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95后区块链投资人:矿圈币圈、凌晨3点

新芽NewSeedIrene2018-03-18 09:15资本论
经常有古典投资人拿钱找到李泳,希望一起投项目:“他们有些甚至连怎么买币都不太清楚,现在是想进来,但不知怎么玩。我们也不差那个资金。”

再次拨通李泳的电话,我不禁有些感概。

记得上次他还是以95后创业者的身份,与新芽NewSeed分享校园创业项目“口袋兼职”,采访中聊到极豆资本,当时,这个由口袋兼职创始团队一起成立的新机构,投资布局还是围绕校园生态进行的,先后投资了实习僧、学问live、叮咚校园等项目。

时隔半年,极豆资本已经转型成为专注于区块链全产业链投资与孵化,并且半年间迅速出手,投资项目涉及币、矿机、钱包、企业级应用、交易所、媒体、培训等时下区块链最热的领域。极豆资本迅速在链圈名声大噪,这群95后也成为活跃在区块链投资一线的新型投资人。

这次,李泳的身份是极豆资本合伙人。矿圈币圈,凌晨3点,古典VC与区块链VC,95后玩币族与五六十岁投资大佬……此番对话,像是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区块链VC的玩法

用代币做投资,占有项目的部分股权或代币,是最显著的区别于古典VC的玩法。不过,对于考察项目,新VC与古典VC也都同样慎重,只不过BP变成白皮书。在当下“群魔乱舞”的区块链环境中,想浑水摸大鱼,就要承担更高的风险、更多不确定的变数。

迅速转型投入到区块链领域的动因?

李泳:首先,我们的币并不是买来的,而是自己挖出来的,我们有自己的矿机、矿产。

第二,我们对币算是一种信仰吧。我和张议云很早就玩币了,认定它未来价值会更大,所以我们并不会轻易抛掉;

第三,我们进入的时机比较早,在去年7月份就开始布局,投矿机、钱包。非常幸运,我们抓住了这个风口。在2017年下半年,特别是94监管之后,区块链更火了。

如果我们简单地将区块链分成区块链的底层技术和还有币的话,很多人可能在意的是币价。我们矿圈就看一下矿工更愿意去挖哪种币,那就意味着这个币价在二级市场可能会有一个更大的上升的空间。正是因为自己本身在矿圈、币圈已经呆了比较长时间,所以我们去投资一些项目会看得更准。

投资布局的侧重?

李泳:为什么我们会从产业去投?首先我们自己较早进入矿圈,而且手里囤的币也比较多,所以大多是用代币的形式去做投资。

随着手里的币越来越多,我们发现币总得有交易,所以交易所可能是一个新的风口;币需要有一个钱包,那钱包肯定是接下来的风口;包括刚刚投的深创学院,我们会去看这个整个产业链发展到哪一步,需要到什么样的一个东西产生。所以我们进行全产业链的投资。

接下来我们的一个侧重点还是在矿圈这一块。因为矿机是一个最底层的东西,币都是从这里产生出来的。比如像现在我们矿圈非常流行的IPFS矿机。

机构的抗风险能力是怎么来的?

李泳:最基本的一点,我们基金说白了成本很低。像我们手上的比特币也好,以太坊也好,都是以很低的成本拥有的。

第二点,从长远来看,我们看好的是区块链技术,也很看好这个行业。所以我们是只想着短期利益。这个行业肯定会跑出很多很好的项目。

怎么判断一个项目靠谱?

李泳:通常会看几个方面:

第一看合规性,合规性非常重要。这是我们最首要看的一个问题,有没有把合法性规避去做好;

第二看应用场景,可能分成两方面:如果项目是做底层技术的,底层协议、供应链、智能合约,那我们会去看他的技术开发代码。因为我们本身也是技术出身,对于这一块会有自己的一个判断。如果是做应用场景,我们会去看这个应用场景能不能落地,或者说他数据的块是什么样子,他原有的团队有没有这样的行业背景;

第三看白皮书,白皮书里主要看三点:第一点是经济系统,分配币的比例,我们会去看这个比例的合理性。第二点看商业逻辑,有哪些的真正的应用场景,有没有痛点。第三点看技术架构,算法是否合规、是否科学。还有一个并不是很重要的点,就是看他里面有哪些顾问,哪些投资人,看他营销做得怎么样,社区做的怎么样。

白皮书抄袭多吗?

李泳:抄袭是一看就知道的,比如整体架构很相似,内容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而且进入到市面上的很多白皮书写得很长,东拼西凑。大家知道,现在区块链技术还比较早期,就相当于安卓1.0,所以很多人就把比特币的底层技术都写出来,所以每一份白皮书前面的技术架构都一样的,我看到很多都是这样写的。

自己做链估值高?

李泳:我个人会比较看好这样的项目,就是他自己去做公有链。现在大部分的项目都用以太坊ERC-20智能合约去开发的,那么到二级市场,币的价值就仅仅只有一个金融属性的价值,而没有实际应用的价值。

但也不能说所有的基于以太网ERC-20的代币都是没有价值的,部分的项目确实是好项目,但是他可能目前在技术上还没那么快去落地,所以就先基于ERC-20发币,后期再切换到自己的一个主链。

代币投资的接受度?

李泳:在币圈里面,大家对这种投资方式接受程度是比较高的,当然我们也会考虑到一部分的股权投资。

这要看项目的运作模式,或者说公司架构。比如说像矿机,他是实实在在的传统公司的运作,本身就像是卖电脑一样,自己生产自己组装。这种我们是以股权投资去投;但是有一些项目可能只有token,他是没有股权概念的,而且合法性的规避必须做到,比如在海外有基金,或者有BVI架构,所以这种我们一般都是以代币的形式去投,然后获得到他们的一些token回报。

像我们投的一些项目,他们都接受机构的投资,就真正好的项目都是机构抢着要投钱。项目也是倾向于找机构,因为机构不止会给他一定量的TOKEN,可能还会投钱,还会给他找一些资源,能够对项目后期运转提供很大帮助。

对区块链创业者的建议?

