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不畅的A站,七易其主,这次可以续命吗?

媒体训练营刘路阳2018-02-02 16:31事业线
埋葬了早期二次元用户的中二后,A站已失去所有先机。

昨晚月色甚好,却不知A站员工心情如何。

根据腾讯报道,中国二次元弹幕视频网站Acfun(A站)融资不畅,A站近200名员工已经被拖欠了两个月工资,由阿里云提供的A站服务器,也在昨晚12点就到期。针对腾讯的问询,A站公关负责人称“暂时无法回答”。

目前,A站尚可正常访问。

仍未到位的融资

不久前A站是差点被续命的,甚至可以借此再与B站一搏。不过按照如今的情况,这口奶,A站怕是还没有吃上。

2017年12月20日,《财经》报道由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参与创办的云峰基金正在与A站洽谈新一轮的融资,云峰基金将以A站1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估值,入股超过20%。入股成功,阿里系的优酷土豆与云峰基金将持有A站过50%的股份,A站将变为阿里控股的公司。

2017年12月28日,36氪又作出了更为详细的报道,称A站预计增发2.5亿新股,投后股权结构为“云锋+阿里”占31%,加之此前优酷土豆持有的13.23%股权,阿里系实现对A站的控股地位。至于A站原实际控制人奥飞动漫董事长蔡冬青则出让28%的股权,中文在线投后占比则为16%。

虽然两篇报道细节详实,但是云峰基金对的态度却是“相关报道并不属实,最终交易方案还远未形成”。在36氪今年1月18日的报道中,云峰基金对投资A站的态度变得模糊,如今综合腾讯的报道,这笔投资,怕是还没到账。

根据腾讯报道,A站公关负责人对于这次融资的回复为:“我这边没有收到(融资)停止或已经有结果的消息,融资还在过程中。”

十年七主,间接养出B站、斗鱼

成立于2007年6月的A站,本是动画连载网站,在2008年3月,创始人Xilin模仿日本弹幕网站NICONICO,作出了弹幕的雏形后,日渐发展为今日的样子。

A站作为中国最早的二次元文化聚集地,虽然模式从形成起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大变化,但是十年之间,易主六次,还间接催生了B站,直接成全了斗鱼,并且被两者华丽丽的反超。

2009年6月,A站员工内斗,造成A站有一个月的时间无法访问。受此影响,A站早期用户bishi徐逸创立弹幕视频网站Mikufans,即B站前身。A站的管理不善使得B站迅速吸纳从A站外流的用户,定下了日后超过A站的基础。

2010年初,无力改变局势的A站创始人Xilin私自以400万元的价格将A站出售,有网友称其是为了在长沙买房买车,从此之后,Xilin消失匿迹。A站由赛门接手,但是实际控制权落到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手中,在陈少杰的管理中,A站上线了直播板块生放送,也就是斗鱼的雏形。

2014年初,陈少杰将斗鱼从A站剥离并带走,手游公司晶合思动创始人杨鑫淼接手A站。同年4月,奥飞娱乐董事长蔡东青入股A站,不过奥飞并不承认入股。4月底,没有A站控制权的赛门留下“没有人会比我更爱ACFUN”后离开A站,原游戏实况主辰音奈奈成为代理站长。在杨鑫淼与奥飞新的管理下,A站早期的管理员工所剩无几。

2015年8月,优酷土豆以起诉的方式开始并最终入股A站,斥资5000万美元,取得18%的股权。孙旻接替杨鑫淼的位置,刘炎焱(原《动漫贩》主编)成为A站总编辑,张侠(翅膀)成为A站产品副总裁。优酷土豆和三位新管理者为A站带来了可观的改变,A站的DAU提升了5倍。然,好景不长,A站的又一轮风暴即将登陆。

2016年初,软银中国投资A站6000万,莫然接替孙旻成为A站新CEO,并引入王伟,边缘化刘炎焱,A站再一次遭到换血惨剧。同年6月左右,又一轮的内斗中,莫然辞职,刘炎焱成为A站新一任CEO,奥飞娱乐副总裁、首席战略官李斌担任董事长。

2016年11月,中文在线发布公告拟出资2.5亿元认购A站13.51%股权,A站估值达到18.5亿元。如果投资完成,中文在线将成为A站第二大股东,本轮融资没有造成A站管理层混乱,只是,钱并没有完全到位。一年后的12月15日晚间,中文在线发布的财报显示,截止到2017年10月31日,中文在线对A站的实际投资为1.31亿元,这对没有形成盈利能力的A站来说,是断炊之痛。

2017年6月,沉静了一段时间的A站举办了一场战略签约仪式暨广告推介会,作为A站第一场对外发布会,刘炎焱表示A站是“在最糟糕的年净利,靠着调性留住核心用户”。但是信仰归信仰,资本归资本,失去版权、原创等先手的A站,已经难以与B站抗衡。随后的6月22日,A站受到广电总局政策的重锤,因不具备视听节目许可证,视听节目服务受到冲击。

加之BAT引领的时代,腾讯布局了B站,百度重心转变,A站成了留给阿里的选择之一,A站的现状又不是最优标的,这也造成了云锋的犹疑。虽然如今云锋的注资对A站分外重要,但是阿里系的进入,怕会再一次使A站经历人员动荡。

反观B站,虽然创始人徐逸被调侃为“逸献帝”,CEO陈睿被调侃为“睿文帝”,但是即便成为吉祥物,徐逸也没有掀起B站的内斗,陈睿也是在被骂中(商业化)带着B站往前走。

同孵化于A站的斗鱼,如今也稳居国内直播第一梯队,成为估值超过100亿的独角兽。并且具有视听节目许可牌照。

再说一个被知乎网友提及的细节,B站会在季节更是后相应更新版头,而A站不会。运营能力各有千秋不好评论,但是用心与否总是能在细节看出。

昨晚12点12分,A站的官方微博更新了一个doge猫头的表情。斗鱼主播陈一发的评论“有没有会员,我来充五年”成为热评,A站的粉丝在点赞支持的同时也踩了B站。虽然粉丝明知“会员”是挽救A站的手段之一,但是仍称A站即使倒闭了,也不会向用户收费开大会员,与A站一向看不起B站“小学生”的风气一致。

粉丝可以看不起B站,管理层却不能看不起B站。只是可惜,别说看不起,A站管理层似乎就没在意B站这一竞品,长时间以来A站的入局者只想着吃肉,并没有想着如何将肉养肥。

A站在早期用户成家立业日渐流失后,没有吸引到足够的新生流量,也就一并失去了新生流量对版权付费的意识。在天时地利人和皆输给了B站后,如果不做转变,即便是阿里的融资到位,A站怕是也难以走远。

*本文作者刘路阳,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媒体训练营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