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和探探,只是陌生人社交的开端

新芽NewSeed牛耕2018-03-12 16:40事业线
在陌生人社交领域,无数创业者折戟沉沙,无数投资人伤心落泪。如今,技术更迭和代际变化,让这个市场走到了转折点。

两周前,陌陌收购了探探,留下无限想象。有人说,陌生人社交再无老二,短时间内不会再有挑战者了。

但也有投资人认为,这仅仅是一个时代的开启。这个2014年曾让无数创业者折戟沉沙,投资人伤心落泪的行业,如今随技术更迭、代际变化走到了一个转折点。他们说,在陌陌和探探的开路者身后,一个更大的市场正在到来。

       众为资本合伙人张灵就是其中一位。她的机构在探探D轮时进入,时隔半年多退出,拿到2.5倍的回报。对陌生人社交,她仍抱有更大期望:再普通的人也渴望倾听,能让他们发声的产品却还未到来。

收购的意义是什么?

陌陌的问题在于,它并非典型的陌生人社交软件。这让它无缘新的红利,单一的收入来源也让投资人十分担忧。

目前,陌陌的80%收入来自付费直播。而这部分又来自同一批用户的付费增长。众为资本合伙人张灵解释说:陌陌上涨的MAU并未很好转化为付费用户。

此外,陌陌的男女比例十分不健康。早在2015年,女性在陌陌上就饱受异性骚扰,但并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唐岩认为,这是由产品形态决定的。在陌陌转型视频直播(实质是男性付费观看陌陌提供的女性内容)后,女性用户几乎被放弃,男女比例已接近9:1。

第三,唐岩从未真正想通“匹配”模式。他曾认为,人们都喜欢美女帅哥,却讨厌丑人。但丑人永远是多数。因此,在封闭体系里,匹配是无法真正满足所有人要求的。可以说,是陌陌的原始“约炮”用户限制了它转型:他们永远看脸,不会随陌陌向场景、兴趣转移。

然而,探探实际解决了这些问题,跑通了匹配模式。本质上,探探才是陌生人社交的“第一玩家”。

首先,探探的社区十分健康,男女比例接近1:1。在探探上,除非一名女性主动Like他人,否则不可能被骚扰。“男性永远追随女性”,张灵解释说,因此保护女性是社区运营的核心。甚至,探探最初还上线过一个“翻牌子”功能,让女性体验一把当女王的感觉。

此外,真实的社交让探探能选择更多变现方式。比如LBS会导致用户希望线下接触,探探就自己打通这一环节,而非刻意阻拦。用户想认识更多人,付费VIP就提供无限like他人的权限。高质量的用户,也让广告商愿意投放互动广告。可以说,商业化已在探探的计划中。

第三,探探对“匹配”有完全不同的理解。创始人王宇说过,探探希望“去中心化”,比如人人都爱帅哥美女,他们就是中心。但一个女生可能既喜欢帅哥,也喜欢一个没那么帅,却依然符合她口味的人。推荐后者就消除了“匹配黑洞”的问题。因此,探探并不需要额外引入美女主播,在社区内部就能完成匹配。

可以说,投资人对探探是抱有无限期望的。他们预计,探探在2000万DAU时就会上市,而去年7月D轮投资时的DAU是500万,王宇预计年底是1500万。探探缺少的是足够的资金形成细分领域的垄断

此前,探探为了打响“90后社交”的名声,烧了很多钱用来打广告。这次,众为资本能在D轮加入,也是探探看中了其LP江南春的广告资源(分众传媒掌握着全国95%的院线广告)。而陌陌并不缺钱。王宇称赞过,陌陌居然一年能赚80亿元。它上市以后,也几乎没有动用过现金进行收购。

据说,这次收购可谓两情相悦。探探D轮融资时,华兴就找到陌陌,唐岩立即表示有意全额收购,因此半年后股东就得以退出。收购时,陌陌提供了现金、股票两个选项,探探核心团队大部分持有陌陌股票而非急于现金退出。陌陌对这些股票也十分看重,只愿分给对长期运营有帮助的人,而非大多数探探股东。

收购后,两家仍将作为独立社区运营,最大发挥各自用户的价值。毕竟探探的用户以90后居多,而陌陌在许多人眼中,已属于年龄更大的人。

收购并非结束,而是更大市场的开端

陌陌收购探探,并非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开始。这是投资人下的判断。

据张灵分析,中国正迎来第四个单身潮,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有2亿单身用户。这是一个即使有500万DAU的探探,也无法填补的广阔空间。

