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创投圈扫描:那些失败的创业者留下了什么

GPLPTony2018-01-29 08:11事业线
如果说管理经验不足不足以导致其倒闭的话,那么供应链管理经验不足则让完美幻境真的倒了下去。

一、年度出现词最高的企业:乐视

一年之间,天上地下,乐视及贾跃亭一年的感受颇深。

创业有风险,乐视及贾跃亭就是最好的样板

2016年,乐视还是一家600多亿元市值上市公司,所有成员热火朝天的打造乐视生态,为梦想“窒息”。但2016年年底的资金链问题,成为落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随后乐视便开启了崩塌之路。

这一危机将乐视体育乐视网等乐视系公司均卷入漩涡。2017年年初,融创中国为乐视砸入150亿元,尝试进行挽救,但效果甚微。随后,乐视的关键词里似乎只剩下“讨债”和“员工离职”。

2017年4月到7月之间,乐视经历了“挪用13亿易到资金”危机、乐视网停牌、贾跃亭辞去乐视总经理职务、大规模裁员、多家银行申请财产保全要求冻结乐视旗下公司存款、讨债的供应商云集等堪比美国枪战大片情节般密集的各类事件。

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只身赴美造车。随后,宣称要“下周回国”的贾跃亭,却因为逾期多家券商欠款而被列入“老赖黑名单”,还凭着老赖身份登上纽约时报。

2018年1月2日,还在美国的贾跃亭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称将把上市公司的债务问题全权委托给其妻子甘薇和哥哥贾跃民。

贾跃亭的个人财富从2016年的420亿元缩水到2017年的仅20亿元。

2017年12月,新能源车在中国火爆异常,然而,贾跃亭却希望渺茫,他能否翻身?能否归来?

值得期待。

GPLP反思:乐视失败原因:过度扩张

实现乐视生态只有一种可能:有永远也花不完的钱。

然而乐视没有这个花不完的钱。

因为生态化不是多元化,生态化板块之间要相互依存,并且至少有一块业务有强大的根基,可以为其它板块提供持续、循环、充足的造血功能,才可能形成企业的良性发展。

缺乏造血能力,乐视就成为案板上的肉。

乐视融资状况介绍:

二、共享单车之倒下的町町单车 小鸣单车 酷骑单车

2017年,失败的企业当中,共享单车是重灾区。

2017年初,一年前,共享单车以迅猛之势崛起,随后开始野蛮生长。然而一年之后,风口上的共享单车开始出现倒闭潮,先后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被曝押金无法退还。

这期间,经历了什么?

一切要从两年前说起。

2015年6月,戴威的ofo收到了第一辆学生共享出来的单车,这标志着共享经济正式到来。

随后,伴随摩拜的入场,共享单车作为新的商业物种引得无数媒体轮番报道,共享单车持续深温。

资本追捧也刺激着其他创业企业跃跃欲试,一时间,大街上出现了赤橙黄绿青蓝紫等各色共享单车,竞争激烈,ofo、摩拜的口水仗也使行业话题性十足。

2017年下半年,腾讯及阿里的加入使整个行业梯队分的更加明显,摩拜全面接入微信,ofo入驻支付宝,共享单车已不再单纯是“彩虹车”之间的较量,摩拜、ofo双寡头之下,留给其他平台的机会越来越少。

于是,倒闭潮开始来袭。

2017年6月21日,3Vbike发布公告称,由于大量单车被盗,即日起停运,这距离其上线运营不过4个月。

2017年8月2日,町町单车因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被栖霞区工商局纳入异常企业经营名录。从“富二代”到“负二代”,前后不过8个月。

2017年9月底,酷骑单车曝出资金链断裂、押金难退,多地运营单位与工商局失去联系,部分地区开始对酷骑单车进行清理。

2017年11月,供应商和用户围堵了小蓝单车北京办公点要账、要押金,其中还有公司的调度维修员等员工讨工资,这种现象距离其上线运营不足一年。

2017年,共享单车成为投资及创业圈一道最引人注意的风景。

GPLP反思:创业不能跟风

共享单车并没有那么简单。

共享单车的价值不仅仅是盈利租金,还涉及到大数据、线下交易入口、出行服务等领域,基于以上特征,共享单车市场不会出现小而精的企业,要求共享单车企业必须用户规模大,扩张速度快,必须是赛道前几名,行业本身就只允许有少数几家能存活,投资人也只看赛道前几名,导致很多跟风小企业融资困难,不得不倒闭。

三、VR行业很好,完美幻境为什么会倒下?

