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科技圈最热人物盘点:“撒手乐视”孙宏斌,“卖掉当当”李国庆,“倒向阿里”戴威

科技圈最热人物盘点:“撒手乐视”孙宏斌,“卖掉当当”李国庆,“倒向阿里”戴威

全天候科技翟钦奇2018-03-19 10:48事业线
大洋彼岸,现实版的“钢铁侠”马斯克又放出豪言壮语,这次他的目标是火星。仅仅登陆火星已经无法满足这位奇迹创造者,他真正的目标是在火星建立基地。

本周,沉寂许久的当当网再次回到台前。被李国庆夫妇辛苦“抚养”了近二十年的当当网确定“卖身”海航系旗下的天海投资。自此,一段属于当当的电商“神话”宣告落幕。黄粱一夜,电商梦醒,李国庆的“第二春”不知能否如愿绽放。

八个月前,豪掷150亿驰援乐视的孙宏斌在本周辞任乐视网董事长。这位“不会算账”的董事长的离开,给乐视网留下了无数的猜测。而此时,贾跃亭仍然在美国做着他的“汽车梦”。贾跃亭和孙宏斌,这两个山西老乡先后执掌乐视网,现在一个逃离,一个出走,乐视网的未来更加扑朔迷离。

这周一是罗敏的35岁生日,这位曾因发表“雷锋式”言论而受到舆论“围攻”的趣店创始人在这天再次语出惊人。他在个人公众号中撰文称,趣店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之前,不再领取薪水和奖金。而现在趣店市值仅逾52亿美元,看来罗敏要过上很长一段没有工资的生活了。

也是在这周,共享单车的领头羊之一ofo拿到了阿里领投的8.66亿美元融资,暂缓资金危局,也创下了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

大洋彼岸,现实版的“钢铁侠”马斯克又放出豪言壮语,这次他的目标是火星。仅仅登陆火星已经无法满足这位奇迹创造者,他真正的目标是在火星建立基地。

一起来看看本周热点人物具体经历了什么。

孙宏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

3月14日,西方的情人节,乐视网公告称,孙宏斌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向乐视网申请辞去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

公告发布后,乐视网于3月14日下午停牌,次日上午复牌后跌停,开盘后卖单73万手封死跌停板,截至收盘,封单手数已达210万手。

2017年1月13日,孙宏斌掌舵的融创中国宣布投资150亿元驰援乐视,希望“同袍偕行,共创未来”。在过去一年中,融创陆续向“乐视系”公司投资资金总计已达到153.72亿元,借款达到17.9亿元,并以总计52.04亿元收购了乐视两处地产项目的部分股权。孙宏斌本人也于2017年7月21日当选乐视网董事长。

但在就任乐视网董事长八个月以后,孙宏斌还是撒手走人了。有分析认为,孙宏斌的离开或与乐视网迟迟不见扭转的经营颓势有关。

从今年初孙宏斌的一系列表现来看,他的出走并不突然。

今年1月份,乐视网投资者说明会上,孙宏斌首次承认自己在投资乐视时对上市公司关联方债务偿还的错判,并表示:“人有时候要敢教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2月23日,乐视网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孙宏斌缺席。当时的乐视网董秘赵凯解释为:“行程问题,并不是对乐视网失望。”

2月27日,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八届年会上,孙宏斌在发言中称自己对钱不太有概念,“不太会算账”,同时他还坦言,融创跟乐视的合作其实有很多失败的点。

孙宏斌离开后,关于乐视网退市、破产、重组的声音又一次甚嚣尘上。根据已公布消息,乐视网尚有多达75.31亿元的关联欠款,以及大量债务违约和诉讼。

据乐视网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其2017年业绩大幅亏损,营业总收入74.63亿元,同比下降66.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6亿元,同比减少2192.53%;基本每股收益为-2.9146元,同比减少2151.09%。

孙宏斌曾说自己“不怕死”,在此前的投资者说明会上,有人问他“搞不好乐视是终身遗憾吗?”他说:“会尽力不留遗憾,但如果有遗憾,那也只能遗憾,人生有很多遗憾。”

李国庆:卖掉当当,期待“第二春”

3月9日晚间,海航系旗下的天海投资披露重组进展,公司首度披露标的资产为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及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相关股权。公告中还说:“本次交易完成后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说明此举并不构成当当网借壳上市。

