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技术监管何时到来?V神的脑洞,他们用智能合约实现了

新芽NewSeedfrancoise2018-05-08 10:07事业线
“现在的ICO是不可持续的。“顾宇翔说,监管的大趋势是在ICO内部做限制条件,用代码本身实现审计。他们则提供了一个可行的路径。

ICO正变成世界的一部分。但与此同时,新的监管方式也呼之欲出。

据统计,2017年全球ICO一共募资56亿美元,是传统VC投资区块链行业的7倍之多。在今年前三个月,ICO募资额已超过去年一半,大有翻倍之势。可以说,通过ICO拿钱,快速启动项目,已成为这一行业的通用方式。

然而,ICO是有天然缺陷的。据TokenData统计,902个公开项目的失败率高达59%。一方面,很多团队压根没想做事,融了钱就跑。那些想做事的项目,筹到钱后也缺乏继续埋头苦干的动力。

可以说,现在的ICO本身就有缺陷,不利于激励工作。其根源在于,我们缺乏监管手段去约束团队,只能依赖他们的“良心”。

“这种ICO是不可持续的。”Ventureum.io的创始人顾宇翔说。“未来一定会有新的ICO机制。我们做的,就是提供过渡到新机制的一种路径。”

Ventureum.io做的正是ICO监管。它在以太坊平台、ICO项目代码之间,加入了一层智能合约,全流程追踪ICO进展。它能按项目进度让投资人投票,参与项目治理,同时管理对项目投资。

简单地说,Ventureum.io提供了一种ICO项目的披露、投资退出制度,把投资者和项目方摆在了对等地位。

它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监管由技术手段完成,可行性高,并且已进入测试阶段。与之相比,目前的监管大多只涉及概念,项目都是纸上谈兵。

传统审计惨败,“用代码审计”才是未来

要理解Ventureum.io的价值,就必须先谈谈,传统监管为何一定会失败。

ICO天然具有匿名性、全球性。前者意味着,你很难证明人们拥有某项资产,也很难立法保护它们。后者意味着,ICO项目可以0成本低转移到他国,丝毫不影响募资,很难被区域性法律约束。

“要起草、执行一项法律,周期比技术革新长得多。” 顾宇翔说,监管一定是追在技术后面跑。

法律条文缺失,意味着审计机构无法可依。ICO涉及金额巨大,也不愿请审计分一杯羹。此外,传统监管机构也缺乏跟踪ICO的手段:

通常,数字货币转账会创建一次性账户,来保证匿名性。如果不是在初期就介入,根本无从分辨账户属于谁,审计也无从谈起。

可以说,ICO监管的难题不可能随某一法律出台而化解。能解决它的一定是技术手段。

顾宇翔认为,监管的大趋势是在区块链上进行,在ICO内部做限制条件,“用代码本身实现审计。”

此外,“分阶段地投资”也是ICO的主要需求。通常一旦项目方拿到钱,就再无动力继续工作。因此让他们知道“继续工作能拿到更多钱”是十分重要的。对此,多次ICO于事无补,“保留一部分钱”才是关键。

在Ventureum.io规划中,项目方的ICO所得会进入一个智能合约。随着项目进展到特定阶段,投资人会投票决定是释放下一阶段资金,还是撤回剩下的投资。

它的巧妙之处在于,利用了智能合约的免信任特性,同时建立了一套“持续评级”机制。

目前,大部分项目的评级都是在ICO前完成的。顾宇翔认为它十分荒唐:“一个项目的价值是在推进中决定的。提前评级缺乏依据。”传统VC做投资,也会按项目阶段决定投多少钱。ICO没能这么做,不过是因为还缺乏技术手段。

Ventureum.io要怎么做?

Ventureum.io对项目的监管分为三个阶段:ICO前、ICO中和ICO后。

在ICO前,Ventureum.io会建立项目白名单,列出需融资的、信誉较好的项目,并请“监管者”审核项目团队背景,写入区块链公示。这对应着传统投资的背调阶段。

由于监管者本身持有Ventureum.io的代币,并且全部为实名制,他们有动力说真话,让手中代币增值。

在ICO中,Ventureum.io会提供两个ICO渠道:一种是投资人直接用ETH购买代币,与传统ICO相同。另一种则要在购买代币的同时,拿出1%份额购买Ventureum.io发行的代币VTH,并有用后续的投票、退币权。

在这一阶段中,项目方需要公示自己的“里程碑”路线图,如在某一阶段完成相应目标。这会成为后续考核项目的依据。

在ICO后,项目方会在每个“里程碑”阶段时,被投票是否能拿到下一阶段的钱。

举例来说,ICO后可能有20%的钱被直接打给项目方。另20%会在第一次“里程碑”后支付。当“里程碑”时间到来,监管者会审核项目的目标完成程度,并打分按权重加权,最终形成一份市场报告,呈现给大众投资者。

大众投资者有几天时间决定:是放款还是收回剩下的投资?他们的投票将决定剩余ICO资金的去向。

之所以建立这种“监管者-大众投资人”的双层投票方式,是为了降低大众投资人的决策成本:他们只需像股市投资者,阅读报告并决策就好。审查工作则交给“监管者”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是否撤资”的决策权是完全交给投资者的。即使“监管者”出具了“发展良好”的报告,投资者依然能投票收回自己的钱。

但在熊市中,Ventureum.io也会保护那些发展良好的项目,避免它们被市场短期的悲观情绪波及,胎死腹中。

具体来说,如果投票恰逢熊市,项目又被监管者给出了高评级报告,即使投资者决定撤资,项目方仍能合并“这次+下次里程碑”,在下次统一考核两次进度。换言之,好的项目能通过这种“熔断机制”躲过短暂的熊市,在下次投票时证明自己。

Ventureum.io 采用这种熔断机制,而非一味讨好投资者,正是为了ICO市场能长久发展。“我们要保护双方的利益。”顾宇翔说。

金融混得风生水起,为何跳槽区块链?

尽管项目才启动三个月,顾宇翔却并非一个跟风创业者。他曾在加拿大丰业银行担任衍生品交易经理,混迹金融圈多年。此前,他是滑铁卢大学的理论物理学博士。再之前,他曾在2012年比特币50块钱市价时购入比特币。

当时,他把这一新事物推荐给了自己的同学,滑铁卢大学计算机专业的王胡杰。后者一番研究后,买了上万美元比特币,自此有钱支付加国留学的学费,“再没向家里要过一分钱。”如今,王胡杰在Ventureum.io担任CTO,是顾宇翔口中的“算法大神”。

COO刘斌,同是顾宇翔在滑铁卢大学的同学,曾在加拿大宏利保险担任数据科学家。后来时机成熟,他们看到ICO监管的巨大缺口,就一同辞职创业了。

团队中,其他成员也多是科技、金融背景,来自奇虎360、亚马逊和丰业银行等。

从5月初开始,Ventureum.io将会开始逐步上线以太坊测试链,并重点寻找“监管者”的合作,如PwC、加拿大安大略证监局等。此外,Ventureum.io正在进行第二轮融资。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