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一家营收数千万元的公司,到亏损千万元,需要多长时间?答案:1天!

一家营收数千万元的公司,到亏损千万元,需要多长时间?答案:1天!

微信公众号:商界杂志梁玉龙2018-02-14 17:28事业线
从一家营收数千万元,到亏损数千万元的公司,要多长时间?对东莞易步机器人公司来说,不过一个工作日。

从一家营收数千万元,到亏损数千万元的公司,要多长时间?对东莞易步机器人公司来说,不过一个工作日。

2012年11月5日,这家不久前因为打破国外技术垄断,成为两轮平衡车行业第一,才被中央电视台等媒体争相报道的企业,突然在这一天因为研发、技术及营销团队集体出走而遭遇休克。

5年来,董事长吴细龙与出走事件带头人、总经理周伟,关于这场纠纷的孰是孰非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攻防战。5年后的平衡车市场格局,早已城头变幻大王旗,易步更是在大众的视野中渐行渐远。

易步,异步

2012年11月5日,一个普通的星期一。从这一天开始,吴细龙和周伟两人的命运分道扬镳。     

在此前的休息日里,东莞易步机器人公司总经理周伟召集研发、技术及营销团队等核心团队,在公司外开会,决定周一集体迁往深圳。

周一上班时间一到,20几位员工就开始收拾行装。对于迁往深圳的原因,有的员工尚懵懵懂懂。

他们将技术、研发材料,客户资料,部分样机和成品等打包,一个小时后这些物品就将出现在深圳的新公司里——周伟已经另注册成立新公司,且找到了新的投资方,将继续做平衡车产品。

董事长吴细龙不在公司。他常驻东莞长安镇,易步的工厂在那里。得知周伟要走,吴细龙立刻返回公司总部。

对吴细龙而言,这一变动终究来了。但他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且阻拦不住。

几个星期以前,周伟和吴细龙摊了牌。

周伟曾经多次表示不满,自己领导的研发、技术及营销团队,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却未能直接在易步持股,间接持股比例也不高。他提出以3倍价格进行管理层收购,并实现绝对控股。

彼时,周伟系管理层通过一家名为武汉若比特的公司,间接持有易步科技36%的股份,吴细龙持有29%,吴的一位朋友占股25%,剩下10%属于公司所在的科技产业园。吴细龙是最大的个人股东,也是公司法人。

吴细龙一开始觉得,关于股份分布不合理的说法简直无中生有。周伟态度很坚决,那么不如缓一缓,大家都冷静下。

但这一次,周伟算是下了最后通牒,吴细龙作为投资人指着他们坐收渔利,如果吴不答应,自己将带领团队另寻出路。

如果周伟团队离开,明显公司将难以维持。作为法人的吴细龙,很可能要承担因此造成的巨额债务。由不得吴细龙不作出让步:“你要收购可以。目前没有钱?约定一个付款时间也行。”

但是周伟并不愿意承诺付款时间,要求等公司赚到钱再支付股权收购款。

谈判就此破裂。

接下来,周伟团队集体出走,易步公司因此停摆,吴细龙向警方报案。

在报案材料中,他举报周伟团队一是违反双方签署的竞业禁止条款及保密协议,二是走时毁掉了服务器上的所有技术文件,导致易步无法为新产品写入程序,生产线立即瘫痪。

在警方调查时,周伟否认了所有指控。有关清空服务器的事,周伟认为,这可能是吴细龙自己删的,然后栽到他头上的,这个“锅”自己不能背。

高中生与全国冠军

曾经的吴细龙、周伟,是商业上互补的拍档,更是相互欣赏的同乡、忘年交。  

吴细龙和周伟同是湖北人,前者高中毕业便来到广东打工。经过近20年的打拼,吴细龙从一间模具门面起步,创办了一中精密模具公司。

周伟是华中科技大学的高材生。2007 年,还在读大三的他参加了中国机器人大赛并获得一等奖。随后,他与5名好友共同创办了武汉若比特机器人有限公司,还获得了一位林老板200万元的投资。

2009年,吴细龙经人引荐结识了周伟,并相中了若比特众多项目中的平衡车项目。那时,周伟专注于研发,公司未能盈利,林老板投入的资金所余不多,吴细龙的到来如同雪中送炭。