自此,当当网将“卖身”海航的消息坐实。

当天晚间,李国庆在自己的微博和微头条上发文:“天地孤影任我行,世事苍茫成云烟!祝愿文化电商独角兽当当网敢作敢当当!”配图则是他和妻子俞渝创办当当以来的点点滴滴。

1996年, 32岁的李国庆在美国第一次遇见俞渝,3个月后两人便闪电结婚。1999年,也就是阿里巴巴成立的同一年,两人一起创办的当当网诞生了。 

作为李国庆和俞渝共同的“孩子”,当当的成长速度一度惊人。2010年12月8日,当当正式在纽交所上市,IPO当天股价就从13.91美元翻番到29.91美元,市值高达23亿美元,李国庆夫妻两人的事业在此刻达到了顶峰。

然而,当当跌落的速度同样惊人。在2010-2013三年间,当当的线上图书占有率下降到了不到30%,当当陷入连续亏损的境地。从2012年的第二季度开始,当当曾连续6个季度亏损。图书阵地的失守,外加全品类扩张的拖累,当当从此一蹶不振。

当当第一次“卖身”传闻出现在2004年,那时当当尚处在辉煌期,销售额占整个网上零售份额的40%。当时的电商鼻祖——亚马逊向当当抛来了橄榄枝。但亚马逊坚持绝对控股,而当当只接受战略投资。在李国庆的坚持下,当当拒绝了亚马逊的收购要约。

这一次的谈判,李国庆夫妇向外界传达出了自己的立场,那就是一定要掌握公司的控制权,决不允许“孩子”当当旁落他手。而随后的数次“卖身”传闻,夫妇二人也都坚持了这一立场。

2013年,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曾带着百度高管到当当谈合作,但因为占股比例以及交易价格上的分歧,交易没能达成。

2014年,几乎因为同样的原因,当当再次与腾讯失之交臂。

2015年7月,当当选择正式从纽交所退市。在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在中国的电商市场,当当,似乎成为了一段历史。

海天的收购,将沉寂已久的当当再次拉回到台前。这次,李国庆和俞渝没能保住自己的“孩子”。

3月13日,李国庆公开表示:“回归A股选择很多,都在洽谈中,有资本追逐是一个公司价值体现。”他还说:“我儿子大了,老婆还小,没有情人牵挂,正是我事业第二春!我将继续在文化商业奋斗10年!这是谁也无法阻挡的。”

这番话反映出李国庆内心对投资接受的态度已与十几年前大不相同,而俞渝表态更为直接:“股权层面发生变化,反映了我们这个年代,选项越来越多。当当即便发生股权变化,新股东跟钱没仇,也愿意当当更好。”

天海方面,海航科技相关人士表示,天海投资收购主要是看中当当在电商领域积累的客户运营经验、大数据和品牌。

当当目前的体量虽然不及天猫、京东等一线电商,但其在C端的资源积累仍然不容小觑。当当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当2017年注册用户增长至2.5亿,年活跃用户达到4000万以上,转化率25%;物流方面,当当在全国11个城市设有21个仓库,当日达覆盖21个城市,次日达覆盖158个城市。这些资源,对于正在向C端转型的海航而言有很强的战略互补意义。

据接近本次交易的内部人士称,“10亿美元曾是海航给当当的最高值,但最终价格应该不会这么高,估计在5亿美元到10亿美元之间。

戴威:倒向阿里,拿到8.66亿美元续命钱

3月13日,ofo宣布完成E2-1轮融资8.66亿美元,本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此次融资创下了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本轮融资采取股权与债权并行的融资方式,在共享单车领域开创了资产盘活先例。

在获得此次8.66亿美元融资后,ofo创始人兼CEO戴威表示:

“当前,以ofo为首的共享单车行业已由高速发展走向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作为共享单车领域最具运营经验的公司, ofo将始终坚持用户第一的原则,通过技术革新和高效运维继续引领共享单车行业发展。”

3月3日, ofo创始人戴威已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在今年2月5日和2月12日,将其资产共享单车作为质押物,换取了阿里巴巴共计17.7亿人民币的借款。

