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何小鹏:造车是一个大坑,比互联网创业难100倍!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西龙2018-03-20 09:50酷公司
他希望到2020年,也许只剩下两、三家,但是小鹏汽车要成为少数几家还留在牌桌上的公司之一。

何小鹏2014年第一次试驾了特斯拉,在此之前,他并没有觉得特斯拉是一家很牛的公司,虽然他听说特斯拉已经很久了。

但这次试驾,彻底颠覆了他的认识。

“很多人其实并没有真正体验过电动汽车,所以也并不知道电动汽车有哪些好和不好。”何小鹏告诉猎云网(ilieyun)。

加速度很快、基本不用踩刹车、自动泊车、更安静的车内环境。在体验过电动汽车“神奇”的用户体验后,何小鹏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想要做件大事。

2014年6月,特斯拉对外开放了二百多项专利技术,鼓励其他企业开发电动汽车。这让何小鹏看到了进入电动汽车领域的可能性。那时的UC刚被阿里收购,他正在寻找新的投资方向。

很快,何小鹏就与夏珩、何涛、杨春雷一起创立了小鹏汽车,俞永福李学凌傅盛吴宵光等多位互联网大佬成为了天使投资人

从2014年夏天到2017年夏天,何小鹏把这段时间形容为“闭门造车”。直到去年8月,何小鹏正式从阿里离职,出任小鹏汽车董事长,小鹏汽车才开始逐渐在行业内发声。

何小鹏说第一次创业是为了活着,这一次是为了长大,而在他看来车这件事情足够大。“汽车是一个几十万亿的全球性市场,市场规模远远高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

何小鹏认为,互联网加自动驾驶的电动汽车,将会使汽车从一个交通工具变成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未来这个领域里也会出现很多公司,包括整车公司,摄像头公司,人工智能公司,芯片公司,电池公司,这些都是机会。

造车是一个大坑

最近四年,国内出现了300多家新造车公司。其中以小鹏汽车、蔚来汽车、威马汽车为代表的的“三驾马车”累计融资都超过了50亿元人民币。

虽然拿了这么多的钱,但在何小鹏看来,这是“互联网三苦逼”重新创业记。

“我想说,造车的过程特别痛苦,挑战来自于各个方面。”

何小鹏曾经说,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那您觉得要完成造车的梦想,需要多少钱?”

“不知道,也许300亿。”何小鹏告诉猎云网(ilieyun)。

如同中国在互联网基础操作系统、基础数据库上有很多缺失一样,当何小鹏进入到汽车领域时,他发现不管是制造,还是材料,中国都有非常多的缺陷。“当我进入到制造领域之后,发现需要研究的广度跟深度都远非互联网所能企及的。”

在没有进入制造领域之前,何小鹏一直觉得工业4.0并不遥远。但是当小鹏汽车投资数十亿建了第一个工厂后,他发现工业4.0离实际应用还很远,很多还停留在概念里面,现实的转换难度要比想象中的困难很多。

而汽车制造又是生产制造领域最复杂的行业之一,进来之后何小鹏才发现,原来这个行业里有这么多的大坑。但是何小鹏说,小鹏汽车有信心把这些坑都填过。

“造车比互联网创业的难度,真的不止高十倍,我认为要高一百倍,需要非常多的钱,一年融50个亿根本活不下去。”何小鹏说。“我们原来在互联网领域能够成功,真的是有运气。”

今年1月29日,小鹏汽车宣布启动22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并且获得了阿里巴巴富士康和IDG资本的联合领投。在B轮融资完成后,小鹏汽车的融资规模超过了50亿元人民币。

虽然已经拿了50亿投资,在融资规模上也仅次于蔚来汽车。但何小鹏说,今年至少还要拿两轮,要超过10亿美元,争取到年底变成第一名。

在何小鹏看来,强融资能力、自主创新和品质制造是互联网造车实现0到1的关键。而能否融到足够的资本是当下的关键,也是这场生死竞速赛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3月初,蔚来汽车传出了赴美IPO的消息,预计将公开募集20亿美元。威马汽车CEO沈晖随后也表示,威马对赴美上市持开放态度,并透露威马内部有团队正在研究美国、香港以及大陆IPO的相关建议。

而与此同时,小鹏汽车宣布,摩根大通亚太区投行主席顾宏地博士正式加盟小鹏汽车,出任副董事长兼总裁。顾宏地在融资IPO领域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曾在阿里巴巴的IPO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恰恰也是目前小鹏汽车急需的。

