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市大跌后,古典VC还会被区块链VC鄙视吗?

新芽NewSeed51% Attack2018-05-25 13:51资本论
币市大跌,曾经的数字VC募资和投资速度放缓,新入场的古典VC被割了一轮韭菜。当泡沫消退,古典VC与数字VC开始思考抱团。

“我有好几个特别好的朋友进入区块链了,言语之间对还继续做股权投资的同行充满了智商的优越感。”丰厚资本&春光里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说。

如果没有过去一年的牛市,古典VC应该是“鄙视”区块链创业者的,或者说是无视。因为在古典VC的投资逻辑里,最看重的便是团队,而区块链创业者往往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精英人群。

直到今年初,一个三点钟群,一批曾是古典VC代表性人物投身区块链,一波牛市将比特币推上13万人民币一个,情况开始转变。许多古典VC开辟了数字基金板块,真金白银杀进区块链。

紧随其后的,是币市大跌,曾经的数字VC募资和投资速度放缓,新入场的古典VC被割了一轮韭菜。当泡沫消退,古典VC与数字VC开始思考抱团。

在日前举行的“链上无限·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高峰论坛”上,古典VC与数字VC坐到一起。关于焦虑、鄙视和价值投资,一些刻板印象悄然转变。

战略骑墙派出现,新旧鄙视链瓦解

区块链会是影响整个时代的风口,还是像O2O、VR一样的阵风?在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秘书长徐勇看来,区块链更像是龙卷风。身处风口之内的人,恨不得5点起、3点睡,不眠不休,觉得吃饭睡觉都是浪费时间。而风口之外的人,该吃吃该睡睡,并没有什么影响。

“闭关八个月”的杨守彬看似躲过了这个风口,再次出现时,世界区块链大会都开过好几届了。

在他消失于公众视野的8个月里,许多曾经的古典VC纷纷all-in区块链;也有人怂恿他发币、给ICO站台。“我都能发币的话,这个币一定有问题。”

“虽然他们鄙视我,但我也没有仰视他们。”杨守彬说。他见过一些投资人,动不动喊all-in。O2O时代,有的投资人说非O2O不投,但是恰恰这个人,过了一年多以后all-in人工智能;过了一年all-in文娱;又过一年all-in区块链。“这样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我也见过几个,动不动谈ALL-IN,反而没有那么大动作,属于战略骑墙派。

“如果说一个Token的投资者去鄙视古典VC,说明他不是一个成熟的、合格的投资人。” 作为场上数字VC的代表之一,BK FUND创始合伙人许超逸表态。“反而我们认为应该向VC学习,在VC里面很多的投资逻辑、投资的风控、投后管理,必须要应用到Token投资里面去,只有这样才能让投资做更好。”

创业即上市,价值投资何在?

“判断一个公司的短期价值、中期价值,跟判断一个币的短期价值、中期价值,相对不完全相同。”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说。他发现,如果从币倒推回公司估值,跟原来做一级市场投资时相比,有巨大的不合理,这有很多原因,抛开币值持续性,也许因为币值有它自身逻辑。

然而当前最知名的几个区块链项目,古典VC无一缺席。这是否意味着古典VC的价值投资逻辑依然凑效?

“老一辈互联网革命家,希望走得更长远,看得更高、更远一点,对于币本身的短期价值,短期的一些泡沫,我们并不看重。”古典派英诺天使基金也在积极拥抱区块链,合伙人邓永强表示,在区块链领域看项目,他们依然看重团队、模式、方向,能不能真正产生价值,能不能持续发展起来。

“传统的股权投资的经验与Token投资,在很多判断和逻辑是相仿的。” 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丁若宇表示认同,这家机构既是数字资产投资人,也是传统股权VC投资人。他们的数字资产投资仍然专注在一级市场,从私募角度投Token。“从这个角度来讲还是价值判断。”

然而,“创业即上市”的区块链初创公司,与古典互联网初创公司在起跑线上就拉出了估值的差距。“天使即Pre-ICO”,是否有悖价值投资?许超逸从三个方面做出了解释:

首先,好的Token创业项目,一开始就需要一定体量的启动资金,因为token创业发展非常迅速;

其次,区块链人才非常稀缺,理解区块链的人很少,懂得设计区块链经济体、经济模型的人更少,懂得底层技术开发、智能合约的人非常贵;

第三,当前有大量B轮、C轮,甚至三板挂牌的公司想做区块链,拉高了项目的初始估值。

“大量优质的项目、资金、人才涌入区块链行业,会使行业更加进化,这个行业会慢慢走向一个有序状态。”

数字资产投资会取代古典VC吗?

在这一话题上,古典VC与数字VC诠释了不同观点。古典VC谨慎乐观,表示即使是大趋势,很长时间内仍会并存;而数字VC则表达了理想的未来。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做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看起来原则不一样,但是都做两件事情:第一是做公司权益,第二是价值判断。”李丰笑道,“要是因为所有老百姓都能买股票,就没人来做二级市场的基金管理和投资,就不会有巴菲特了。”

杨守彬也认为区块链和区块链投资一定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但并不是一出现就把其他东西都颠覆掉。他回忆起2013-2015年股权众筹涌现的时候,“很多人都说股权众筹革了投资人的命,钱不够,大家凑,众筹就完事了。但是这些年过去,是不是真得革了投资人的工作?并没有。”他认为,如果我们对区块链这个时代越有信心,对当下应该越有耐心。

丁若宇用区块链思维对比了股权和Token。他认为股权实际上是未来利润的折现,股权属于公司,并不属于全社会。而Token是开源的,属于全社会的,并不是建立技术或商业壁垒,而是形成整个社区的共识。

“Token的核心不是通过中间商抽取抽成,而是通过流通的商业本质,会产生很多基于区块链基础设施上才能产生的杀手级应用,有可能成为万亿、百亿标的,这些才是长期看好的。”

“Token是相对股权更先进的经济模型,可能这话会得罪一些人。” 许超逸说,但他也认为不会替代所有股权。他将Token投资和古典VC投资,分为早期、中期、晚期三个阶段:

早期来看,Token的投资规模在快速扩大,因为投资的方式比较简单,回报比较高,流动性非常好,所以在近几年,Token基金的规模会快速扩大;

中期来看, Token投资和VC投资相对并存,股权时代,因为并不是所有行业都适合去Token化,我们认为一般在共享、分享、大规模协作的这些行业,做Token化非常合适。但是一些集中式更加有效的行业还是做股权投资。

长期来看,股权和Token以后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以后可能投资了股权,更多是映射到链上的股权。在美国很多地方开始了证券式的Token合法化的一些东西。

*本文为新芽NewSeed特邀作者51% Attack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