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凭3毛钱拉链撬动50亿大生意,一位流水线普通工人的逆袭史

创业中国小创君2018-02-09 12:32事业线
一个小农民,建了一个小工厂,生产小拉链,但是他有一个大梦想——建立民族品牌,走向世界舞台!

你应该曾在拉链上看到过“SBS”的标志,也许那时的你不知道这三个字母是什么意思,但今天之后,你要记住,“SBS”代表的是中国拉链第一品牌、拉链界唯一的中国驰名商标,是世界纪录协会评定的中国最大拉链生产商,更是推动中国成为世界第一拉链生产大国的重要力量!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中国拉链基本靠进口:从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进口,但质量太差,“十根有八根容易断”;从日本进口的拉链,质量很好,但是价格几乎是普通拉链的几倍,大部分工厂老板无力承受。拉链这个小小的配件竟成中国鞋服制造的软肋与痛点。

这时候,在晋江这个鞋服之都的土地上,一个出生在农村的穷小子出现了,他将改变中国拉链依靠进口的历史!请大家记住他的名字,他叫施能坑。

1

晋江地儿虽然不算大,名声却不小。在这七百多平方千米的土地上先后出现过数十个知名品牌,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盼盼、雅客、恒安等等,还有包括七匹狼、劲霸、柒牌、卡宾等在内的几十个服装品牌。

晋江的鞋服产业十分发达,也因此有很多称号,譬如“中国鞋都”、“世界夹克之都”等等,衣服、鞋子、箱包都少不了一个配件——拉链。

然而,也许是利润太薄,大家看不上;也许是工艺太难,大家没有决心去攻克,80年代初,别说晋江,就连整个福建都没有一家像样的拉链厂,巨大的需求基本依靠进口。

为了压低成品价格,当时大部分工厂都是从泰国、越南等地进口,可来自东南亚的拉链质量确实不咋地。

那时候施能坑还是某服装厂流水线的一名普通工人,有一天他正在打扫院子,偶然听到做箱包生意的邻居抱怨道:“现在的箱包一个月卖个一千、两千不是事,可就是拉链总掉链子,十条有八条一拉就断。”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从这一句无心之言起,施能坑开始了他的“寻链之旅”。

2

他们兄弟几人凑了1万6千元,施能坑带着这点钱去了北京。在北京拉链总厂,他看到了工厂门口一条长长的队伍,足有一百多号人,都是来买拉链的,有人甚至排队排了一晚上,那情景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他带着拉链从北京回到晋江,他带着兄弟几个用小铁锤给拉链加了加工,然后拿到批发市场和商场去卖。

创业之初谁人不苦,但施能坑是农民的儿子,他能吃苦。他每天背着2000多根拉链走在晋江的大街上,早出晚归,肩膀都勒出了血痕。这样过去了一两个月,卖出的数量极少。

无奈之下,施能坑找到了原来打工的服装厂老板,正好老板有一批运动裤需要拉链,施能坑为他解了燃眉之急。

之后,这位老板又给他介绍了其他老板,施能坑与大大小小的几十个老板们建立了联系,获得了他们的信任,订单逐渐多了起来。

但订单再多,他终究只是一个加工的中间商,拿到的利润微乎其微,利润的大头都被拉链厂拿走了。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1988年,施能坑投入三十余万建立了自己的拉链厂,他要走“自产自销”之路!

3

曹德旺说,制造业需要的是甘守寂寞的“制造的人”,施能坑跟曹德旺一样,也是一个甘守寂寞的“制造的人”。

一个小农民,建了一个小工厂,但是有一个大梦想——“建立民族品牌,走向世界舞台”!常人不敢做这样的梦,也不理解这样的梦,只有施能坑自己寂寞地坚守着这个梦。

为了保证产品质量,他从日本引进压铸机,从美国进口高质量原材料,不管付出多少代价,“必须生产出高质量的拉链”,因为他要追赶的目标是世界第一、有着70年历史的日本YKK!

为了占领市场份额,他不断压低价格,别人卖1块,他卖8毛,最便宜的时候,“批发3毛,零售5毛”,简直跌破底价!

虽然打价格战是比较初级的玩法,但在那个营销套路没那么多也没那么深的年代,还是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仅仅半年,物美价廉的浔兴拉链在晋江站稳了脚跟,并逐渐将市场拓展到了整个福建、整个中国。

高质量与低价格如鱼与熊掌般,往往不可兼得。为了让高质量与低价格并存,一方面,他把家人拉过来给他打工,大大降低了人力成本;另一方面,他跑遍全国各地,货比三家,得到一个最佳组合:福建的布料+北京的拉头+广东的模具。

最重要的是,施能坑明白,“春天种下的种子秋天才能收获”,他没有急于追求高利润,而是走薄利多销路线。就算一根拉链只有几分钱利润,如果能卖一万根、百万根、一亿根呢?更何况,他的市场不仅是在中国,他要做的是“跨国”的大生意!

4

为了实现那个宏伟梦想,施能坑做了这几件事:

1.统一行业标准。

古有秦始皇统一度量衡,今有施能坑统一拉链术语。因为地域差异,中国的拉链型号、性能指标甚至专有名词都存在很大的差距,这也成了拉链行业国内外贸易的障碍。

在中国日用五金标准化中心的指定下,浔兴花三年时间完成了《拉链术语》国家标准和三项拉链行业标准的制定,1999年,中国拉链中心在浔兴正式挂牌。这意味着,浔兴在国际化道路上跨出了一大步。

2. 投资篮球队。

同样在1999年,施能坑投资了一支篮球队。不仅因为施能坑喜欢篮球,也不仅仅是为了支持当地的体育事业,而是借篮球提升SBS的品牌知名度与美誉度,同时,为他介入体育事业打下基础。

3. 成立SBS拉链学院。

2001年,浔兴与华侨大学联合创办了"SBS拉链学院",创造了"工厂+学校"的教育模式,开设了机械模具专业、工业工程与生产管理、市场营销与经营管理等三个大专班,不仅圆了员工的大学梦,更为企业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4. 重视技术创新。

小小的拉链实际上有着大大的科技含量。施能坑早年常常去国外学习,买回一堆拉链,接着摸索、尝试;后来,他招纳了大批技术人员,自行研发新型拉链,升级生产设备等等。

时光不会辜负默默坚守的人,2006年,浔兴上市了!

遗憾的是,施能坑最终还是放弃了坚守了30多年的拉链事业。转型体育产业未果后,2016年11月,施能坑放弃坚守了30多年的拉链事业,以25亿元的价格把企业卖给了采用杠杆收购的新资本方天津汇泽丰。

但最近有媒体根据浔兴股份的公告推测,浔兴股份可能会将其主营业务——拉链及其相关的产业“还给”施能坑家族。

无论这个推测是否能够成为现实,施能坑以30余年的坚守为我们证明了一个道理:不管什么行业,不管什么产品,不管做什么事,只要做专、做精了,都有很大的市场,企业都能够不断地发展和壮大。

*本文作者小创君,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创业中国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