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芳华

微信公众号:砺石商业评论刘学辉2018-02-12 10:47事业线
34岁的联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历史最为悠久的企业之一,其已经经历了多次重大危机的洗礼。

国际上有很多优秀的百年企业,例如惠普、IBM与通用电气等等,他们都在百年发展史上经历过多次谷峰与谷底。相比这些国际上的优秀企业,大多数中国企业都还很年轻,并没有经历过一个完整的兴衰周期。

而34岁的联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历史最为悠久的企业之一,其已经经历了多次重大危机的洗礼。

柳传志力挽狂澜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联想集团出现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亏损,该财年,联想全年亏损2.2亿美元,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2009年2月份,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被迫出山,重返联想集团队伍,出任董事长。解雇外籍CEO,杨元庆则重回CEO职位,两人又开始了接下来两年多的杨柳配。

柳传志回归联想集团后,在董事会结构、组织架构与企业文化上都做了彻底的调整,并制定了“进攻”和“防守”两方面的策略。进攻是指联想集团要积极涉足消费市场与新兴市场,而防守则指的是要继续稳固中国市场及全球企业级客户市场的领先优势。

随着柳传志与杨元庆一系列变革策略的落地,2009年11月5日,联想集团公布截至2009年9月30日的第二财务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联想集团全球个人电脑销量同比去年上升17%,而同期全球整体市场销量只比去年上升2.3%。

联想集团不但在第二财务季度跑赢大市,实现扭亏为盈,全球市场份额也创下新高,费用率达到并购IBM PC业务以来的最佳水平。 

两年之后,也就是2011年11月2日,联想集团发布2011财年第二财务季度财报,再次交出优异成绩。联想集团该季度销售收入为77.86亿美元,同比增长35%;净利润1.45亿美元,同比增长88.9%,联想集团的市场份额也创下新的纪录,跻身成为全球第二大个人电脑厂商。

这些数据都佐证:柳传志已经力挽狂澜,将联想集团带出了金融危机期间的泥淖。

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举行的2011财年第二财务季度业绩发布会上,联想集团同时宣布,老掌门柳传志已经完成拯救联想危机的使命,将再次卸任联想集团董事长一职,由CEO杨元庆兼任。

杨元庆在登上舞台讲话的那一刻,向坐在其右侧的柳传志微微鞠了一个躬,这个鞠躬,是杨元庆发自肺腑对柳传志的感激与钦佩。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滑铁卢

柳传志2011年卸任联想集团董事长后,在接下来的2012、2013财年,联想集团一度迎来历史上的最好光景。

联想集团个人电脑业务稳步上升,逐渐取代惠普、戴尔,成为全球PC之王。同时,联想智能手机业务也快速发展,在2013年,力压苹果、三星、华为与小米等竞争对手,成为中国智能手机销量冠军。

但是好景不长,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一方面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开始大比例替代个人电脑,导致全球PC市场出现快速下滑;另外,联想智能手机业务也因多次战略失误,遭遇销量滑铁卢。经过2013年的短暂辉煌之后,联想集团的智能手机业务在接下来几年跌入冰点,丧失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好机会。同时,那几年家庭互联网领域也蓬勃发展,联想智能电视虽然一度占据先机,但最后也功败垂成。

2016年5月26日,联想集团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5/2016财年全年财报,这份答卷很不理想。集团全年收入为449亿美元,同比减少3%;净亏损为1.28亿美元,而上一财年净利润还高达8.29亿美元。

其中,联想集团的全球个人电脑销量同比下跌6%至5600万部,收入同比下跌11%至296.46亿美元。联想集团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同比下跌13%,只售出6600万部,在最重要的中国市场,联想智能手机更是下滑到只有1500万部销量,跌出前五。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再次亏损,引起舆论一片批评之声。其中,更有与联想集团积怨颇深的某知名财经媒体人,借着这次财报发布,发表系列文章对联想集团进行猛烈批评。我觉得这些批评有失公允,联想集团当时并没有那么糟糕,2015/2016财年的亏损,并非经营性亏损,而是联想集团重组摩托罗拉手机与IBM服务器业务带来的一次性支出所致。我当时写了一篇文章名为《联想集团有那么糟糕吗?xxx们请不要再碰联想的瓷》,希望媒体给予联想集团更多的宽容与鼓励,而不是落井下石、哗众取宠。

