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账面浮亏近80%绝对亏损47亿,乐视接盘侠不只孙宏斌,还有滴血的股民| 途品科技

账面浮亏近80%绝对亏损47亿,乐视接盘侠不只孙宏斌,还有滴血的股民| 途品科技

微信公众号:品途商业评论柴佳音2018-01-25 08:09事业线
复牌即跌停惨案,让乐视股民陷入痛苦与茫然,就连孙宏斌都表示“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这一次,还有谁能救乐视?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割肉’。熊市,那是钝刀子割肉,慢慢麻木了的疼。乐视,是一刀砸下来血花四溅的剧痛……”一位乐视股民说到。

1月24日,停牌长达9个月的乐视网复牌,600万手封单封死跌停,报13.80元。

自去年7月以来,包括持股乐视网的逾20家公募机构,曾先后三度调低其估值,最新的估值低至3.91元左右。如果按此估值计算,意味着乐视网复牌后要下跌近75%,约相当于13个跌停。

在还未复牌前,一位乐视网小股东者曾说过一句经典广告语:“一个跌停,两个跌停,三个跌停,十三个跌停,乐视梦,跌停板。”悲观的不只是情绪还有现实境遇。

一位名叫老马的小股东爆料:2016年7月,在经过了长达半年的观察后,他以50元均价,陆续买了2万股乐视。这100万元,是家里全部积蓄,也是他和妻子原本打算用作儿子教育费用的钱。

“我不知道到底几个跌停板我才能卖得掉;我也不知道到底乐视还有没有起死回生的机会。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家庭新成员来临,妻子没工作,儿子的钢琴课、跆拳道,房贷车贷,林林总总的费用都落在了我身上。”

老马今年四十岁,普通中层,上有老,下有小。儿子八岁。去年二胎开放,妻子又生了个女儿。

老马的中年危机反应了乐视投资者的普遍境遇。“乐视的这次错误,就算是我经历了再多的心理建设,接受了愿赌服输,在复牌也许将到来的时刻,仍然感到一种茫然。”

迷茫的不止是这些股民,还有接盘侠孙宏斌。

第一财经将乐视复牌称为“年度灾难巨片”

孙宏斌:愿赌服输

2017年,孙宏斌成为了全国最受瞩目的“接盘侠”。

2017年9月1日,在融创中国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谈到乐视时一度哽咽擦泪,“如果我不投老贾,那乐视就死了,我就得帮他,我得一直帮他。我是个比较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我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的公司。”

但若说孙宏斌这样一位深谋远虑的大企业家,豪掷150亿只是因为这份“慈悲心”,大概没有人会相信。而抛开这份情义不谈,“乐视网+乐视影业”的生态模式,确实是开疆拓土的房地产老板的最爱。

“乐视绝对是一块好资产”,这一观点孙宏斌反复说过。大娱乐是房地产老板转型的最好方向,市场大,没有太多技术含量。而孙宏斌,刚好又不缺钱。

但不过一年时间,这份“好资产”却为孙宏斌带来了巨额损失。

2017年8月31日,融创中国旗下的天津嘉睿以每股35.39元购得贾跃亭手中的1.71亿股,合计应付60.41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双方是按照乐视网停牌前的价格30.68元作为基准来进行交易的,每股溢价4.71元。考虑到分红的因素,孙宏斌实际接盘价为35.39元的一半。此次,若乐视网股价跌至机构投资者预计的3.91元,则孙宏斌的账面浮亏达近80%,绝对亏损金额为47亿。

同时,着眼于“乐视生态”的孙宏斌,亏损不仅局限于乐视网。据娱乐资本论,在总计150亿的战略投资中,嘉睿汇鑫还花了79.5亿元获得乐视超级电视运营主体公司——乐视致新(现在更名为“新乐视智家”),10.5亿元获得乐视影业(将更名为新乐视文娱)15%股权。这两家公司并非上市公司,但估值大幅下降是不可避免的

此外,关联交易可谓是这笔生意最大的“雷区”。2018年1月22日上午,乐视控股及非上市体系债务小组表示,经初步核算需要乐视控股等关联方承担还款的金额预计在60亿左右。

次日,孙宏斌表示,他对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贾跃亭:成王败寇

2015年,《胡润百富榜》发布,贾跃亭位列25位,财富450亿。创始人胡润发表观点,认为乐视贾跃亭有可能是未来中国首富候选人之一。胡润给出的理由是:贾跃亭在每个行业的远见和判断能力非常不错,在各个行业挖掘到很多优秀的人才。

成功了是英雄,失败了是落水的凤凰。

贾跃亭从小县城专科毕业生,到省城小老板,再到创业板首富,他敢闯敢拼,他大起大落。

1973年2月6日,贾跃亭出生于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父亲是农民还是中学教师尚不可考,家境普通。1995年,贾跃亭毕业于山西省财政税务专科学校会计专业。1996年,贾跃亭辞掉“铁饭碗”,创办山西垣曲县卓越实业公司,做胶印厂和钢材买卖等多种生意。随后,贾跃亭筹得500万元人民币,开始投资建设卓越双语学校。

