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数据或被清零,谁会拯救A站?

商业人物何思妤2018-02-07 10:45事业线
刘炎焱曾对媒体说,很多人劝他不要去,但他仍毅然加入。因为他喜欢二次元,喜欢A站的氛围。可是,他的中二和热血也不能力挽狂澜,A站十年已经积重难返。

“没辙,谁让自己中二呢?老想拯救世界,这事儿没救。”

3年前,刘炎焱加入A站时,A站刚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版权风波,一度“药丸”声音不断。最终,这次危机以当年8月优酷土豆入股告终。

刘炎焱曾对媒体说,很多人劝他不要去,但他仍毅然加入。因为他喜欢二次元,喜欢A站的氛围。可是,他的中二和热血也不能力挽狂澜,A站十年已经积重难返。

2月2日,A站发布微博称:“我想再活五百年”,并配上大哭的表情。随后,网友们发现A站网页端与APP均已无法打开。就在同一天,B站在开年会,董事长陈睿吐槽,“最近虽然B站发展很快,但自己的生活幸福指数直线下降,连追剧都没时间,心烦。”

天下漫友本是一家,如今却境遇悬殊令人唏嘘。有网友说,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坟头蹦迪”吧。

走到今日地步,并非一日之寒。

去年11月A站关停了三天,今年1月底有A站员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表示,A站已经拖欠员工工资近三个月,社保也需由员工自己缴纳。1月31日晚间,腾讯发文称:A站的服务器由阿里云提供,在1月31日晚上12点就到期,如果不能按时续费,A站将被关停服务器。

其实,自2007年成立以来,A站经常因技术问题炸站,无论是用户还是官方,都曾无数次自嘲:吃枣药丸。没想到竟一语成谶。截止今日发稿前,奇迹依然没有出现。 

据阿里云客户满意中心在微博上的回应,服务器到期后数据可以保留7天,如若不及时续费,A站将被完全清空数据。

这意味着,A站最后的生死大考,就在今天。

谁会拯救A站?

自救?

从31日晚到2月2日,曾有一线生机闪现。

据《三声》报道,2月1日上午,在A站的工作群“花果山”里,刘炎焱发微信称中午就到公司,请各部门选几个工会代表,开个“激动的会”。“这都是咱取经该过的山,就是师傅被妖怪吃了散伙也得看见骨头不是。”

不过,到了2月2日,这笔资金还是没有到来。

接近A站的业内人士对媒体说,刘炎焱尽力了。他要做的不是把A站从0做到1,而是从负10000做到0。“他还是很有内容情怀的一个人,也想把A站做得更好。只不过,在资本面前,情怀的力量实在太小了。况且,A站实在缺钱,几乎寸步难行。

10年来,资本来了又去,A站控制权几经易手,伴随着每一次融资,都会发生剧烈的人事动荡。2016年7月,经历6次权力更迭之后,刘炎焱接任A站CEO,A站迎来了难得的一段稳定期。除了引入中文在线出资2.5亿成为第二大股东,刘炎焱还针对A站长期被忽视的商业化做了一些尝试。

去年6月9日,A站举行了第一次对外广告推介会,计划在广告、展会和直播等领域推动更多的商业化尝试。这一度被认为是A站复苏的标志。发布会上,A站与利欧数字集团签署相关的战略协议,并拿下洛天依上海演唱会的独家直播权。

“在最糟糕的年景里,A站就是靠着调性留住核心用户。以后将会往更加垂直的方向发展,包括二次元在内的先锋文化、亚文化社区平台。从现在开始,你每一天用A站,都会有新的惊喜。”

可惜话音刚落,两周后A站就迎来当头一棒。

6月22日,广电总局下发通知,责成属地管理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关停了A站、新浪微博、凤凰网的视听节目服务。经营了十年的A站,居然没有牌照。

其实早在2014年初,AB站就同时被曝出无证经营,并被工信部拉入黑名单。只不过,B站后来挂靠SMG(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解决了视听许可证的问题。

紧接着,9月5日,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整治弹幕网站,A站首当其冲遭到行政处罚,罚款12万元,根据官方公布的最终核查数据,被清理下架视频的总数量多达32万余条,占当时A站UGC内容的70%。