李泳:我的建议有三点:

第一,  要合法合规,违法的事情不要做;

第二,  要有初心,而不是看到一个风口,只想进来赚快钱。现在有一些项目来找我们,很直白地说就是想要赚钱的,这说明他没有真正想要去做区块链的创业。如果你好好做,赚钱是不可避免的,但如果你只想赚钱,不可以。

第三,  有一种说法,叫币圈一日,人间一年。这说明整个币圈的变化是非常快的,比传统的这种互联网还要快很多,所以要有一个比较好的一个心态。

矿圈看币圈

李泳和他的朋友们在2013年底开始挖矿,大学宿舍里一排游戏电脑,就是他们的矿机。对于比特币,他们也经历了从不相信到尝到甜头,直到变成信仰。“当大家都认同比特币的时候,它的价值远大于黄金!”李泳说,于是他们一直囤币,不会轻易抛掉。作为矿圈一员,他如何看待币圈的风云诡谲?

怎么看待比特币和以太坊?

李泳:说起比特币,可能大家首先想到是去中心化的“黄金”,对于以太坊,大家最看重的是它的智能合约,可以降低发币的成本。基于ERC-20想发币只需要半个小时。

比特币从2009年以来,底层技术其实没有太大的突破。大家说得更多的是在所谓的信仰,对它产生的共识。

而以太坊从二级市场看,如果有一定的政策影响,价值一定会下降;从我们矿圈来看,考虑的是以太坊上什么币更容易挖,回本更快。

怎么看疯狂炒币?

李泳:很多人认为二级市场是泡沫,区块链发展还处于早期阶段,从目前行情上看,2018年将是泡沫爆发的最初始阶段,但是泡沫也会驱逐投机者。从长远上看,数字货币还是具有非常大的增值空间。

区块链VC眼中的古典VC

古典互联网和区块链互联网之争还在持续,有人迅速站队,有人偷偷取经。李泳认为极豆和传统股权投资机构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们没有LP,找上门来的钱也被他们一一拒绝。“对我们来说,都是自己的钱,怎么投只要我们觉得合理就可以。”

古典投资人会拿币找上来吗?

李泳:非常多,他们有一些是甚至连怎么买币都不太清楚,直接拿法币说我给你几百万,你帮我去换代币,帮我去投一些项目,还有说一起成立新基金的。现在他们是想进来,但是不知道怎么玩。但我觉得我们也不差那个资金,很多项目我们看好了,可以带他们一起来玩。

区块链VC怎么看古典VC?

李泳:不能说古典VC就完全没有价值,就一定得死掉,我不是这样去看待的。

像我们这样的机构,或说其他一些进入到币圈的机构,更加具有包容性,更加能够接受新事物。就好比传统互联网相对于传统经济,特点是影响力非常广,效率比较高,让人有机会快速实现财富自由。现在为什么变成了古典互联网?因为币圈速度更快,影响力更大,更快实现财富自由。

3点钟群内外

李泳在半夜3点被拽进3点钟大群时,群还不算大,只有三四十人。等到第二天中午,500人就满了。在这群里,他经历过发红包、见识了曾经只存在于传说的大佬明星,也看着宝二爷被踢出群、李开复主动退群,而现在这个500人的大群,已经不满了。

群里聊技术还是信仰?

李泳: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篇文章,宝二爷被那个群踢出来,因为他在里面说了这样几句话:大家不要去谈这些技术的东西,我们要讲一些赚钱的东西,在市场如何赚钱。

最初讨论的大部分还是关于区块链技术,包括一些普及的应用。之后开始定期搞各种活动。最近大家比较安静,等着看国家的政策。

现在群里有多少人?

李泳:现在494人了。

怎么看大佬们的来来去去?

李泳:他们的心态我可抓不准。我觉得可能有一些人并不是非常看好这一个行业,或者也有部分国家政策的原因,迟迟没有明确的监管政策出来,所以很多人不敢去投入。第二是现在市场上存在太多的ICO骗局,让很多人对这个行业有点失望。

再就是他们个人的接受程度了,有人接受新事物比较快,像蔡文胜老师;而像朱啸虎老师他们并不是反对区块链技术,只是目前没有一款应用,或者没有一个项目能够让他觉得是真正落地,没有打动到他。

这些群像不像传销?

李泳:确实有很多人疯狂地拉身边的人进来,但却是没有利益目的的,所以不构成传销。很多人更多是想学习;另外就是大佬的IP,想来看看大佬是怎么看待这个市场的,怎么去all-in的;还有人更简单,直接问大佬买哪个币能赚钱。

95后怎么看待前辈?

李泳:年轻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2012年我第一次听说比特币,那时候一个才几百块钱。当时很多人在我身边说:这是骗人的。2013底开始接触到矿圈,我们才去挖矿。我觉得年轻人接受新事物的程度会比较高。

但我并不觉得我们会颠覆他们,传统互联网大佬也好,传统投资人也好,他们身上还有很多我们需要去学习的东西,我们不过在这方面走得比他们更快,或者说我们参与的比他们更早,不代表我们在所有方面都能比他们做得更好。

而且整一个时代都在进步,每到一个时间节点都会产生一个时代或者一个行业,从传统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现在的区块链,进步的速度会比以前快得多。所以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对年轻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拼传统的财力和资源,我们拼不过,但是面临新时代、接受新事物,我们可能接受得更快,进入得更早。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