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大战”后的美团与滴滴

亿邦动力网亿邦动力2018-05-25 09:55事业线
美团和滴滴之间的鏖战,虽然不会像BAT一样拥有强大的投资版图。但是,这两家互联网新贵依旧在市场上“跑马圈地”。

2017年12月,乌镇,东兴饭局,王兴和程维相对而坐。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马化腾刘强东张磊

这么近,但又那么远。

二人之间的“战争”于去年2月拉开了序幕。美团在南京突然上线了打车业务。在南京试水10个月后,美团打车拟向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等7个城市扩张。这势必跟滴滴正面交锋。

美团CEO王兴曾说,如果美团和滴滴打起来,这不是一场战役,这是“战争”。

滴滴CEO程维也给出5个字的霸气回应:尔要战,便战。

这次,美团首先发起突袭。

美团打车强势登陆上海,滴滴的霸主地位受到威胁,补贴大战瞬间点燃,”时隔多年,0元打车“重现江湖”。

这种高调“价格战”引起了政府部门的注意。不久,上海市主管部门的一纸通知给这场原本狂热的“补贴”大战浇了一盆冷水。同时,南京市主管部门也随之叫停了这场补贴大战。

但是,“暗战”并未停歇。

暗战

美团网约车司机姚元期盼,“暗战”再久一些。

霓虹灯下的上海,空荡的街头平静而祥和。坐在驾驶室内,姚元伸出四根手指晃了晃,“一天拉活10个小时,一月挣四万。”他原先在一家公司上班,觉得这比上班赚得多,毅然辞职,专职美团网约车司机。

彼时,美团补贴优惠力度很大:“打车0元起,还赠周末大额立减券!1程即送,多乘多送,最高可获四张价值61元的立减券。”滴滴被迫开始补贴、降价“迎敌”。

“烧钱”大战的确招徕大批网约车司机。登陆上海刚满7天,美团打车累计服务乘客超220万人次。值得注意的是,7天当中,出租车成单量累计涨幅达到146%。

但这让姚元没高兴多久。

4月5日,上海市主管部门的叫停了打车“补贴”大战,以三项违规行为,向美团打车开具为期7天的“责令整改通知书”。

同时,南京市主管部门也随之叫停了这场补贴大战。4月13日,滴滴和美团相继宣布,已于4月12日停止对南京用户的补贴发放;滴滴方面14日还宣布,率先取消上海地区的常态化补贴。

但是,美团没有“刀枪入库”的想法。

“美团还在补贴。”姚元说,政府叫停网约车补贴后,美团乘客端高额的补贴取消了,但司机们的端口补贴还是在继续。

南方周末曾报道,据美团打车客服的介绍,上海前2万名注册的司机,可享受三个月内零抽成,2万名之后的司机,则收取8%的抽成,同时会收取每单0.5元的信息费。此外,如果在线时长满10小时,每日接够10单,即可拿到600元的保底收入,如果每日流水超过600元,还将给予额外200元奖励。

姚元也称,为吸引司机入驻美团打车平台,美团推出了零抽成福利:司机注册成为美团打车平台的车主后,领取开城后三个月的“零抽成”福利,但名额仅限前5万名。

对此,滴滴区域运营高级总监孙枢曾在内部信中说,美团打车单均亏损在30元以上,但其市场份额自3月26日起已经开始进入下行通道,目前已经在被压制在15%以内。孙枢提到如果美团保持30元一单的补贴,即使做到滴滴去年总单量的20%,一年就要烧掉450亿人民币。

然而,在“烧钱”大战被叫停之后,滴滴和美团依旧“暗流涌动”。

缠斗

这次出行领域大战,是典型的“大象之间争斗”,美团高调发起的攻击,引起了滴滴的反击。

在公开信息中,滴滴CEO程维并没有“口水仗”。

程维曾说,滴滴碰到的对手当中,美团肯定不是最弱的,但也未必是最强的。美团只是350个网约车平台之一,对于滴滴而言,多一个竞争者而已。”

王兴却说,“我觉得有两家是很正常的。”