这篇文章在行业内引起了较大反响,导致上述媒体人对联想集团的批评也戛然而止,某种程度上帮联想集团化解了一次正在蔓延的舆论危机。

那时,我对联想集团接下来的自救寄予厚望,因为当时联想集团的个人电脑业务依然稳健,智能手机业务如果策略得当,还有复苏的机会。但是联想集团接下来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尤其在智能手机业务上的表现更是让人失望,战略摇摆不定,高管纷纷出走,员工士气低迷,联想智能手机最终在中国区的业务陷入停滞。

2017年5月25日,联想集团发布了截至2017年3月31日的2016/17财年财报。

2016/17财年,联想集团的营业额同比去年再次下滑4.2%至430亿美元。其中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的收入同比下跌2%至301亿美元,移动业务的收入同比下跌10%至77.07亿美元,数据中心业务的收入同比减少11%至40.69亿美元。

这一年,联想集团的三大核心业务集体下滑。

尤其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大跌22%,在中国区更是只有不足300万的销量。300万销量,在中国4.5亿部手机的市场规模前,可以忽略不计。

对联想集团过去几年的无所作为倍感失望,2017年下半年,我先后写过两篇对联想批评较为激烈的文章。讽刺的是,这两篇文章被很多媒体转载与引用,笔者也一度与前面提到的那位媒体人被并列称为批评联想最激烈的两位代表人物。

但实际上,我与联想一直颇有渊源,联想是我非常尊重的一家企业,柳传志也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位企业家,我真心希望其能够再创辉煌。

联想2018年会

2018年2月10日,联想集团组织召开两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笔者受邀参加。不亲身处在一家公司其中,很难对其有一个真实、客观的了解,而企业年会是一个较好的、可以近距离观察企业的机会,我抽出时间参加了联想集团的这次年会。

2月10日,周六,在北京首都体育馆召开的联想集团2018年年会,万人满座。除了欣赏到一场高质量的联欢晚会,还近距离观察到了联想集团内部员工的真实风貌。

从年会可以看到,联想集团目前依然人才济济、底蕴深厚,另外,可喜的是,联想集团高管对目前的危机与过去的失误并不讳言,都能坦诚相对。

在晚会节目中,参加表演的员工还频频拿杨元庆、刘军与童夫尧等核心高管调侃,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活泼的,并不像外界传说中那样极其官僚的联想集团。有一位媒体朋友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句话说,“敢于公开调侃老板的企业,都是一个好的企业”。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场晚会中,我还看到了联想集团员工的高涨士气,他们为联想集团的光荣历史而自豪,他们为联想集团目前的问题而忧心,现场一次次经久不息的掌声,让我们看到了联想集团的活力与凝聚力。

每次参加企业年会,都会被企业内部员工的情绪所感动,因为只有他们最能感受到企业所付出的努力与所经历的不易。

联想集团的大家长,创始人柳传志也出席了当天联想集团的年会,联想(中国)总裁刘军、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分列其左右。同坐在主席台的还有联想集团的其他总裁室成员,乔健、乔松、童夫尧、贺志强、芮勇以及其他两位外籍高管。

柳传志在年会上发表了公开演讲,他在演讲中追溯了联想集团历史上的几次重大危机。

第一次危机是1994年,那时国家为了推进各行各业的信息化,把进口电脑的关税由200%降低到26%,并取消了批文。中国的民族品牌因此受到巨大冲击,面对IBM、康柏这样的庞然大物,中国民族品牌跟他们比,就像是一个小舢板和航空母舰比。长城电脑的0520,就是在这次危机中烟消云散。

那个时候柳传志正在生病,住在海军医院,他在海军医院部署了这场对抗洋品牌的战斗,把组织架构从根本上做了转变,建立了以29岁的杨元庆为领导的个人电脑事业部,并带着他们向电子部部长胡启立许下承诺,表示联想集团将坚决竖起中国民族工业的大旗。

就这样,联想集团开始了与洋品牌的浴血奋战,到2000年底,联想电脑在中国的市场份额高达30%,比后面二三四五名加起来还要多。

第二次危机是2001-2002年,那是因为戴尔电脑进入中国市场竞争。当时,戴尔从美国打到欧洲,其线上直销模式所向披靡,没有人能与其抗衡,2001年,联想集团的市场份额也受此冲击,降低1%到29%。

2002年,柳传志曾在联想集团大会上说,“联想要做出样子,让戴尔知道谁是联想,谁是杨元庆”,讲完这个话以后,到了年底,联想集团却被戴尔打得一塌糊涂。柳传志说,“最后,不是人家知道谁是杨元庆,而是我们知道了谁叫戴尔。”

2003年,联想集团开始双线作战,一条线准备和IBM的并购谈判,另外一条线准备跟戴尔的这场反击之战。当时,杨元庆主要精力放在指挥与IBM的并购谈判,现任联想(中国)总裁刘军指挥了针对戴尔电脑的这场反击之战。

