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麦之王”天佑是这样把自己玩死的

创业邦夏X2018-02-14 17:20事业线
粉丝们大可知足,毕竟“央媒不是你想上,想上就能上”;虽然打着马赛克,满屏的模糊都分辨不出他桀骜的脸。

万万没想到,李天佑最后一次的直播画面出现在《焦点访谈》上。

粉丝们大可知足,毕竟“央媒不是你想上,想上就能上”;虽然打着马赛克,满屏的模糊都分辨不出他桀骜的脸。

大约半个月之前,李天佑还叫“MC天佑”。

“MC”原意是emcee,即主持人,也可以理解为 Micphone Controller,也就是“控制麦克风”的人,引申理解,就是控制人们跳舞心情,制造喜怒哀乐气氛的人。

1月19日,风云突变,随着广电总局高司长的一纸禁令,直播平台YY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去MC化改名运动”。微博上拥有超过 750 万粉丝的李天佑也从善如流的去掉了 MC 的前缀。

换个外衣可不像金蝉蜕壳般手法高明,永远不要小看有关部门的力量:脱了马甲照样认识你。

2月12日凌晨,有媒体向直播平台确认,知名网络主播李天佑还是难逃一劫,已被有关部门要求全网禁播。

要知道,这距离天佑以2000万元的天价薪酬从快手跳槽到火山小视频,才刚刚过去不到10个月。

红也匆匆,凉也匆匆。

1

涉毒

被全网封禁的原因,昨晚的《焦点访谈》给了我们翔实的答案。

节目中揭露了网络直播中存在的乱象,其中重点提到主播天佑在直播中谈及色情话题张嘴就来,用喊麦形式详细描述吸毒后的各种感受。

如你所见,这是一首“溜冰歌”,这里的“冰”是指冰毒。类似教唆吸毒的歌,天佑还有两首。

《梦境溜冰》中,“溜冰”、“火打开,用力抽,猛飞一口是一口”“你一口,我一口,大家都是好朋友”这样的歌词已经可以拿去与PG one的《圣诞夜》正面刚了。

大部分人民群众欢呼雀跃:大快人心!

但这个时候,一定有自媒体大V及网友打抱不平:“喊麦也好,嘻哈也罢,它们都是一种文化,你可以不喜欢,但不能封杀,用行政手段干预文化市场是可怕的,是历史的倒退,就像三十年前邓丽君的歌被定义为黄色歌曲。”

我理解这些普法爱好者的理性,我也赞同这一种观点:“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尊重你说话的权利。”

但也拜托部分网友好好审题,这可不是喊麦文化与主流文化的分歧,这是教唆吸毒啊朋友。这些所谓的文化,血淋林地展览给明辨是非的成年人也许波澜不惊,但如果给懵懂的青少年欣赏,俨然是毒瘤。

我们心里都清楚,毒品问题一直是不可逾越的红线。在邦哥看来,教唆吸毒甚至比吸毒可恶一百倍,涉毒了不封杀,还等着过年吗?

2

低俗

抛开涉毒,谈谈低俗。这个词就更加吊诡了。

“雅俗之争”向来对雅者不利。

一大批占据思想高地的佼佼者把“尊重低俗”与“包容文化的多样性”画上了等号。尊重低俗会变成了某一种意义上的政治正确。如果我列举天佑歌词中的二三加以嘲讽,一定有一大批人无情地抨击我:

你一个天天喝着洋咖啡刷着豆瓣知乎的文艺小青年,怎么能懂我们这些在城市与农村夹缝中艰难生存的人呢!你这就是高高在上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你这就是何不食肉糜!