“一个行业都应该有至少两家参与者,既是竞争也是合作,这样对用户和商家都会更好。”王兴说,千团大战、百车大战、百播大战,新机会出现时,一堆人冲上去,最终剩下少数玩家。除非像微信那样全国网络效应超强的业务,否则很多领域是不会出现一家独大的。

“有漏洞,这才会出现竞争。” 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李金龙说,整个行业在过去有些急躁,大家为追求司机数量和扩张速度,做了一些让乘客和车主不满意的地方。这是行业需要反思的地方。

李金龙认为,价格战只是网约车占领市场的方式,但滴滴和美团更应该提升用户体验,不然这会殃及整个出行领域。

价格战让出租车的生意首当其冲。

自2017年南京市价格战以来,出租车“退租潮”愈演愈烈。截至2018年3月中旬,因无人驾驶而闲置的出租车已经超过3000辆,占总运营出租车的四分之一。

一名上海的出租车司机说,以前跑10个小时,每个月可以赚六七千。网约车打起价格战后,每天跑14~15个小时,月收入只能达到以前的一半。

出租车“退租潮”也是政府开始明令禁止“价格战”的原因之一。据公开报道显示,截止目前南京、上海、杭州、成都、北京等城市先后约谈美团,除了要求合法合规之外,还着重强调“美团打车不得擅自在成都进行违规补贴,不得擅自举行促销优惠活动,不得有不正当价格行为。”

嘀嗒出行的市场调研显示,一线城市里只有12%的用户,路边招手打车,剩下的用户都是通过网络打车。

李金龙认为,事实上,线上出行还有很多机会可以挖掘,嘀嗒出行就是发现出租车司机的需求,而出租车司机更渴望有一个专门为他们提供服务的平台,而不是和快车专车混在一起。

不止美团在网约车市场发起突袭,滴滴面临的是“群狼环视”。

继美团、高德后,携程于2018年初高调宣布旗下携程专车正式获得由天津市交通委代交通部交通运输部颁发的“网约车牌照”。

一时间,新玩家的不断入场让网约车市场频频掀起水花。

估值

硝烟依旧弥漫,战火依旧未熄。

而如今,美团APP的打车功能页面,“久等了!北京,美团打车即将登陆”,这几个大字停留在屏幕上。

北京某出行平台相关负责人孙鹏透露,从去年2月14日在南京上线至今,将近16个月时间美团打车业务才在南京、上海两个城市上线,这主要是牌照问题。随着网约车行业发展逐步完善,政府主管部门对网约车企业合法合规性的管理越来越严格。

孙鹏分析称,滴滴也经历过上述问题,甚至现在经历中,这也是美团打车不可避免的问题。

公开报道显示,美团活跃用户2.8亿,日订单量超过2000万,估值300亿美元。

孙鹏表示,美团急于进入打车领域,总结两个字:估值。

2018年初,外界就有消息透露:美团正在筹备“上市”,计划最早于2018年年内在香港上市,估值为600亿美元。

美团IPO的脚步越来越近。

“美团的IPO压力要大很多。”孙鹏说,2018年,是美团发展第8个年头,同时也是大众点评发展第15个年头,其背后的众多投资方被套的时间太久,尤其是早期进入的一些小的投资方很难拖得起这么长时间,任何一家投资机构追求的都是投资回报率最大化,所以美团这些年一直在不断尝试跨界进入其他领域。

截止发稿时,美团未对上述传闻进行回应。

“线上出行还有很多机会可以挖掘。”李金龙认为,目前,网约车在一线城市的市场早已超过出租车市场,但出租车因为涉及牌照和运营成本,本身数量发展缓慢,但随着平台化,网约车快车数量增长十分迅速。

