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资本论
  • 英诺天使基金5周年:3期基金350个项目,李竹说这5大领域融资又多又快!

英诺天使基金5周年:3期基金350个项目,李竹说这5大领域融资又多又快!

新芽NewSeedIrene2018-05-12 20:17资本论
创业者一定要重视区块链、小程序这两个方向的进化,重视人工智能和文化创意让我们的生活更轻松、更美好。2018年“如果能拿钱就尽快拿”!

5月12日,英诺天使基金迎来了创立的第五个年头,创始合伙人李竹在台上一度哽咽。在过去五年中,英诺交出了3期基金、20+亿规模、350个项目的成绩单。

“我想告诉大家,我们在2018年要有更多的敬畏之心”,5年足以让一家早期机构自称为“老牌”,但李竹认为英诺才是个五岁的孩子。在跻身头部天使投资机构之后,下一个五年该怎么走?专注早期还是向后期延伸?未来创业机会在哪些领域产生?李竹向与会者分享了英诺“T型战略”:

一横的两端是“高校科技转化”和“创新空间与创业服务”;一纵指的是重点深入的5个方向,包括人工智能、微信生态、区块链和Fintech、泛娱乐与大消费、大数据和企业服务。

以下为李竹演讲实录:

李竹:英诺的家人们,大家上午好!前两天,我还没有来厦门之前,一看厦门天天都在下暴雨,我在想到厦门来开这个英诺年会是不是一个错误,锦程(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姚锦程),你觉得呢?锦程后来发了一个天气预报截图给我,除了我们开会这几天,厦门这个月都有雨。

厦门五月份确实就是一个多雨的季节,但是英诺来到了厦门,这是英诺年会第一次在外地召开,我们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到厦门来就是因为之前来厦门出差,锦程跟我聊了几句我说行到厦门来开吧,有点任性了。

今天大会活动群里面有同学说自己的孩子“幼稚”,英诺就像个孩子,确实英诺才五岁,我们能做这样的决定,我们敢于尝试新的东西,说明我们还年轻,年轻就可以犯错误,年轻就有很大的资本,我们看到龚总(嘉道谷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龚虹嘉)也到了,龚总一般是很少这么早起床的,大家给点掌声。

我今天的分享的主题就是“与我为5,共同成长”。

2018年,请创业者有钱就拿

从2013年到2018年正好是五年,这五年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从个人天使变成一个机构,那个时候实际上是懵懂的,不知道机构天使该怎么做。我们原来自己拿钱做过一些投资,也赚过一些钱,但是机构天使和个人完全不一样。

这期间我们又经历了2015年,2015年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份?股市先是暴涨然后暴跌,O2O是那一年的代名词,很多天使基金都折在O2O上。我们经历过这些起起落落,但是很幸运我们没有掉到一些坑里,比如说02O,比如说VR。

英诺三期基金规模还在不断的增长,也说明了我们做出的业绩得到了投资人的认可。第一期基金是0.9亿,第二期是4亿,第三期达到了16亿,我们现在正在运营第三支基金,我们在座的创业者都是用这三期基金投出来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经历了经济环境的巨大变化。

到今天为止,2018年实际上整个的经济形势也是不明确的,所以我想告诉大家我们在2018年要有更多的敬畏之心,国内在降杠杆,国际贸易形势在变化,美元、人民币的比价在不断的变化,我们会面对更多的潜在的风险,有可能随时一个黑天鹅事件就会导致危机的产生,所以我想我们在任何时候都要居安思危。

所以今天我想提醒大家,今年如果能拿钱就尽快拿钱,未来两年的经济形势并不好判断。前年的风口有人工智能,去年有新零售,但是今年只有小程序。在这样的大环境面前,我们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和谨慎之心。

53期基金,投出350个项目

尽管这样,我们也不用担心,因为我们有英诺这个大家庭,大家看一下大屏幕,是否很震撼?我们列出了投资的一些公司的名字,当然这个屏幕还不够大,我们投了350家公司,没有办法全部列出来。

