,袁哲栋对自身的业务模式开始了更深的考量,“编程是增量市场,市场比较分散,从线下导流会比较困难,如果转移到线上,就能够打破地域壁垒。而一对多的模式,同一班级不同学生的上课进度又会受到学生对鼠标、键盘的熟练程度、软件熟练程度等的影响,整体课堂节奏很难把把控,教学质量亦会参差不齐。”

想及此,袁哲栋决定将线下的业务全部砍掉,专心做线上业务,很快他发现不同于其他门类,编程教学在线上进行完全可行,甚至要优于线下。对比了各种上课形式,最终采取线上一对一的教学模式。

“一对一的教学具备较高的容错率,尽管成本高一些,但客单价也相对高。这样的模式也更利于品牌与口碑的积累”。

在课程设计上,傲梦以国际领先知识体系为标准,自主研发编程教育课程体系。当前,傲梦的直播课已经实现视频、语音、涂鸦的互动,外加共享代码的工具,老师可以根据学生上课时的表情、声音、涂鸦的笔记、写的程序代码等,了解学生的掌握程度与学习进程。

师资方面,傲梦的老师有国内外一流院校的相关专业背书,一对一使得上课时间也相对自由。从学员寥寥数人到累计学生近5000人,转型之后的傲梦编程素质教育开始了加速快跑。

采用三元教学法,模式跑通

创业团队不断扩大,袁哲栋也在进行自我身份的转型与调整。从单兵独战到百人团的管理者,他开始搭建新的运营体系、管理体系,规模化标准教学体系也在日渐完善。

在具体的教学过程中,傲梦的课程设计理念均采取三元教学法,即把情境、语言、编程符号结合在一起进行教学,互动性极强。每节课都会分为情境、思考、操练、演说四个环节。老师通过相应的情境引入教学内容,然后孩子根据自己的观察去归纳演绎,接着跟着老师或是自己独立操练,最后每个孩子都要用自己的语言将所学内容表达出来。从而,孩子的思考、实操、归纳、表达能力都得以提升。

袁哲栋与傲梦学员

资本也开始找上门来。当前,傲梦已经完成了三笔融资。最近的一轮是2017年12月完成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由青松基金领投,东方富海、原子创投、知名投资人王刚跟投,所融资金将用于扩大师资力量与课程研发。

在青松基金董事总经理亓骥才看来,当前的傲梦素质教育整体运营模式已经跑通,市场空间不断延展,当前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意识到编程学习的价值。

在他的投资逻辑里,创新型项目一直是自己所喜欢的项目类型,市场前景、模式上是否具备优势、团队构成、成长前景是否具备有较高的壁垒与快速复制能力是自己最为看重的考量标准,而傲梦正符合了自己的预期。

“编程教育易于标准化,未来成为主流学科的可能性较大,傲梦青少儿编程所采用的在线1V1教学兼顾着好的教学体验与模式快速复制的能力。一旦品牌积累起来,就会形成自己的竞争壁垒。”亓骥才表示。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