与戴尔电脑一役,柳传志也亲临前线了解情况,知己知彼。最后,联想集团创造出了一种双模式,不但有戴尔的直销模式,还有联想自己的分销模式,持续到2003年底,联想在销量与营业额上完全战胜了戴尔电脑。从那一年开始,戴尔电脑在中国就一直没有翻过身。

柳传志回忆说,“如果那一年,我们真的要是打了败仗,那是什么情况呢?那就是股价大跌,跟IBM的谈判是要拿股价去买的,一半现金,一半股票,那会把大量的股票卖给IBM,但是打赢了这一仗,情况就不一样了。这是联想出生入死的一仗。”

第三次危机,就是文章开始提到联想集团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的大亏损,当柳传志讲到联想最终扭亏为盈,并成为全球PC之王时,他兴奋的大吼一声“鼓掌”,并高喊“这就是联想的光荣!这就是联想的骄傲!”

全场掌声经久不息,有些联想老员工眼中泛着泪花。

讲完三段振奋人心的光荣历史,柳传志话锋一转,他说“但是,到了今天,毋庸置疑,联想集团面临着严峻的、尖锐的挑战。从外部环境来说,这个挑战来自于这个时代是个多维不确定的时代。是个科技创新、业务模式创新能够颠覆一个产业,甚至是颠覆社会习惯的时代,是一个群雄崛起的时代”。

“而从内部上讲,我们的工作有失误。有失误正常吗?很正常,没失误不正常。我们虽然总的来说,过关斩将,一路走过来,但是犯了多少错,我本人又犯了多少错?关键是面对失误,我们一定要有一个非常虚心的态度,要直面现实,要认真的,反复的复盘,去寻找自己的问题。从中认真的总结经验教训”。

最后,柳传志鼓励联想集团的团队,他说“我相信,有这种态度,有以元庆为代表的有追求、坚韧不拔的这种精神,有刚才刘军讲的双手沾泥,热血拼搏的新文化,我相信,联想这只雄鹰永远会在天空中高高飞翔,在行业的顶峰上,联想的战旗永远飘扬。”

柳传志曾在儿子柳林的结婚典礼上讲过一段话,“三十多年前有一个电视剧叫阿信,电视剧的开头就是在日本的高速列车上,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奶奶带她的孙子看她创造的产业帝国。我正殷切地盼望着这一天!”

从此可以看出,柳传志为他创建的产业帝国感到自豪。他不希望联想集团就此归于平庸,而是殷切的希望联想集团能有一场正名之战,来维护联想,维护自己过去30多年在行业中的荣耀。

但这场战争已经不能再指望柳传志亲自率领,一方面柳传志年事已高,很难像前几次一样,冲到一线,解决战斗。另外,即使柳传志还有精力,也有能力,联想集团也不应该再对其过度依赖,这场正名之战必须由杨元庆亲自去完成,联想集团才能算得上一个成熟的企业。

结语

联想集团创建于1984年,至今已经有34年的历史,在这34年过程中,无数同时代或者更晚的企业都已经消失,而联想的战旗却依旧在行业里高高飘扬。

虽然错失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好机遇,但联想集团依然是全球最成功的个人电脑企业,也依然是中国全球化最成功的科技企业之一。联想集团之外,联想控股在香港上市,也是中国最成功的多元化投资控股集团之一。更为重要的是,联想集团为中国的互联网进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就像人有生老病死一样,每一个企业也都不可避免的出现危机,这是亘古不变的历史规律。联想今天遇到了,百度也遇到了,IBM曾经遇到过,苹果也曾经遇到过,未来华为,阿里巴巴同样也会遇到。

我们其实不应该对联想集团有太多责难,而是应该多给其一些宽容与鼓励。作为旁观者,我们很少能亲身感悟到企业内部为此而做出的努力与不易。

联想集团年会现场,柳传志在演讲中与媒体开了一句玩笑,他说“记者除了给总书记鼓掌,很少给其他人鼓掌”。

但今天,我想还是给一直饱受批评的联想再鼓一次掌。34年,联想的战旗能够一直在行业里高高飘扬,这已经是中国商业史上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联想集团年会尾声,在率领众高管朗诵的诗歌《四季声想》节目中,杨元庆高声朗诵,“感谢这光阴,让我们历芳华,不负韶华”。

一代代创业者,一代代企业都芳华已逝,流逝在这光阴里,后来人都慢慢遗忘了他们的勇敢,他们的智慧与他们的努力。

*本文作者刘学辉,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砺石商业评论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