英诺帮就是一家人,面对任何的阻碍都可以互相帮助,我们把英诺的每一笔投资比喻成一次初恋。这让我想起大学同学在毕业留言册上给我写的话:楚留香、陆小凤,这都是多情的人。我不是楚留香也不是陆小凤,我不会武功,但是我确实有一颗爱英诺家人的心。

每一次投资确实都像谈恋爱一样,一旦确定我们就变成了一家人,当一个创始人进入到英诺帮这个大家庭的时候,你一下子就有了几百个兄弟姐妹。

乔布斯曾经写下过类似这样一段话,“一个人的一辈子赚再多钱都没有用,没有朋友你就会孤独,没有家人,没有爱,等到你离开世界的那一刻,你会感到遗憾。”

所以在英诺帮这样的大家庭里,有再多的艰难困苦都不用担心。昨天看到我们创业者交流的时候有很多互动,大家互相学到很多东西。可能目前对你而言很难解决的问题,对其他人却是轻而易举的。

所以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说我们投资人教你们做什么,而是你们在发现未来,你们相互之间的帮助是这个大家庭里最宝贵的东西。

这是英诺帮项目的数据,跟创业者简单的说一下,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管理的基金规模在不断的增加,我们公布了在前三期基金中投资的项目数量:第一期投资了55个项目;第二期是两个基金,一个是北京,一个是深圳的浅海,共投资了119个项目;第三期是国内的基金,北上广深厦共投资了134个项目;硅谷和香港基金投资了49个项目,所以全部加起来已经有350多个项目。

我们再看这张饼图,把我们投的项目,融资比较多的进行了统计,规模最大的是跟技术有关的,包括泛人工智能、物联网,其次是泛娱乐、大消费、企业服务、微信生态圈等等。

我们投过的项目获得后续融资,估值超过六亿人民币的公司一年比一年多。按照一般规律,公司会有一个成长期,投完以后经过两三年估值才会涨的比较高,但是我们现在的数据不是这样的,每一年都是几倍的增加,这个有赖于在座的各位创始人的辛勤的努力和工作。

55个人,创业者、合伙人、LP

为了让大家了解到五年里英诺帮项目的发展,这个大家庭里成员的发展,我简单选了每年碰到的人和事,跟大家讲5个故事。

第一位是调果师的大余,他是英诺在成立第一年碰到的第一个创业者,大余坐在哪里?这是大余还有他可爱的夫人,我们当时投资他们的时候,实际上他们刚刚开始创业。大余刚写了一本书叫做《020进化论》,很有理论高度,但是他们冲到了水果生鲜的行业,一干就是4年多。我曾经推荐他们跟其他VC融资的时候,VC说已经投过这样一家这样的公司,那个公司倒闭了, 对这个行业投怕了。

所以大余在第二轮融资的时候,说实话是不容易的,但是他们融到了,我们也跟投了,从开店到关店,该做B2B,钱还不够,我们又做了过桥贷款,但是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前两个月才知道的,钱花完了,去年9月份大余有一个孩子要上学,居然都没有钱去交学费,更没有钱给员工发工资,有些辞退的员工还闹上门。可以想像这是一段艰难的岁月。但他们只做了一件事,坚持!他觉得自己知识有局限,他报了金融学院进修,他是班上学的最认真的学生,也是最穷的学生。上学也没钱就欠着,一直到毕业了才凑足学费,把钱交上。

他们又在新发地的批发市场里重新开始做了他们的业务,他们提供一个Saas,以前没有人用,但是现在,他瘦了许多,每天在市场中奔波服务客户,他们派人用系统去服务客户,已经盈亏平衡。坚持,不断寻找通向梦想的道路,这就是我们英诺创业者的本质。只要你们不放弃,我们就不会放弃。

我们基金成立的第二年碰到了齐伟,清华校友。之前他们在给迪斯尼做游戏外包,当然做外包活的也不错,每年有个几百万的收入,但是这远远不能让公司发展,他们决定做自己的游戏!我们当即投资了他。

齐伟的公司柠檬微趣已经在排队IPO了,在我们投资4年的时间里他们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去年的利润将近一个亿,现在每年以60%的速度在增长。