他承诺给周伟投资500万元,还将周伟及其平衡车项目带到了一中精密。

在吴细龙看来,周伟这位小老乡是个技术精英,文质彬彬,颇有点马化腾的影子,自己是识英雄于微末时。

吴的表弟王某甚至用“巴结”一词形容吴细龙面对周伟的低姿态。

而周伟也对吴细龙这位老大哥多年创业的积淀是服气的,否则拿着手上一干项目,找风投助力也非难事。

两人在事业上相辅相成,私交亦甚密。周伟亲人过世,吴细龙亲自赶到周伟老家奔丧。     

周伟有技术、有团队,吴细龙有资金、有配套资源,两人优势互补。2011年东莞易步机器人公司正式成立。第二年年初,易步的平衡车产品M1问世。

那时,全球平衡车首发者和行业老大是美国赛格威。但是赛格威的产品体型大,轮子大,售价高达每台8万元。跟进研发的易步公司的M1体积远比赛格威小巧,性能过硬,如可续航20千米,可载人爬40度陡坡,价格却只有赛格威的21%。所以易步M1面世后一炮而红,迅速吞噬了赛格威的市场。

大学生创业团队干掉国际巨头,这一极具话题性的新闻很快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包括央视《焦点访谈》也进行了采访。易步就此进入快车道,不到一年时间账面上就有了2  000万元的营收。

公司蒸蒸日上,但不知道从何时起,吴细龙和周伟之间的分歧逐渐产生、扩大。

吴细龙承诺的500万元投资款,或许是其中一个导火索。

那500万元并没有完全到位。

周伟不能理解。公司已经成立一年多,这笔钱理应全额到账。站在他的的角度来思考,如果等公司盈利了,吴细龙拿到分红后再付款,不是有空手套白狼的嫌疑吗?

而吴细龙不这么认为。这笔钱按协议本来就是认缴,无需一次到账。“公司在某个阶段需要用多少,我就给多少,从来没有拖欠。并且我还以私人财产和私人公司做担保,在外借了1 000万元给公司。”

一个认“死理”,一个讲“规矩”。谁都说服不了谁。

投资款的问题只是明面上的矛盾,而两人更大的认知分歧,或许来自对公司的贡献程度,以及按照贡献程度应该占有的股份和未来收益。

周伟认为,易步是一家以若比特为班底组建的新公司。中高层包括自己,多是若比特的老人。而且平衡车的技术是他们从若比特带来的。所以,他们有理由直接持有更多股份。

但是在吴细龙眼中,周伟团队不过是一群初出茅庐的学生党。既没有运营公司的经验,也没有生产、销售渠道,是他这位“老大哥”提供了工厂,搭建了销售团队,引荐了各方面人脉。连平衡车也是他基于敏锐的市场嗅觉,从若比特众多项目中挑出来的。当时它只是一个雏形,离市场化还很远。

吴细龙向《商界》记者特别强调:“有媒体报道说我是易步的投资人,这不准确。我是周伟他们的老东家。在易步时他们都拿工资,是我的员工。”

不过,他也承认自己当初并不常去易步位于松山湖的办公室。“这批知识分子的优点是做事认真,我学历不高,所以放权给他们。没想到,竟然被边缘化了。”

攻防清单

“我最多只能出500万元,吴总不能狮子大开口,一张口就是6  000万元。”

2017年7月25日,时隔近5年,吴细龙与周伟终于重启了谈判。在深圳博物馆的一间茶室内,周伟对中间人提出了和解的费用。

茶室中有3人,包括周伟、中间人及其助手,各带2台手机,双方都无法确认对方是否在用手机录音。

中间人绝口不提吴细龙期望的赔偿金额。防止一旦主动提数字,可能被对方录音,反被列为敲诈勒索证据;周伟则回避或否认中间人转述的吴细龙的所有指责。担心一旦有疏忽,可能被抓到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一年前,易步公司被侵犯商业机密一案,进入了正式立案阶段。

所以在这次谈判中,周伟希望吴细龙能够撤销掉对他们的指控。他的“报价”提升到了“1 000万元+乐行天下5%的股权。”