金星曾在2016年的一期《金星秀》上吐槽“喊麦”。

对于网络上流行的诸如《穿上衣服滚》、《女人们你们听好了》等三观不正的喊麦作品,金星大呼“没有技术含量”、“俗”。而对于喊麦主播一夜动辄可赚几十万,她感叹道这一届观众实在闲得不行。

《GQ中国》也在一篇文中对“喊麦”的艺术形式进行了细致的概括:

这种被概括为“县城 DJ 音乐+拖拉机节奏+大嗓门+东北腔”的演唱风格,流行音乐界长期无视乃至鄙视。

我联系了四位乐评人对喊麦发表看法,遭到一致拒绝。其中一位情绪激动地挂了电话:“对不起,我是一个正经严肃的乐评人,请尊重我的职业,谢谢。”

天佑显然不服,自己曾在《吐槽大会》上为俗文化代言:“在苞米地里唱《我的太阳》,你可以,苞米不可以”。

讽刺的是,他的内心深处对于所谓的“大俗”也没有绝对的信心。

2017年9月,在综艺节目《明日之子》中,毛不易和MC天佑创新组合同台演唱《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在评委点评的环节,杨幂因称呼MC天佑为“喊麦哥”,遭到了天佑粉丝“佑家军”的大规模的恶意谩骂。而天佑更是回应称:我当时就想怼她!无赖节目组不让,还把我的麦克风给关了,毕竟人家大幂幂也是前辈。

看到这一则新闻,想不到邦哥竟然在有生之年还能支持杨幂一回。

要知道,我们管送快递的小哥叫快递哥,管送外卖的小哥叫外卖哥,管开出租车的师傅叫的哥,这都没什么问题。这些群体也欣然应允。

所以是不是天佑觉得“喊麦”本身就是个俗的职业,就是低人一等的,所以才总觉得别人管他叫喊麦哥是在侮辱他?

他何尝不想着漂白自己,他何尝真正认同过“俗本身”呢?

说了这么多,可能有读者觉得无图无真相,那邦哥就试举一例——天佑的代表作《女人们你们听好了》。部分歌词如下:

在这个社会上有很多女人提出来我要车我要房, 我很好奇的是、你们哪里值? 有什么勇气提出来这个要求?你有学历?长得漂亮?

那么小永在这里问一句、又有几个不会做饭、又他妈有几个女人是处女? 我相信这个时候肯定有人会反驳我、不是处女不也是你们男人干的...

男孩不知道怎么说, 这个时候男孩的父亲说:请问你的姑娘还是处女吗? 打过胎吗? 吃过避孕药吗? 跟别人同过居吗? 此时女孩的母亲无话可说。

这样的歌词,我觉得只用“俗”来形容太便宜他了。这首歌充满了低智与恶趣味,充斥着男权的意淫与对女性的物化和消费。知乎上有答主这样评论:“只能说是白痴理论,词中更是无限双重标准,全都是针对女人的话,一种男人无错的态度,除了恶心人还有什么?之所以会火,不过是因为语句中安慰了loser们的心。”

3

发迹

回过头再来看看李天佑的发迹史。

小伙子94年生人,出生于东北锦州,初中文化,曾在校门口炸过串,卖过车,当过收银员,学生时代还曾是个小混混。在一部人物纪录片中他说,他是从底层不能再底层起来的。

2014年,他开始从事网络直播,早期曾在聊聊语音上是一名活跃的MC,也成了快手的大红人之一。以喊麦的方式演绎的《一人我饮酒醉》、《女人们你们听好了》红遍网络,MC天佑跻身网红行列。

值得注意的是,从初中毕业的卖烤串小伙儿成为MC天王,只用了4年,从文化鄙视链的最低端喊麦届一脚跨进了油光满面的主流娱乐圈,也只用了2年。

似乎在一夜之间,天佑成了无数农村青少年的精神领袖,成了“鸡窝里飞出金凤凰”的标准模板;甚至在城乡结合部挣扎与浑噩的他们,觉得这是一条简单且可以复制的出路。

知乎上有一个东北的哥们骂天佑,说他的侄子今年15,初三中考前,竟然趁着寒假偷偷跑到一个小主播家里学习喊麦。

他的侄子对他父母说:“喊麦是他的梦想,他要成为天佑那样的超级网红赚大钱。”