在这个过程中,前两天我们LP做尽职调查的报告,我说请齐伟评价一下英诺,齐伟说了三个词语:催化剂、指南针和探测器。

我们确实在这个过程当中给了齐伟很多的建议,齐伟曾经说过很多次的目标,要做自己的休闲游戏,我们就给钱了,后来他又说我们要自己做运营,我们又支持了他,现在说我们要不只一款游戏,现在第二款游戏出来,测试数据也非常好。这个发展过程,我们给他提了不少建议,他都非常乐意去尝试。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互动过程,其实有时候一个创业项目的成功取决于创业者和投资人是否相互欣赏,这样的项目更可能取得巨大成功。

英诺帮作为一家人,可能每个人身上有自己的不足,可能最后未必每个人会成功。我们一旦投资了一家公司,我们就变成一家人,我们可以分享成功,更可以分担风雨,抗击一切可能的打击。

第三位是刘怀宇,英诺天使基金成立的第三年,他加入了英诺。他是清华计算机系的本科硕士,网络专家,是我第一次创业的搭档,在区块链的时代,他做区块链是最合适的,区块链的技术他比我都懂。

但是他没有做区块链之类的技术活儿,却因为创业者的需要,做了“包工头”。

我开始做英诺天使以后他还在创业,做自己的公司,我找到他,说别自己干了,我们都40多了,我们一起来帮助年轻人。

但是当刘怀宇进英诺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英诺跟腾讯、昌平区政府达成了战略合作,我们要做一个腾讯众创空间,集合大企业的资源、政府的支持,以及我们的投资,来帮助创业者,地方已经选好了,就在北京回龙观。

刘怀宇接手这个事情时,我和他说,就干一年,把基础打好,找人来替他。没想到,一跳进去以后,他就从一个高大上的技术大拿,变成了一个包工头,每天盯装修进度,要到夜里两三点,我们看刘怀宇头发都灰白了,就是做包工头累的。

英诺是一帮什么样的人?能上能下能吃苦。他一直坚持做到现在。我们现在在全国的空间现在签约已经20多万平米了,已经有相当的体量,能够容纳最优秀的年轻人,同时在这个空间里我们又有很多小伙伴可以给英诺帮创业者提供服务,所以英诺创新空间作为一个线下的存在,不仅是获得项目的入口,也是我们做投后服务的基地。

智行者无人驾驶的项目,就是在腾讯众创空间发现的。它是在市场最先找到落地场景的智能汽车项目。所以我说,做腾讯众创空间,投资了智行者,就够本了,关键是,后面还会在我们运营的全国创新空间,发现无数个智行者。

我们英诺是个大家庭,自然少不了这些给大家做服务的人,当我们的创始人在前面冲的时候,需要有人在后面提供帮助和弹药。现在刘怀宇、邓永强带领的创新空间和投后服务的团队已经超过100人了,有投资人也发现了我们这个平台的价值,给了投资。大家看到了吗?英诺团队,跟在座的创始人,是一样一样的,也是创业者。

在英诺第4年的时候,我们碰到了推想科技的创始人陈宽,陈宽昨天在展会上,也得到了孟芊副市长的关注,计划在厦门好好推一下医疗大数据。

陈宽和我是在两年前,也就是2016年大年29那天见的面。当时就决定投了。

英诺有一个传统,就是在每年的大年29、30还在工作,好的项目可以当时给TS。但是陈宽告诉我一家一线知名机构已经跟了他三个月,还没下决心。

但是我们为什么当时一看到就投了呢?之前我们碰到过4、5个类似的项目都没有投,但是我们不投那些项目是为了等待,最后这一投。就像谈恋爱一样,最后结婚的可能才是你终身相爱的那个人。

这是我们英诺的风格。在投项目的时候,不是随便投,而是要对这个行业有了解,当我们看到了合适的标的,就可以立即做决定。

我们可以在大年29、除夕工作,我们在这里收获了不少好项目,因为那个时候其他的投资机构都休息了。阿丘科技的黄耀也是我们在大年30投的。

我们到现在所有的办公都是在创新空间里跟创业者在一起,我们没有在高大上的写字楼里,没有像大家印象中的金融机构一样待在金融街,待在CBD,我们还待在中关村,我们喜欢那个氛围,夏天的时候我们可以穿短裤、穿凉鞋,我们喜欢自由,一种积极自在的自由。