从某种程度上说,陌生人社交正赶上了好时候:人们的需求一定是逐步被满足的,从约炮到相亲,到结识,最后到单纯的线上互动。陌陌和探探,分别作为当时时代的产物,为后来人踩过了许多坑。而现在的90后、95后需求,又没有垄断的社交软件能够满足。

社交需求的转变有多大呢?荔枝FM的赖奕龙曾断言,声音成了社交的终点。许多人不希望见面,不关注同城,也不沉淀到微信。只听声音,聊聊情感话题就让人满足。去年,微信第一大号《夜听》一年涨了1500万粉,似乎佐证了这一说法。

即便局限在传统社交,探探+陌陌也留下了广阔天地。张灵说,细分领域和三四线城市,都是两巨头合并后的空白。

首先,探探只能满足最一般的社交需求,用户维度十分有限。当你专注细分领域时,相当于提前标注了一个维度,能大幅提高兴趣的匹配程度。相比一般社交的“把握人性”,细分社交的用户匹配更有效率。

此外,三四线下沉市场未被满足。探探用户大多在一二线城市,维护社区的同时,也牺牲了一部分用户。但对整个市场而言,三四线人群一定是绝对多数。如能针对下沉市场开发产品,诞生一个社交版的快手也不是没可能。

即使被验证失败的模式,也可能随技术演进重焕新生。

举例来说,前几年中国的视频社交无不惨淡收尾。因为当时网络环境差,无法支持随时随地拿手机直播。(因而室内的定点直播兴起。)此外,视频社交是即时性的,缺乏技术过滤性骚扰内容。

但这两年,美国诞生了一些视频社交,一度冲上社交榜前5。它们得益于网络进步,能不必担忧流量,随时直播使用。其次,机器学习等技术发展,也让即时辨别骚扰内容成为可能。一家头部公司曾对新芽说,自己可能掌握了“全世界最大的男性生殖器数据库”,用来辨别图像中的不和谐画面。

除了技术进步、细分领域、下沉市场,投资人认为还有三个机遇。青松基金刘晓松称,他从未放弃寻找下一代社交产品。尽管他投过天使轮的腾讯,已垄断社交的大部分市场。

最大的机会是代际。刘晓松问,为什么95后不用Facebook,而用Snapchat?因为他们不想跟爹妈在同一个社交网络去玩。即便产品很相似,仅仅因为代际变化,新的社交平台也可能崛起。这意味着,微信垄断再多,新平台也会涌现。

平台的机会也常被忽略。刘晓松解释说,为何淘宝老想加社交?因为任何平台,长期都需要人与人的关系。像京东、小红书,都还没充分引进社交元素。许多人对“社交电商”的理解,还停留于王凯歆“神奇百货”的阶段。

结语

总体来说,陌陌和探探,还与美国Tinder处于同一阶段。陌陌失败了,但成功转型赚钱。探探成功了,但远未覆盖市场。看看美国诞生了多少新的社交产品,就能知道中国还有多大的空白。

曾有人说过,陌生人社交在中国是不是伪需求?他们说,中国人更喜欢被动接受,比如看直播和短视频,而非主动给予。但张灵认为,人性是相通的,再渺小的人,习惯了follow和仰望高大存在,也会有自己的小圈子。如果中国有一款产品,能让普通人为自己发声,社交需求还会爆发。探探的“去中心化”,只是这种努力的第一次尝试。

纵观历史,我们走过许多弯路。2014年需求暴涨,一年市场达到100亿元,但紧随其后的却是死亡潮:技术不完善、社交未普及受众,都无力支撑一个庞大的市场。

此后,陌生人社交开始委曲求全,如狼人杀,用游戏需求带动社交,打造破冰场景。但这种匹配消耗过大,又不够精准,还是很快被淘汰。

如今,探探被收购不亚于一个标志:传统、真正的匹配模式跑通,有望凭社交本身付费。它的意义,不亚于内容付费的开启:人们终于肯为有价值的服务本身付费了。对后来者,陌陌和探探花了海量的钱去扩大市场,培养用户习惯,却仍留下许多无法攻占的空白。因此有人认为,收购并不意味着陌生人社交格局已定,反而预示着一个爆发的新时代。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