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钱晨往事

新浪科技苗钟毓2018-05-22 11:49事业线
一位购买了门票的媒体朋友,在发布会尚未结束之际就愤而退场。手中的门票被揉成一团,撕成两半,丢在了鸟巢尚未干透的地面上。

锤子515发布会现场的观众们裤子湿了,不是因为激动,而是被鸟巢的冷雨浇透。

一位购买了门票的媒体朋友,在发布会尚未结束之际就愤而退场。手中的门票被揉成一团,撕成两半,丢在了鸟巢尚未干透的地面上。

TNT工作站确实像一颗“炸弹”,震撼了几乎所有关注锤子的人的心。对于这款发布会前号称要“让苹果三件套变成历史”的产品,发布会后,我看到的最为宽容的媒体评价是“要包容创新”——这不过是“注定失败产品”的委婉表述罢了。

坦白来说,TNT工作站并非没有创新——语音配合手势操作的想法很有趣,如果用在平板电脑或有屏智能音箱上也许会是一个亮点,但用在一个售价近万元、号称可以提升300%生产力的一体机上,则完完全全是一个“路线错误”了。

我不准备浪费时间批判这款“荒谬”的产品,目前看来,它唯一能够“颠覆”的或许只有锤子自己。

事实上,看完整场发布会,我的心中只有一个疑问:

“为什么没人拦着罗永浩?”

这也许是因为,那个可能是唯一能拦住罗永浩的人,已经在两年前离开了这家公司。

罗永浩的“反对者”

罗永浩的“反对者”。

在锤子创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钱晨都被外界赋予了这样一个角色。他是那个把罗永浩不切实际的狂想拉回地面,变成现实的人。

钱晨出身优渥,曾在摩托罗拉工作13年,主持过多款手机产品的硬件研发工作。雷军创办小米的时候也曾邀请过钱晨,“前前后后谈了3个月,一共谈了十七八次”,但在最后关头没有谈拢。罗永浩比雷军更加执着,他花了六个月邀请钱晨,并最终说服了他。

罗永浩曾经这样告诉媒体,在钱晨加入锤子以前,外界几乎都认为锤子是做“贴牌机”的。而在钱晨加入之后,外界的质疑才逐渐平息,锤子手机的研发也开始走上正轨。

钱晨在锤子的职位是CTO,但很多时候,他扮演的角色又远远不止于一个CTO。

《GQ》曾经这样评价罗永浩:

他具备精力充沛的独裁者气质,但并不自命不凡;他以出色的演讲能力和煽动能力著称,鲜为人知的是他的社交恐惧症;工作时他的暴烈脾气总是毫无预警地爆发,又毫无缘由地结束,但下属们也会谈论起他骨子里的柔软;他有特别成人的部分,善于把握别人的情绪,可也有员工感叹,44岁的罗永浩更像14岁的少年。

罗永浩拥有领导者的气质,但却并非是一个理想的管理者。他跳脱的思维与剧烈变化的情绪常常让员工无所是从。

钱晨比罗永浩年长十岁,相比于罗永浩的“直”,他认为自己更多一些体制内出身的“圆滑”。钱晨觉得罗永浩像一只刺猬,既有尖锐的一面,也有柔软的一面。而他的责任就是把这只大刺猬放回笼子里。钱晨甚至在私人生活上关心罗永浩,他曾经试图通过罗永浩的妻子督促他按时上床睡觉。

钱晨与罗永浩最大、也最为知名的一次分歧发生在2014年8月,罗永浩要和Zealer创始人王自如上视频网站优酷辩论之前,罗永浩召集公司的中高层开会讨论这件事。钱晨坚决反对,他认为应该冷处理,因为口头辩论远不如产品本身有说服力。但最终,罗永浩坚持参加了辩论。

即便事件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钱晨依然不愿意原谅罗永浩,他认为罗永浩不过是在“逞口舌之快”。

事实也证明,罗永浩和王自如的辩论尽管在传播上造成了一次轰动,但长期来看,却是一个双输的结局。 

“尿裤子”是假,有分歧是真

相比于“上视频网站”这样显性的分歧,更多的矛盾隐藏在日常工作中。

面对媒体的采访,罗永浩并不掩饰自己与钱晨在工作上的矛盾:

罗永浩几乎是立即想起了一次“低质量”的争吵。在产能出现问题时,两个人都充满焦虑,经常互相倾诉,也互相争执。罗永浩提出一个又一个突然产生的想法,钱晨则会从技术上一个个否定。“大概就是我说要怎么样,他说不能怎么样,我就说必须怎么样。”有一次罗永浩记得自己脾气发作了,吼了几句。

这些矛盾日积月累,不断扩大,最终被演绎成了“尿裤子”事件——网传,钱晨离职的原因是罗永浩把拧开的矿泉水瓶砸到他身上,打湿了他的裤裆。这让钱晨感到非常尴尬,当天晚上离开公司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尿裤子”事件遭到了当事双方的否认,但不可否认的是,罗永浩急躁的性格无疑是两人合作破裂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果钱晨还在,

TNT或许不会诞生……

很多锤粉认为,吴德周是一个比钱晨更称职的CTO,他主导的坚果Pro系列拯救了处于破产边缘的锤子。

这未免不够公允。

钱晨陪伴罗永浩度过了创业初期的艰难时光,T1、T2更是锤子在工业设计上的代表作。甚至坚果这一品牌也是钱晨坚持的结果——坚果刚刚推出的时候,市场反应一般,锤粉们普遍认为,这样一款低端机型实在不够“罗永浩”,而把怨气撒到主导坚果项目的钱晨身上。

钱晨并非没有梦想,他只是更加务实。从锤子离职一年后,钱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和罗永浩的分歧,“不在于梦想的差异,而是在于方法的差异”。

钱晨坦言,自己并不喜欢贩卖情怀的营销方式,他认为,企业不应该跟客户讲情怀,“只要你认真做东西,得到了业界专业的赞赏,就自然的会得到客户的赞赏”。

相比罗永浩,钱晨更敬畏商业的规律。钱晨曾经这样谈起自己的创业心得:

“比如说他要去做汽车,不管你做传统动力也好,还是新能源也好,你都离不开一些汽车最基本的东西如空气动力学等等。你只要离开这些基本东西,你就乱套了,也肯定做不出来一个好的汽车产品。”

如果钱晨还在的话,我们或许就不会看到TNT工作站的发布,罗永浩也不必经历发布会上因频繁失误而焦急流汗的灰暗时刻。

钱晨式的实用主义对于锤子而言是必要的,他与罗永浩之间的拉扯本应成为保持锤子平稳运行两股合力。而现在,“情怀”与“技术”之间的平衡已经断裂,控制锤子前进方向的绳索完全握在了罗永浩的手上。

这实在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蒙上眼睛的理想主义快马或许可以跑得飞快,但一遇到障碍与陷阱就会摔得人仰马翻。

而罗永浩的处境可能更加尴尬,他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或许会发现,那还是他自己挖的坑。

*本文作者苗钟毓,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新浪科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