根据36氪的报道,2017年6月前,A站实际拥有60万up主,每日可以生产11000个原创视频,用户的日停留时间为54分钟,日PV5500万。这些数据在遭遇政策挑战之后开始急速下降,“仅日活一项就从年初的800万掉到160万”。

正要重新出发的A站,因为监管势头又衰减下去。

按照常理,面临危机,自家人是最有可能施以援手的。但是过去的一年,大股东奥飞娱乐也不顺利。

1月29日,奥飞娱乐在夜间发布业绩修正公告,预计2017年度盈利4984万元至1.99亿元,同比下降60%至90%。此前,公司曾预告2017年度业绩下滑幅度在30%以内,即净利润在3.5亿元以上。

奥飞娱乐表示,业绩大幅下调的原因有三个:一是去年第四季度上线的潮流玩具业务未达预期,二是海外影视业务收缩调整及影视投资业务亏损,三是游戏业务未达预期及对应该业务子公司商誉减值等。

根据《上海证券报》报道,在2016年4月奥飞披露的定增方案里,拟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不超过45亿元,直到2017年6月,该方案才获得证监会批准。2018年1月,定增方案实施完毕,合计募资约7亿元,远低于预期。

而二股东中文在线的投资并未全部到账。

据中文在线《2017年1-10月、2016年度备考合并财务报表审阅报告》显示,截止到2017年10月31日,中文在线对A站的实际投资为1.31亿元。基于前两期打款情况,这意味着在2017年6-10月之间,也就是A站两次遭遇政策管控的时期之内,第二大股东中文在线仅为A站打款2100万元。

根据36氪的报道,A站去年11月25日—27日爆发的“宕机事件”,大概率就是一场因为资金链紧张而触发的公司运营危机。

大股东自顾不暇,二股东明显对A站信心不足,他们有多大概率对A站出手相救呢?

阿里系?

2月2日晚间,有消息称A站将增发新股,控制人由奥飞系更换为阿里系。3日A站官微点赞了一条“三天内会有一笔意外之财”的微博,引发粉丝欢呼,但它随后也点赞了另一条微博:“A站已死,有事烧纸。”

实际上,阿里投资A站的消息已经传了很久。去年12月20日,据《财经》报道,阿里旗下的云峰基金将以10亿人民币的估值,计划入股超过20%。赛伯乐以及一家地产背景的基金也有意入场。

12月28日,36氪提出了更为详细的交易方案细节:A站预计增发2.5亿新股,投后股权结构为“云锋+阿里”占31%,至于A站原实际控制人奥飞动漫董事长蔡冬青则出让28%的股权,中文在线投后占比则为16%。加之此前优酷土豆持有的13.23%股权,阿里系实现对A站的控股地位。

两则报道出来后,云峰基金的态度变得更为谨慎和敏感,内部人士坦言,“相关报道并不属实,最终交易方案还远未形成”。A站公关负责人则回应:“我这边没有收到(融资)停止或已经有结果的消息,融资还在过程中。”

此次A站关停后,知情人士透露,在云峰入股的问题上,多个股东争执不下,很大程度上阻碍了A站融资进程。争论的焦点在于,A站状况日益糟糕,使得估值只能下调。

A站的第二任站长辰音奈奈把A站比喻成几易其手后过了气的土妞,新的金主觉得,“你看也没人愿意买这姑娘了,要不直接卖身给我得了。

各方股东能否最终达成妥协,将决定A站最终的命运。

根据易观千帆的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10月手机移动端B站APP的月活用户高达5134.89万,行业渗透率为68.31;而A站的月活用户已经连续出现10个月的下跌,从年初的500万跌至目前的222.99万,行业渗透率也仅为2.97。

A站盈利情况也并不理想:2015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截至2016年9月30日,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48亿元,净资产为-1.12亿元。

即使关键数据下降极快,但是A站依然是一个具有战略性价值的入口型平台。如果阿里想要进军二次元市场,那么这家网站依然可以充当“敲门砖”。

在第五届互联网视听大会的ACGN创新高峰论坛上,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的介绍,2017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了3.08亿,90后、00后占据97%以上,二次元市场规模上,2017年泛娱乐市场规模为5800亿元,而二次元行业市场规模占比高达57%,这块三千亿的大蛋糕也引起了巨头们的垂涎。

腾讯已经投资了B站,2017年在此领域共出手了34次,从国产原创漫画制作商、国产原创3D动画制作商到衍生品开发与授权公司和动画影视创作服务提供商等均有涉猎。

这也意味着,留给阿里的标的已经不多了。

在这个意义上,阿里系投资A站有很大的可能性。

B站?