2017年,VR全面归来。

伴随人工智能的爆发VR也开始再次升温,然而,遗憾的是,完美幻境却逆势倒了下去。

背后原因是什么呢?

一切需要从头开始说起。

2013年,赵博和他的几个朋友放弃原来的工作,一起创业,在北京成立完美幻境。

2014年,完美幻境将重点放在VR头显的研发上,并在圈子里有了一定的名声。但是他们认为,VR需要硬件和内容两者兼备。

事实的确如此,但是实现并不容易。

于是,他们决定做一个硬件产品——全景相机。

经过5代产品的迭代,赵博和他的团队判断可以量产的时候,2015年11月份,他们获得了英特尔投资百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与此同时,在美国圣地亚哥举行的英特尔投资全球峰会上,完美幻境发布了Eyesir 4K VR全景相机,该产品能实时拼接,支持360*360记录拍摄,并支持VR头显观看。

发布之后,订单量达到一千台。

一切堪称完美。

2016年CES上,完美幻境借助英特尔的展台向大众展示了Eyesir。订单量进一步增加。

2016年2月,为了尽可能创造天时地利人和,完美幻境南迁深圳。与此同时,完成千万元A轮融资。而据报道,其办公室也从创业之初的地下室几平米变成700平米,团队人员从6人增至100多人。

2016年12月,完美幻境与新华网在第四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达成战略合作,推进“VR+新闻”的行业应用。

然而,由于供应链问题,完美幻境有了订单却不能按时完成生产,最终,资金链断裂,公司宣布倒闭——2017年2月27日,完美幻境的全体员工突然接到了CEO赵博口头上的公司破产通知。

从2016年8月开始,100多人的团队开始陆陆续续被裁,只剩最后的28人。

GPLP反思:硬件企业的供应链管理可以致命

如果说管理经验不足不足以导致其倒闭的话,那么供应链管理经验不足则让完美幻境真的倒了下去。

2016年初,完美幻境宣布订单额已超过一个亿。

但是,完美幻境的供应链管理却始终跟不上,负责供应链相关事宜的频繁更换,这让产品的交付一拖再拖,再多的订单也只能是昙花一现。

例如,完美幻境曾和很多有直播和视频业务的互联网公司有合作,但是签了协议后,本来约定5月份供货,但交货日期会一直拖到8月。

半年都不给对方供货,最终合作伙伴都放弃了完美幻境。

因此,对于像完美幻境这样一家销售硬件产品的公司,供应链管理可以说是致命的。

如同去商场买手机发现商家没供货,这不就是开玩笑吗?

完美幻境融资状况

2015年11月份,英特尔百万美元天使轮投资完美幻境

2016年1月,获得金浦投资、英特尔、天善资本的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

2017年5月新一轮战略融资数千万元 浩方集团投资

四、直播平台“独角兽”光圈为何倒下?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原本红火的直播市场,在2017年迎来了倒闭潮,伴随众多直播平台纷纷倒下,从此撕开了直播行业虚假繁荣的表象。

其中,光圈直播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

清华大学历史系毕业的张轶2014年创办光圈直播,不过,刚投身创业大潮的张轶当初选择的创业方向是图片社交,他的目标是做中国的“Instagram”。

2015年9月,张轶发现图片流量的大头还是被微信所收割,创业者很难有立足之地。后来看到美国移动端直播APP——Periscope、Meerkat相继出现,这引起了张轶的兴趣。

于是,2015年10月,光圈转型为视频直播APP,致力于打造互动手机全民直播平台,成为直播行业最早的创业者。

2016年初,直播行业开始高速发展,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包括映客、花椒、一直播等超过100家直播平台拿到融资,而这一众直播平台背后也不乏腾讯、欢聚时代等上市公司的身影。