吴细龙根本没准备亲自出面。他让中间人转达自己的态度,关于竞业禁止的民事赔偿可以商量,而窃取易步商业机密等刑事指控无法撤销,也不会撤销。

在吴细龙看来,周伟团队最不可原谅的地方其实不是集体出走,而是另立山头后,对老东家的一系列“绞杀”行为。

周伟团队出走后不久,原工程部负责人不认同周伟做法,回归易步,帮助吴细龙逐步稳住了局面。

周伟等人成立的新公司,后改名为深圳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与易步成了直接竞争对手。乐行天下推出的产品R1,终端售价只有易步同类产品的59%。就像当年易步压垮赛格威一样,R1吃掉易步的市场份额,乐行天下成为了行业领头羊。

那一年,29岁的周伟成为了《福布斯》杂志中文版的封面人物。

乐行天下的R1为什么能够卖得这么便宜?吴细龙认为是周伟摘了易步的研发成果,老东家为研发费用埋单,R1的成本自然就降下来了,“加上有风投撑腰,他完全可以不赚钱来抢市场。”并且,按吴的说法,客户资料周伟都有,“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产品,(他们的)价格又便宜,老客户当然也跟着走了。”吴细龙不自觉提高了声线。

据吴细龙回忆,过去几年,易步多次被公安、税务、环保、工商等部门调查。

最令吴扼腕的一次,2015年时易步一度筹备登陆新三板,因为突然被举报有偷税漏税嫌疑,错过了最佳上市机会。事后吴细龙回想,“有条件在背后搞虚假举报的只有他们,因为他们手上有我们的内部资料。”

吴细龙心中还有一口咽不下的气。易步公司被侵犯商业秘密一案缺乏核心证据,警方迟迟没有正式立案。直到一份出走“任务清单”浮出水面。

这份任务清单让吴细龙惊出一身冷汗:“他们是做软件的,做事确实有战略有步骤,更有环环相扣、层层递进的操作步骤和分工,以及按时间节点细化到每个人头上的责任及目标。”

清单指向2012年11月4日前后几天,周伟等人在离开易步之前向相关员工下达了16项任务,分为防守和进攻两类。

防守任务包括:外观申请专利;代码周一回去处理;清除办公室所有YB(易步)相关信息及文档属性,专人负责检查;M2改为R1;二代测试车带回家等。    

进攻任务包括:删除资料,不交接;告知代理商YB近期情况;对各大供应商透露消息,管理团队、技术团队已经离职,将做新的产品等。

一些指令有明确的时间表、具体的对应人员和任务。

而关于清单的来源,吴细龙表示,不方便透露。

失去的5年

直至记者发稿,周伟并未对记者的相关采访问题作出回复。最新侦查结果显示,此案的一个核心证据源代码比对已经锁定。

警方委托独立第三方,将从乐行天下公司提取的源代码,与易步公司的源代码比对,双方的核心源代码有多个目录名称相同,表明双方源文件具有一定关联性。且乐行天下的源代码中有部分函数代码,与易步公司的源代码存在相同或实质性相似。这些函数的大部分源自易步公司程序控制硬件对象的底层函数。

“必须要让周伟得到应有的教训。”吴细龙坚信,将来在法庭上他一定会是胜诉的一方。但他也清楚,这场纠纷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

过去这5年,易步错失了登陆新三板,甚至重新成为行业龙头的机会。

而行业的巨变,更不等人。

2015年,小米九号平衡车横空出世,售价不足3 000元,易步和乐行天下同时遭受重创。现在,两家都无力与小米正面对抗,逐渐把重心转移到了扭扭车、电动折叠自行车等产品上。

事实上,小米在推出平衡车项目之前,曾向易步提出过合作。最终未能牵手,部分原因正是后者悬而未决的纠纷。

周伟团队仍未与易步彻底切割干净。离开易步之前,周伟等人尚间接持有易步36%的股权。后来,吴细龙通过增资进行稀释,目前剩18%。在这一过程中,周伟团队始终没有参与分红。

在东莞松山湖创业园,同样是学生团队操盘的大疆,名气曾不如易步。如今,大疆的无人机已经飞向全球,易步的平衡车日益蹒跚,在大众的视野中渐行渐远。

而乐行天下的平衡车,目前也已从官网下架。


*本文作者梁玉龙,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商界杂志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