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之珠,美人迟暮?

新芽NewSeedIrene2018-05-04 16:36事业线
我想对香港创业者说,钻石就在你家后院。

Amanda早上7点准时出发,坐火车到福田口岸,然后换乘地铁上班,全程需要一个半小时。每个周一到周五,这是她往返香港、深圳的出勤路线。

不知从何时起,身边去深圳工作的香港人逐渐多了起来。而已经两地往返一年多的Amanda早就形成了习惯。

来北京工作的香港人徐天成,曾对剥洋葱people描述了自己20年来对北京的印象:

在内地,说要建什么,嘭一下就建起来了,这种感觉挺好的。我时常说,这是一个once-in-a-lifetime experience(千载难逢的经历),以后都不会看到了。我喜欢这种变化。

现在,我每年回香港四五次,很难说香港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太古中心的一家酒楼,几年后,被另外几家卖小吃的店铺取代,这也算变化。

过去20年,究竟是什么让这座世界中心、创新之都慢了下来?香港的创造力正在消失吗?

1

1991年,蔡文胜第一次去香港。至今他还印象深刻的是,亲戚带他到街边取出100块钱,再存进去。“(我)就觉得香港那么牛,墙壁竟然能够出钱!”

“文胜说的我蛮有感受。”同样是超级天使投资人杨向阳回忆起自己1988年第一次到香港。在文华酒店大堂等客户时,同行的朋友对他说:人家穿的衣服洗一次的钱,都比我们买一身贵!

相比于到过香港受到的直观震撼,更多没去过的人把香港视为梦中天堂。半个世纪前,深圳曾流传着这样的民谣: “宝安只有三件宝,苍蝇、蚊子、沙井蚝。十屋九空逃香港,家里只剩老和小”,描绘的便是长达30余年百万人的“逃港”史。

从某种意义上,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也是从香港开始的。随着深圳特区的建立,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潮拉开序幕。大量的技术、资金、专业知识与人才都是从香港引进,香港曾一度是中国内地改革开放与发展的动力源泉、思想源泉和制度源泉。

同时传入的,还有香港丰富的精神文化。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李小龙成龙的电影,四大天王的音乐舞蹈,一直是我们娱乐资源和精神源泉之一。

然而,转变在近20年开始发生。

人口开始逆流。2006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规划署发布“香港居民在中国内地居住情况及意向”调查结果,数据表明,到内地定居的香港居民,2001年为4.1万余人,2003年为6万余人,而2005年为9.18万人,4年间增长了一倍多;另外还有8.02万人打算未来移居内地。

偶像已经更迭。如今年青一代的精神领袖已经不再是香港的商业领袖、职场精英;而是马云马化腾雷军刘强东等大陆本土的迅速崛起的企业家;而香港电影称霸亚洲也已成为历史,港星也不得不学起蹩脚的普通话,到内地淘金。

创新中心开始转移。一个侧影便是,曾经对香港ATM机印象深刻的蔡文胜,如今吐槽着香港的士还在用现金,“真是不可理喻”。而支付宝、微信早已在内地各个消费领域植根。

数据或许更直观。依据《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榜单及趋势研究报告》,北京共有独角兽70家,位居榜首,此后依次为上海36家、杭州17家、深圳14家、武汉5家。香港仅有4家,位居第六。

香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也给出了一组数据:25年前,香港这个一千多平方公里、人口七百万的城市,占全国GDP的16%。而现在,香港仅占全国GDP不到2%。“今天的香港没有什么大的改变,而是国家变了。”

2

如果问创业者一个问题,中国最牛的天使投资人、VC、PE有谁,内地能数出一长串,但香港这个金融生态如此发达的城市,却数不上来。香港的创业公司,在起步阶段也较难获得资本的力量。

蔡文胜用自己投过的几家创业公司举例:

Snapask是一个在线教育辅导平台,现已在港、台积累了35w+学生用户,并覆盖了日、韩、新、马、泰、印尼等多国市场。创始人Tim曾经在香港见了几百个天使投资人,没有人投他。后来,他在新加坡参加了一个创业比赛,才拿到当地一个基金会的30万新币。后来,蔡文胜找到了他,成为其A轮投资人之一。另一家蔡文胜投资的公司,在香港找天使投资人,拿了100万港币,被分走55%的股份。

“如果只是保持香港本土特色是很难的,必须要中西结合,这也是香港最大的优势——背靠大陆、辐射国际。”在蔡文胜看来,内地的天使投资人和机构开始关注香港,对香港创业是非常好的机会。

