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侃侃:在错误的时间踏入了中国电竞

DoNews王薇 刘胜军2018-01-26 13:56事业线
万家电竞在拥有成功产品、实体业务之前,再次进入了资本战场。公司希望以“电竞”的名义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选择“猥琐发育”的其他企业,景象则完全不同:LPL已有多条腿走路,LGD、英雄体育都获得了新融资。

1月25日,大半个朋友圈沉浸在哀痛中。少年成名的互联网创业者茅侃侃,用自杀的方式终结了自己的生命。

哀痛中,有认识茅侃侃多年的老友,有近年聊过的新友,合作过或者聊过的投资人,还有更多仅有一面之缘或是听说过逝者的人,这些人并不属于逝者生前创业的“电竞圈”。而在采访到的电竞圈“老人”,“意见领袖”中,他们却道,没听过这人,我跟他不太熟不好发表意见,却有忙不迭澄清“我们电竞行业挺好的”。

这很割裂。

少年成名,说过自己绝对不会自杀的话,有众多兴趣爱好的一个人,最终选择了自杀。

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在逝去的时候,没有正式的昭告天下,媒体反复求证最终也依然只能靠其员工间接确认。

在没有正式确认消息的情况下,互联网媒体已经沸腾。

而电竞圈却非常不高兴,生怕成为了电竞行业的负面。

看到这些,笔者脑海里想起的是陈涌海的那一曲《将进酒》,这位窦唯新专辑里的吉他手,全国知名科学家,中科院的博士生导师,酒醉的状态下嘶吼出唐朝诗人李白的名作。

这里面,一直劝酒的都有谁,那些听过茅侃侃歌一曲的,最后谁拿出了五花马千金裘?谁曾说过一句,重点不在于得意须尽欢,而是千金散去还复来。

而且最后看来,逝者生前背负的巨额债务,曾经被资本热捧的“电竞概念”公司万家电竞,可能跟电竞没什么关系,终是一场醉酒的梦。

寒冬与晓春

2018年1月,逝者生前创办的万家电竞完成破产清算,搬离北京的办公楼。如今,这间位于望京 诚盈中心1座3楼的办公室已清理一空,只剩两扇冰冷的玻璃门。

2个月前,也就是2017年11月时,万家电竞开始出现欠薪情况,即使CEO通过抵押房产等方式凑出了2000万左右的资金支持公司运营,仍然独木难支,大批员工选择离开或者申请劳动仲裁。创办2年,这家公司连续亏损,负债4812.7万。

同样在这个冬天,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把转播权卖给了8家直播平台,最低级别的授权也是3000万,而斗鱼拿下S级授权据说掏了8000万,单LPL的转播权已接近3亿。而随着LPL主客场制的施行,电竞开始在2、3线城市落地,多家电竞公司因此获得了承办赛事的生意。移动电竞领域,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转播权也以每家300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两家直播平台。

万家电竞在寒冬里,而对电竞行业的一些企业来说,却感到了晓春的到来。

资本圈与电竞圈

“都在惋惜悼念电竞圈创业者英年早逝,但我们觉得他是资本圈的”,一位在WE创建开始就开始在电竞业的从业者说。这位业内人士和接受记者采访的万家电竞员工一样,不愿透露姓名,“我的态度就是两点,第一不应该消费死者,比如有些媒体拿人去比较,揣度自杀的原因;还有些人蹭热度。另外我特别怕的,这些报道让别人以为中国电竞不行,有问题,他真的不能算电竞圈,这个行业也不是随便谁都能做的。”

另外几位电竞圈从业人士也因逝者为大的原因,不愿意披露姓名,但他们均认为2015年进入电竞业还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过早过近接近资本而不是业务本身,可能是万家电竞失败的原因。

茅侃侃的确并不是第一批接触电子竞技行业的人,2013年才有跟电竞产业沾边的从业经历的他,甚至可以算是个新手。2013年,在GTV的领头人藤林季出走游戏风云后,茅侃侃出任GTV副总裁,之后任WCA2015组委会发言人。