随后,为了在直播行业脱颖而出,光圈直播与旅游卫视联合举办了“光圈之星校花大赛”一举成名,统计数据显示,彼时,光圈直播的用户数超过40万,日收入突破800万,俨然直播行业的独角兽。

只是,一切高兴的有点太早。

2016年下半年,伴随着巨头入场,在激烈的烧钱竞争中,光圈直播尽管花光了所有的钱来获取流量,也的确拥有较高流量,然而,他们却始终无法获得投资人的钱。

2017年6月,光圈直播在发放了6月份的薪水后,其员工就再也没拿到过一分钱工资。

除了员工,光圈还拖欠了平台上主播5000到9万元数额不等的薪资。

目前,光圈直播的官网已经无法访问,CEO张轶在微信中坦诚了融资失利。

在光圈倒闭后不久,直播平台倒闭潮正式开始,包括爱闹直播、趣直播、凸凸TV、网聚直播等在内的18家平台很快均无法登陆或倒闭;2017年4月,国家网信办关停了红杏直播、蜜桃秀、蜂直播等18家直播类应用;两个月后,多地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关停了“悟空TV”等11家手机表演平台。

一场倒闭大潮,轰轰烈烈的开始,然后又一切迅速的消失了。

GPLP反思:过度追求风口 没有意识到真正的风险

1.创业者和投资人过度追风口,一时间出现众多直播平台,平台供给量远远大于需求量,最后洗牌倒闭是必然趋势。

2、没有跟得上行业高速发展。

伴随政策监管不断趋严,直播行业的准入门槛也在不断提高,2017年12月1日,国家开始施行对直播平台和主播提出了“双资质”、“先审后发”、“即时阻断”等要求,按照规定目前符合要求只有YY、虎牙直播、映客直播等少数几家。

平台型公司的资本之争:

伴随巨头与国家队的入场,中小型直播平台资源薄弱,无法与大巨头抗衡。

然而,如果不能够获得资本支持,伴随着带宽、内容和营销广告成本的不断上升,长期处于烧钱阶段的平台只能宣告倒闭。

光圈直播曾获由合一资本紫辉创投、协同创新三家投资的1250万的pre-A轮融资。

五、“几块钱就能开豪车”:共享汽车听起来很美

“减少私家车,有效治堵”,共享汽车一诞生就狂吸眼球。

只是高潮过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友友用车原名友友租车,成立于2014年3月,早期以P2P模式切入私家车共享,用户可以把自己的车辆放到平台上给有驾照却无车的人租赁使用。

2015年3月,趁着P2P租车的春风,友友租车又获得易车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

2015年10月,友友租车主打电动汽车分时租赁业务,改名友友用车。

在2016年底实现了70个网点分布,近300台电动汽车的保有量,可以说是国内较早进入分时租赁创业的先驱,然而这一切却在2017年分时租赁风口来临之际戛然而止,未免让人叹息。

2017年3月10日,“友友用车”官方微信公众号更新推送,称由于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决定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停止运营。

2017年10月23日下午,共享汽车EZZY召开临时性的全员会议。会上,公司创始人、CEO付强突然宣布了公司即将解散、清算的消息。当晚有员工称,他们陆续被“踢出”微信工作群。

与此同时,2017年底,定位高端市场的的共享汽车企业EZZY宣布倒闭,这让未来共享汽车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GPLP反思:共享汽车倒闭原因:模式超前 体验差

共享汽车高成本低收入,这让其一诞生便被很多人否定。

其次,共享汽车存在便利度不够、停车费用高、充电困难等因素诸多影响用户体验,再加上大城市牌照监管严,是制约分时租赁汽车扩大规模的最大障碍。

盈利难,体验差,最终,共享用车开始走向了灭亡。

友友用车融资情况

2014年9月,友友租车获得由光速安振中国基金领投,险峰华兴(K2)和天使投资人王刚参与的近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

2015年3月,友友租车又获得易车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

在此期间,友友租车曾一共拿过两轮融资,累计或达2000万美元。

*本文为新芽NewSeed特邀作者Tony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