1998年,贾跃亭在饭局上偶然接触到“通讯业务”,意识到这是一个大机会。于是,便抛下了他的胶印厂、钢材厂和双语学校,带着妻儿来太原闯荡,并成立山西西贝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此后,贾跃亭接到了一笔大项目——山西移动运营商大建基站,他的西贝尔事业也由此开始,赚了很多钱。

2003年,30岁的贾跃亭踏入北京,他在紫竹桥美林公寓租住一处民居兼当办公室和住所,成立了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当时,正逢电信高科技企业兴起,移动通讯、互联网处于上升期,贾跃亭迎风而上,抓住机会发展手机流媒体业务,涉足互联网。

2004年,脱胎于北京西伯尔流媒体部的乐视网正式成立。2008年,乐视网第一次公开融资,北京汇金立方、深圳创新投资、深圳南海成长精选基金三家向其注资5200万元。2010年8月,名不见经传的乐视网在创业板神奇上市,成为首家在A股上市的视频网站。

2013年10月,40岁的贾跃亭成为创业板首富,其持有的乐视网市值超140亿元。

而彼时的乐视网也诚然对得起自己的市值和资本的期待。2013年起,乐视生态全面发力。此后,无论是助力俄罗斯经济,还是天价收购美国第一大电视厂商,抑或是打造超级汽车、乐视体育等,都爆发出巨大的能量,产生出与BAT抗衡的力量。

造化弄人,乐视形势急转而下。2016年,因战略激进、资源乏力,乐视遭遇银行、供应商、投资人等多方挤兑。贾跃亭也因个人为乐视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而陷入万丈深渊。

孙宏斌对其评价极为中肯:“贾跃亭是中国少有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精神是承担风险,机会和风险是对等的。企业家失败是很正常的事情。老贾是一个很厚道的人,但是老贾确实做失败了,这一点得承认。”

而究其失败原因,孙宏斌的总结主要落在“不坚决”三个字上。“我一月份的时候就跟老贾说什么叫断臂求生、破釜沉舟。我们投的100亿中有30亿是银行抵押,20亿是税,还还掉了一些零碎的账,一共能用的是30亿。我们看账的时候,乐视手机亏损92亿,30亿对这个是杯水车薪。很遗憾的就是处理不坚决。你看老王(王健林),这就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资本游戏,当不当玩?

乐视手机并不赚钱,从故事的开始,这就是个公开的秘密。

但依靠资本巨额的补贴,其市场数据非常漂亮。由此,全世界都不得不承认贾跃亭为资本画饼的能力。每一场发布会,每一次演说,贾跃亭都为投资者们讲述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颠覆”、“窒息”等词语似乎都在创造新的世界,让人听后血脉喷张。

但不论是讲故事的人还是听故事的人,首先都要思考:“故事”和“概念”能够变成现实吗?能够收回投资成本和创造利润吗?如果不考虑这个前提条件,盲目对自己或他人的想象空间投资,结果必然是血本无归。

此外,当一个市场靠“故事”和“概念”的想象空间吹高股价,弃投资者的收益回报于不顾,这个证券市场还能健康地运转下去吗?

答案必然是否定的。但事实却是,只要人的贪性还在,资本游戏便不会缺少玩家。

最近因为涉嫌欺诈的钱宝网就深陷漩涡,其创始人张小雷向警方投案自首,称自己“向投资人吸纳资金,如今无法兑付本金利息”。前两天,警方公布了初步调查结果:钱宝网以高额收益为诱饵,持续“借新还旧”向社会公众大量非法吸收资金,截至案发,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达300亿元。

如今,张小雷在公安局得以保全生命安全,但是他的“宝粉”们(钱宝网投资者)却惶恐万分。被骗了钱,宝粉”们还在设法将骗子“保出来”,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翻盘的最后希望。

虽然,乐视并没有像钱宝网那样严重触犯法律,但像老马一样的投资者,他们翻盘的希望在哪里呢?被乐视欠了很多钱的供应商的希望在哪里?他们的希望是接盘侠孙宏斌?是四处筹钱的老贾?还是替老贾还债的妻子甘薇?

有知乎为老贾正名道:“客观地说贾跃亭并不是骗子。他是合理利用中国法律漏洞和关系社会的快速致富隐秘通道,以及中国老百姓和资本盲目追捧概念的畸形市场情况,来完成自己创造全生态高科技大企业的梦想。”

伟大的梦想,如果完成了谁又能说是骗呢?可惜,商场永远没有如果。

*本文作者柴佳音,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品途商业评论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