再后,就是2015年,与上市公司万家文化(出资460万)共同出资成立万家电竞,茅侃侃(出资340万)出任CEO,法人代表是当时万家文化的实际控制人孔德永。另外还有4位股东每人出资50万,最后总注册资本1000万。

2015年,的确是个好时机。彼时,国内比较出名的赛事承办方VSPN(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等官方职业联赛承办方)还未成立。大手笔接下LPL2016赛事承办的,由“国民老公”王思聪创办的香蕉游戏也是在那一年7月成立。同样打“电竞”概念,和万家电竞一开始方向有些类似的“英雄互娱”也是于2015年成立。

万家电竞,有机会的。这家公司 在2015年9月成立,截至2017年6月累计负债4812.7万元。2016年财务报告显示, 万家电竞的销售总额即为主营业务收入,为52.83万元。

电子竞技产业中,链条比较多,有像VSPN、香蕉游戏这样的赛事承办者;有像阿里电竞、WCA这样的三方赛事举办方;有像ImbaTV这样的内容生产者;像WE、RNG这样的电竞俱乐部;也有像腾讯、英雄互娱这样的游戏产品开发方和官方赛事组织者;还有规模更小的一些经济公司、服务公司、主播……

万家电竞选择了“先自研产品再做电竞品牌”的路,这无疑是链条中难度最高资本需求量也最高的那一档里。先于万家电竞成立的“英雄互娱”,走的也是这条路,这家公司在短时间内估值200亿,业界哗然。而其他当时打着“电竞”概念的公司,不是赔钱的电竞俱乐部,就是还处在“天使”阶段,根本谈不上高估值。

然而英雄互娱在成立时,拆自国内当时一线的移动游戏公司中手游,并带走了两款有电竞元素的支柱型产品。

万家电竞,还处在从无到有,需要投入研发的阶段。2015年,对于移动游戏行业来说,已趋向成熟,1000万的资本金,研发一款电竞游戏,同时还要发行运营,“的确有点醉”。

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在上市公司万好万家宣布投资万家电竞之前,2015年6月29日股价冲上了历史最高75.5元,6月均价在50元上下。宣布投资之后,利好出尽,股价在20元左右,在收购后的几个月内股价还有所上升。

谁给了“的确有点醉”的万家电竞信心,要走成本颇高的自研游戏产品,再做电竞品牌的路?

据万家电竞员工回忆,截至2017年初,万家电竞已有3款产品因“题材小众,运营不当”停止运营,数个新项目被迫搁置。然而,在持续亏损,产品相继停运的2016年,万家电竞却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在阿里巴巴集团的游戏生态晚会现场,万家电竞成了合乐智趣和万家文化电子竞技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有阿里、赵薇背书,资本市场开始向公司示好。

于是,万家电竞在拥有成功产品、实体业务之前,再次进入了资本战场。万家电竞员工称,当时的公司希望以“电竞”的名义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后来出了些“意外”。

从2016年底开始,万家电竞开始期盼赵薇的入局。资本的追捧给万家电竞继续烧钱做自研产品的信心,但这种追捧是建立在阿里、赵薇的背书之上。 后来,银行叫停了龙薇传媒贷款,证监会对龙薇传媒、万家文化、赵薇等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

没有了光环,企业的生死就要用产品来考量。而万家电竞恰恰没有产品。年报显示,万好电竞2016年亏损1073.72万元。

而选择“猥琐发育”的其他企业,则是另一番景象。2016年,LPL等头部电竞赛事已形成了广告赞助、明星经纪、转播权售三部分组成基本变现模式,并以3000万元的价格卖出了主赞助商席位,以1500万元的价格卖出了四个转播权。电竞俱乐部LGD获得紫钥科技2800万元PreA轮投资,电竞赛事运营商英雄体育完成6.4亿元的A轮融资。

2017年,随着母公司万家文化,被祥源控股收购,暂停了对万家电竞的资金支持。万家电竞逐渐坠入至暗时刻。在欠薪、CEO搭钱、最后破产清算的那段日子里,当时热捧资本再也没来看过万家电竞。

没有资本愿意将出五花马千金裘,来换万家电竞的一杯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本文作者王薇 刘胜军,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DoNews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