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互联网”的新媒体

经济观察报韩国强2018-01-31 09:29事业线
有朋友说,我反互联网。但网络世界人群更容易细分,反互联网,其实也是一种互联网精神。

在中国,艺术领域目前是一个是巨大的市场空白,包括这方面的创意。但是,艺术领域无论是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都没有做得好的。而这对于我们来说,看到的是一望无际的空间。

从市场规模来看,我们单论奢侈品,高端的汽车和高端消费品,论市场规模(广告投放)全球大概是有100多亿美金,在中国估计有100多亿人民币。

但是,随着新媒体的发展,原来的载体就没有了,奢侈品杂志,高端的杂志也都消亡殆尽了。但是品牌传播的需求还在,你还是要有新的东西去承接。100多亿投入,它并没有消失。

事实上我们品牌的反馈也是如此。我们2016年年底才上线,已经有了合作与投放。在今年9月份之前,整整大半年我们都没有经营团队。

9月份之后,我们才开始接触一些品牌,也间接证明了我原来的判断是正确的。前面几年,高端品牌的互联网投放,只占全部投放的四分之一,他们还会在电视上做投放,因为新媒体的环境不够好。所以我们得创造一个最好的内容品质,最好的环境给到品牌。我觉得未来两年的新媒体投放,会从四分之一会涨到三分之一甚至会变成二分之一。但是前提是有优质的新媒体存在。

反互联网

有朋友说,我反互联网。但网络世界人群更容易细分,反互联网,其实也是一种互联网精神。

我相信生活方式升级,本质是审美升级。不是说我有多少钱,财富资源越来越多,生活方式就升级了。审美一直是在进化的,大家对于审美的各个方面,越来越希望获取更多的知识和养分。这就是市场本身存在的最大的需求。

中国缺少传统意义上的审美教育或者艺术教育。但是大家都觉得这是大势所趋,有小孩的话,可能都会让小孩儿去上各种各样的艺术课。这个需求不是说我有钱没钱,而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公共必需品。

另外一方面,我们能把内容做到最好,能和高端品牌无缝对接。你是女性最清楚了,就是所有欧美的奢侈品,高端消费品,品牌理念里几乎没有离得开艺术和设计的。

我们做的东西是直奔精神世界的,我希望别人都去谈物质,都去物质主义,很好。我们拍过很多都是全球一线的艺术家,但是我从来没有提过一次他们作品的价格,我不关心价格,我只关心价值。

艺术家精神世界强大,他的经历、情感和各种选择,各种精彩和矛盾,和大众是心息相通的,这就是共情,大家会被打动。所以说,我现在并不认为我们做的是艺术类媒体,我们其实做的是最根本的生活方式媒体。

我们的用户人群上,比较偏新人类。首先因为我们内容的主角都是特别个性,有一点满不在乎,这吻合新人类的调性,不谋求融入大众,不苟同某个观点。我们只跟每一个灵魂相近的人接触,每一个思维相近的人接触。

反思内容风口

从制作方面讲,我们其实又很接近传统媒体,别人以为短视频么,现在手机都能拍,但我们的制作要求近乎电影,拍摄周期长,特别烧素材。这也是需要建立的专业门槛。我们原来想在海外,比如像欧洲找几个合作团队,但是等我们把拍摄要求跟他们一说,都吓坏了,都不接。

做传统媒体的人还有一种执,就是说靠内容建立影响力,但是舍不得砸钱买用户量。我也确实很保守,我认为如果用户对你不感兴趣,get不到,他不会打开,砸再多的钱也是浪费。与其这样,不如发挥内容本身的震撼力,他跟你有呼应,你把他打动了,他就会关注你。

现在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全都这么干,都忘了编辑主权,可编辑对于内容的核对、判断和推荐是非常重要的。但事实上,现在互联网公司的内容团队只需要几个人,就是把活儿全部交给机器,智能控制一切。

我觉得这样的做法,无论从哪一面来说都是“邪恶”的。为什么很邪恶?机器筛选就是标题和视觉元素的挑逗,最后的结果就是把人的欲望和黑暗面不断放大。简单说,在没有理性介入的前提下,人是跟着欲望走的,机器筛选的话,是根据数据走,其实就是放大人的欲望。