除了带来资金,阿里和富士康的入局对于小鹏汽车也是极为重要,前者带来了阿里对于智能汽车的布局和长远规划,以及阿里云、高德地图、天猫汽车、斑马汽车等多方面的合作。而后者则带来了先进的制造技术以及管理经验。

至此,互联网三大巨头在电动汽车的布局也逐渐明朗,分别是小鹏汽车(阿里)、蔚来汽车(腾讯+百度)、威马汽车(百度)。因此,有分析认为中国互联网汽车的初局已定,但何小鹏不这么认为。“过两年可能还会出来两家能融到10亿以上的。”他说。

蔡崇信在发布会上讲了阿里投资的几个理由:一是汽车的互联网化;二是汽车自动化,因为有了环保要求,电动车一定会是未来的趋势;三是数据的智能化,未来可以在车里享受到很多智能的应用和功能,而且这些应用和功能都是透过人工智能,透过数据驱动的。这三点对阿里巴巴的意义非常大。

“传统制造正在全面进入高科技、高智能新制造的工业互联网时代。我们将运用在工业制造领域、互联网行业累计40余年的经验与技术,协助小鹏汽车对科技与品质的追求和有效平衡。” 富士康集团鸿腾精密董事长卢松青表示。此外,富士康和小鹏汽车还将会在智能制造、车联网以及能源方面进行深度合作。

何小鹏相信未来造车一个巨大的机会。“如果我们能把制造、工艺、材料做好,把我们的互联网能力,资本和政策耦合起来,会是巨大的机会。”

不过何小鹏也强调,这其中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在汽车行业里,随便一个公司都能找到几百个全球最好大学,以及中国最好大学的博士。“这么一群聪明人,在中国的汽车行业做了30年,为什么没能把中国的汽车做到更棒一些?为什么中国的汽车公司能够做到很大,但是做不到世界的强者?”

“因为造车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何小鹏说。

在造车的过程中,小鹏汽车曾拆了好几辆特斯拉,一定程度上也借鉴了特斯拉的相关技术。“每家车企都会这么做,我们也一定会研究竞争对手。”何小鹏说。

小鹏汽车之前设计了一个很酷的沙发,非常智能化,也很舒服。但是后来供应链的同事告诉何小鹏说这个沙发不能用,因为如果用这个沙发,需要从车顶上面吊装到车里,成本太高了,无奈只能重换一个。

“一辆车有接近3万个零件,如果每个零件的出错率是1%,可靠性是99%,事实上这是一个很低的可靠性。如果把这3万个零件组装在一起,那这个车基本每星期都会出问题。”

对于2018年面临的挑战,何小鹏认为,最大的挑战是规模品质的交付。造出几十台品质还不错的车,难度是很低的;但是要每个月都造出一两千台有品质的车,那整个供应链、生产过程的管控是非常难的。

比如因为雾霾问题,北京周边一些地方的土建不能做,这也导致小鹏汽车上游的一些供应商生产出现问题。“我说你们不是不在北京吗?他说因为我们另外一个靠近北京的供应商,他们的生产不能做,所以影响了供应商,供应商又影响了整车厂商。”

除了生产,人才也是何小鹏要重点解决的问题。去年10月,前特斯拉Autopilot机器学习负责人谷俊丽、前一汽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刘明辉、前京东高级副总裁熊青云,以及前马自达汽车设计师赵谦相继加盟小鹏汽车。

造车是一个特别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多个领域的人才。据何小鹏介绍,目前小鹏汽车内部有来自科技、金融、互联网、汽车等不同行业以及跨界的人才,其中汽车类人才占了60%~70%。何小鹏认为,如何把不同背景的融合到一起,是公司的文化核心。

“我们去年年初才100多人,今年年底会接近3000人,明年要到5000人,但是在造车里面依然是一个非常小型的公司。所以,未来我们会招聘很多的汽车人和互联网人。”

做汽车要有互联网基因

李斌和沈晖都有一定的汽车背景不同,何小鹏完全是从互联网领域进入到造车领域,因此,他身上也有着更多的互联网基因。

为什么这么多的人开始重新造车?在何小鹏看来,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在于,过去的十年,移动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移动互联网出现了很多不一样的公司,不一样的产品,例如小米,苹果这样软硬一体并且长得非常强壮的公司,也出现了很多BAT之外的小巨头。”

