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都这么努力了,为啥赶不上直播平台们?

微信公众号:读娱赵二把刀2018-03-08 06:44事业线
对于B站来说,越来越依赖“游戏”,也使得其运营变得越来越重——无论是代理、联营乃至研发,都不是一簇而就的,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看项目、谈代理乃至运营分发等,都是很“重”的。

最近几日,北京时间晚上11点到凌晨4点,都有数百万网友涌入熊猫直播,观看在乌克兰举办的SLi绝地求生全球明星联赛;而参加这次比赛的三个来自中国的代表队,不乏在游戏直播圈成名已久的“大主播”——而成绩最好的一个叫做4AM的战队,也是在2017年下半年由虎牙主播签约的知名游戏主播韦神为主构建的战队。

而在这次比赛结束之后数日,欢聚时光发布Q4财报,并宣布其旗下游戏直播平台虎牙直播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秘密提交了IPO申请文件,有可能在上半年冲刺IPO;稍早之前B站也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读娱君认为,两者提交IPO的时间碰在一起,不止是巧合,应该说在经过多年的市场培育,以9000岁为主要目标受众的这一波“次世代”的平台们或将进入收获期。

营收来看,B站另外一个名字叫“游戏分发”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B站是一家很吸引年轻人的视频网站,同时也是国内二次元文化最重要的阵地之一,但一直以来,B站的商业化和持续运营能力也屡受质疑。

而在最新的招股书中,B站和其他视频网站的收入层面完全不同,广告、会员等的传统类别在B站的收入中占比甚至不到5%;而游戏收入占到了2017年总收入的83.4%,甚至可以这样认为,B站从收入层面应该是一家“游戏为主、直播为辅”的游戏直播公司。

据透露,为用户提供动画、漫画主题的游戏成为B站游戏变现的切入点,比如《命运-冠位指定(Fate/GO)》(下简称《Fate/GO》)。2016年9月,B站在中国独家推出了《Fate/GO》》,该游戏在推出后的前30天内便吸引了450万玩家。同时,2017年B站游戏业务收入为近20.59亿,近3年从占比六成也增长到超过8成收入来自游戏收入。

从商业化的角度来说,B站是一家享受到游戏红利的视频网站;而这个时间点,同时也是游戏直播平台突飞猛进的三年。

要IPO的虎牙和游戏直播的兴旺

前文提到,有三个来自中国的吃鸡战队参加了SLi绝地求生全球明星联赛,这三支战队也都是所谓的主播战队——也就是以主播为主打造的职业战队,背后也都是各大直播平台。

除了虎牙直播的4AM之外,IFTY也是YY赞助的战队,在之前国内的比赛也是成绩相当不错,这次虽然没有4AM的表现抢眼,但以大哥A+为主的这支队伍还是颇具实力。

而作为这次比赛的独家直播平台,熊猫直播也有一支人气战队参加了此次联赛,也就是GOL战队。这支队伍成立时间很短(2月13日),由熊猫直播平台中的四位实力明星主播组成:图拉夫(GOL.ToveLo)、 哦棒(GOL.Obang)、小绝(GOL.Xiaojue)以及十月(GOL.Keeeee)。

而虎牙、熊猫,包括并没有战队参加此次联赛的斗鱼,也是2015年直播风口兴起后的“剩者”,同时也是游戏直播后半场的主要玩家。

在对虎牙直播申请IPO的解读中,最大的利好也正是《绝地求生》:“由于抓住“吃鸡”游戏热潮,虎牙直播在2017年Q4和2018年Q1期间,用户增长态势明显,加速完成盈亏平衡历史上首季度盈利。”

而虽然没有派出战队参加SLi全球联赛,但包括近日回归斗鱼的周二珂,大主播陈一发、冯提莫等虽然以唱歌为主,但也会直播“吃鸡”——可以看出,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的用户群的重合度很高,而年轻人对于游戏的喜好,可以让主播们在直播内容上推陈出新。

事实上,在整个直播的赛道中,“秀场、游戏”尤其是“游戏”正在成为直播最大的赛道,这也是YY独立出虎牙并双品牌运营的重大原因。如果和B站相比,从应收来看,虎牙仅仅用了3年就完成了B站十多年的努力——据财报披露,虎牙直播的Q4营收为6.927亿元(约合1.064亿美元)。

打赏PK游戏分发,年轻人钱包争夺战

需要特别指出的,直播(游戏直播)和二次元网站之间的关联度相当强,甚至可以说是一脉相承。

且不说斗鱼的创始团队和B站一样都是来自A站,有很多活跃的一线主播们,都是从A站和B站成长起来的,接受过次元文化和弹幕文化熏陶,对于直播还是有很大帮助的——而在直播兴起之初,也有很多声音认为B站可以抢占先机,但现在看来,虽然直播也是B站第二大收入来源,但占比相当之低,这不仅是用户群的差异,更是平台的基因决定的。

从字面上来看,直播平台们和B站的商业模式差不多,都是打赏分成、游戏联动、广告及会员为主,但和B站游戏占据大头不一样的是,直播平台是超过九成营收来源于打赏分成。

从这点来看,同期申请IPO的B站和虎牙的商业模式,可以看做是游戏分发和打赏分成之间的PK——当B站亏损申请IPO、A站苦苦支撑的时候,为何游戏直播平台的日子似乎好过了很多?除了监管之外,选择的商业模式也是决定两者现状形成的差异。

对于B站来说,越来越依赖“游戏”,也使得其运营变得越来越重——无论是代理、联营乃至研发,都不是一簇而就的,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看项目、谈代理乃至运营分发等,都是很“重”的。

而对于斗鱼、虎牙等游戏直播平台而言,赛道转化相对轻松一些,咬住热点不放即可。相对职业的大主播韦神,之前是《英雄联盟》为主,现在以《绝地求生》为主;而那些不太职业的大主播们,陈一发周二珂、冯提莫等等,也都可以根据热点切换,可以打撸啊撸也可以吃鸡——只要留住用户,打赏的商业模式就是可以被验证的。

所以,虎牙之前,斗鱼已经盈利,而在吸引融资方面,直播平台们也似乎更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B站在从2013年10月中旬到2015年11月上旬,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拿到了4轮融资,总额度超过5亿人民币。再来看直播平台,斗鱼在D轮之前就融资超过22亿,估值早已经突破百亿;申请IPO的虎牙直播也有7500万美金的融资;熊猫直播在2017年B轮也拿到了超过10亿的融资——这说明,对于诸多投资方而言,电竞和游戏领域的吸引力比版权购买和游戏分发的吸引力更大。

最后,读娱君认为,虽然模式有轻有重、融资有多有少,但并不能真的说直播平台们就是比B站优秀,毕竟,对于只有数年时间的游戏直播平台而言,在资本退潮的大背景下,能否保持对于9000岁的吸引力才是最重要的;而用户黏性,也正是B站能够在不赚钱的前提下坚守的唯一原因。

*本文作者赵二把刀,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读娱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