截至2017年12月,国内网约专车和快车用户规模已达到2.36亿,较上年增加6824万人,增长率为40.6%,网约车增长迅猛的势头。

“从表面上看,高德和携程相继进军网约车,看似想分一份蛋糕,但网约车还远远没有到收割期,这个行业水太深了。”另一名出行领域的人说。

战术

曾有人开玩笑地说,半壁互联网江山都是美团的敌人。

美团曾是一家团购网站,在千团大战中杀出一条血路。而后,美团创立了猫眼,进军卖电影票的公司。紧接着,美团成立外卖,合并大众点评网,收购钱袋宝获得支付牌照。

数据显示,美团外卖5月21日宣布日完成订单突破2000万,覆盖城市超过1300座,合作商户超过100万,占有近6成的市场份额。

另一位出行领域的人表示,美团拥有强大的流量入口,但如何让流量赋能,以此来寻求更高的估值,美团想尽办法,美团近几年处于急速扩张的状态。

这几年,从团购、外卖、酒店、生鲜、共享充电宝,美团战火几乎烧遍了衣食住行和吃喝玩乐,所囊括的各种各样的细分市场。

在最近的组织架构调整中,美团构建起新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以及出行事业部四大业务体系,聚焦到店、到家、旅行、出行四大场景。

对于美团八爪鱼式的扩张,一位接近美团的人士称,这主要是为了解决美团内部的人员冗余,"主要是地推团队,你看,业务稳定后地推的活儿就结束了,如果不去做新业务,这些人就会跑到竞争对手那里去。"

一位投资人分析,美团之所以进入一个个竞争最激烈的市场,更大原因是,单一业务无法支撑住这个庞然大物,美团能做的,只有不断开疆拓土。

王兴也曾说,不断成长才能获取安全感。他把美团的打法,比喻成恒星。一些自媒体,公司,像是流星,非常绚烂但很快烧完。

恒星会发光是靠核聚变,所以恒星必须够大,美团也要足够大。王兴认为,现阶段,美团才刚刚起步。

2017年2月14日,美团打车业务上线。

滴滴CEO程维曾在采访中称,美团打车上线当天,他正和王兴吃饭,王兴对此只字未提,他后来看新闻才知道此事。程维后来问王兴,为什么搞打车?王兴回答“试试”。

未曾想,10个月后,王兴进行结构调整,出行成为美团四大业务之一。与此同时,美团相继获得南京和上海的网约车资质,一场打车大战箭在弦上。

或许,私交甚好的程维和王兴都不愿开战。

兄弟阋墙

2017年12月,乌镇,东兴饭局,王兴和程维赫然在列,二人推杯换盏。

时间再往前推一年。在乌镇出席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张一鸣、王兴和程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三位看上去像铁哥们儿、好朋友。

最初,王兴和程维以地推铁军出名,业务核心共通,在“BAT”夹缝中各自深耕。

据媒体报道,在程维刚开发滴滴时候,王兴第一次看了打车软件,眼皮都没抬就说了句“垃圾”,又补充“你看看现在的软件,哪还有需要注册的”,一句话点醒程维。

但这一切都变了。

美团和滴滴互相进入对方领域,从共享单车、网约车到外卖全面开战。

在 4 月 14 日的一次活动上,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做了题为"从用户体验出发的一些思考"的演讲,也透露出同样的信息:当一家专注公司原有业务超越价值点后,如果不开辟新业务,有价值的员工就会开始离开。

王兴在自己的朋友圈转发、点赞了这篇演讲稿。

今年3月,美团迎来8岁生日。王兴宣布旗下拥有6亿用户和500万商户,美团还有民营银行、第三方支付、小贷和保险经纪4张金融牌照。美团涵盖了“衣食住行”各个方面。

滴滴也不甘示弱。

在滴滴6岁生日前,程维联合传统车企,成立“洪流联盟”,搭建整个汽车运营商的平台。在发布会上,他意气风发的宣布,滴滴每天服务的用户订单超过了3000万笔。

2017年滴滴服务74亿次用户的出行。

滴滴将业务横向拓展出行大多数领域,并大举投资了巴西的99,印度的Ola等全球前七大移动出行平台。滴滴除了网约车平台和汽车运营商平台,也在做智慧交通,也在做智能驾驶。

美团和滴滴之间的鏖战,虽然不会像BAT一样拥有强大的投资版图。但是,这两家互联网新贵依旧在市场上“跑马圈地”。

“对资本市场和自身业务的发展而言,出行领域的想象空间要远远高于当前美团的主营业务外卖市场。”一位出行领域的人说,美团和滴滴一旦开战,对于美团来说,这既是一种机遇。但这也是一场赌局。

(根据采访对象要求,孙鹏,姚元均为化名)



*本文作者亿邦动力,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亿邦动力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