而现在在东北,像他侄子这样的,对喊麦有天赋的,或者自认为有天赋的孩子,有无数。

这让我想起邦哥在初中的时候,一度迷恋韩寒的文采,更艳羡他在商业上的成功。我可笑地觉得自己也能成为他,靠着几首打油诗就能挣脱应试教育的枷锁,快速地到达彼岸。

当然,回到现实中,连写个500字作文都费劲的我,很快清醒地认识到:不是每个人都能写出《杯中窥人》。这种认识固然痛苦,但不妨碍韩寒会继续成为我的文化偶像。

如今,对喊麦有着执念的那位小侄子面临同样的遭遇。

而我担心的是,当他发现他不会成为下一个天佑的时候,天佑已经潜移默化地植入了他的生活,天佑的一言一行也许会构筑了他的三观,他会把天佑当作他的人生偶像与榜样。

而天佑,真的是一位好榜样吗?

所以,我最想说的是:俗不可怕,俗的导向才可怕。

当今社会,一个孩子的三观,不仅来自于家庭,来自于学校,更来自于媒体。我们呼唤媒体的职业道德,媒体似乎只关心滚滚的流量。站在时代风口的主播们与平台一拍即可:不管黑猫白猫嘛,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啊。教育用户吃力不讨好,迎合他们就好了啊。

于是,一大批祖国的花朵被洗脑,聚成乌合之众一起高喊:我们才是大多数啊!艺术要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啊!

可悲可叹。

4

资本

自古“笑贫不笑娼”,商业上的成功足以掩盖一切。

据不完全统计,李天佑的直播粉丝一共有2200万,每年这些粉丝为他贡献的收入在200万美元以上,天佑在公众场合曾经自曝年收入8000万,而且他强调“税后8000万”。

就在一个多月前的2018年跨年晚会,浙江卫视邀请了天佑作为压轴嘉宾,同场的台湾天后蔡依林的酬劳是340万,而天佑明码标价:500万。

这并不意外,在2017年11月曝光的一份网红主播出场费明细表中,我们看到天佑的身价远远超过其他主播,以最高身价位列榜首。

其中天佑的日代言费高达数百万元,通告费20万,网剧和电影拍摄为80万。代言与商演也纷纷找上门来,光去年天佑就代言了观致汽车、手游《五行天》、页游《神魔传说》等。 

可想而知,此次的一纸禁令让天佑的现东家火山小视频与老东家快手双双损失惨重。

那些直播平台背后的资本方同样心如刀绞。他们其实并不在乎MC们的观众是谁,只要关注量足够大,就足够吸引资本方把钱砸入直播市场。在不论网络平台还是主流媒体都只看流量的生态下,资本首先盯准了三线城市的庞大的底层群体。

低俗能称霸王,并不是因为低俗代表了百姓的文化而被喜闻乐见,而在于制造了低俗,就能够吸引百姓的眼球,而粉丝的关注和消费的冲动,就是娱乐资本通过直播变现盈利的最重要基础。

当我们静下心来想一想:靠着低俗无下限,在短短一个小时收入上百万,是对所有辛勤劳动者最大的亵渎,是这个时代最大的荒谬。

这次的整治与监管,算是给民族的文化自信一个简单回答吧,希望能重拾纯净商业市场的信心与良心。

本来写到这就算收尾了,刚刚无意翻到一则旧闻,分享给大家:

2014年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 主席特别强调文艺作品不能低俗。

对此,赵本山很认真地说:“我认为主席这一点讲得非常好。我早在十多年前,就提倡‘绿色二人转’,抵制低俗。主席讲话精神,会让我们二人转在新的起点上实现新的提升。”

听说天佑与本山女儿打得火热,但愿“老丈人”的人生经验能给他带来一点帮助吧。

*本文作者夏X,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创业邦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