而未来10到20年,何小鹏认为,AI+互联网将会成为现实。在他看来,其中真正可以落地的软硬件一体化的产品就是基于自动驾驶以及互联网特性的汽车。

小鹏汽车将互联网用户定位为种子用户。在何小鹏看来,互联网用户是最有能力,最有意愿接受互联网电动汽车的人,也是最有可能产生汽车数据的人。

“谁能产生数据,谁才能支持产品迭代,谁能产生数据,谁才是互联网汽车最有价值的用户群。”何小鹏在创办UC之前,做过产品经理,在他看来,做汽车也应该以超级产品经理的思维去主导。

“我们希望关注更多的用户体验,了解更多的用户数据,从而提供更多的升级迭代能力把车做得更好。”

小鹏汽车的目标是造出一辆高颜值、高品质,高性价比的互联网电动汽车。这其中,何小鹏认为作为汽车生产企业,最重要的是要有互联网基因。“如果没有互联网基因,我认为想做一个互联网汽车是完全不可能的。”

在他看来,汽车公司的基因跟互联网基因是完全不一样的。

去年年初,小鹏汽车第一辆和白车身下线的时候,当时何小鹏并不在场。

何小鹏形容说,当时有一群汽车人和一群互联网人当时在两边站着,看到那台车下线后,两边的人都哭了,但是两拨人哭得原因完全不一样。汽车人哭的原因是我能够造出一辆车,下线并且可以开动了,而互联网人哭的原因是这个车太烂了,离想象的差距太远了!因为那个车没有上油漆,连沙发都没有,就是一个壳子加四个轮子。

“传统的汽车企业,原来订一辆汽车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这个车做出来卖给谁?这叫定位。但很少会考虑卖给用户后,口碑好不好?用户会不会产生数据?这个数据能不能使下一台车或这台车的迭代做的更棒?”

在跟整车厂合作的时候,何小鹏经常也会提一些建议,比如把某个用户体验增强。但是对方的反应往往是,你是不是有什么诉求?比如说好处;其次会不会给他们带来什么风险?第三是不是别的部门想挣功?第四领导会怎么看这个事情;最后才会考虑是不是满足用户体验,能不能做到,成本多少?

“车展上,很多10万元的车也说是智能网联汽车,但是看完会发现,他的车上面只有SIM卡,因为可以联网,所以叫智能网联汽车。”何小鹏认为,从产品的逻辑来说,首先你做的东西有没有用?其次是能不能用,好不好用?还是只是做出看起来有用的功能,但实际上根本没用。

比如很多人开车的时候,不用车载导航,而是用手机导航。因为汽车对可靠性的要求非常高,基本不敢让你的导航升级,他也根本不在乎用户的使用方便程度。

“但是互联网汽车完全不同,比如早上出门,导航估计你这个时候会去公司,它会告诉你去公司的路是不是堵?如果堵该怎么走。”

何小鹏认为,跟音乐和声音相关的内容以及服务,在未来的智能车里也会非常有前景。“我以前基本不在车里听音乐,因为车内的引擎声很大,但是电动汽车内很安静,听音乐就变成一件非常享受的事。”

据何小鹏介绍,小鹏汽车一定会配置一些豪华车才有的,但是中国用户需要的功能,并且将一些基础功能进行智能化,比如自动雨刷,自动灯光,倒车镜自动折叠等等。

“这些功能其实并不是很贵,过去只是因为车厂不愿意。”何小鹏说。

但是何小鹏也坦言,互联网人进去后也必须要大量的学习和工作,才能改变这个事情。

自动驾驶至少要到2030年

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曾表示,自动驾驶将是小鹏汽车的核心命脉。

“我们的核心是做自动驾驶和互联网创新,同时把高品质、高颜值、高性价比和高里程做好。”何小鹏说。

他说,传统的汽油车想做自动驾驶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要停车的时候,汽油车刹车可能需要一秒钟,但是电动汽车只需要数十毫秒。

但是何小鹏也坦言,目前的自动驾驶还存在很多问题,在实际的测试中也失败过很多次。而自动驾驶需要非常高的可靠性,因此要想实现真正的自动驾驶至少要到2030年。

“今天的很多自动驾驶,只是用来演示的,比如能从A点开到B点。大多都只是停留在概念上,真正落地的很少。”何小鹏告诉猎云网(ilieyun)。

“比如自动泊车,如果背后有一个垃圾筒怎么办?有一个柱子该怎么办?如果是一个停车闸机又该怎么办?车辆怎么去识别不同的障碍,从而保证可靠性,这个非常困难。”

