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的货币怎能没有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靖宇2018-03-09 06:37事业线
如果说「密码朋克」邮件组是「中本聪们」掀起加密货币的革命根据地,那么目前遍布世界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就是普通人共享「革命果实」的全天候赌场。

2018 年 2 月,擅长给富豪排座次的福布斯杂志首次发布了「加密货币富豪排行榜」,排在榜首的是「瑞波币」创始人 Chrise Larsen;榜眼是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Joseph Lubin;探花被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的联合创始人赵长鹏收入囊中。根据福布斯的估计,这位榜单中唯一的华裔新贵身家约 20 亿美元,而这距离赵创立币安不过七个月而已。

如果说「密码朋克」邮件组是「中本聪们」掀起加密货币的革命根据地,那么目前遍布世界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就是普通人共享「革命果实」的全天候赌场。以「去中心化」为名义而被创建出来的各种数字货币,在交易所这个「中心化」的场地中进行流通。不过,监管缺失,数字货币交易所不仅经常面临黑客攻击、数字货币被盗等挑战;管理者监守自盗的事情也屡见不鲜,交易中心化的坏处明显。

于是新的问题出现了:既然是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能不能用去中心化的形式进行交易?

目前,已经出现了多家尝试推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团队。其中一家推出了名为 DDEX 的项目,希望利用去中心化交易所,来实现数字货币更加安全和方便的流转。

 从风口旁观者到参与者

运动服、运动鞋,脖子上挂了一对运动蓝牙耳机,王博闻这身打扮让他看起来更像是在宿舍的大二学生,而不是一家初创公司的 COO。

2016 年 6 月,曾经凭借 1.5 亿美元融资冠军全球的以太坊项目 The DAO 遭到黑客攻击,360 万个以太坊被黑客盗走,最终导致了以太坊的硬分叉。正是这次以太坊的「悲剧」事件,才将王博闻吸引到区块链技术上来。此前,作为纽约大学的大三学生,王博闻曾在真格基金做了半年的实习生,「旁观了很多风口」。

2017 年,完成学业的王博闻回到国内,成为真格基金的正式员工。

由于对区块链的热爱,王博闻结识了课程格子创始人李天放。在区块链的热潮中,王博闻和李天放也尝试成立一支基金,用来进行加密货币投资。在筹备基金期间,王博闻和李天放查看了大量去中心化交易所项目,二人认为去中心化交易所有更广阔的前景,这次经历却为之后的 DDEX 项目打下了良好基础。

2017 年 10 月 27 日,王博闻从真格辞职,正式成为 D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的联合创始人兼 COO。「之所以记这么清楚,是因为第二天(10 月 28 日)是我的生日。」王博闻笑着说到。

D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程序页面

淘金谷里的「卖水人」

在纽约大学主修数学和经济学的王博闻说自己比较擅长数字,虽然「编程并非强项」,但是对金融领域非常熟悉。另一位创始人李天放则是前微软和 Palantir 的工程师,又拥有 CFA 资格证书。在研究过大量的区块链项目白皮书后,团队将注意力放在了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项目上。「淘金的人来了又走了,但是卖水和牛仔裤的人最后都留下来了。」王博闻认为交易所作为加密货币领域的「卖水人」,拥有稳定的商业模式,是一个能长久做下去的事业。

事实比王博闻和李天放预想的要狂野得多,不论是 Coinbase、火币还是币安,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凭借每天的手续费就能获得大量利润。根据彭博社的分析,币安每日交易费用最高能达到 384 万美元,年交易费用超过 10 亿美元。这其中还没有算上「上币费」等灰色收入,如果加上这些灰色收入,一个交易所每年的营收必定十分惊人。正因如此,交易所也成为了众多黑客的目标。

像火币和币安这样的中心化交易所,有一套成熟的运行机制,用户想要在交易所进行交易,首先需要将比特币或者以太币打入交易所的统一地址。在当天的查询中,可以看到币安的比特币地址中有超过 37 亿美元价值的比特币。「中心化交易所就像一个瓶子,大家的钱都放这一个瓶子里,如果有一个漏洞,钱就会开始泄露,全看漏洞的位置在哪。」

就在发稿前,币安交易所刚刚遭到攻击,部分用户账户中的比特币被兑换成另一种货币 VIA,造成当天加密货币市场普跌。

王博闻和团队研发的 D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项目,用户无需将加密货币打入到交易所的地址,而是直接从买方的钱包,进入到卖方的钱包,交易所做的是链下撮合链上交易,并将信息通过智能合约记录到区块链上的动作,从根本上杜绝了中心化交易所的风险。「因为用户的私钥都在自己的钱包中,没有第三方托管,所以没有中心化交易所资产被盗的风险。」

从 1 月上线公测至今,DDEX 的交易量已经超过数百万美元,虽然数量和「老牌交易所」没法比,但作为一个创业团队,看到数据增长,也让团队感到十分自豪。

王博闻称 DDEX 项目是「样板间」,团队的野心其实不止做一个超级去中心化交易所,而是一个交易所网络。目前的交易所仍然是封闭独立的,即便是排在前几名的交易所,也难以在面对海量交易时共享市场的深度和流通性。而基于王博闻团队研发的 Hydro 网络,合作方可以开发自己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由于使用同一底层网络,这些交易所可以共享深度和流通性,联手成为比任何一个加密货币交易网络,在流通性和深度上给用户更好的体验。

正是这样一个项目,不仅获得了来自王博闻老东家真格的投资,同时也得到了来自 Coinbase 投资人的融资。

左一为王博闻,右一为 DDEX 西雅图负责人 Scott

面对未知,纵身一跃

「2015 年是 VR、2016 年是直播、2017 年是人工智能、新零售和无人货架,现在是区块链。」做投资的时候,王博闻看到了一个又一个「风口」来了又去,但是唯一点燃他创业欲望的,只有区块链。

1994 年出生的王博闻称自己是「被互联网耽误的千禧一代」,刚懂事就开始摸鼠标,第一台手机是老爸淘汰下来的第一代 iPhone,最崇拜的是硅谷「车库创业」时诞生的一批互联网创业者,「十几个人就能创造出有巨大影响力的应用」。受硅谷文化影响,王博闻在大学时就和好友在硅谷合作了一个创业项目,虽然项目未成,但是创业的精神早已在其心中打下深厚烙印。

王博闻最喜欢的一个项目是以太坊的开源项目,用户可以通过自然语言查询相关以太坊地址。「很像是以前互联网时代的 DNS 项目,输入一串 DNS 地址就可以连接到某个网站。」王博闻认为区块链很像 2000 年左右的互联网,「什么都没有,非常简陋,但是非常有意思。」他最想做的也是,做一个这样「化繁为简」的工具,帮组小白用户达成自己的目的。

正如 2000 年的互联网行业,区块链作为一个底层技术,仍需要慢慢发展,王博闻青睐的很多项目都是至少要 2019 年才会有些进展,而整个行业离成熟可能还有 5 到 10 年时间。「至少 5 年内我都会一直做和区块链相关的项目。」王博闻自信地说到。

「区块链就像一个未知,但我还是想纵身一跃。」王博闻说到。

*本文作者靖宇,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