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ofo卖起车身广告,小鸣单车破产清算,关于共享单车的预言,哪些成真了?

ofo卖起车身广告,小鸣单车破产清算,关于共享单车的预言,哪些成真了?

新芽NewSeedquinn2018-05-21 18:38事业线
有花夕颜,黄昏盛开,明晨凋谢。曾经活跃着近70家的共享单车,有几个熬过了黎明前的黑暗?

今天,沉寂已久的共享单车“行业”接连出了两个新闻:

一是让所有人操碎心的ofo,在资金链告急的情况下,不得不推出了车身商业化广告,在APP上也上线了开屏广告;

二是小鸣单车破产清算案已被法院受理,一时间网上“退押金”攻略铺天盖地。

共享单车的终局究竟是什么?如果是橙黄合并,恐怕终局不会到来。历时两年,这个由资本生生砸出的行业,经历了猥琐发育、畸形发展,而如今又在尘埃落定后看不清未来。回看这场轰轰烈烈的单车大战,那些信誓旦旦的预言,可曾兑现?

预言1:靠租金能盈利?

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从这个新鲜事物诞生之初便广受争议。以ofo为代表的早期共享单车公司,在创业之初一度认为靠租金就可以收回成本,获得盈利。以小蓝单车为代表的入局较晚的公司,则认为2018年将是商业模式之争,靠5角、1元的租赁费用挣钱的公司,全部会亏掉。

ofo创始人戴威去年3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算过一笔细账:目前每辆车大概能带来5~10元的收入,ofo自行车的成本不到300元,若按照12个月报废来算折旧的话,每天的折旧不到1元,每个运维人员大概负责300辆车,一天薪水100元,平摊到每辆车上,一天的成本也不到1元,总体算下来,毛利大概在70%~80%左右。

但在数家单车公司推出“免押金”、“免费”等模式之后,仅靠租金盈利已不太现实。相比押金模式、运营模式,或与政府合作的PPP模式,广告的前景似乎更为明朗。毕竟互联网产品看重流量与入口。

日前,据南华早报消息称,戴威已拒绝了滴滴方面的潜在收购要约,并号召公司员工“战斗到底”。戴威坚持ofo在未来要继续保持独立发展,但是ofo每月仅运维成本就约需3-4亿元;并且到目前为止,ofo可能只支付了供应商欠款(30多亿元)的20%,哪怕其刚于今年3月以股权+债权的方式获得了8.66亿美元融资。

巨亏之下,ofo选择推出了B2B的车身广告业务,试图弥补租金收入的短板。该广告产品分为车身广告和APP线上广告两大板块。车身广告包括品牌定制车、后轮三角板展示位、车筐区展示位、车把三角区展示位、防水车座套展示位5种类型。

线上广告则主要分为效果广告跟品牌广告,分别采取CPC(点击量)和CPM(曝光量)方式计费。

目前来看,整个共享单车行业想要盈利,不光是开拓广告流量变现的模式,更重要的是朝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方向去努力。

预言2: 共享单车90天结束战斗?

2016年9月26日,在ofo宣布完成C1轮融资的当天,朱啸虎在朋友圈转发消息并评论道:“双WEI合璧,谁与争锋!拼车,代驾战场均在90天结束战斗,单车共享不会例外。”紧接着,摩拜投资方熊猫资本合伙人毛圣博“宣战”:“年内ofo若能超过摩拜,熊猫合伙人将在国贸裸骑。”

事实是,二者并没在年内决出胜负,而是将“第一”之争整整持续了一年,并且更多大佬加入战局。

2017年6月19日,橙黄之争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马化腾亲自下场,与朱啸虎在朋友圈进行了一番激辩,当时,摩拜刚刚完成由腾讯领投的6亿美金E轮融资。

随着二者融资越来越多,估值越来越高,到了2017年底,合并的传闻开始甚嚣尘上。

先是原本的“双WEI合璧”走向岔路。滴滴希望促成ofo与摩拜的合并,激起了ofo的反抗:ofo把滴滴派驻的高管悉数赶走;戴威公开表示不合并;阿里被曝将提供资金,给戴威用来紧急收购滴滴持有的股权,阻止合并。

接着,一直力挺ofo的朱啸虎被媒体曝出在退出协议上签字,以30亿美金的估值将股份出售给阿里和滴滴。当时他判断,2017年底是ofo和摩拜合并的最好时机。还有投资人认为,理想的状态是滴滴和ofo整合,更理想的状态是滴滴和ofo、摩拜合并。

合并无望,投资人离场。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滴滴、ofo、摩拜这样的出行组合里,杀入了做本地生活的美团。

最终,所有橙黄合并的预言,被美团打了脸。摩拜以37亿美金卖身美团,成为美团滴滴出行之争的一枚棋子;而ofo再一次拒绝了滴滴,挺着资金链断裂的危险,咬牙倒向广告商。

预言3:共享单车90天结束战斗!

最终,90天结束战斗的预言应验在第一个倒下的共享单车身上。悟空单车,存活期3个月。

当悟空单车雷厚义看到一夜之间,重庆大学城铺满了跟悟空单车一样颜色的ofo时,就懵了。“很简单,他们开始早,背后有钱。没别的原因。”悟空单车终结在2017年6月13日。

一旦有公司开始倒闭,“清场”便开始了。小公司们资金吃紧、融资难、加速迈向死亡,为摩拜、ofo腾出决战场。

町町单车在创建不过8个月的时间后,轰然倒塌。2017年6月,由于创始人丁伟的父亲的企业资金链断裂,町町单车失去输血方,丁伟面临了家庭破产、公司倒闭、父母入狱、女友分手的痛苦。

紧接着,3Vbike同样于去年6月发布公告称:由于大量单车被盗,3Vbike共享单车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运,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尽快申请退款。后宣布停止运营。

2017年8月份,酷骑单车陷入押金难退的泥沼后就再也没能走出,公司楼下甚至排起了退押金的长队,最终结局也是停止运营,但至今仍有用户没有得到退款。

2017年11月,当时占据市场份额第三的小蓝单车,也终于被曝出押金难退的问题,位于成都的公司也已经人去楼空,后宣布倒闭,被滴滴接管。

2018年5月18日,存活了一年半的小鸣单车,终于进入破产清算,押金未退还的消费者可进行债权申报。有数据统计,小鸣单车累计在全国投放了43万辆共享单车,累计用户数量为400多万人,以199元/人的押金计算,累计收取了用户押金8亿元左右。

有花夕颜,黄昏盛开,明晨凋谢。曾经活跃着近70家的共享单车,有几个熬过了黎明前的黑暗?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