5年,我们碰到了龚虹嘉,他是第一次来英诺年会。其实,龚总从开始就一直跟我们在一起,他在我们各期基金都是LP,LP也是英诺大家庭成员。龚总跟我认识的时间很长,在90年代末就认识了,我们是老乡,也是一块投资的伙伴。

大家知道龚总投资了一个海康威视,有几千亿的市值,当时只投了两百多万元人民币,这个项目本来是找我们准备一起投的,那个时候还没有英诺天使基金,但是因为当时创始人没有股份,除了龚总以外就是一个国有控股,我们没敢投,但是龚总特立独行,敢想敢干,他就投了,因为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都是他的同学,如果那个人都是我的同学,我也投了,不然说好了,面子上过不去。你周围有什么样的人,可能决定了你的人生道路、职业生涯。创业和投资,都是人脉的变现。

我们最初和龚总一起投的第一家公司德生科技,去年终于在中小板IPO。用了17年,也是跟大余一样,坚持下来了。

回首五年,很有感慨,像刘怀宇、龚虹嘉这些合作多年的人,在我做天使投资的时候,还能在一起,说明我人品还可以。不光是我的人品可以,我们的家人,人品都不错,包括我们投资的创业者、我们的LP,以及投资团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We are family!

坚守天使投资,看好5大领域

我再给大家汇报一下英诺下一步要怎么做,其实有很多的思考,比如,英诺已经在国内已经是头部的早期投资机构,要么坚持早期,要么做大基金;要么垂直,要么通吃;要么做生态,要么加入生态。

我们思考的结论是要走“T型战略”,我们还是要做一个自己的创新创业生态来帮助投资的这些创始人,我们还是要坚守在天使这个领域,在这个阶段去下注和投资。

“T型战略具体来说是一横一纵一横是指做好高校科技转化,我们在清华、北航、北理工等合作中已经取得成效,其次是做好创新空间和创业服务,推动大企业创新和小企业创业有效结合。英诺有自己的空间,有自己的创业服务,只有足够规模的投资资金,才可能做自己的孵化加速生态。在美国这个标准是一亿美金。没有一亿的可投金额,就不够经济。

一纵是指英诺将纵向关注几个重点的行业方向,主要有人工智能、微信生态、区块链和Fintech、泛娱乐与大消费、大数据和企业服务这5个方向,这也是英诺帮创业者做得比较好、给我们带来回报的领域,我们在这些方向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资源,当我们投资这样的项目,我们家庭里的成员可以提供相应的帮助和支持。当我们投资这些领域的时候,这些创业者一旦进入英诺帮,他们更容易成功。

其实大家看到在去年整个一级市场增加了1.6万亿的钱,VC阶段所有的投资估值都涨得很快,只有天使阶段去年的估值比前年来略有下降,有点像硅谷,硅谷就是这样,当一个公司没有被证明的时候,它的估值增长比较慢,一旦证明自己就呈现指数型的增长。而天使行业现在国内只有两万多人,而美国有30多万,所以如果在中国投了一个天使的项目,拿到下一轮融资的几率比美国高一倍,美国大概是3%到5%,中国接近9%。英诺做到了60%以上,我们在技术创新方面我们后续融资的比例甚至高达70%多,就是因为我们认知比别人早那么一点,比别人早一年投人工智能。

而VC要投项目的时候,是先看到,才相信,要求更高的成功率。这个阶段的投资特别激烈,有一大帮专业的牛人在那里。

我们今天还会请摩拜第一轮投资人,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给大家分享,分享的主题是“穿过魔鬼的通道”,也是告诉大家在一起创业领域里的规律。