一个月之内获得巨额借款和融资,意味着ofo的资金压力已大幅缓解。戴威曾经表示“关于行业竞争,我们最终跑出来,我觉得除了走出校园铺量之外,碾压式融资很重要。”

在过去的两年中,ofo大大小小完成了十轮融资。平均下来两个多月就要完成一轮融资,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频率。能够坚持下来,除了创始人团队的初心,更重要的是创始人团队选择不去计较估值等与个人利益密切相关的东西。而是全力以赴把事情做好,让企业活下去,然后向前冲。

然而,冲的太快,未必就没有风险。早在本月阿里向ofo借款消息曝出时,就有共享单车行业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戴威通过动产抵押向阿里借款,那就肯定有归还的期限,如果逾期未能还上,那这些共享单车就要归阿里所有,可能之后ofo就要姓马了,这或许也是阿里要借钱给ofo的最终目的。

罗敏:趣店千亿美元市值之前,不领工资

本周一是趣店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罗敏35岁的生日。这一天,他在其个人公众号“我是罗敏”撰文称:“在公司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之前,我不再从公司领取一分钱薪水和奖金。”这一声明已经得到了趣店集团董事会薪酬委员会的批准。

这并非罗敏第一次发表如此“大方”的言论。趣店在纽交所上市后的2017年10月23日,罗敏在接受媒体访谈时称:“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

这种“雷锋式的”的回应立马遭到舆论“围攻”。随后,趣店股价在上市第7个交易日就遭遇破发,罗敏本人身价也相应大幅缩水。

虽遭质疑,罗敏对趣店未来的发展依然信心十足,他在公司2017年年会演讲中称,上市不是趣店的终点,而是新的起点,未来十年,趣店的目标是成为一家千亿美金的公司。2017年11月罗敏创办了大白汽车分期,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平台。

在罗敏发表“不领工资”言论的当天下午,趣店发布了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趣店全年总收入达到47.754亿元(7.340亿美元),相较2016年增长231.0%;净利润达到21.645亿元(3.327亿美元),相较去年同期的增长275.3%。

罗敏对此表示:“我们成功的关键得益于我们强大的技术和极具竞争力的运营效率,这使我们为中国数亿具备信用却未被传统金融机构的信贷服务覆盖的人群提供小额消费信贷服务成为了可能。”

在主营金融业务之外,趣店也正在布局汽车新零售业务。2017年10月,趣店集团正式推出了汽车新零售业务大白汽车,定位“年轻人的第一辆车”。截至2018年3月10日,大白汽车已在全国各地开设了175家线下自营门店,累计交付车辆超过4800台。至此,趣店集团消费分期传统业务和汽车新零售业务的双引擎战略正式推出。

早在2月13日趣店集团厦门年会上,罗敏就面向集团1000多名员工公开表示,未来趣店要成为一家千亿美金的公司,并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平台。

从目前来看,趣店市值仅逾52亿美元,距离1000亿美元还有很大一段距离,罗敏领工资一事可谓前路漫漫。

马斯克:计划登陆火星,建立基地

近日,“钢铁侠”马斯克现身西南偏南艺术节(SXSW 2018),与导演乔纳森·诺兰畅谈了自己宏伟的火星计划。他表示,SpaceX正在建造第一艘前往火星的星际飞船,预计到2019年上半年就能够飞行起降实验。这种载人登陆火星的重型运载火箭发射费用可以降到500-600万美元,远低于猎鹰重型火箭的1.5亿美元。

马斯克登陆火星的计划最早提出于2016年9月,他当时称,计划在2024年将宇航员送上火星,并在火星建立永久基地。2017年9月,马斯克进一步介绍了火星计划的目标:2022年至少两艘货运飞船着陆火星,2024年实现两艘货运飞船及两艘载人飞船着陆。

为了飞向火星,SpaceX计划制造体积、运力更大的BFR超级火箭,头部拥有40个独立仓位,总共可运载上百人。BFR可以先抵达月球,成为月球上的据点,它甚至还能在地球上用于载人飞行,最高速度可达2.7万公里/小时,一个小时内可抵达任何地点。

按照马斯克的计划,登陆火星只是第一步,更远大的计划是在火星建立基地。如果马斯克的壮举实现,人类将成为已知第一个生活在多个星球上的物种。

*本文作者翟钦奇,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全天候科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