其实,美国19世纪的报纸就是这样,大量充斥的是情色和凶杀报道。中国也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各种周末,各种小报,包括大量的火车站小报,都是这个路子。在报业市场争夺的初期,大家都这么干。现在几十年上百年过去了,互联网了,突然有人跳出来告诉我说这是大数据分析,这是机器筛选,听起来就像个玩笑。

迎合人的欲望是最简单的,激发人的欲望比激发人的理性容易一百倍。

供给创造需求

其实有理性需求的人,并不是少数。只是用户的需求是多面的,然而也是被动的。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索尼创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供给创造需求。特别是精神产品。

精神产品的核心就是供给创造需求,现在硅谷的那些大公司,大量优秀的公司是从来不会去做市场调研的。大众难道会告诉你我要什么东西?给你描述一个iPhone然后说你给我创造出来?他是不知道的。只有在传统行业,在物质短缺时代,市场缺多少,我去生产多少。而精神类产品都是要我们去创造的。

内容生产者要承担审美,承担理性,要有对事物的判断。有人放弃职责,就有人越俎代庖。不是说大众不需要理性,不需要价值判断,大众当然需要。否则世界上那些优秀媒体为什么会变成巨人?它们是靠迎合人的欲望成长起来的?当然不是。

人工智能本质上就是给定义,就是贴标签,再加上搜索。而当代艺术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无法被定义。现在越来越多的跨界,各种融合、想象和可能性,每个人都在拓展自我的可能性和能动性的边界,就是把精神疆域越扩越大。无法定义就是他的惟一定义。

唯一重要的就是审美调性一致,那种灵性的东西是一致的,吸引你。但是不要去归类,人类的需求是复杂的。

在国内普遍往东瀛风方向靠的时候,我们大概是唯一偏欧美系的。很简单,因为当代审美的中心在那儿,高端品牌的中心在那儿。在我们的架构中,艺术是塔尖,中间部分是创意,包括各种各样的设计和现实应用,基础是生活,其中有很多的玩家、生活家,很多的极客。所以我们做的,本质上是生活方式。

同时,我也不断尝试去做一些内容的延展,延展的原则是符合我们人群的调性。比如说我可能会做音乐,也可能做很酷的谈话类栏目,这样去做细分。Vice现在是全球最大的视频企业,YouTube上已经有50几个频道,年收入20个亿美金了,他们甚至还有自己的电视频道和杂志,变成托拉斯了。

精神产品有其特殊性。像谷歌这样伟大的公司,他们说我只要推出一款产品,大众就需要做一件事,就是欢天喜地。他们就是抱着这样的一个理念去做产品。也有伟大的公司它可以把物质产品做到很灵魂,能够变成人的精神的一部分,最后就是会有很多死忠粉。用户自己不会告诉你我要什么样的产品,伟大的产品要的就是艺术家的审美和想象力。

Sola好在做的不是时效性的东西,视频本身很耗费时间和精力,所以我们在建一个艺术大师的视频库,大量素材的积累,每个艺术家都拍了几个小时,甚至更长。现在我呈现出来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这样的视频库以后也是史料的一部分,也是重要的版权资源。

以后也可以走到线下,虽然走到线下是非常复杂的活儿。也可以转成其他载体,我们光采访的音频和文字素材就有几百万字,出几套书都可以了。

直到目前,我们还是并没有太看重流量,流量有时候要砸钱,有时候要运气,但更多的是精细化运营的结果。我也没有做流量考核,但是会做奖励,主要是我觉得我们有一些作品,拍得特别好。虽然流量不高,但是我很喜欢,我觉得牛逼,那么我没有什么理由去责备他。

Sola现在只在圈内有影响力,在艺术圈、文化圈、传媒圈,很多朋友只喜欢Sola视频,我们也不炒作,很神秘,我们是一个等待被发现的品牌。

我承认,这点也有些反互联网。

*本文作者韩国强,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经济观察报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经济观察报

最具影响力的市场化财经媒体,下辖纸质版、经济观察网、研究院、电子版、音视频、微博、微信等全媒体矩阵。微信号:eeo-com-cn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