因此,我们还是要有敬畏之心,跟我们投资的创业者一样,我们会做的更加专注一点。做好天使,做好一个持续产生好项目的平台。这个平台就是我们创新创业的生态,包括我们当时在清华做了创业生态,然后从投资清华校友开始到投资所有的创业者,做高校科技转化,我们积累了一套方法,我们知道帮助一个科学家变成企业家。

关于英诺未来要重点投资领域,我简单介绍一下,在过去五年,已经做到了哪些:

第一个是泛人工智能领域,这里只列了几家公司,我们在这个领域里我们在四年前就投资了臻迪科技,在过去2、3年里又投资了其他的公司,臻迪科技是做消费机器人的公司,是全球唯一一家可以做跨界的水下和无人机的公司,已经是新三板28家独角兽之一。

推想科技是人工智能医疗影像领域的领军企业,他们现在已经覆盖了近100家医院,全国前50大医院覆盖了70%,每天有超过一万个病人在他们的系统上做医疗影像AI分析。

智行者是无人驾驶,后一轮的投资人是京东、顺为、百度,投资人对智行者的评价是“唯一一家被低估的公司”,而且现在也有很多落地应用,跟美团也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跟京东也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今年已经有不少的订单。

未来黑科技的创始人是一个非常能“忽悠”的极客,“忽悠”一帮很牛的人加入他的公司,所以发展也很快,现在已经跟宝马、奔驰都签订了协议,还有上汽等等,未来几年会有很大的销售收入。

第二就是泛娱乐和大消费领域。上面一排是跟泛娱乐相关的,比如说云莱坞、柠檬微趣、鲜漫动漫。下面是做跟新消费有关,比如乐纯酸奶是一个新品牌,刚获得可口可乐的投资。智蜂巢是做小户型的家具,这个家具可以做拼插,可以适应小户型的居住。还有XTRAIL,做越野跑,在国内有几十个品牌赛事。这些领域现在发生的规律和变化,从泛娱乐到新文创,我们都比较清楚和了解。

第三个是跟区块链fintech和金融科技相关的公司,包括网录科技,我们在2016年二期基金投资了他们,他们现在是全球区块链的十大公链之一。还有众筹平台多彩投,优联金融是做租房分期,同时用区块链把所有的租约都证券化。罗马车贷是为二手汽车买卖的贷款提供风控。

第四个是企业服务,梦想加,是做共享空间的,最近发展很快,进入加速阶段,非码是专门给餐饮连锁提供它的整个支付和会员管理的手段,必胜客、星巴克、麦当劳都是他的客户。罗格数据是做税务大数据。拓课云是一个线上教育视音频的提供方,大的在线教育平台都在用他们的系统。丽晶软件是服装行业的SaaS提供商,从工厂到门店完整的SAAS系统,给这些企业赋能。

第五个是跟微信生态圈有关,今年最大的热点是小程序,我们投资了微动天下,现在已经在准备IPO,礼物说,是龚总推荐的项目,现在是12亿人民币的估值,现在通过小程序社交电商获得了一次爆发,“很快”是公众号的开放平台,仟寻是微信社交招聘的龙头企业。等等还有很多。

我这里只是举一些例子,我们关注的这些行业有几个特点,就是他们在重塑我们的生活,比如说在互联网上区块链在重塑所有跟交易有关的这些应用,小程序因为有深度链接、支付,在重构所有移动互联网的应用。

在互联网端能改造互联网的两大方向,一个是区块链,一个小程序,所以在座的创业者一定要重视这两个方向的进化。另外一个是人工智能和文化创意,是对我们现实生活的改造,人工智能让我们的生活更轻松,更美好。而文创已经发展到用IP影响线下原来所有的商业,带来更多的增值。

我一直信奉一点,就是要持续行动,我们看到了英诺在投资团队一起的努力下,我们在持续的奔跑,在过去每一年投的公司越来越多,获得的认知越来越多,能够给我们的大家庭,给我们的创始人提供的帮助也越来越多。

在未来我们还会继续一起奔跑,不光是我们的投资人,不光是LP,也包括创始人,我们奔跑在阳光大道,因为在中国还是创业的黄金十年。

最后我要感谢大家,感谢有你们,我们一起渡过了过去非常有意思的五年,谢谢大家!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