如今A站仍在苦苦等待阿里系输血,B站却已经准备赴美上市。

1月11日,据《财经》报道,B站已进入上市前静默期,并最快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在美国上市,估值在30至35亿美元左右。

事实上,B站创始人徐逸原来是A站早期用户,创立B站“只是希望二次元粉们在A站宕机时,有地方可去。”后来随着A站经营的持续恶化,B站得以迅速崛起。

2007年5月,如果没有一个ID为“acg_xilin”的网友在酷6网上传的一段20分钟的动漫歌曲串烧视频,可能就没有如今耳熟能详的“AB站”。同年6月4日,AcFun正式上线,成为国内第一家视频弹幕网站。

后来,A站深陷服务器出错、稿件审核混乱等问题,2009年6月A站爆发内讧,7月因为机器故障连续一个月无法访问。刚从北邮毕业的徐逸就“趁机”弄了个叫mikufans的网站,后来改名叫B站,与A站自此划江而治。

2010年成了AB站的转折点,二者的命运自此发生了变化。

那一年,Xilin在没经过其他人同意的情况下,以400万的价格把A站卖给了陈少杰,有网友称其是为了在长沙买房买车。

当时正是A站最好也是最混乱的时候:2月A站刚刚以第一届Acfun春晚打响了名头,下半年却遭遇大量水军恶意灌水刷屏,网站服务器不稳定、审核缓慢的问题达到了巅峰。大量UP主和用户流向B站。

也正是在那一年,徐逸遇上了陈睿。

陈睿是猎豹移动的第三号员工、副总裁,和搜狗CEO王小川是成都七中的同班同学。他自称“大龄动漫爱好者”,是B站最早的两万名用户之一,直到现在还会抽空看动漫和追新番。2010年,他给B站投了一笔钱,此后一直做B站的业务顾问,2014年猎豹移动IPO后,陈睿正式加入B站,并担任董事长。

陈睿的到来加速了B站的商业化进程,布局遍及游戏联运、电商、广告、线下活动、游戏直播等多领域。

据腾讯深网报道,2017年前4个月,B站整体营收达7.292亿元,并获得9854万元的盈利。其中,游戏代理和联运占比超过9成,高达6.41亿元,而且同比增长267%。

陈睿还是一名老金山人,自从雷军的鬼畜视频在B站走红之后,小米也有意将B站作为一个前哨基地,为小米Max 1和2都做过超耐久直播。雷军甚至不忘在《奇葩说》上自黑:你们没在B站听过我的歌吗?

而反观A站,2010年陈少杰接盘A站后,并未对社区经营下功夫,把重心都放在直播上,并孵化出斗鱼直播。2014年年初,陈少杰将A站转手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并带走了斗鱼直播。

此后,A站几年内数次易主,每一次融资都伴随着高层的震荡,开始了漫长的宫斗之路。据腾讯《深网》报道,一位熟悉A站的人士称,公司一个月换一任总监是常事,招人开人如同儿戏。A站早已成为各方代理人和多方势力互相博弈的战场。

相比之下,B站管理团队一直很稳定,虽然先后迎来IDG、启明、掌趣以及腾讯等资方,但B站的掌控权始终在以陈睿、徐逸为首的核心团队手中。

2017年7月,PingWest品玩称,只有B站才能救A站。因为与一张牌照都没有的A站相比,B站却有2张牌照。一张B站正常使用,另一张则挂在B站投资的一家音频类亚文化网站M站上。

根据工商信息显示,这张牌照是在2016年8月被收入囊中。一位了解牌照交易内幕的FA人士称,一般一家企业手持两张牌照,主要是为了之后的并购做储备。同时,也表示在这张牌照交易的时候,圈子里曾有过“是为A站准备”的传闻。

抛开AB站的渊源,B站收购A站也有可能性。

毕竟从2015年起,陈睿默默投资了专业动漫媒体Anitama、成都知名老牌漫展Comic day、老牌动漫论坛Stage1、轻小说方向创业项目轻文轻小说等30多家ACG相关的公司。

而对于A站来说,陈睿也不失为好选择。

“天下漫友是一家”或将不再只是一句口号。


*本文作者何思妤,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商业人物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