而杨向阳的香港投资之旅,就不怎么顺利了。投了两个项目,全部失败。

在他看来,香港创业文化在当代缺失,是造成其缺乏创新动力的原因。首先,发达的金融体系形成了职业经理人的文化,自己创造、自己主导的创业者文化缺失;其次,大公司形成垄断,留给年青一代的机会变小;第三,香港仅有700万人,很难容纳比较大的市场,而对于内地广阔的市场,年轻创业者又缺少老一辈的冲劲,总被语言、文化的不通所束缚。

“其实香港也有很多好的天使投资人,比如投了阿里的几个老前辈,但他们现在反而投以色列、韩国、美国,很少在香港投,很说明问题。”他建议,新一代年轻的香港创业者要打破历史的优越感,也要打破地域的隔阂。“(内地)也是你的家,这个门踹进去就干!”

3

对于香港的创业环境,本土创业者更有体会。GoGoVan创始人林凯源讲起自己的创业经历。

“我们用2万块港币开始这家公司,天天在路上跑司机、跑客户,一天十几单,2万块2个月基本就没有了。”他们的核心业务,是用P2P模式对接货车和需要送货的用户。

融天使轮的时候,林凯源被香港天使问得最多的问题是:我们香港有700万人,要是每个香港人给你一年赚一块钱,就是700万港币。但一层楼都不止700万,我为什么要投你?

“那时候,香港没有哪一所大学的老师,会交学生怎么谈融资。”后来,他找到一家基金,投资人家里都是开工厂的,并没有互联网基因。林凯源用了很长时间说服投资人:“那时候,我没跟他们讲中国梦,没有讲新加坡市场、海外市场。他们可能就是看到香港有几个傻子愿意做这个事儿,几十万港币对他们也不算什么,就投了。”

不过,曾经被问到的香港市场天花板的问题,在2014年GoGoVan融B轮的时候,再次出现。人人网是其B轮的投资人。“他说,你不进来内地,这一千万美金不给你。我就去内地看看,一去之后发现世界都不同了。”

如今,林凯源的公司已经被58旗下的58速运合并,他现在50%的时间都在北京,虽然普通话还不怎么流利。他希望香港的创业者多去内地看看。“香港还是有很多机会,只要我们愿意去学习,不要担心我们慢了。慢没问题,去追吧。”

4.

事实上,香港在创新上的投入从未减弱。根据迪拜工商会和普华永道联合发布的最新版创新指数报告,香港排名全球创新城市首位;而在去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2017全球创新指数报告》中,深圳-香港地区以“数字通信”为主要创新领域在全球“创新集群”中排名第二,该地区“数据通信专利数”占地区总专利数的41%。

在今年香港特区政府的财政预算里,预留有500亿元投入创科发展,用于发展落马洲河套区“港深创新及科技园”、为创新及科技基金注资、建设科技创新平台、加强香港科技园的设施及功能等。为粤港两地科研合作发展迈开重要一步。深圳市政府披露的2018财政预算,用于科学技术的指出为195.4亿元,香港500亿元的大手笔,显示着这座城市投资未来的决心。

刺激一级市场的还有来自二级市场的利好。4月24日,港交所正式公布了“引入同股不同权机制及生物科技企业上市”的改革咨询总结,讨论了4年之久的香港上市制度改革终于落定。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感叹:这是港交所这25年来最大的一次改革!

这次改革包括三个部分:第一是新经济里的特殊股权安排,第一次在香港允许了; 第二,是生物科技公司生命科学公司,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也可以上市了;第三是在美国已经上市的想回家,家也可以安在香港,而且这个家既温暖又容易。”

接受同股不同权企业来港上市,是港交所改革中最为引人关注的地方。这将为内地大批科技创新类企业打开新的闸口,错失阿里5年后,港交所无疑正竭力扫清内地科技企业赴港上市障碍。

在今年4月香港举行的2018中国天使投资人大会上,徐小平对台下数百位创业者和有志于创业的青年讲了一个故事,拉塞尔·康维尔的《钻石就在你家后院》:

有一位富有的波斯人,为了寻找梦想中的钻石,卖掉了自己的农场,把家交给邻居照看,自己就出发去寻找钻石。他在长途跋涉的过程中变得一无所有,最后还葬身于海浪中。而波斯人的继承人在其花园里,发现了许多钻石。—这位波斯人根本不必去远方,钻石就在他家后院。

“我想对香港创业者说,钻石就在你家后院,来大陆创业,这里有你人生的钻石——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钻石!”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