在何小鹏看来,一些所谓的第四级自动驾驶,也很难应用到真实的场景上。“它的尾箱里可能放了一个巨大的Pc Server,用了一个大概65000美金的激光雷达,45000美金的高精度定位,仅改装费就需要几十万元,完全没有商业化的价值。”

因此,小鹏汽车要走的路线,跟很多自动驾驶的团队都不一样。

目前,自动驾驶被划分为4个阶段:驾驶辅助、半自动驾驶、高度自动驾驶、完全自动驾驶。

“我们主要先将高级的辅助价值放上去,比如自动停车,在堵车的时候能够自动跟随,在高速上能释放50%甚至70%的时间和手脚。这种价值是真正能够用在乘用上的,而且成本是可控的。”

在何小鹏看来,目前汽车的科技含量还太少。如果2.5级到3级的自动驾驶能成为未来汽车的标配,一定会给大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比如堵车的时候,打开自动跟随,可以不用拿方向盘,也不用频繁的踩刹车和电门,自动跟随着前方车辆,这在北京或者在大城市是非常有价值,感觉也会很棒。”

很多高端车因为并不是在中国制造和销售,因此车企也完全不会考虑中国用户的需求。比如在美国其实可以不用做自动泊车,因为所有停车场都是空的。但是在中国,停车经常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未来的车会逐步到从第三级辅助驾驶到第四级相对自动驾驶,用户将车开到停车场附近后,车会自动扫描停车场内的位置,你可以下车,也可以不下车,就可以实现一键停车。”

“我希望大家的下一台车,一定要去试驾一下,跟你的价位、风格相适应的互联网电动汽车,感受一下电动车的加速、安静,感受一下自动泊车和自动驾驶,一定会有完全不同的感觉。”

先把车做好

在何小鹏看来,现在开电动汽车的人大部分其实是不想买电动汽车的,只是因为在北京买电动汽车更容易摇号,只是因为买电动汽车有补贴。“所以会出现很多很便宜,能量密度很低的车推出到市场,让用户感觉电动汽车商整体并不好。”

何小鹏把汽车分为了三个阶段:

  • 第一阶段是沙发加轮子。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汽车一直都是这样,基本没有什么改变。

  • 第二阶段是pad加轮子。这一阶段汽车开始有了系统,有了网络,有了交互,有了新的应用,新的服务和内容。汽车有了电池,从原来以物理驱动的模式变成了电化学驱动,汽车也变得更安静,更聪明。

  • 第三阶段是机器人加轮子。汽车原来是没有大脑和小脑的,现在有云端以及本地的强力计算单元。原来车是没有“眼睛”和“耳朵”的,也没有控制神经体系,现在一辆车有十几个摄像头,近20个雷达,越来越像一个机器人。

何小鹏相信,随着车内智能系统的进步,机器人加轮子的时代,未来5到10年内就会达到。

“这个时代的到来真的会比你想象的要快。我们后面会做很多活动,邀请用户去开小鹏汽车,可以不买,但是我们欢迎你来开一下。”何小鹏说。

有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新能源车销量约为77.7万辆,仅占全年汽车销量的1%左右。

但何小鹏认为市场上的数据并不准确,“这其中有多少是出租车?有多少是为了补贴?真实的数据估计要远远低于这个数据。小鹏汽车只专注于C端,我们不做B端,即使做也是做小B。”

在今年1月的CES展上,小鹏汽车首次展出了小鹏汽车G3。据何小鹏透露,小鹏汽车首款电动SUV——G3将于2018年年内上市。除此之外,小鹏汽车将在全国布局超级充电网点。

“我们的目标是先把车做好。”何小鹏认为,新造车的时间窗口也就5-6年。到2020年左右市场上就会充斥大量传统车厂和新造车玩家的电动汽车,没有产品的新公司将很难在市场上立足。

在何小鹏看来,要心存敬畏,脚踏实地,还要跨界融合,要向所有的整车厂学习。“小鹏汽车一定不会是PPT造车,我们的目标是做年轻互联网用户喜欢的高颜值、高品质、高性价比的电动汽车。”

他希望到2020年,也许只剩下两、三家,但是小鹏汽车要成为少数几家还留在牌桌上的公司之一。

*本文作者西龙,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