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YY禁77首“喊麦”歌曲,中国无嘻哈,也将无“喊麦”?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阿宝 郑琳娟 徐露 高喆2018-01-29 06:21事业线
近日,网传YY发布公告,要求主播昵称都不允许带MC、喊麦、交友、两性等字眼,并将77首“喊麦”曲目列为“禁曲”。

中国无嘻哈,也无喊麦?

近日,网传YY发布公告,要求主播昵称都不允许带MC、喊麦、交友、两性等字眼,并将77首“喊麦”曲目列为“禁曲”。1月28日,娱乐资本联系了YY官方,对方并未给出回应。

有业内人士猜测,YY是“喊麦”的主阵地,如果YY出台如此严厉的政策,无异于“壮士断腕”,可能是有关部门对“喊麦”有了新的监管措施。

有消息人士透露,监管部门正在考虑进一步严控“亚文化”,但目前还没有出台具体政策。

“喊麦”将步“嘻哈”的后尘?

最近一段时间,YY语音的自我审查机制骤然变严。

先是之前下令禁止主播使用“MC”前缀,又于25日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违规直播内容打击力度的公告》,将加大对未满16周岁直播、低俗涉黄、涉政涉军、售卖虚假物品、诈骗广告等直播行为的打击力度。

同时,有传言称,将77首喊麦设为禁曲,其中包括YY直播平台当红主播天佑和阿哲的代表作。

喊麦向来就是YY直播的一种特色,直接捧红了以喊麦为主要业务的一批主播。这次YY语音的自我断臂,似乎预示直播行业的监管进一步趋严。

不久前,GAI从《歌手》退赛,随后有消息传来,整个嘻哈文化都将被监管部门严控。喊麦,是否会遇到与嘻哈类似的严格监管?

有趣的是,《中国有嘻哈》热播阶段,天佑的弟子在节目中并未被吴亦凡评价“还差一点点,不是很适合我们这档节目”,随后天佑曾在直播中隔空怼吴亦凡,称喊麦才是真正的国粹。

目前来看,嘻哈与喊麦,或许将殊途同归,一同被列为政策打压的对象。

此前,网上曾经流传一张截图,监管部门要严控嘻哈文化和亚文化。有消息人士表示,这张截图虽然表述不准确,但严控亚文化却不是空穴来风,很快会有相关政策出来。

喊麦的兴起与争议

喊麦最早进入大众视野是从MC天佑开始的。他在2014年就拥有上千万粉丝。2017年,天佑的喊麦神曲《一人饮酒醉》还被作为电影《父子雄兵》的推广曲。

《一人饮酒醉》里的“败帝王,斗苍天”,以及《送给混社会的朋友》,从歌词内容看,被认为像是修仙小说和香港电影中的情节。

而喊麦这种歌词简单、节奏明快的音乐形式,还是切中了部分受众的心理需求。当天佑伴着激昂的背景音喊完《女人们你们听好了》,粉丝在屏幕前通过打赏、刷屏、打榜,完成了一次集体的感情认同。

随意在QQ中查找“喊麦”相关兴趣群,排在首页的兴趣群,基本都是人过数千的大群。虽然曲调大致相同,但喊麦的歌词确实是千变万化。

《GQ》曾这样评价喊麦:“县城 DJ 音乐+拖拉机节奏+大嗓门+东北腔”……《十年戎马心孤单》、《曾经的王》,这些代表作里反复出现的字眼是:帝王、江山、称王、称霸、成仙、成龙、做英雄、成大事。总之,就是鼓励你做一个有钱有面子的社会狠人。

为此,我们分析了YY封杀的77首喊麦歌曲,发现里面有不少关于两性暗示的低俗内容。

在部分拥护者看来,喊麦就是发自社会底层的呐喊。

之前在知名娱乐八卦号“罗严肃”的一篇推文中曾经提到,抱怨“审美隔离”是容易的,但最糟糕的是一面瞧不起,一面又专心致志开始研究“市场”的广阔受众该如何讨好。

“如果仍然对现实世界感兴趣,就要承认审美隔离的存在。也许还可以观察它、研究它、描摹它。喊麦是另一种现实,它有根有据,血肉鲜活。”

但不可否认的是,因喊麦歌词中男权色彩浓重,且充满起点男频爽文的意淫成分的特点,又让喊麦文化在诞生之日起就饱受诟病。

在贴吧里,一位叫“流云如梦”的人称,感觉喊麦毫无美感,压住嗓子说话,什么什么“摇晃你的身体,和我一起摇摆、动起来、黑喂狗”,还夹杂着脏话。

比如,在前面提到的《三轮车》一曲中就出现了“交警车位哥都敢抢,前进挡、超车挡,红灯黄灯就是闯”;还有《十刀斩》中,“一刀,我斩兵卒,杀遍天下谁不服;在不服我全铲除,让这世人为我奴 ”等歌词;此外,《将军与妓》《嫖娼少年》《胸是软绵绵的》这种歌曲光从名字让人产生些许不适……

不同于嘻哈的反抗精神,这些喊麦歌曲的主题思想要么幻想坐拥江山美人、凭武力使人屈服,要么打擦边球博人一乐。虽说少有人听了《十刀斩》后去犯罪,但这种表达方式实在难以称得上高雅

禁止喊麦后:主播与平台的命运选择

对于直播平台而言,类似于禁止77首喊麦歌曲的整治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所以YY之外,斗鱼直播发布了针对ASMR内容管理的公告,即禁止主播利用ASMR传播低俗内容,禁止低俗、色情擦边嫌疑的行为,严禁主播发出挑逗诱惑呻吟喘息等音效,抚摸、舔咬或使用道具暗示的动作也在禁止范围之内,同在禁止列的还有付费加群、售卖大尺度视频等行为。

怎么来看,因涉黄、打擦边球而野蛮生长起来的直播行业,都在通过去除原有的底色,来规避监管层面的风险,这也是行业向正规化发展,减少劣币驱逐良币,必不可缺的改变。

本来无可厚非。但伴随着被禁的77首喊麦歌曲的还有关于禁止喊麦的传言,于是众多喊麦主播像MC天佑、MC阿哲等纷纷改名,去“MC”化。联想最近嘻哈被严控,以及网络上所流传的“节目嘉宾不能用嘻哈文化、亚文化、丧文化”的广电要求,一切似乎并不是空穴来风。

如果情况属实的话,那么靠喊麦站在财富金字塔上的主播红人们,是否会迎来人生急转直下的暗黑时刻?

在去年《纽约时报》对天佑的报道中,提到他是中国互联网上最红的人物之一,直播粉丝共有2200万,每年这些粉丝为他贡献的收入在200万美元以上。过去一年,天佑还逐渐完成了从网红主播到娱乐明星的转化,登上《吐槽大会》《天天向上》、江苏卫视跨年晚会等舞台。

发展轨迹与嘻哈歌手如出一辙,难以预知的是嘻哈歌手的命运是否会在喊麦主播身上重演。或许天佑等人向主流娱乐靠近,与GAI转向红色嘻哈有着相同的目的,逃离喊麦、嘻哈原罪下蕴藏的未知数。

至于直播平台,特别是YY、快手这类具有喊麦基因的平台,自然也会因头部喊麦主播的式微收入受到影响,可能仅此而已。

一位行业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相比于个人主播遭受到的重创,直播平台最坏的可能就是失去了几个头部主播,“不过平台都在往泛内容方向发展,其庞大的内容生态足以支撑正常发展,另外,像快手也正在通过投放综艺等措施来撕掉过去的标签,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本文作者阿宝 郑琳娟 徐露 高喆,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